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凌锋   zt国民党家大业大 马坐拥巨额党产 2011-06-18 06:29:15  [点击:496]
国民党家大业大 马坐拥巨额党产
〔记者王寓中、彭显钧、林恕晖/台北报导〕对比民进党的“穷”,国民党可说是“家大业大”,至今仍拥有庞大党产,中央党部大楼是自有产权,招标中的党营事业身价更达数百亿元,光比政党的净资产,民进党连国民党的一%都不到。

中央党部大楼是自有产权

国民党党产分为土地房屋不动产及党营事业两大部分,党营事业目前剩下中投公司和欣裕台公司;包括中央党部大楼在内的土地房屋,依内政部所公布的二○○九年度政党财务申报资料,国民党拥有一百四十二笔土地及一百六十三笔房屋等不动产。

内政部民政司每年七月会上网公告前一年度的政党决算报告。依据内政部资料,国民党申报九十八年度的决算支出为二十六亿五千三百三十六万余元,其中光是人事费就高达十五亿六千二百九十六万余元。

98年人事费就高达15.6亿元

在财产部分,九十八年度国民党申报资产为二百九十一亿七千七百余万元,其中事业投资占九成,达二百六十四亿余元,流动资产则有十七亿六千余万元,土地、房屋等固定资产为九亿二千余万元;负债仅有十一亿余元。

至于国民党在北市八德路的中央党部大楼,目前产权是归中投公司所有,国民党在去年底公告中投第四次招标时,原本计划在标售案中将中央党部所在的八德路大楼一至五楼、十二楼及地下两层的不动产,保留归国民党所有,等标售案完成就进行产权过户,但因标售案最后仍流标,相关过户的动作也未完成。

由此可知,即使未来完成中投的标售,国民党仍坐拥中央党部所在大楼地下二层及地上六个楼层。

国民党包括中央及地方党部的专职党工有七百多人,如果将司机、服勤员及回聘人员加计,党工人数有九百多人,包括党工薪水、退休党工退休俸及十八趴利息补贴,以及日常办公经费支出,一年经费至少廿余亿元,这还不包括更庞大的选战经费。

在不断处分出售党产后的国民党还有如此“家业”,也难怪每一个国民党当权者口头说要处分党产,手却紧抓着党产不放。
自由时报
--------------------------------

民进党租屋办公 蔡力推小额募款
〔记者李欣芳、林恕晖/台北报导〕相较于坐拥丰沛党产的国民党,民进党可说是“穷翻了”。反对经营党营事业的民进党,其政党经费来源主要靠政党补助款及小额募款,财务经常捉襟见肘,就连中央党部,至今还是向人承租的。

募款获绿营基层热烈响应

蔡英文在二○○八年接任民进党主席后,为解决民进党财务困难,推动小额募款,获绿营基层的热烈响应,发言人陈其迈说,蔡英文的态度是民进党不接受大财团的大笔捐款,小额捐款多多益善,这样党比较没有包袱。

根据民进党申报的九十八年度政党财务资料,至当年度为止,尚负债一亿四千余万元。据了解,蔡英文这两、三年来推动小额募款有成,虽替党还了一亿多元负债,但目前仍约有二千二百万元债务。

民进党现有一百二十五名专职党工,位于北平东路的中央党部,仅承租三个楼层做为办公处所。

公职选罢法规定,全国不分区及侨居国外国民立委选举政党得票率达五%以上者,由国家补贴该政党竞选费用,每年每票补贴五十元,至该届立委任期届满为止。目前民进党一年接受法定的政党选票补助款额度为一亿八千零五十万五千三百元。

98年人事费不到8千万元

依据内政部资料,民进党申报九十八年度决算支出为五亿三千六百六十二万余元,占支出项目最大宗的是政治献金支出一亿七千三百八十万余元。在人事费方面,民进党支出金额与国民党相较,可说是小巫见大巫,国民党人事费支出高达十五.六亿余元,民进党的人事费为七千六百余万元,还不到国民党人事费的五%。

民进党九十八年度申报的财务情况,总资产为三亿余元,其中,土地、房屋等固定资产为一亿五千六百三十四万余元,但土地、房屋不少都成为抵押借款的担保品。

由于过去几乎年年选举,为筹措选举经费,民进党甚至拿早期购买的建国北路旧党部(目前已改建为台北市党部)向银行抵押贷款,二○○八年政党轮替后,还曾被银行紧缩银根。在党务系统辅选任务日趋繁重的情况下,财务负担压力也更为沉重。
自由时报
-------------------------

党产处分跳票 马才是被改革对象
追讨不当党产
记者王寓中/特稿

国民党推迟“政党法”的立法时程,关键是离不开“党产”;党产不完成最终处理,根源在“政权”。马英九总统和国民党空口白话,证明他从来不是一个追求理念的改革者,而是一个不折不扣、崇尚现实主义的“当权者”。

二○○五年马英九接任国民党主席,面对年底县市长选战首次考验,国民党推出包括政党法在内的“十全大补帖”优先法案;隔年九月,红衫军发动倒扁静坐前夕,为了年底的北高选战,马英九再度宣示国民党要推动包括政党法在内“阳光四法”的立法工作。

国民党当时公布的党版“政党法草案”内容,在党产部分,加入政党不得经营或投资营利事业,以及政党财产清查与处理方式等条文,另更明定:“总统不得兼任政党负责人。”

马英九在二○○八年重返执政,就职才一年多,马就横柴入灶兼任国民党主席,马不能容忍“贪腐”,但可以忘了“诚信”,十全大补帖如今沦为笑谈,为的不就是巩固他的政权。

至于党产的处分,从限期将党产清理完毕,到党营事业最终处理方案,马从选前到选后的承诺,都是空话一场,最后处分是将中投交付信托,但标售中投却都以流标收场,结果是马和国民党拥抱党产死不放手,为巩固及延续政权,现在更不可能放掉党产。

国民党“党产归零”之所以沦为骗选票的伎俩,关键在于深层心态从来就脱离不了对党产的依赖。

马若真要将党产归零,应先将员工的年资及相关离退补偿后,将剩下的党产全部捐给国家或公益团体,但国民党却要等党产出售完毕,完成员工结清还要留一笔党务运作经费信托后,剩余的才要考量捐公益。

如此作法,姑不论处分变数太多以致遥遥无期,让承诺成了空头支票,包括中投及华夏、三中在内的党产处分,牵涉到日后不动产实际开发的巨大利益,只要这些不动产存在的一天,国民党都不可能摆脱从党产中获取不当利润的质疑,党产归零自然成了党产“无尽”,而要让国民党彻底醒悟,药方只有一个:想不透,就不要想有政权。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