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刘刚   无意中发现,我的老友吕国浩也高就大学副校长了(图片) 2011-05-21 20:45:01  [点击:934]
今日闲来无事写文章,拿我的两个当了副部长的老友开涮。博讯螺杆看了文章后跟我贴随便问起老田,我就顺便上网查查我的其他几位同事,居然发现还真有几个官运亨通的。

我们组里有一个老田,我记不得名字了,好像是田得利,也许不是,容我再想想,我应该能够想起老田的名字。老田办公桌跟李玉海坐并排。记得他是哈工大毕业。跟我们室主任王栋林是同学。老田是白专典型。不务正业,喜欢跟中科院金属所的几位院士发表论文。可他写出的论文,都的署上王栋林的名,否则,那就是被批判,记旷工,停发奖金,不晋升职称,总之,是小鞋不断。

今天提到老田,令我不禁回忆起601所的那些同事。我当时那个组共有10几位吧,细数起来还都挺官运亨通,当时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哪。我的那排四个人,我坐第二桌,第三桌的叫吕国浩。

一提起吕国浩,我就会想起嗓音洪亮演青松岭张万山的李仁堂。吕国浩是吉林大学数学系毕业,是全所出了名的落后的脑袋,曾经是经常旷工不上班,几次被李玉海及另一个工农兵党员举报他装病泡病号。吕国浩一向跟我要好,只有我知道他在沈阳工业学院的女朋友的地址。又一次吕国浩又是抱病不来上班。王栋林找我要吕国浩的联系方式,说让我带上我们室里的几位主任去慰问吕国浩。我一看王栋林能发如此善心,就欣然带领他们七八位前去看望。哪里知道,王栋林是带人去沈阳工业学院他女朋友宿舍中去窥查,看吕国浩是否是真的装病泡病号。结果发现吕国号果真是坐骨神经痛,躺在床上不能动,王栋林就在病床前对吕国浩进行一番斗私批修会。我后来几次为此向吕国浩道歉。现在上网一查,吕国浩居然也是沈阳理工大学的副校长了。



吕国皓,汉族,1954年出生,辽宁庄河人,1988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3年12月参加工作,西北工业大学博士研究生毕业,教授。现任沈阳理工大学副校长。
1992年2月获得西北工业大学固体力学专业博士学位。1984年6月到沈阳工业学院参加工作,历任沈阳工业学院教师,基础部副主任、主任,沈阳工业学院国有民营分院院长,沈阳工业学院副院长,沈阳理工大学副校长等职。

上面是吕国浩的简历。怎么就将沈阳601所那五、六年刻骨铭心的经历都给省略啦。必有难言之隐。

吕国浩后面坐的就是李玉海了。前文说过,李玉海跟耿汝光早就贵为副部长了。

我左手边的一排,排头坐的叫刘少杰,也是哈工大毕业,是李长春的同班同学。李长春在83年从沈阳的一个街办厂的工程师莫名其妙地一路蹿升为沈阳市长,刘少杰几乎两三天就给李长春办公室里打电话,当着我们大家的面大骂一通沈阳市政府。后来,这刘少杰据说是提拔为沈阳科委的副主任。

另有一位老张,是工会主席,桥牌队教练,排球队领队,那就相当于是我们所里的残联主席邓朴方外加民主党主席,谁家分房不均,秋白菜分得不满意,长工资不满意,都得找老张摆平。可惜他过世了。

还有几位是工农兵学员和描图员,就不提了。

我在601所还有几个哥们,现在也是官运亨通。我离开601所后,我一个铁哥们竞选工会主席,打出的口号就是“我是刘刚铁哥们,你们谁敢跟我竞选。”吓得那几位竞选对手纷纷退避三舍,让我这铁哥们不费吹灰之力,就当上了工会主席。那时的工会主席在我们所里,是所级领导人,地位也就相当于我们国家的政协主席罢。

我8964后不幸落入法网,后由秦城监狱转到了辽宁省凌源第二监狱。我在601所的几个铁杆兄弟,没事就喝酒拿我说事儿。有一个哥们居然提出要造一架隐形小飞机去凌源监狱劫狱。我当然知道,这是哥几个吹牛侃大山,事后诸葛亮一样地来安慰我哪。

我真后悔当初离开了601所,不然,我无论如何也能拉上他们几个下水上贼船。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5-22 01:05:1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