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欧阳发 2007年4月,关于黄钟从工党“跳槽”社民党,王希哲与刘国凯的   2011-04-28 09:37:53  


作者: 黄鐘   如果911后刘国凯没发表辱骂汉民族文章,黄鐘当然留在社民党 2011-04-28 18:00:02  [点击:794]
如果911后刘国凯没发表辱骂汉民族的文章,黄鐘当然留在社民党。黄鐘是性情中人,一腔热血从事民主运动,认为热爱祖国、捍卫民族利益是民运人士起码的道德底线。当时实在顶不顺,只能“造起反来”,严厉地批判刘国凯【心智昏乱的汉民族,我为你感到羞愧】一文。当时刘国凯不服气,在各大论坛与黄鐘辩论,但受到广大网民的痛斥,落荒而逃。该文章刘国凯不敢收入其文集。这是黄鐘与刘国凯之间恩怨的深蒂。在这种情况下,社民党与工党分立,香港党部就一边倒进入工党。

刘国凯委托杨铮在香港建立社民党部,杨铮找黄鐘携手,既然社民党与工党本来是一家,征求工党李伯特、钟帑意见后,大家都同意重回社民党。于是黄鐘与杨铮在这个基础上建立社民党香港党部。杨铮当主任,黄鐘作秘书长。黄鐘回归社民党后,按照工党章程,中央委员不得在其他党任职,于是黄鐘、李伯特、钟帑自动退出工党。但被方圆多此一举(宣布开除)。后来杨铮介绍陈XX进入社民党,此人一来就大肆挑拨黄鐘与杨铮的关系,污蔑黄鐘要撇开杨铮与工党李伯特、钟帑在香港私自注册中国社会民主党,污蔑黄鐘向他索取“情报”,污蔑黄鐘陷害杨铮云云。陈XX打小报告,溜须拍马的功夫深得刘国凯欢心,遂任命他为副主任,但陈XX这个副主任却凌驾杨铮与黄鐘,并挑起杨铮与黄鐘直接的误会和冲突。另外,黄鐘对刘国凯割裂社会民主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历史渊源的思想路线和言论行为一直提出反对意见,在党内也一直有争论,这也是刘国凯对黄鐘怀恨的重要因素。

2010年年底,刘国凯与陈XX私自策划的在香港召开上百名国内代表参加的社民党三次代表大会事件遭到中共破坏,此前在2009年刘国凯号令国内党员集体在六四当天在各地标志建筑物前穿白衣照相(白衣行动),也遭到中共打压,很多国内党员因此暴露,遭到迫害。还有2008年四月,刘国凯与陈XX秘密召集几个国内要员在香港会面,其中浙江党部主任王XX回国后即失踪,后来遭到刘国凯冷酷地将其除名,既不追查泄密原因,也不公开事件,更无抚慰失踪的党部主任及其家属。这些灾难接连出现,导致不少刘国凯亲自发展的核心人物(十六君子)向社民党投诉刘国凯的盲动路线,要求检讨路线错误。刘国凯对他们采用不理睬和打压策略,事情最后闹到各大网站和社民党邮件组,刘国凯最后通令社民党对其中陈晓林单方面除名,并污蔑其为共特。黄鐘对此提出温和的不同意见(见下列资料),遂遭到刘国凯不择手段打击报复.......黄鐘据理力争,捍卫民主原则,双方各不相让,才导致社民党走到今天这个困境,刘国凯因此也气出病来,沉疴不起,并且扬言倒下之前要赴香港杀害黄鐘。


Subject: RE: 发党内同志参阅
Date: Thu, 21 Oct 2010 13:30:24 +0800

各位海外中委,国内党部同志,大家好!

关于刘国凯主席发邮件,宣传党的立场,倡议开展一系列活动,这是一个基本态度,也是面向全体党员,包括国内同志的指导性建议,不属于命令性质,也不是不分具体情况,一律必须执行的。国内党部同志的情况特殊,当然任何公开活动都要冒着相当大的风险,那应该根据自己的处境酌情处理。大家既然加入社民党,就已经明白需要承担相应的风险。这是无需多言多。我建议今后这类活动,国内党部可根据各自具体情况,酌情处置,不需按律执行,也不应继续纠缠下去。党内虽然对此没有统一规定,现在就应该做出这方面灵活处置的规定。

本人建议中委和国内党部同志开展国情调查,提出一个循序渐进,实现中国社会主义民主制度的基本方针,引导中国走向社会民主主义的道路。例如,支持国内体制内民主力量的社会主义民主制度改良——扩大并落实中共党内民主制度化,再推动两岸互相对等开放党禁,在一个过渡期内,实现竞选执政,民主统一。本人认为,这符合社会民主党的基本 方针策略,符合中国民主化的实际需要和国情。

黄鐘
2010-10-21


Subject: RE: 发党内同志参阅
Date: Thu, 21 Oct 2010 23:01:08 +1030

同意黄钟同志的意见。
吕易



各位社民党执委、中委、监委同志:
赞同黄钟同志“建议中委和国内党部同志开展国情调查,提出一个循序渐进,实现中国社会主义民主制度的基本方针,引导中国走向社会民主主义的道路”的意见。制定一个好的制度远比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好的领导人身上牢靠。
我党国内党部接连出现问题,是与国内组织长期由刘主席一个人说了算,任其随心所欲操控,没有一个长期的既定发展方针,又没有民主决策、民主程序监督保证有很大原因,甚至根本原因。没有监督的权利必然滋生腐败,这是人人知道的常识。当国内党部的海外联络人因为私利有意或过失错误判断将国内党部的发展与活动引入歧途时,国内党部、同志的遭遇与境地可想而知。 中共30年代因左倾教条差点毁灭的教训难道还要在我们社民党内重演?
为了中国社民党的长远发展,为了国内党部不再重蹈覆辙,请中央总部尽快讨论,拿出一个切合国内实际的方针。当年孙志刚的死亡换来了收容审查恶法的废除,今天如果需要我的牺牲(被劝退、除名)来推动中国社民党良性发展,扫除非民主的人治弊端,不再重演历史悲剧,我愿意成为一名社会民主主义的殉道者。
陈晓林
2010.10.28



刘主席及海外中委的同志你们好
我是郑州党部主任邬正杰,自白衣行动一年多来与主席多次联系但均未成功,作为一个社会民主主义的信奉者,一直在关心着党的发展。
近期我又与主席联系,仍未得到回复。因为无法在邮箱上取得联络,所以我也就特别关注党的网站,以期望能在党的网站中能分享我党不断发展壮大的喜悦。但不想我党在近期却反复出现波澜,让人感到的不是喜悦而是彷徨迷茫,一些问题又让我感同身受。所以特别将我这封邮件在发往主席时转发给中常委的同志们,请你们转达我的焦虑。我们的党怎么了?怎么会出现这么多的事情,怎么就成了政治庇护的黑窝,一人专制的温床。短短的一年我党怎么竟然堕落的如此龌龊不堪!
前一段我化名悠然以“一国内党部主任”署名发表了《社民党改革发展之路》。之所以化名和不公开身份,是因为党近段时间风波迭起。我不想公开身份给党和主席增加压力。随后主席给我回贴让我尽快发电邮到主席的秘密邮箱,以确定我的身份。于是我才新申请邮箱以期望与主席联系!但现在仍未有回音。

小邬2010.11.2

Date: Sat, 6 Nov 2010 12:29:24 +0800

在美国为没有身份的中国人进行社会民主主义教育,吸收他们加入社民党,帮助他们获得合法居留身份,合理收取费用,作为党的经费,其实是两利的好事!应该理直气壮地去做,公开透明地去做。只要账目公开,不谋私利,不需要遮遮掩掩,也无需否认。事实是不能否认的。如果一个自称是为中国人民的幸福和解放事业为己任的党,在美国不帮助最需要帮助的中国人,那么,这个党所谓的宗旨就是空话。我们的党,不是个人的党,不需要对某个人表忠心,我们需要的是对民主程序的忠诚,我们必须民主、公开、公正、透明对待每一位党员,不要听到不顺耳的话就打棍子,扣帽子。那样和中共没有区别。现在网络党多如牛毛,随便什么人,成立一个党,那还不容易吗?不需答辩,无需程序,可以任意对党员除名,那还算民主政党吗?陈晓林同志透露的信息,令我震惊!我不希望这是发生在中国社会民主党的事情。 希望刘国凯主席对此作出澄清。

香港党部 黄鐘
2010-11-06


Subject: 揭穿刘主席的谎言:内部公布部分近期邮件
Date: Fri, 12 Nov 2010 12:56:55 +0000

中央总部各执委、中委同志:

为证明我所言非虚,现转发刘主席近一年来发给我的部分邮件给诸位一阅。刘主席转发的重庆党部主任、湖南党部主任、江南、力量等同志的多封邮件,考虑国内同志安全原因未予公布。刘主席为了个人私利可以不顾国内同志安全随意公布国内同志邮件,我陈晓林不能和他一样没有道德底线。

相信这些邮件已足以揭穿刘主席所谓2009年6月以后我很少与他联系、他早已把我和“安徽人康”排除在国内骨干之外的系列谎言,“安徽人康”的情况我不知道,至少刘主席一直在说谎这是确定无疑的事实。本来2009年9月9日的一封邮件更有说服力,但牵涉国内太多太深,我暂不公布。希望刘主席及其亲信悬崖勒马,停止对我的无端指责、污蔑,不要一错再错。希望各位执委、中委响应黄钟、吕易同志先前的建议,启动组织程序,制定规范、符合国内实际的发展战略、方针,避免随意性错误盲动造成国内党部、同志新的不必要损失。

陈晓林
2010.11.12



From: goldbelling@hotmail.com
To: liuguokai@hotmail.com; michaelliu979@hotmail.com; zengdajunsmzx@hotmail.com; figimei@hotmail.com
Subject: 像正人君子那样交流
Date: Wed, 10 Nov 2010 12:14:06 +0800

国凯兄,你好!

我们很久没有私下交流了,也许是你太忙,也许是你我对一些问题的看法有差异,而这是非常正常的。或者你已经将我纳入“另类”,不屑于交流?

我要严肃认真地问你,你已经步方圆的后尘,以个人意志决定开除我,是吧?请你回答!并解释原因。据说你的理由是,“欠缴党费”。那么我要告诉你,09年杨铮提议暂缓交费。而我这两年,忙于攻读博士学位。你知道,我希望此生能完成修正、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夙愿,所以我在这个年龄,还要自费攻读博士,作茧自缚。

最近国内党部不少人投诉你,而这些人是你发展的,但我看不到你的宽容和大度,你隐藏在幕后,对自己亲自发展的党部主任,包括对我(说了几句公道话的“不同意见者”)痛下杀手。我希望你还是原来的刘国凯,我希望你做一个正人君子,有起码的“政治家”的雅量。你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但你不问我,而宁愿相信虚假的表象。我已经被人假冒得太多,我从不弄虚作假,也不希望再卷入党派纷争内耗,但维权,我还是会的。

在中国实现民主,有不同的道路。社会民主主义最符合中国的国情,也是我坚定的信仰。我希望你能兼容不同意见,不要被假象,被某些“赫鲁晓夫”所蒙蔽。社会民主党不是个人的,你应该知道这一点。

我作为创党党员,作为二大当选的中央委员、中央监察委员、香港党部秘书长(国凯兄违反组织程序,不征求本人意见,任意撤销、改变我的党内职务,这种作风太过霸道),我认为有权利,有义务提出动议:对陈晓林、人康、梦山径等国内党部负责人提出的政治庇护及各项质疑,做出客观公正的调查。特别是对党的组织程序是否完善,是否授权党主席可以凭党员是否对主席个人保持“忠诚”,是否对社会民主主义的路线、方针、策略提出不同意见,就可以采取国凯兄所说:“当我发现国内某位成员政治素质不足为社民党员时,我可以随时将其除名。这双向都不可勉强,不必履行任何组织手续。故此,陈晓林们向海外执委•中委•监委的任何投诉都无效,无需给予任何回复。”?这是关系到社会民主党是否符合民主政党的起码原则,关系社会民主党长远发展和政治前途的大事。必须加以澄清。事情既然已经出现,就应该在党内经过民主程序,公平公正加以解决。试问,“政治素质不足以成为社民党员”这个标准是主席个人可以决定的吗?当初认为政治素质足以入党,成为骨干,现在由于不同意见,转眼之间政治素质不足了,随时除名?这不是比中共、比希特勒更专制吗?

我在上封邮件中,针对此事要求国凯主席出面澄清:(我们的党,不是个人的党,不需要对某个人表忠心,我们需要的是对民主程序的忠诚,我们必须民主、公开、公正、透明对待每一位党员,不要听到不顺耳的话就打棍子,扣帽子。那样和中共没有区别。不需答辩,无需程序,可以任意对党员除名,那还算民主政党吗?陈晓林同志透露的信息,令我震惊!我不希望这是发生在中国社会民主党的事情。 希望刘国凯主席对此作出澄清。)但我得到的却是,被国凯兄私下决定开除出党的结果。对此,请国凯兄及各位中常委必须书面回复我。否则我也要被迫走上公开维权的道路。

(此件抄送中常委)


黄鐘
2010-11-10

From: goldbelling@hotmail.com
To: liuguokai@hotmail.com; michaelliu979@hotmail.com; zengdajunsmzx@hotmail.com; figimei@hotmail.com
Subject: RE: 像正人君子那样交流------请你回答!
Date: Wed, 17 Nov 2010 17:50:20 +0800

刘国凯兄,你好!

我发给你的邮件已经一周了,但你没有任何回复!你是什么意思?
作为社民党创党党员、中央委员、中央监察委员,香港党部秘书长,我对最近发生的国内党部几位骨干成员对你提出的质疑,说了几句公道话,希望事件在党内得到公平公正妥善地解决,难道不是行使我党员的民主权利?为什么你作为党主席可以充耳不闻,不做回复?你不回复党员对你心平气和,推心置腹的沟通对话,正好验证了你对党内不同意见者恶狠狠打击报复手法——“当我发现国内某位成员政治素质不足为社民党员时,我可以随时将其除名。这双向都不可勉强,不必履行任何组织手续。故此,陈晓林们向海外执委•中委•监委的任何投诉都无效,无需给予任何回复。” 你这样做,完全违反了党的章程,甚至连作人的起码道德礼貌都不顾了。我说过,要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社民党。但是你的所作所为,完全违背了党的章程,你完全失去了继续担任党主席的起码民主和道德素质。既然你不仁,就休怪我奋起维权,反抗你的专制暴政。

作为党主席,你也是凡人,你不会永远正确!在你要求下的“白衣行动”,令国内党部很多同志暴露,受到残酷打击迫害,导致你一手经营的国内党部损失惨重。在此之前,国内党部一些骨干08年赴香港秘密会见你,也遭致“失踪”的结果。这样的事件,本来应该彻查!但被你压下。你以牺牲国内同志为代价,拉帮结派,仅仅为了维护你的个人权威。“白衣行动”令国内同志大规模曝光,是否妥当,难道不可以检讨?如果你一手发展的国内党部主任,接二连三对你提出批评,你难道不应该反省吗?难道不可以做深刻的自我批评吗?难道凡是对你有不同意见者,都是将你置于对立面吗?都必然出现“或者你下台,或者将他们除名”的结果吗?你连起码的民主素质都丧失了!你以为你就是中国社会民主党?你就是真理和正义的化身?你永远正确?不能批评?你真是昏头了吧?你需要清醒!如果你有起码的道德良知,有起码的民主素质,你应该在党内做自我批评,总结经验教训,取得国内同志的谅解。但你却大耍淫威,打击报复,清除不同意见者。真想不到,你会堕落到如此妄自尊大,鲜廉寡耻的地步。你距离一个真正的社会民主党员的应有素质,已经有很大的差距!公道自在人心,不是你可以压服的。我愿意就任何党内或党外问题,与你私下讨论或公开论战!你有胆量公开应战吗?

你不给我一个合理说法,我就要给你一个满意交代。真金不怕火炼!中国社会民主党不是你的个人私产。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吧!
我敢做敢当,如果冲撞,还请海涵。我迎接你的任何批评,但你不可置之不理。

黄鐘
2010-11-17
(此件抄送中常委)

From: liuguokai@hotmail.com
To: goldbelling@hotmail.com; michaelliu979@hotmail.com; zengdajunsmzx@hotmail.com; figimei@hotmail.com; yilv@live.com.au; zhangguoting2010@gmail.com; Subject: 刘国凯回信hexingb311@hotmail.com; samc744@hotmail.com; xiaopingtou@gmail.com; ngkwokhung0@gmail.com; tzw869@hotmail.co.jp; weyman99hk@hotmail.com; yyyyyeung@hotmail.com
Date: Wed, 17 Nov 2010 23:03:29 +0000

黄钟兄:您好!
您所说一周前的来信我没有收到。这不奇怪,譬如大军兄就有好几次发给我的信我都没有收到。还有一个可能性是把你的邮件删除了。我每天收到邮件百封以上。我一般都进行群删,点击“全部”后留下我认识发件人姓名的,或者是邮件题目表明是给我的,或者邮件题目已表明内容很重要的,其他全部予以删除。再点阅我留下的邮件。你的邮件英文姓名我不熟悉,题目也未注明给我,故被删除可能性很大。实际上你这第二封信也差点被删除,被阅读到有点偶然。但看到您咬牙切齿的文字,就立即优先回信给您。
您的邮件对我进行极为猛烈的抨击。对于你的抨击,在我抽到空的情况下我会给你一些回应,或者把我曾发过给其他同志的电邮转发给你参阅,以说明某些情况。至于你有些措辞已经不是在抨击,而是在谩骂•辱骂,那我就不予回应了。我怎会与你对骂?
你的信怎么行文是你的权利。你要怎么“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也是你的权利。你有句话说得对,就是:“公道自在人心”。你可以把你的文字发到任何地方,让公众看看。我想,每个人在社会活动中同时向世人展示着自己的精神面貌面目和操守品格,动辄谩骂辱骂他人的做法不会使自己在世人的眼中的形象变得更美好,反而会很狰狞。
谨此问好!
刘国凯
2010.11.17

在 2010年11月20日 上午9:51,Huang ZhongJohn <goldbelling@hotmail.com>写道:
刘国凯兄,你好!

你的主席架子够大,要"骂"才回复,并且顾左右而言他,全然不回答任何实质问题。既然你没有否认我对你的抨击,那说明我不是无的放矢,算不上谩骂。事情总要有个说法,回避是没有出路的。你应该像个男子汉,作出明确回应。否则,没有规矩,成何方圆?一切都由你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我看出来,你很不自信,你的“支持者们”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永远站在你一边。你写了很多关于民主的文章,也苦心孤诣立下很多民主程序的章程、制度,但你自己狠狠打自己的耳光,自己毁掉一切民主章程制度。这难道就是你的本来面目?

人贵有自知之明,海外民主运动这么多年,一塌糊涂!为什么?是该作出检讨了。所谓忠言逆耳,良药苦口。你应该特别提防像卞和祥这样的特别善于讨好主子,却来历不明的人。这样的人,就是典型的“睡在身边的赫鲁晓夫”。民主需要和解,民主不会在充满仇恨的大地上降临。中国的一切进步,都应该肯定,都是朝向民主的迈进。像卞和祥这样手无缚鸡之力却拼命鼓吹仇恨的人,实属居心不良,要坏党的大事。再说回来,要喊打喊杀,卞和祥怎么杀得过中共?他完全没有任何理由在社会民主党内鼓吹仇恨。他的苦大仇深,完全是装样子,到了紧急关头,准吓得尿裤子。当然,如果你与他堕落到同样的水平,如果你甘于客死纽约,满足于叫几声激进的反共口号,当你的终生主席,没有人能阻止你。但这样下去,中国社会民主党就完全看不到希望。

对于陈晓林、人康、梦山径等国内骨干,你并没有否认他们是你亲自发展的。现在他们对你策划的“白衣行动”的不良后果提出检讨,当然无可厚非。事情闹到这个地步,我认为首先是你党主席的责任。你用他们的时候,他们都忠勇可嘉,一旦他们要找你讨个公道,你不但不勇于承担责任,反而指责他们是国安特务,单方面除名。而我,不过是讲了几句公道话,既为你解围,又提出合理建议。但你却怕的要死,恨得要命。也要单方面对我除名。我想问你,你怕什么?有人冒充我的名义,另立社民党,我早已否认了。我也无意与你争大位。我倒是非常欣赏你发出的做满二届主席,不再联任的声明。白纸黑字,希望你不要食言!长江后浪推前浪,我党自有后来人。你是聪明人,国内党部主任在香港秘密会见你之后失踪,意味什么?可见你被团团包围,处境多么险恶。奉劝国凯兄,不要为了一个虚妄的自尊,毁了一生英名。但是如果你硬要听信小人谗言,往枪口上撞,那是你的选择。请你三思而后动,给出明确答复。

黄鐘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