[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刘刚   高智晟的“万言悔过书”与刘晓波的“最后陈述”质疑 2010-03-22 12:48:20  [点击:360]
刘晓波在被中共当局无理判决十一年,引起公愤。但现今引起人们关注和议论的竟是有关晓波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述”中所阐述的无敌论。大家在争论晓波的无敌论是否正确,是否策略,晓波赞美中共监狱的话是否属实,等等。看到了晓波的最后陈述后,我并不关注这个无敌论的正确与否,我更关注下面的几个问题。

1. 谁是真实作者?据我在中共监狱中的经验,在中共监狱中关押的政治犯都无法自由地发表自己的真实言论,只要是中共有意透露出的悔过书,歌德书,即便是有高智晟的亲笔签名,甚至是由刘晓波在中央电视台亲自朗诵,我一概认为其真实作者是中共当局。

我当年的判决书,竟在几年中无法传出秦城监狱。我曾要求律师王耀庭带给我家人,王律师以违反政策为名拒绝。杨国忠将我的判决书塞在牙膏里,在出监时还是被挤出去了。黄立峰将我的几篇以反思悔过名义写的文章缝在了裤头上,紧紧贴在私处,后有警察告诉我,也全部被他们给摸去了。刘青当年就是因为将魏京生的辩护词传到海外,被中共判处11年大狱。难道中共就这么容易让刘晓波的“最后陈述”传出来,并在网上广泛流传呢?至今那几位传播“最后陈述”的人还在黑白两道里呼风唤雨。

当一名被歹徒劫持的人质对我们高喊劫持者是他爹时,难道我们还要浪费时间去证明这句话的真假吗?即便匪徒是他亲爹,我们都应全力制服歹徒,解救人质。

当一名被流氓当众强奸的妇女向我们高呼那是她丈夫时,难道我们还要浪费时间去证明这句话的真假吗?即便强奸犯是她合法丈夫,我们也应全力制服这种现行犯罪,解救受害妇女。

2. 谁是在网络上大力传播晓波的“最后陈述”的始作俑者?有心人不难发现,传播晓波的“最后陈述”的人同传播高智晟的“万言悔过书”的竟是同一伙人。只要你Google一下,你自然会查到:刘荻,及自由中国论坛(zyzg.us)的几位活跃人士。当高智晟被中共绑架后,人们为高智晟大声疾呼时,是这一伙人在第一时间里向人们透露高智晟已经自省悔过了。当人们让他们出示证据时,刘荻在第一时间里就将万言悔过书贴在自由中国论坛。当人们进一步怀疑这个悔过书的真假时,是刘荻,刘路,和李海在适当的时候去拜访高智晟,并写出长篇对话录,证明高智晟还活着,证明悔过书确实出自高智晟之手。需要注意的是,在那同一时间里,任何其他人都无法再见到高智晟,电话也无法打通。现今,当人们谴责中共无理判决刘晓波十一年长囚之际,又是这一伙人在第一时间里在网上散布出刘晓波的“最后陈述”,以证明中共判刘晓波是周瑜打黄盖,愿打愿挨,是刘晓波心甘情愿去秦城监狱享受五星级宾馆待遇。我所见过的线民卧底通常还是要多多少少隐蔽一些的,除非是真的将我们当作一群白痴。

我这里请教刘荻刘路等人,你们是在何处得到高智晟的“万言悔过书”的?又是谁通知你们可以在(某天某时刻,请网友帮助找出刘荻刘路去探望高智晟的时间和谈话录)去面见高智晟的?刘晓波这次被捕判刑后,谁告知你们就可以全面代理笔会,成为零八宪章的发言人的?

3. 散布高智晟的“万言悔过书”和刘晓波的“无敌论”,急谁所急?帮谁所需?谁是最大受益者?这就不用我多说了吧。除了中共当局外,需要补充的就是自由中国论坛的几位。他们不仅可以名正言顺地成为晓波旗帜的捍卫者和继承者,以便积极引导并主导海内外民运,掌握更多情报,而更重要的是要向中共当局证明他们的计谋策略的高明和可行性。



这里贴一篇我在四年前为高智晟辩护的旧文,同样可以为刘晓波的“最后陈述”辩护。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687792

我首先声明,高智晟和刘晓波都是我好朋友,刘晓波跟我更是铁哥们外加生死之交。我无意攻击他们任何一人。如果非要说我要攻击什么东西的话,那我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正在迫害或曾经迫害他们的那群恶棍。如果真有别的人因此而受到伤害,我保证那是误伤,得空我将向他们赔礼道歉。我这篇演义的本意是要举起左手挡住射向高智晟的明枪,举起右手挡住射向刘晓波的暗箭。这里,我恳请晓波兄,稍安勿躁。凭我们的交情和了解,你岂能因为我那尚未说完的半句话,或者因为小人的挑弄,就弟兄相煎,阋墙于内呢?那也太不仗义了罢?

我曾经有幸同高智晟有过多次电话交谈。我非常钦佩他的勇气和为人。他也视我为知己。几乎我们每次通话后,负责关照他的有关人员都要对我大加溢美一番,诸如说“刘刚只是一个在美国的二三流律师”,然后就是告诫他同我联系是如何如何危险。当我告诉高智晟我曾经做梦都想当一个像他那样的律师,但我现在在美国现实得连当一个末流律师的梦想都没有了时,电话里竟传来高智晟极度的失望和气愤。失望的是我不再是他想象的那样是他同行,更失望的是我们强大的专政机关竟然向他提供如此虚假伪劣情报。气愤的是他们怎么能用那些恶毒语言去诽谤他的一位远在异国他乡的未曾谋面的神交朋友。他真的很气愤,气愤得像一个被一群恶棍戏耍了的孩子。

高智晟被抓被判被假放的前前后后,我就一直很焦虑,担心,不安,和遗憾。担心的倒不是他会因为我们之间的谈话会加重他的刑期,因为他曾经非常明确地表示过他渴望同我及其他国内外朋友交流沟通,因为我也曾经在国内有过同他向类似的境遇。我理解在他那种境遇下,赢得生存权的道路无非是两条:要么像横路敬二那样悔罪,要么揭露迫害继续抗争。我担心的是他一定会面对我当年在秦城监狱,凌源监狱,大北监狱所遭受的那些电棍电炮严管小号的伺候,而且只会比那时更残暴,更难挨,因为我们那时有成千上万的人同仁志士在同我为伴,有更强大的国际声援,更有更广泛的民心民意作后盾。我遗憾的是未能说服他并帮助他来美国发展,至少如我们电话中所约的那样将格格联系来美国。我不安的是我未曾像草虾等人那样挺身而出为高智晟疾声辩护。我焦虑的是高智晟竟被来自许多同一阵营的人们的怀疑,误解,甚或是中伤。我更遗憾的是我未能说服我在国内的一些朋友为高智晟的维权绝食而发表公开声明,反而却适得其反,造成一些人发表公开谴责声明,尽管我因此同我有救命之恩的刘晓波等好友吵翻天。

至于高智晟的公开悔过声明,我完全理解。因为我本人在监狱的六年当中,有过不止三次的诉诸于文字甚或“被发表”类似悔过声明和揭发检举交待:

1. 在八九年六月底,我在被带背铐的第三天,就请求秦城监狱的孔姓所长给我解除背铐,但他的条件是必须写检查悔过,我确实写了。因为我听信了扮演白脸的袁大同等管教的 “好汉不吃眼前亏”的活命哲学,及“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犬儒哲学。随后的几次带背铐关小号,我也同样是非常耻辱地从狗洞里爬出来的。虽然我被某些人讽刺为“没出息。还不如没文化的地痞朱文利,人家到七天才求饶”。很遗憾,我未能亦无能挑战带背铐的吉尼斯纪录,但我对我当初的保证书,我至今不悔。因为我随后的不断戴背铐,已经证明了那保证书,就像永不翻案的保证一样,不过是一纸废纸。

2. 在八九年预审期间,当我得知吾尔凯西,方励之等头面人物都以安全脱险后,我便通过各种方式向大家推荐我制定的反审策略:上策是象张春桥一样的死鱼不开口。此策难度较高,一般人难以耐得住寂寞。中策是以攻为守,以攻击刑法中的反革命罪的法理基础来为自己辩护。下策是只坦白不交待,但只坦白自己,不交待任何其他同案。实在不得已,就将责任推到吾尔凯西,方励之等已经流亡的人身上。为了给大家作示范,我特意起草了一揭发检举方励之的材料传给大家。在那份材料中,我写道:“八九年五月间,我力劝方励之向陈明远学习,前往去天安门广场影响学生运动。方励之表示无意介入,并诽谤说陈明远有陈云作后台。这真是胡说八道,捕风捉影,无中生有,造谣生事。他居然根据陈明远和陈云都姓陈,就说他们五百年前是一家。根据邓朴方,邓大姐,都姓邓,就说他们是邓小平的儿子,是大姐。通过深入学习我党人民日报的有关材料,我现在才认识到邓朴方肯定不是邓小平的儿子。方励之无端诽谤我党最高领导人真用心险恶,无所不用其极。。。。。。。”。陈明远当时与我同在20号,刘晓波住我隔壁。当时陈云的侄女不断给陈明远传信,指导陈明远如何配合。使得陈明远每天有恃无恐地大写特写揭发材料。光是被我们发现的揭发方励之刘晓波和我的大小批判就有好几篇。我和陈明远有很长的故事。待我以后有空再揭发。

3. 九一年初,当对我们的判决下达后,我号召被关在秦城监狱的人以写反思揭发交待的名义集体翻供。为此,我特意起草了一份揭发检举王丹的材料。在那份材料中我写道:“我揭发王丹自始至终反对上街游行,反对绝食。我证明王丹没有参加联席会议,王丹不是高自联成员,王丹更没有参加民主沙龙。鉴于目前国家急需人才,鉴于王丹是我们北大公认的高材生,是可以造就培养的我党我国的新一代领导人,更鉴于王丹为我国的民主事业做出过杰出贡献,我建议我党能立即无罪王丹,并能不屈一格降人才,立即选拔王丹作为我党第三梯队。鉴于对我们的判决全部是以我们在押人员的口供为证据,我强烈要求以我的这篇揭发材料为我给王丹的最后证词,推翻对王丹的不公判决。”我的这份揭发材料连同其他几篇揭发王君涛,陈子明,刘晓波,邵江,刘兴洲等人的揭发材料,都一并交给了孔所长。我还设法通过各种手段传给了王丹等人,要求他们也写类似的揭发材料。王丹还给我写了他的回应和评论。我那时已经被单独关押有一年。如果有人要我拿出底稿,我相信王丹邵江均可以为此作证。

4. 九二年初,我被转到辽宁省凌源第二劳改队。四月底,我就发动十一名因六四被关押的政治犯集体罢考所谓的“监狱改造行为规范”。我们因此悉数领受了电棍电炮,随后被关进严关小号长达三个月。其间全部被禁止家属接见。为了能争得同亲友见面的机会,我又不得不违心地写了一份悔过书。记得那份检查被一些警察斥为是“日本杀人犯杜丘的悔过书”。因为我在那份检查的一开头便写道:“经过了三个月的严管禁闭,经受了人民政府触及皮肉的教育,我深深体会了专政的强大,绞肉机的无情。痛定思痛,为了今后免遭皮肉之苦,也为了能早日同家人相见,我刘刚决定认罪悔罪,承认是我颠覆了人民政府。我保证今后一直向前走,不再朝两边看。”当然,我的这份检查是不被他们作为认罪悔罪的重大立功表现的。但他们还是向我家人说我写了悔罪书。

5. 九二年十一月十五日,当时在任的美国国务卿去中国访问。那是自六四镇压后来访的美国最高领导人。我在当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起了集体绝食罢工。共有十三名政治犯参与绝食。那天的警察全部发懵了。有好几个警察在私下里对我们竖起大拇指。这使得我们能够从早五点到晚上十点割据那一层监舍。后来有警察告诉我说外界已经报道了。可他们至今都不知道我是怎样将消息传出去的。其实在那之前很久我就通过不下三种方式向外界传递我要在十一月十五日绝食的消息。在十月份同我弟弟的一次半小时的接见中,我反复告诉他:“现在很冷,你要多穿洗衣服。不过你要记住了,十一月十五日就暖和了,那天就给暖气了。记住了,十一月十五日。你知道,我会做什么。”我出监后,弟弟告诉我它确实是听懂了。但我当时实在担心他不懂。我就托人给家里寄了几次包含如下内容的密信:“中秋节好。下次接见时,请给我带来十包不同品牌的香烟,一包中秋十五的月饼。绝对有必要多买些各种日用食品!”我托了几个人给我往家里寄送这样的信。再加上一封我的解密密码,我相信只要我弟弟能收到我的信,他一定能看懂我这封信的意思就是“十一月十五日绝食!”。很遗憾,我家人一直未收到这封信。

我还有许多类似的书信或悔过书,足以媲美高智晟的万言书,而且我相信更加“声情并茂,太过精彩”。鉴于某些人早已“令人眩晕,上呕下泻”,我就不再继续恶心他们了。

以上,我讲了许多我自己的悔过书和家信。似乎是我在自曝家丑,与高智晟风马牛不相及。但实际上我这里要讲的是如何准确理解监狱中传出的信息,如何正确看待监狱里写的认罪检查。如果一个人长期被单独关押,能有纸笔,即便是胡写乱画,对读书人来说也是一种莫大的享受,至少可当作是练习书法,锻炼思维的有益活动。如果是在与外界失去联系环境里,能传出来的任何书信,其本身都很有可能是传递另一个重要信息的载体。对于那些尚不能理解高智晟的万言悔过书,而又有兴趣研读高智晟的人,我建议他们将原文的文字拆散,再使用各种组合方式组合起来,比如说每隔十个字,百字,横读,斜读,等等方式,看看能否读出其他有意义的重要信息来。如果实在读不出来,那就只好耐心等待高智晟重获自由后,由他来解读了。
最后编辑时间: 2010-03-22 19:17:3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