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小平头   社民党的“维基解密”附件1,2,3,4,5 2011-06-18 12:11:14  [点击:1174]
--------------------------------------------------------------------------------

附件1:曾大军、吕易一手操控众写手撰文围剿平头的经过

平头按:曾大军、吕易一手操控众写手撰文围剿平头。如吕易的所谓内部邮件:国凯兄尽量不会应,大军和我适当回应,雨轩,庞晶,育田,张闻,李志雄,志辉,梁斌等人可以尽情发挥了。

且看雌雄莫辨、“柔情似水”之小宋子雨轩“同志”酸文出笼经过。小宋子“同志”的确够“柔情似水”——扭着水蛇腰,蹬着高跟鞋,秀着兰花指,说话娘娘腔。通篇“事儿妈”、“事儿爸”三字经的南京花心大萝卜,连断句都不会的小混混也出来现眼,再加上“政治牧师”吕易满嘴“小便社民党”长、“小便社民党”短地泼粪攻击。去年到今年,为何当刘国凯认定的“社民党唯一的特务”黄钟疯狂向社民党发难时,上述人马均爱惜羽毛作“壁上观”呢?!唉,刘国凯沦为“满街甫志高,遍地于永泽”之社民党傀儡,也是民运的悲哀。

--------------------------------------------------------------------------------

社民党中委邮件组 别给脸不要脸

回复 |青藏高原 发送至 wangtingfang8, song.michael1, oacdm64, lvhonglai, 刘 国凯, 刘 因全, 梅 威廉(草庵居士), 吕 易, 汪岷, 蔡 登文, chenzhihuismd, 杨 铮, weyman99hk, 伍 国雄, 俪 蔓英, 田 仲文, znp56, fuhu200899, 杨 国君, liangbin9111, 史 方巾, 周 育田, lizhixiong123, 谢 伟, 张 闻, 蒋 小岚
显示详细信息 20:34 (14 小时前)

王亭芳:

我不知给宋雨轩的信怎么会跑到你那里去了。看在因全和吕易的面子上我只点了陈晓林和黄钟,有意放了你一马。你别给脸不要脸,3月16好号你在公共网站上说要告我赔偿100万的旧账因为那几天太忙还没跟你算呢!

曾大军


--------------------------------------------------------------------------------

Subject: RE: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
Date: Sun, 12 Jun 2011 16:01:40 +0900

曾大军的“历史的经验”可谓本末倒置

社民党迎来了清除党内乱源的第一步,可以总结的历史教训很多,但绝非如曾大军所言“陈晓林、黄钟等人向刘主席疯狂进攻的时候,绝大多数党员和干部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明知不对,少说为佳;明哲保身,但求无过”的麻木不仁态度!”曾大军太忽视党员们的政治智商和判断能力了。曾大军为什么不找一找“明知不对,少说为佳;明哲保身,但求无过”的内在原因呢?原因在:党内的民主机制不健全,只要有不同的看法,特务、线人、变节分子的帽子满天飞,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曾大军曾经是这一恶习的追随者和受害人。遗憾的是:曾大军并没有真正汲取这一历史教训,相反,还将其责任转嫁到了“绝大多数党员和干部”,并且要大家汲取其教训。言外之意,当有人再向刘主席”疯狂进攻“的时候,要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以维护刘主席的伟大、英明、正确。再来一场党内文化运动。这就是曾大军的”历史经验“?

真正的经验在于:建立健全党内的机制,完善党内民主气氛,维护党章的尊严和党员在党内的基本权益。彻底摒弃盲目的崇拜和毫无原则的亲和,还党员一个自由发表言论的空间。试问:此次开除卞和祥、小平头之举,若不是党的机制正常运转,卞和祥、小平头单发”声明“在先,刘主席能如此轻易挥泪斩马谡?

我等皆非圣人,岂能无过?有过必纠,这是一个民主政党的基本素质,也是我们每一个党员必须遵守的基本道德规范,谁也没有权力例外。否则,尼莫拉牧师所说的:“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能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的局面肯定还会在社民党内出现。

正确地对待历史,是引导社民党走出阴影的关键,党的干部切莫用过去同样的思维方式将党再度拖回到人人自危的老路。

王亭芳
2011年6月12日


--------------------------------------------------------------------------------

Subject: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
Date: Sat, 11 Jun 2011 23:37:21 -0400

雨轩:

好样儿的!小伙子,有朝气,有文采,有觉悟,有血性!仅提一个建议,作文时注意区分段落。

至于对小便们泼粪挑衅的回应,我倒是认为人越多越好!因为这个党是我们大家的组织,应该大家都来关心和保护。以往就有这样的教训,当陈晓林、黄钟等人向刘主席疯狂进攻的时候,绝大多数党员和干部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明知不对,少说为佳;明哲保身,但求无过”的麻木不仁态度!所以才让小便乘机表现并自以为对党有功而导致个人野心无限制地膨胀到威胁和分裂党组织的恶性程度。这个教训我们所有的党员都要汲取!

我希望所有的社民党党员都能牢记1945年铭刻在美国波士顿的一座犹太人被屠杀纪念碑上的尼莫拉牧师的纪念辞。纪念碑由六个塔式的空心玻璃钢造型和一座石碑组成,塔身镌刻着二战时期被纳粹屠杀的犹太人死难者名单。 尼莫拉牧师说:“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此后,他们追杀工会会员,我不是工会会员,我继续不说话;再后来,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我还是不说话;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能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在这里,尼莫拉牧师把我们每个人设置在“我”面临“他们”、“不说话”与“追杀”的状态。而这种状态在我们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中,是无孔不入地渗透着!

最近三、四天我的计算机毛病突然多得不得了!不得不令人想到,这会不会是中共的网络高手在配合小毛泽东和小康生们“搞垮他妈个 X 的社民党”!前晚曾给你回过一封信,不知是否收到?

顺祝:夏安!

大军

Date: Sat, 11 Jun 2011 23:32:24 -0300
Subject: Re: 刘国凯谨致萧虹
From: song.michael1@gmail.com
To: wangtingfang8@msn.com; zengdajunsmzx@hotmail.com; oacdm64@gmail.com; lvhonglai@gmail.com

--------------------------------------------------------------------------------

lv yi 发送至 宋 雨轩, 高原 青藏, 庞 晶, ngkwokhung0, 伏 虎, Michael, 刘 国凯, 刘 国凯, hexing, shifj, 育田 周, 我, 张 国亭, 张 闻, znp56, 治雄 李, free8yang, yyyyyeung, liangbin9111, William, 珉 汪, tzw869, 小岚 蒋, pahrf48, kimxie80xie, 赵 有男
显示详细信息 6月10日 (6 天前)

真高兴看到新任第三副秘书长,不!确切点说现在是第二副秘书长的檄文!

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只是不赞成雨轩把育田宣传部长也捎上。育田在开始确实有助纣为虐之嫌,但他后来发现自己受骗上当了,反戈一击,回到了正义和真理的一方。所以,我们大家要团结一起往前走。建议育田也不要急于与雨轩公开争论了。你们两个私下沟通好吗?

吕易
--------------------------------------------------------------------------------

lv yi 发送至 社民党 群, noccp, 社民 党, gongminshijie
显示详细信息 3:35 (7 小时前)


也公然提出其暴力革命的路线。哈哈!你们二人干脆叫你们的党为“小便暴力党”多好?你们连社民党的基本理念都不懂,还把你们的二人党叫“社民党”,自相矛盾,自我出丑啊!!!
吕易


Date: Sun, 12 Jun 2011 04:13:04 +0200
Subject: 社民党中委邮件组 中国社民党文告:为暴力反抗暴政正名
From: xiaopingtou@gmail.com
To: noccp@gdzf.org
CC: socialdemocratic@googlegroups.com; socialistdemocratic@googlegroups.com; gongminshijie@googlegroups.com

--------------------------------------------------------------------------------

张国亭 发送至 zhihui, liuguokai, yilv, zengdajunsmzx, song.michael1, michaelliu979, figimei, wongmin2008, 陈 钊最新, 李 志雄, 杨 国君, 谢 伟, 张 闻, 田 仲文, 周 育田, 曼 茵又, 小岚 蒋, 梁 斌, 赵 有男, 秦 惠凡新, 史 方巾, 杨 铮, 伍 国雄, 主席咨议会·王希哲, bcc: 我
显示详细信息 17:54 (3 小时前)

希望大家尽快开展正常工作

国内情势那么紧张,你们在茉莉花行动中都干了些什么?你们能为国内维权多作些工作吗?

吕易你多号召些有益的“尽情发挥”,行吗?

--------------------------------------------------------------------------------


在 2011年6月13日 下午11:34,zhihui chen <CHENZHIHUISMD@HOTMAIL.COM>写道:

诸位,
我认为不必使用“小便党,特务,妖孽”等谩骂,人身攻击作回应。摆事实,讲道理,以理服人,公道自在人心。
志辉


--------------------------------------------------------------------------------

Subject: RE: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
Date: Mon, 13 Jun 2011 12:20:10 +1030

雨轩的建议很好。只是国凯兄尽量不会应,大军和我适当回应,雨轩,庞晶,育田,张闻,李志雄,志辉,梁斌等人可以尽情发挥了。
吕易

--------------------------------------------------------------------------------

Subject: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
Date: Sat, 11 Jun 2011 23:37:21 -0400
雨轩:
好样儿的!小伙子,有朝气,有文采,有觉悟,有血性!
----【大军你也太荒唐----什么狗屁小子?
那是谁呀,冲我来!】
--
@@@@@@@@@@@@@
GUO-TING ZHANG
zhangguoting2010@gmail.com
Tel: (45)-6063 9982
skype: zh24803882
--------------------------------------------------------------------------------

附件2:刘国凯对吕易由严重质疑到服软道歉的经过

liuguokai 发送至 刘 因全, 曾 大军, 蔡 登文, 草 庵恢复, 卞 和详新, 吕 易新, 汪 岷2, 国 庭又新, chen, 我, 伍 国雄, 田 仲文, 秦 惠凡新, 陈 钊最新, 曼 茵又, 杨 铮, 蔡 登文, 杨 国君, 梁 斌, 史 方巾, 李 志雄, 庞 晶, 谢 伟, 宋 雨轩, 周 育田, 张 闻
显示详细信息 5月16日

吕易同志:

觉得您的信中有许多说法与事实不符,道理上也难通。但现已夜晚十一点半。明天星期一要上班。要洗澡就寝。明晚再跟您交流。
谨此问好!
刘国凯
2011.5.15


--------------------------------------------------------------------------------
Subject: 问吕易同志!
Date: Mon, 16 May 2011 03:23:28 +0000

吕易同志:您好!
您说:
“毫不客气地说,小平头之所以敢把对我诽谤诬告的文字公开在网上发表,卞和祥之所以多次肆无忌惮地公开跟别人造谣说我是特务,如果不是国凯主席的授意,至少与你的纵容和偏袒有一定的关系。”
您的“如果”其实已隐含“确实”,请问您说我“授意”有什么根据吗?请讲!
您说我纵容偏袒又有什么根据吗?
我早已在中委电邮组上公开明白地表示反对抓特务。我早就说社民党里特务只黄钟一人,早被开除。小平头说社民党里有两个派别。我一看到,一分钟内就回电邮表示不同意……这许多电邮都有据可查。你说我纵容偏袒符合事实吗?
对,我没有对老卞小平头严加斥责。因为在我被黄钟等恶毒攻击辱骂谩骂时,是大军,老卞,小平头出来制衡之。我也是凡人,我也讲情面。我不能做到立即拉下脸来斥责他们。但这能算包庇偏袒吗?我不是早已表示反对抓特务吗?
现在您有感受了。请问那时我被辱骂谩骂,不不出声的者是否也可解释为包庇袒护黄钟,甚至授意黄钟?
谨此问好!
刘国凯
2011.5.15

--------------------------------------------------------------------------------
回复 回复所有人 转发

吕易同志在做什么?

日期2011年5月16日 下午1:45
主题吕易同志在做什么?
邮送域hotmail.com
这是一封重要邮件,主要因为其中包含重要的字词。

隐藏详细信息 5月16日


吕易同志:您好!
有些细节问题在我看来不必再扯。看来您是位很细心眼的人,还要再扯这些细节,那我只好为此花些时间精力。
汪岷16日早上跟我打电话,问我为什么改变会场?我反问汪岷谁告诉你改变了会场,汪岷回答道:吕易。
于是有同志问我时,我照直说吕易告诉汪岷改变了会场。这是合乎语言逻辑的事情,您还要纠缠什么呢?有人说您告诉了王亭芳新的开会地址,我不是都予以否定了吗?而且更关键的是长久以来(更不消说在会议的前后)我断然否定汪岷是共特的说法。即您告诉汪岷改变了会场也算不上是什么事情。
吕易同志,请您不要再在我们中委电邮中提那个叫陈XXX的名字。我已有一篇长文把此人的事交代清楚。此人没有资格进入我们海外中委的讨论圈。您要与他有个人电邮联络是您个人的事。
吕易同志:我发现您已经在打击报复的路上走得相当远了。现在我发觉您已不是在弄清问题,而是立意要打到某个人,或某些人。你说:“当小平头和卞和祥说陈晓林,王亭芳,金秀红,曾大军,汪岷和我吕易等人是特务的时候,你是对他们心存感激,认为他们在维护你替你出气,”
您这是在捏造事实。罗织罪名。国内电邮名陈XX是我判定为中共秘密政治警察的布局,与小平头无关。而且再次请您不要在海外中委电邮组中提这个电邮名,否则我要提请处分。我什么时候对小平头说“王亭芳,金秀红,曾大军,汪岷和我吕易等人是特务的时候,心存感激了?至此,吕易,我终于发现了您用心的阴暗。你是在以捏造的信息败坏我的声誉,以期挑起中委们对我的不满。当然,你在此基础上还会有更深的谋略。
对王亭芳,我没有说他是特务,对曾大军和汪岷,我与老卞激烈争执,甚至在电话这一头拍桌子,大骂老卞胡说乱搞。尤其是为曾大军,我跟老卞吵了近十年,我逐条反驳他认为曾大军是特务的根据。对你吕易,虽然没有为你与与老卞正面冲突,但我反复讲社民党只有一个特务,就是那已不是社民党员的黄钟,这也就包含否定老卞说你是共特的说法。就算是金秀红,我说过她是特务吗?你会记得你提出可以考虑让金秀红列席会议时,我还同意。我还跟其他同志说,金秀红很热心赶民运的场子,可能是来源于一种喜欢凑高级热闹的性格。譬如华人社区有的人,什么同乡会,侨社都去参加。
我已经观察到,社民党近期有关特务风潮愈来愈大,不是老卞在继续抓特务,而是你在扩大事端。你在夸大老卞抓特务的范围。你说老卞抓杨铮,陈钊,朱恩平,甚至刘因全,草庵的“特务”。老卞已经否认,并责成你提供相关文字证据,你如果提交不了,老卞就要反控你挑拨离间,造谣诬陷,制造事端,败坏团结。你与老卞的互控且按你们程序去办。而我这里则要严肃请您拿出判定我:“当小平头和卞和祥说陈晓林,王亭芳,金秀红,曾大军,汪岷和我吕易等人是特务的时候,你是对他们心存感激,认为他们在维护你替你出气,”的证据。拿不出证据,我也会控告你。
吕易,老卞抓特务做得不对,你现在捏造抓特务扩大化更不对。你是在想制造一种人人自危的恐怖气氛。现在抓特务了,而且是在刘国凯袒护纵容甚至授意下抓的。我们都要起来反对啊!不反对下一个就要抓到你们头上了。你们快点团结起来,开除卞和祥。并暗示对袒护纵容授意卞和祥的刘国凯以后再考虑怎么处理。
要上班了,晚上回来再写吧。
谨此问好!
刘国凯
2011.5.15

--------------------------------------------------------------------------------

Subject: RE: 问吕易同志!
Date: Mon, 16 May 2011 15:57:27 +1030

国凯主席:
你说我的“如果”,其实已隐含“确实”,这是你的推测。
你至今还是要面子不要理子。小平头,卞和祥前两天都在电邮中说到,汪岷16日早上跟你打电话,问你为什么改变会场?你反问汪岷谁告诉你改变了会场,汪岷回答道:吕易。
你没有再继续问汪,到底我告诉汪岷什么,也没有跟我谈谈话,调查一下,我是不是真的,又为什么把所谓“秘密”告诉汪岷,而是立即打电话给卞和祥,小平头(大军什么时候知道和怎样知道)说我泄秘呢?
你承认卞和祥他们说的这个情节是事实吗?如果承认,吕易泄密的说法不就是始于你吗?如果你不承认,那就是他们又在说谎欺骗。
不错,你不只一次公开说反对抓特务,但是,除了黄钟你说过有特务嫌疑外,当小平头和卞和祥说陈晓林,王亭芳,金秀红,曾大军,汪岷和我吕易等人是特务的时候,你是对他们心存感激,认为他们在维护你替你出气,还是明确指出他们所讲的这些人不是特务,你与他们所讲的这些特务只不过有些不同意见或误会呢?如果是前者,那你不是有意无意纵容小平头和卞和祥抓特务吗?如果是后者,就不会出现今天这样的社民党被小平头分成“特务派”和“抓特务派”了!
国凯主席,我相信你对我的不信任,不仅仅是16日早上汪岷在电话中告诉你,我告诉了他会场改变的事。一定与小平头和卞和祥15日就开始向你吹风“吕易被汪岷收买,吕也是特务”等蛊惑有很大关系。也多少有一些你在下面一段话中表露的对我的不满,即“在我被黄钟等恶毒攻击辱骂谩骂时,是大军,老卞,小平头出来制衡之。”
对此,我之前已经说过,我不是那样在网上骂战的人,我更不会随便诬告人家是特务,我只能以我做事做人的原则,表示对真理和公义的支持。我在电邮中公开指出,陈晓林不能把“白衣行动”被镇压的责任强加在你身上,对黄钟一事也表示“同意按程序办”。如果你因为在这些你认为是向你进攻的问题上我“做壁上观”(这也是小平头所罗列的我的一条罪状)而耿耿于怀,那我也只好请你多包容些。因为我们每个人都不同,我想,你也不是仅仅需要以这样的方式帮你“制衡”他人的将或兵吧?你应该需要各方面的人才为你所用才是啊!不是吗?
吕易

--------------------------------------------------------------------------------

Subject: 问吕易同志!
Date: Mon, 16 May 2011 03:23:28 +0000

吕易同志:您好!

您说:
“毫不客气地说,小平头之所以敢把对我诽谤诬告的文字公开在网上发表,卞和祥之所以多次肆无忌惮地公开跟别人造谣说我是特务,如果不是国凯主席的授意,至少与你的纵容和偏袒有一定的关系。”
您的“如果”其实已隐含“确实”,请问您说我“授意”有什么根据吗?请讲!
您说我纵容偏袒又有什么根据吗?
我早已在中委电邮组上公开明白地表示反对抓特务。我早就说社民党里特务只黄钟一人,早被开除。小平头说社民党里有两个派别。我一看到,一分钟内就回电邮表示不同意……这许多电邮都有据可查。你说我纵容偏袒符合事实吗?
对,我没有对老卞小平头严加斥责。因为在我被黄钟等恶毒攻击辱骂谩骂时,是大军,老卞,小平头出来制衡之。我也是凡人,我也讲情面。我不能做到立即拉下脸来斥责他们。但这能算包庇偏袒吗?我不是早已表示反对抓特务吗?
现在您有感受了。请问那时我被辱骂谩骂,不出声的者是否也可解释为包庇袒护黄钟,甚至授意黄钟?
谨此问好!
刘国凯
2011.5.15

--------------------------------------------------------------------------------

PT Xiao 发送至 liuguokai, 吕 易新, 刘 因全, 曾 大军, 蔡 登文, 草 庵恢复, 卞 和详新, 汪 岷2, 国 庭又新, 陈 志辉新, 杨 铮, 陈 钊最新, 伍 国雄, 曼 茵又, 田 仲文, 秦 惠凡新, 蔡 登文, 杨 国君, 梁 斌, 史 方巾, 周 育田, 庞 晶, 谢 伟, 宋 雨轩, 张 闻, 蒋 小岚
显示详细信息 5月16日


国凯终于看出吕易问题的实质!那么我小平头绝不言退,与正义的一方战斗到底!

1,吕易至今还没面对我和老卞要求他为下述言行举证:

A,"国凯身为社民党主席,都要被迫听他们摆布,不听话就与国凯翻脸。国凯在投票选举的时候投了吕易一票,竟然被他们两个气汹汹地质问:你为什么要投吕易?国凯至今只说黄钟有特务嫌疑,而他们两个却把党内很多同志都打成特务。王亭芳,金秀红,王岷,吕易,曾大军,陈钊,杨铮,诸国平,刘因权,甚至你草庵."---吕易

B,以及“小平头和卞和祥二人不但把吕易诽谤诬陷为中共特务,而且还在此前后分别诬蔑汪岷,曾大军,草庵,杨峥,陈钊,刘因全等人都是特务,甚至威胁被蒙骗而曾经与他们两个一起抓特务的周育田要站稳立场,否则,下场将和刘因全,汪岷一样!小平头甚至还侮辱老民运斗士张国亭同志是骗财骗色的流氓等等。如果真是这样,社民党不就成了特务党,骗子党?刘国凯主席不也就自然而然成为中共特务头子和流氓团伙头子?!”

吕易要举出涉及小平头说上述人是特务的物证人证外,我何时何地威胁“周育田要站稳立场,否则,下场将和刘因全,汪岷一样!”也请周育田站出来举证,否则我认为你周育田和吕易一同对我诬陷。

无中生有,造谣或众,挑拨离间,这些都是共特破坏民运团体的惯伎.想必各位不会有异议.现在我们就以此来考察吕易.请问吕易:

1,国凯身为我俩(卞,萧)敬重的主席,在遭到国安共匪攻击时,我俩首先奋起反击,今后对任何企图中伤国凯的阴谋都不会坐视不救.国凯什时候被迫听我们这"二个乏走狗"的摆布了?是国凯跟你讲的吗?如果不是,那是谁?否则就是造谣,离间!2.你怎知国凯投了你一票?我俩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气汹汹地质问国凯:你为什么要投吕易?是国凯跟你讲的吗?如果不是,那是谁?否则就是造谣,离间!3.我什么时间,地点对你或者对别人说过陈钊,杨铮,诸国平,刘因权,草庵都是特务?如果没有,你讲此话的依椐是什么?否则就是造谣,离间!

其他事暂且在此不提,单就此三件事,如果你无法自圆其说,就可证明你是从事造谣诽谤,挑拨离间,破坏团结,制造混乱的共特! 卞和祥

吕易请举出证人。

2,我在《暗战过招,“共特”现形之吕易篇——社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亲历记(一)》一文中,指名道姓是“共特”的只有吕易和金秀红两个人。何时何地对何人说过“小平头说王亭芳,金秀红,曾大军,汪岷和吕易等人是特务”,请据举出人证物证来,你认为金秀红不是“共特”,也请举证为金洗冤,否则我也反控你造谣诬蔑。请看:

16日上午8时30分,参加会议的代表都集中法拉盛三友酒店的大堂,等待卞和祥来领会议代表们转移到三江酒店。我和卞和祥来到大堂,见金秀红、王亭芳已在大堂等候。我当时还跟旁边的民运人士调侃,老共派女将出马,也该选个长相对得起大众的,怎么来了一个歪枣裂瓜,简直是对民运人士审美情趣的侮辱!

异常活跃的金秀红

金秀红,宁夏回民,住美西西雅图。在国内原解放军文工团背景。老民联。其招牌手段是在大会上,声泪俱下地控诉“共产党强迫回民吃猪肉”,其表演尺度拿捏十分到位,第一次听绝对感动。可惜使用过频,如是者三,每次都是那般套路,流于“忆苦思甜”之俗套。
图2:金秀红在唐元隽的民主党重温“忆苦思甜”。

1993年民运华盛顿大会,金袖管暗藏录音机麦克风,被羊子(王若望之妻)发觉,当众置问她为何要暗地录音。金秀红人赃俱在被捉现场,只能当场嚎啕一哭二闹三上吊地耍泼,搅得会议无法继续。

自此之后匿迹长久,近年异常活跃。加入各民运组织内,涉足法轮功,多种场合不请自到,积极穿梭活动。渗透民运内部事务之深,令人难忘。且看:
2006年5月第一次参加费记民阵柏林会议,捐几百欧元,被拉入民阵监事;
2007年3月洛杉矶社民党二大,任中委,宣传部副部长,兼管社民党网站;
2007年5月中旬,出席费记民阵布鲁塞尔大会;并且千方百计想挤进社民党访欧代表团被拒;
2007年6月初,出席民主党一大。
光2007年,大场子就赶了3个(3月美西洛杉矶、5月布鲁塞尔、6月美东罗德岛)。小场子未及细算。

特点:1,不避嫌四处拍大特写人头照;2,积极向与会代表索要名片;3,异常热情插手人事登记、材料管理等。

我等着吕易的举证。

小平头

16.05

--------------------------------------------------------------------------------

lv yi 发送至 刘 国凯, Michael, 高原 青藏, pahrf48, William, hexing, 珉 汪, 张 国亭, 陈 志辉, 我, yyyyyeung, weyman99hk91, ngkwokhung0, manyin37, tzw869, znp56, 伏 虎, free8yang, liangbin9111, shifj, 育田 周, 庞 晶, kimxie80xie, 宋 雨轩, 张 闻, 小岚 蒋
显示详细信息 5月17日


国凯:

你这样带着成见和火气说话,能够解决问题吗?我请你能够心平气和讨论问题,如果上纲上线,那也就没有继续讨论的必要了。

1,你说“有些细节问题在我看来不必再扯。看来您是位很细心眼的人,还要再扯这些细节,那我只好为此花些时间精力。

汪岷16日早上跟我打电话,问我为什么改变会场?我反问汪岷谁告诉你改变了会场,汪岷回答道:吕易。

于是有同志问我时,我照直说吕易告诉汪岷改变了会场。这是合乎语言逻辑的事情,您还要纠缠什么呢?”
你不要我纠缠的问题,恰恰是你的失误之处。你当时应该找我本人调查,给汪岷说了什么,为什么要说等等,或者我们三个人对质,把问题搞清楚再决定也不迟呀。但是,你却立即电话告诉卞和祥等人,说我泄密给汪岷,从而完全改变对我看法,改变原来选举的一些方案,改变会议程序等,会后不久又出现小平头在网上公开发表的诽谤诬陷我为共特的文章。难道你就一点都没有检讨之处,难道我善意提醒你,你就认为我是纠缠?

2,你说“吕易同志,请您不要再在我们中委电邮中提那个叫陈XXX的名字。我已有一篇长文把此人的事交代清楚。此人没有资格进入我们海外中委的讨论圈。您要与他有个人电邮联络是您个人的事。”

国凯,我提到国内陈某某,与他有“没有资格进入我们海外中委讨论圈”是一回事吗?我在叙述一些事情的时候提到这样一个人,难道还不可以?还有一点请你放心:我至今与他没有任何个人之间电邮联络 ,我也没有兴趣和精力在这上面。

3,你说“吕易同志:我发现您已经在打击报复的路上走得相当远了。现在我发觉您已不是在弄清问题,而是立意要打到某个人,或某些人。你说:“当小平头和卞和祥说陈晓林,王亭芳,金秀红,曾大军,汪岷和我吕易等人是特务的时候,你是对他们心存感激,认为他们在维护你替你出气,”

您这是在捏造事实。罗织罪名。国内电邮名陈XX是我判定为中共秘密政治警察的布局,与小平头无关。而且再次请您不要在海外中委电邮组中提这个电邮名,否则我要提请处分。我什么时候对小平头说“王亭芳,金秀红,曾大军,汪岷和我吕易等人是特务的时候,心存感激了?至此,吕易,我终于发现了您用心的阴暗。你是在以捏造的信息败坏我的声誉,以期挑起中委们对我的不满。当然,你在此基础上还会有更深的谋略。”

国凯,请你看仔细了我的原话再扣帽子好不好?我那是问话,问你是属于哪一种情况?好在你这篇文章后面还有我的原文,就请和大家仔细看看好了。

这里我要说,国凯,你在这段文字中用了几个词:“打击报复”,“捏造事实,罗织罪名”,我如果再“提这个电邮名”,你就“要提请处分”我,你终于发现我吕易“用心的阴暗”“你是在以捏造的信息败坏我的声誉,以期挑起中委们对我的不满。当然,你在此基础上还会有更深的谋略。”
请问:我要打击报复谁呀?难道小平头和卞和祥公开诽谤诬陷我,我连声辩和提出严惩他们都不可以?你如果说我打击报复你,那又为什么会报复你?你害过我吗?如果你害过我,我一个副主席又怎么能够报复我的主席?

再请问:我捏造了什么事实,罗织了你什么罪名?我只是认为你在小平头和卞和祥二人诽谤诬陷我的事上,有你身为主席不可推卸的责任。你如果认为没有,认为你领导英明正确,那就不必承担责任,那也不必反过来说我“捏造事实,罗织罪名”呀。

再再请问:我“用心的阴暗”以及“你是在以捏造的信息败坏我的声誉,以期挑起中委们对我的不满。当然,你在此基础上还会有更深的谋略”等等,又是怎麽来的?我一个在4月15日开会前还被你那么信任的同志和战友,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声誉受到如此不明不白的损害和侮辱,你我的关系能够发展到今天吗?我为了还我清白和公道,求证,说明真相,甚至寻求同志们的理解和支持,就是“用心的阴暗”?我什么都不说不做,任凭人家诽谤陷害,难道才是你所喜欢的?

国凯,我还是真诚地劝告你,不要有太强的敌人意识和虚荣心。尽管你说我:“打击报复”,“捏造事实,罗织罪名”,“以捏造的信息败坏我的声誉,以期挑起中委们对我的不满。当然,你在此基础上还会有更深的谋略。”我还是郑重声明你不是我的敌人!如果你不那么虚荣,放得下架子,肯承认你在他们二人诽谤诬陷我的事上承担一定的责任,坦坦荡荡地说:吕易,对不起,你被社民党副秘书长和副主席指控为特务,身为社民党主席,我有责任。那我吕易也就知足了。我如果再说别的,再做别的,就是我吕易无理取闹,就是我吕易真的“用心的阴暗”了!!!

4,你说“对王亭芳,我没有说他是特务,对曾大军和汪岷,我与老卞激烈争执,甚至在电话这一头拍桌子,大骂老卞胡说乱搞。尤其是为曾大军,我跟老卞吵了近十年,我逐条反驳他认为曾大军是特务的根据。对你吕易,虽然没有为你与与老卞正面冲突,但我反复讲社民党只有一个特务,就是那已不是社民党员的黄钟,这也就包含否定老卞说你是共特的说法。就算是金秀红,我说过她是特务吗?你会记得你提出可以考虑让金秀红列席会议时,我还同意。我还跟其他同志说,金秀红很热心赶民运的场子,可能是来源于一种喜欢凑高级热闹的性格。譬如华人社区有的人,什么同乡会,侨社都去参加。”

国凯,对你这段话,我持肯定的态度,也认为这是实事求是,这样心平气和地讲,也利于我们化解误会甚至矛盾。我不满意的是,别人被诬告为特务都没有公开到网上,而我是被公开到网上的。所以,我需要你公开讲一句公道话,难道这过分吗?难道不应该吗?我说你纵容包庇小平头和卞和祥二人为非作歹,可能“纵容”或“包庇”地字眼用的重了,用的不恰当。但你应该知道,是你直接出来与我辩论到底由中常委还是中央委员决定对他们二人要不要惩处之后,我才说这样的话的。之前,在求证阶段,我(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会)感激你为我做出的澄清,也没有说过你“纵容”或“包庇”吧?

5,你说“我已经观察到,社民党近期有关特务风潮愈来愈大,不是老卞在继续抓特务,而是你在扩大事端。你在夸大老卞抓特务的范围。你说老卞抓杨铮,陈钊,朱恩平,甚至刘因全,草庵的“特务”。老卞已经否认,并责成你提供相关文字证据,你如果提交不了,老卞就要反控你挑拨离间,造谣诬陷,制造事端,败坏团结。你与老卞的互控且按你们程序去办。而我这里则要严肃请您拿出判定我:“当小平头和卞和祥说陈晓林,王亭芳,金秀红,曾大军,汪岷和我吕易等人是特务的时候,你是对他们心存感激,认为他们在维护你替你出气,”的证据。拿不出证据,我也会控告你。”

国凯,你还在扣帽子,不是我扩大事端,而是我被诽谤陷害的事迟迟得不到公正解决。小平头的文章中,他和卞和祥在电邮中,以及汪岷,曾大军,周育田,草庵和刘因权等人的电邮中,大家都可以看到,被小平头和卞和祥诬告的特务名单,难道还需要更多的证据吗?小平头和卞和祥不是已经诬告我了吗?让他们继续吧!

6,你说:“吕易,老卞抓特务做得不对,你现在捏造抓特务扩大化更不对。你是在想制造一种人人自危的恐怖气氛。现在抓特务了,而且是在刘国凯袒护纵容甚至授意下抓的。我们都要起来反对啊!不反对下一个就要抓到你们头上了。你们快点团结起来,开除卞和祥。并暗示对袒护纵容授意卞和祥的刘国凯以后再考虑怎么处理。”

国凯,你又错了。别生气,原谅我这样直言不讳,良药苦口。我没有“捏造抓特务扩大化”,而只是说明我们党的当前局面。我更不想“制造一种人人自危的恐怖气氛”,不是要大家“起来反对”你刘国凯。没有错,我一直在联系一些中央委员,请他们认清真相,请他们秉持公道,帮住还我一个清白。我认为这是完全正当的,因为你如果坚持让中委表决,我就要提前要他们知道真相。
国凯,我再大胆地说一声:你错了。不要把任何与你有不同意见的人,都误认为是敌人。你这样把人都推到你的对立面,难道有利你与别人之间不同意见的化解还是相反???请你冷静思考!!!
吕易


--------------------------------------------------------------------------------

bianhexing 发送至 figimei, samc744, liuguokai, az85226, cbidavidck, davidc133, davitding, 国军, woyongbufangqi, Han, 梁斌, Liu, lv, 蔡, wongmin2008, xz7793, zengdajunsmzx, 国亭, znp56, minzhu98, weyman99hk, manyin37, tzw869, wongmin2009, wangcheng191996, ngkwokhung0

放你们娘的狗臭屁!党内混进共特,线人还不要揭露?清除?要让他们向共匪密报我党内情?要让他们篡权改变我党性质?中共中的赵紫阳,李普,李锐,谢涛等觉悟者与为匪作伥,助纣为虐的阴俭狗特们是一回事,一路货么?中国民主政党首先必须有中国民主社会存在,在此之前反共政党不是革命党就是妄想招安党.在这些原则问题上想混淆是非,混水摸鱼者本身就形迹可疑者或共特.在此警告你们:有我卞某人在,休想得逞!不信试试!

另, 黄钟,陈晓林,王亭芳无资格在此邮群,在我群发中已删去. 卞和祥

--------------------------------------------------------------------------------

Subject: 回应吕易同志
Date: Mon, 16 May 2011 02:57:35 +0000

吕易同志:您好!
电邮很多,有些未及细看。今天星期天多点时间才发现您的来信中有这样一段话:
“但是,身为社民党的主席,你既然已经知道我被冤枉了,为什么只是让陈志辉同志两次给我打电话道歉,”
我给您的回应是:我从来没有让陈志辉同志打电话向您道歉。陈志辉打电话给您是他自己的事情。
关于您被“冤枉”的事恰恰是我事后给您进行了澄清。我证明您只说改了会场,并没有说具体地址。我证明您与汪岷住在一起是我的随意安排,并非您刻意要与汪岷住在一起。(就算刻意又如何?我绝不相信青年时期就参加民主运动,又没有任何“老虎凳”下变节情节的汪岷会是共产党线民。)我证明曾节明是在网上与我联系入党。不是您介绍。
谨此说明。
谨此问好!
刘国凯
2011.5.15

--------------------------------------------------------------------------------

Subject: RE: 回应吕易同志
Date: Mon, 16 May 2011 14:55:07 +1030

谢谢国凯兄。你的那些澄清,我真的很感激。已经足够证明我是不是特务,也足够证明小平头是不是诽谤陷害我了。在此表示真诚的感谢。这也是我至今还在我们党内,争取靠大家的良知和公义解决问题的原因。
你没有让志辉兄打电话,那可能是我自作多情了。不管今后对他们两个怎样处理,我依然希望你认识到你的错失,盼望你能够放下架子,真诚地向我道歉。我们之间的很多误会,就可以化解了。我会依然像从前那样尊敬你的。
吕易

--------------------------------------------------------------------------------

Subject: 请问吕易同志:我应该为那件事向您道歉?我当局者迷,请您指出。您前面刚说真诚地感激我,现马上又要我道歉,我颇感困惑。刘国凯


Date: Mon, 16 May 2011 10:35:42 +0000

--------------------------------------------------------------------------------

lv yi 发送至 刘 国凯, Michael, 高原 青藏, pahrf48, William, hexing, 珉 汪, 张 国亭, 陈 志辉, 我, yyyyyeung, weyman99hk91, ngkwokhung0, manyin37, tzw869, znp56, 伏 虎, free8yang, liangbin9111, shifj, 育田 周, 庞 晶, kimxie80xie, 宋 雨轩, 张 闻, 小岚 蒋
显示详细信息 5月17日


国凯:
身为党的主席,你的副主席被你的副秘书长和另一位副主席诽谤诬告为特务,而且,与你16日早上接到汪岷的电话后,你立即跟卞和祥,小平头等人说吕易泄密了,从而使一切都改变了。你就没有一点儿责任?
如果你不认为你有责任也不应该道歉,那我就没有话可说了。

吕易

--------------------------------------------------------------------------------

liuguokai 发送至 吕 易新, 刘 因全, 曾 大军, 蔡 登文, 草 庵恢复, 卞 和详新, 汪 岷2, 国 庭又新, 陈 志辉新, 我, 杨 铮, 陈 钊最新, 伍 国雄, 曼 茵又, 田 仲文, 秦 惠凡新, 蔡 登文, 杨 国君, 梁 斌, 史 方巾, 周 育田, 庞 晶, 谢 伟, 宋 雨轩, 张 闻, 蒋 小岚
显示详细信息 5月17日

吕易同志:您弄错了

您说“身为党的主席,你的副主席被你的副秘书长和另一位副主席诽谤诬告为特务......”吕易同志,您弄错了。4月16号早晨您和卞和祥还不是副主席,萧虹也还不是副秘书长。您和卞和祥同志是16日中午12点左右被选为副主席的。(我按自己的提名投了曾大军,吕易,卞和祥的票。)稍迟我任命萧虹等为副秘书长。

我没有说你“泄密”,我只是说你告诉汪岷会场改变了。我已经再三说明,我从来不认为汪岷是特务,故你向汪岷说会场改变了在我看来并不算什么。只是当时那些一向认为汪岷是特务的同志,就认为你是特务了。在那一片哄乱的动气氛中我也受到影响,就这点上,我向您道歉。因为事后至今,我都认为那些说你是共特的说法证据不足。我不认为您是共特,但我对您近期的一些做法有相当的疑问。

谨此问好!
刘国凯
2011.5.16

--------------------------------------------------------------------------------

lv yi 发送至 刘 国凯, Michael, 高原 青藏, pahrf48, William, hexing, 珉 汪, 张 国亭, 陈 志辉, 我, yyyyyeung, weyman99hk91, ngkwokhung0, manyin37, tzw869, znp56, 伏 虎, free8yang, liangbin9111, shifj, 育田 周, 庞 晶, kimxie80xie, 宋 雨轩, 张 闻, 小岚 蒋
显示详细信息 5月17日


好了,国凯。你刚讲的这些话,我基本接受。16日开会之前,我们的职务确实还不是开会后的。我只要请你换个角度去思考你最后一句话“我对您近期的一些做法有相当的疑问。” 你就会有不同的想法。如果你被现在的社民党副秘书长和副主席公开诽谤,不是私下怀疑,又有主席与你在要不要惩处二人的问题上就程序问题辩论,你会怎样做呀??他用了比较重的两个词说主席“纵容,袒护”就说他“用心阴暗”,你的心会怎样呢?

吕易

--------------------------------------------------------------------------------

附件3:刘国凯翻脸如翻书的经过


吕易是共特的证据

回复 |PT Xiao 发送至 lv, 刘 国凯, Michael, 高原 青藏, pahrf48, William, hexing, 珉 汪, 张 国亭, 陈 志辉, yyyyyeung, weyman99hk91, ngkwokhung0, manyin37, tzw869, znp56, 伏 虎, free8yang, liangbin9111, shifj, 育田 周, 庞 晶, kimxie80xie, 宋 雨轩, 张 闻, 小岚 蒋
显示详细信息 5月16日


"国凯身为社民党主席,都要被迫听他们摆布,不听话就与国凯翻脸。国凯在投票选举的时候投了吕易一票,竟然被他们两个气汹汹地质问:你为什么要投吕易?国凯至今只说黄钟有特务嫌疑,而他们两个却把党内很多同志都打成特务。王亭芳,金秀红,王岷,吕易,曾大军,陈钊,杨铮,诸国平,刘因权,甚至你草庵."---吕易

无中生有,造谣或众,挑拨离间,这些都是共特破坏民运团体的惯伎.想必各位不会有异议.现在我们就以此来考察吕易.请问吕易:

1,国凯身为我俩(卞,萧)敬重的主席,在遭到国安共匪攻击时,我俩首先奋起反击,今后对任何企图中伤国凯的阴谋都不会坐视不救.国凯什时候被迫听我们这"二个乏走狗"的摆布了?是国凯跟你讲的吗?如果不是,那是谁?否则就是造谣,离间!2.你怎知国凯投了你一票?我俩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气汹汹地质问国凯:你为什么要投吕易?是国凯跟你讲的吗?如果不是,那是谁?否则就是造谣,离间!3.我什么时间,地点对你或者对别人说过陈钊,杨铮,诸国平,刘因权,草庵都是特务?如果没有,你讲此话的依椐是什么?否则就是造谣,离间!

其他事暂且在此不提,单就此三件事,如果你无法自圆其说,就可证明你是从事造谣诽谤,挑拨离间,破坏团结,制造混乱的共特! 卞和祥

吕易请举出证人。

我讲你是共特,并不是如周育田出来作证时所说的“单单只凭一个电话”请大家看看如下所述:

刚刚已回应了汪岷的恐吓。现在在此回应吕易对我的发难和指控。我相信历史是人写的,正如汪岷威胁我说的“你在这个本党平台上的言论,都是总部在美国的党内纪录,你在公共媒体上的言行,都是美国法庭的呈堂证供.”没错,感谢“这个本党平台”,年月日分秒不差地如实记录了每个人的言行,是谁也无法抵赖得了的。在“独立评论”上发文时,我就坦然承诺:“平头为此承担由此引发的一切法律责任和后果。”我坦坦荡荡,无愧良心。那么,我慎重留下如下抗辩文字,自信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也请29位社民党中委作证。

通观吕易的指控书,夹杂的尽是旁枝末节,而且谎话连篇,我在后面一一驳斥。但吕易却避重就轻,对我5月8日《吕易十问兼答“百年预言,不服不行”》提到的四个不容回避的关键问题:1,会场改址;2,汪岷的问题;3,让王亭芳、金秀红入会场的问题;4,李宇宙共特的问题。而吕易对上述问题或轻描淡写,或一笔带过,或有意淡化,对至关重要的李宇宙共特的问题,却避而不答。

(一)李宇宙“共特”的问题

2009年2月,吕易不远万里的从澳洲飞到泰国,同林大军等去泰国监狱探望李宇宙,事后并在网上发文李宇宙之谜博讯新闻,简体中文新闻,关于《关于对李宇宙政治冤案的辯護聲明》重要更正/吕易,为国安特务李宇宙辩护,而且不惜以自己的名誉为李担保并下结论——

然而,李宇宙和妻子都很失望,因为他们不但被中共陷害,而且还被海外民运朋友猜测误解。看了本文,相信大家会有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了。李宇宙之谜也应该不再是我们说不清,看不透的案件。他因为义气而钻入了“朋友”所设的一个圈套,这个“朋友”背后,更有一个强大的邪恶政权。这是一头十分凶狠而狡猾的野兽。它不单要吃掉李宇宙和他所创立领导的“泰华留学生协会”,而且要吞吃整个海外民运队伍和一切民运人士。这是我的结论,一个出身律师,能够根据各种证据分析案情做出判断,一个来到海外,真实从事中国民主宪政事业的民主战士,一个基督教会牧师,并以“衷心和诚实”为人处事,严格自律者,对李宇宙案件的基本分析和判断。

而实际上李宇宙是中共国安部的特务!参见北京的基督教政治反对派人士徐永海的李宇宙怎样沦为中共国安部的特务/永海博讯新闻,简体中文新闻; 刘水“新青年学会”遭共特渗透迫害纪实 - China Comment 等等

直接的证据则来自在泰国与李宇宙同关一个监狱号子的周育田!

这次二中全会期间于三江旅店客房周当我和卞和祥面说的,李宇宙是共特的事实与理由:1,其中最有价值的是四君子之一在出狱后揭发在牢中见到李宇宙穿警服;2,李宇宙在泰国监狱痛殴法轮功学员;3,李宇宙在泰国监狱能自由外出晚上泡酒吧;4,泰国监狱警察奉李为上宾,在狱中水果营养品不断;5,联合国难民署识破李宇宙“共特”的身份,三次送往西方国家均被退回;6,李宇宙带有大笔资金“出逃”泰国开公司。

为李宇宙辩护的有:吕易、曾节明(申曦)、林大军都是有问题之人!(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1张图) );曾节明受林大军授权发布假消息:热烈祝贺李宇宙全家被送至第三国(图)、“李宇宙和全家送到第三国”是假消息 、李宇宙仍被关泰国移民监狱小号,一年不见阳光; 而林大军到底是什么货色,请看吕洪来 揭开曼谷民运界的中共谍影- 参考消息- 自由中国论坛- Powered by Discuz! 曾节明到底是什么面目?请看 曾节明先生到底是什么面目? - 中国民主运动- 中国之路论坛唇枪舌剑 ...

周育田为什么翻脸如翻书?

问题是:

A,既然李宇宙是中共国安部的特务,为什么吕易要以“社民党副秘书长”的名义万里迢迢去泰国探监?而且第一次见面就以“一个来到海外,真实从事中国民主宪政事业的民主战士,一个基督教会牧师,并以‘衷心和诚实’为人处事,严格自律者”的名义,为国安特务打包票?

B,既然周育田言之凿凿认定李宇宙是中共国安部的特务,并且事前周育田已提醒过吕易“汪岷是特务,要小心提防他”,吕也表示他“心中有数”,而且周怀疑吕易是特务的直接判断,就是吕易向汪岷透风周已认定汪是特务,才有4.17汪岷在餐馆向周育田诚恳道歉那一幕。

——为什么在周育田从纽约回到旧金山圣荷西湾区后,短短半个月就翻脸如翻书、180度大转弯地为吕易作证,只强调“只凭一个电话就怀疑吕易太牵强。”绝口不提李宇宙和汪岷的因素?其中有何猫腻?套用中共领使馆拒绝民运人士的话说“你自己做过的事情你最清楚”,暂时按下不赘。

吕易则步步紧逼,关键时刻图穷匕首见地暴露其特务嘴脸:

又比如草庵前脚抛出动议其中有

吕易副主席意见:

中央常务委员会,就是中委会的常设机构。因为,中委会不能每天都开全会。党章规定:中央全会每年开一次。我党四年才开了一次。十年四次。其他时间,就是 “在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闭会期间”,这段时间,设立“常务委员会”,行使中委职权。正像中共和国民党,民进党,其中常会,就可以开除党籍,撤销党内职务了。像陈良宇,陈希同,都是中常会决定开除。 中常委“行使中央委员会的职权”,即中央委员会的全部权利。

国凯在临睡前才猛然想起:

记得在主张常委会就有罢免中委权的同志中有位拿中共来类比。(由于电邮太多,我记不清是哪位同志讲的,也不想花时间去查,反正是对事不对人。)说中共某次开除谁也是中共的常委会就可作出决定的。以此来说明我们社民党也可这样。
我听了真是惊讶无比。共产党还常委会三票(有说乔石先是弃权,后来才赞成。)就决定戒严哩。这位同志拿共产党的办事引为我们社民党办事的根据,这思维太离谱了吧。
我们社民党只有中央委员会才有罢免中央委员的权力,这是合理合法合民主原则合政治常识的。
谨此问好!
刘国凯
2011.5.14

--------------------------------------------------------------------------------

但见草庵紧跟着祭出的所谓<关于513中常委程序动议案的票决结果及意见>,操控并杜撰中常委的所谓表决!国凯,老蔡,老卞均未投过票。人家根本没打算按规定的套路玩。他们居然可以如此颠倒是非,先斩后奏。

综上所述,再加如今连“国凯授意陈志辉连打两个电话向吕易道歉”都敢杜撰,可见你吕易的德行与你自诩的“一个来到海外,真实从事中国民主宪政事业的民主战士,一个基督教会牧师,并以“衷心和诚实”为人处事,严格自律者”严重不符。

小平头
--------------------------------------------------------------------------------

回复 |lv yi 发送至 我, 刘 国凯, Michael, 高原 青藏, pahrf48, William, hexing, 珉 汪, 张 国亭, 陈 志辉, yyyyyeung, weyman99hk91, ngkwokhung0, manyin37, tzw869, znp56, 伏 虎, free8yang, liangbin9111, shifj, 育田 周, 庞 晶, kimxie80xie, 宋 雨轩, 张 闻, 小岚 蒋
显示详细信息 5月17日


小平头,你又在兴风作浪,唯恐社民党不乱。我告诉你,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有根据的,都不会像你那样胡编乱造,信口雌黄。
你不要妄想拿李宇宙的事情来帮你诬告我。你断章取义,怎么不引用我文章前面讲到李宇宙出国前确实给国安报信,后良心发现,才与国安反目,才被中共陷害等内容?根据李宇宙所讲的情况,我认为他不是演苦肉计,他被中共驻泰使馆陷害的说法是可信的。所以,才尽我的力量帮他呼吁。退一步讲,就是他现在还是为国安做事,在演苦肉计,只能说我判断失误而已。我如果是特务,就不会这样公开帮助另一个特务,难道这样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你的思维还是不是人的正常思维???
吕易

--------------------------------------------------------------------------------

Subject: 刚要关机走人,又发现有封题为“吕易是共特的证据”的电邮到,不得不点击出来看看并回应
Date: Mon, 16 May 2011 12:31:25 +0000

这篇排列杂乱无章的邮件我看着都心烦,都不知到底哪一段是谁的文字。但我立即有个总的印象,这些所谓证据不成立。过去我根本不认为吕易是特务,这篇“证据”出来了,我同样认为吕易不是特务。这篇“证据”可以说明吕易最近蓄意扩大抓特务的恐怖气氛是错误的,但不能以此证明吕易是特务。

老卞,小平头。我没工夫去分这篇文字中哪些是老卞的,哪些是小平头的。但是,我告诉你们。我对你们的抓特务已经非常厌恶。你们没有正事可干了吗?你们抓特务上瘾吗?你们抓特务走火入魔了?如果你们手中有枪会不会重演30年代中共苏区的打杀AB团,改组派的情景?但那时的共产党人都是些20几30岁的年轻家伙,你们都过40,过60了。你们干什么玩艺?!

是的,我对你们有感谢之情。但不是像吕易污蔑的说我是感激你们抓特务,我是感谢你们在黄钟对我持续百般谩骂辱骂时出来制衡了他。由于这样,在你们抓特务时尽管我一开始就不满意,但没有好意思拉下脸来严厉斥责你们。我只是表示反对,表示不赞成。但你们也太不给我面子。你们现在还要这样搞,对不起,我要严厉斥责你们。你们这样搞是错的,你们要承认错误,要检讨。坚持不改,就要给予你们组织处分。如果你们因为我这样批评你们要跟我翻脸,请便吧!
谨此问好!
刘国凯
2011.5.15

--------------------------------------------------------------------------------

Subject: RE: 共特与特嫌
Date: Mon, 16 May 2011 20:29:52 -0400

所谓特务,实际上就是特务嫌疑,为方便起见,人们一般称为特务.确认特务是各国司法,军情机构的权利.这是谁都应知的常识.但有些人故意装傻,将别人因其反常,可疑,助共行为而引起对其的特嫌看法,而硬污成别人僭越司法,军情机构的职权.不排除这些人中有不明概念,混淆概念的糊涂者,但也同样不能排除其中有负有特别任务的故意偷换概念,颠倒是非者.

对特嫌的认定标准,每人各不相同,这既不足为怪,也是各人的权利和自由.所以我从来不对别人指我为特大惊小坚,更不会暴跳如雷.我现从事的本来就是三百六十行之外的反共特别任务嘛!

对特嫌的看法和认识虽各人各异,也是人们的思想和言论权利之一,但客观上是有统一和公认的事非标准和行为特征的.简要地说,敌对各方的特务,不管其如何伪装,身处敌方,在本质上,在紧要时刻总是要为内心真正认可与给予他私利的一方效劳,服务的.因此,一切助敌的行为,利敌的言论必然要在"特嫌"身上流露出来,这是他对自己所真正认可和效忠一方的本性所决定,所以是无法避免的.因此,助敌,利敌,资敌的行为,言论就是敌对各方公认的特嫌分子的特征.

所以,某人是否具有特务嫌疑不可能是由任何一个人说了算的,而是由他的客观行为所决定的.
因此,无论是否特嫌,完全不必为某人的否定而欣喜,某人的认定而惊恐.你在做反共的事,别人说你共特,正常的反共人士是一点不会惊恐,忌恨的.谁会把反共的事物认定为利共,助共.资共,亲共的事物呢?除非是白痴.

反之,你在干助共,利共,资共,亲共的事,即便别人口上不想说你是特务,客观上你也是特嫌.人做鸵鸟,顾头露尾是迹近白痴之作.

中国民运中有否特务嫌疑分子(以下简称特务)?尽管见仁见智,这同样不是由某人一言定鼎的事.而是由客观存在来决定的.以前苏联和东欧已瓦解的共产国家为例,混入,打进这些国家反对运动的共党特务,收买线人高达百分之六十.德国,波兰,斯络伐克等国至今还在执行清污法律,清算曾当过共党执政时的特务和线人.以中共的狡诈本性和相当多国人一切向钱看的习性,以及海外民运之现状,任何对中国民运有责任感的人都不可能否认民运中混入不少共特的客观存在,也不可能否认揭露共特对民运的重要性.因此,否认和阻止是徒劳无功的.

卞和祥

--------------------------------------------------------------------------------

liuguokai 发送至 卞 和详新, 我, 吕 易新, 刘 因全, 曾 大军, 蔡 登文, 草 庵恢复, 汪 岷2, 国 庭又新, 陈 志辉新, 杨 铮, 陈 钊最新, 伍 国雄, 曼 茵又, 田 仲文, 秦 惠凡新, 蔡 登文, 杨 国君, 梁 斌, 史 方巾, 周 育田, 庞 晶, 谢 伟, 宋 雨轩, 张 闻, 蒋 小岚
显示详细信息 5月17日

对卞和祥同志观点的质疑

一,卞和祥同志:你说:“你在干助共,利共,资共,亲共的事,即便别人口上不想说你是特务,客观上你也是特嫌。”问题是“助共,利共,资共,亲共的事”怎样界定?我们讲具体些吧。黄钟在我党与欧洲社民党联盟的会谈上作秘密录音,逼要欧洲社民党联盟邀请我党会谈的信件原件,多次公开在网络上发表赞扬中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文章,这证据足以将他界定为特嫌。而你认为目前社民党中有人是特嫌,证据不能成立。

二,你心中认为某人有特嫌,可以。但若你公开说别人有特嫌,虽然没有要求组织处理他,但也对别人的名誉和精神造成刺激。别人对你的说法给予强烈反弹在情理之中。你说你“ 从来不对别人指我为特大惊小坚,更不会暴跳如雷。”那是你的事。你没有理由这样去要求别人。

三,我早就反对任何人轻率在社民党中搜寻共特的做法。

四,卞和祥同志,请干些社民事业要干的正事,立即从搜寻特嫌上瘾的错误怪圈中走出来。
谨此问好!
刘国凯
2011.5.16

--------------------------------------------------------------------------------

附件4:且看刘国凯如此“谦谦君子”(一)

作者: 小平头 且看刘国凯如此“谦谦君子”(一) 2011-06-10 20:47:44 [点击:2]

平头按:刘国凯一直以来以“谦谦君子”的形象示人。想当初平头加入社民党,一方面是基于社会民主理念,一方面是刘国凯“谦谦君子”的人格感召。但看到社民党中常委的蔡登文与刘国凯的内部通信之后,并且刘亲自捉刀拟就开除平头和卞和祥所谓“党籍”的六人中常委署名文告,在三个中常委没署名的情况下,“共特”曾大军急不可耐地假王希哲之手上贴《独立评论》,(刘国凯肯定私下又训斥曾大军的急不可耐,这个屎盆子让美西的中常委去顶多好呀。刘想学毛泽东耍“阳谋”,哪知全让毛毛糙糙的“共特”曾大军搞穿帮了)必欲置平头和卞和祥于死地而后快!

如果不是看了蔡登文与刘国凯的内部通信,平头打死也不相信上述言行出自那个昔日信誓旦旦说“在黄钟等的疯狂攻击时,只有三个人‘护驾’,大军、小平头、老卞。我不想今后会少了任何一个”的“谦谦君子”刘国凯之手!

刘为达目的不惜与魔鬼合作的行为,自毁其“谦谦君子”的形象。卞和祥早就一针见血地指出“为了暂保你的主席虚位不惜牺牲原则,玩弄权术换取混入党内共特的承认,历史将证明你会自取其辱.”

诚如王希哲《对曾大军、因全等社民党朋友的一点警告》中所说,“决不可被谣言所左右,哪怕它夹杂一些在某特殊情况环境下可能有其事的片面的杂碎,坚决拒绝这些杂碎,保护好国凯。”

平头坦坦荡荡,绝不造谣,白纸黑字,雁过留痕,以其之矛攻其之盾,还是让刘国凯自己的“在某特殊情况环境下可能有其事的片面的杂碎”来说话吧。

混入社民党内的“共特”准备好了,众志成城,紧密团结在刘主席的党中央周围——只限20米!须知两眼一抹黑,“坚决拒绝这些杂碎,保护好国凯。国凯保护好了,风浪终将自然就平息了”是不二法宝。

--------------------------------------------------------------------------------


(1)关于刘因全

平头按:关于刘因全,我和卞和祥一致认为没有证据证明其是“共特”,而曾大军才是真正的“共特”!2006年柏林大会,袁红兵就当众直指曾大军是真正的“共特”!当时我对曾并不了解,后种种证据证明其是“共特”,基于反共理念,我们在社民党内揭露曾大军“共特”的面目,故才有刘国凯急于跳出来为曾辩护,甚至连“即使是特务我也要依靠”的很话都说出来了。并对刘因全有前后变脸如翻书的的表演,众看官看了如下前后反差巨大的信件,方知什么叫“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A)“即使是特务我也要依靠”

发件人liuguokai liuguokai@hotmail.com
发送至卞 和详新 <HEXINGB311@HOTMAIL.COM>,
小 平头 <XIAOPINGTOU@GMAIL.COM>
抄送曾 大军 <ZENGDAJUNSMZX@HOTMAIL.COM>
日期2011年5月4日 下午3:29
主题强烈要求老卞,小平头停止指控大军是特务。大军不是特务,即使是特务我也要依靠。在黄钟等的疯狂攻击时,只有三个人“护驾”,大军,小平头,老卞。我不想
邮送域hotmail.com
这是一封重要邮件,主要因为其中包含重要的字词。
隐藏详细信息 5月4日


强烈要求老卞,小平头停止指控大军是特务。大军不是特务,即使是特务我也要依靠。在黄钟等的疯狂攻击时,只有三个人“护驾”,大军、小平头、老卞。我不想今后会少了任何一个。
社民党里黄钟,王亭芳的总后台不是汪岷,会是刘因全。把会议情况详细向王亭芳通报的也会是刘因全。老卞小平头你们对刘因全碰都不碰,老拿大军说事,我很感诧异。
国凯
2011.5.4

--------------------------------------------------------------------------------

(B)关于刘因全,我对他是有意见,但我特地发信给你和老卞,说不要涉及他,你们怎么还是涉及他?
发件人: liuguokai <LIUGUOKAI@HOTMAIL.COM>
日期: 2011年5月14日 上午2:37
主题: 萧虹老弟:对你和老卞这次这样动作我毫无思想准备。我以为
收件人: 小 平头 <XIAOPINGTOU@GMAIL.COM>, chenzhihuismd@hotmail.com

萧虹老弟:
对你和老卞这次这样动作我毫无思想准备。我以为成功地把王亭芳挡在会议外,会议通过了公报,充实了总部领导班子,以后就办社民党的日常事务了。我不知道你和老卞为什么坚持要搞吕易·汪岷,连大军都要搞……关于刘因全,我对他是有意见,但我特地发信给你和老卞,说不要涉及他,你们怎么还是涉及他?你的文字能力一流,但老卞根本写不出什么东西。只能骂几句话。你就在文字上孤军作战了。
老卞要我不要理会那些程序,要我以个人名义就把那些人都开除。但这是绝无可能的。我没有可能那样做。那样做也做不成。你也看到中常委,中委他们都占优势,那么也只能服从程序。如果他们能用程序把你和老卞开除,然后再以多数票要我辞职,我也只好辞职。
顺致安祺!
国凯
2011.5.13
--------------------------------------------------------------------------------

(2)社民党同仁对刘国凯耍“阳谋”的态度

(A)历史将证明你会自取其辱.

国凯:
你明知共特占上风,临阵退却,以程序为藉口,把你和我一手创立的社民党大旗拱手相让.说穿了,你不过是为了暂保你的主席虚位不惜牺牲原则,玩弄权术换取混入党内共特的承认.历史将证明你会自取其辱.不过,我不会象你一样迂腐,无能.我作为社民党这个革命组织仅剩的二位创始人之一,无论从道义或反共大业出发,完全有权力有义务有能力保持它的纯洁与反共性质.因此我将和党内反共斗士一起用社民党的名义开除共特,纯洁社民党.集结起党内外一切认同我党的反共志士,继续高举社民党大旗.我们希望你在此危急关头,站在历史正确一边.如果你执迷不悟,那么我们只能分道杨镳了.
由于你一反常态,不接电话. 详情已托志辉郑重相告. 望君迷途知返!!!
卞和祥

--------------------------------------------------------------------------------

(B)民运组织搞选举是不智之举,也毫无必要.

和祥:
你看到黄钟写的社民党选举细节的文章了吗?他到处群发。我不明白的是,你们对金秀红那两个公认的特务那么不客气,却把汪岷这个公认的特务留在党内,给他以活动的舞台和空间。另外,民运组织搞选举是不智之举,也毫无必要。现在这种特务无所不在的渗透情况下,搞选举,就会沦为特务捣乱的闹剧,王炳章搞选举就是个教训。关键的是,像你们这样的民运组织,都是主席副主席自己出钱出力付出和奉献,根本不涉及公权力的问题。下次不要搞选举,谁贡献大就指定谁。而且要清楚地告诉大家,像你们这样的民运组织,全是个人出钱而运转,不涉及公权力,不搞选举。要接受王炳章的教训,可你们到现在还没有接受这个教训,结果就闹出黄钟写的闹剧,让特务拿来诋毁你们。可否把我的这个意见转给社民党所有成员。

{各位:晓东的建议是战略之举,我完全赞同.希望引起各位重视.以免重蹈其他民运组织之复辙.使我党立于不败之地.另,汪岷的问题也应起步解决,决不能姑息养奸,酿成后患.此次就是他在指挥.柏桥说:汪是社民党最大的威胁.望国凯兄三思. 卞注}
祝好
晓东(三妹)

--------------------------------------------------------------------------------

(C)“社民党中常委关于处置卞、萧问题的公告”是如此出笼的

蔡登文的态度
Date: Thu, 9 Jun 2011 21:13:20 -0700
From: pahrf48@yahoo.com
CC: figimei@hotmail.com; michaelliu979@hotmail.com; hexingb311@hotmail.com; yilv@live.com.au; zengdajunsmzx@hotmail.com
Subject:

國凱主席及各位中委:

國凯發电邮征求我们意见,特别表明要签字才算.(如附件)今天下午四点左右我从法院回家时,听到有人说独评上已发表此文.我现责问各位,是谁在我没签名时就原文未改发表出来,而将我们的名字都签在上面?

我要问:你们这样的作法能使我相信你们是反共的吗?在我看来,你们这样的水平是在搞黑帮,以为人多就有用! 這不就是共產党的手法嗎?
在這多元化的社會,各位真正要在政治上留名青史,就該容許:一樣看花兩樣情,有人獨愛玫瑰,有人不忘幽蘭 .同時手法也該細緻些.多點人文,少些殺伐.

國凱主席,我們需更多的時間去作決定.
david tsai 蔡登文
9 Jun 2011 21:13:20

--------------------------------------------------------------------------------
Date: Fri, 10 Jun 2011 19:51:20 -0700
From: pahrf48@yahoo.com
To: liuguokai@hotmail.com
CC: michaelliu979@hotmail.com; hexingb311@hotmail.com; zengdajunsmzx@hotmail.com; figimei@hotmail.com; yilv@live.com.au
Subject:

刘主席:

看了您发出的电邮,我感到有必要向您澄清。
我向中常委群发的电邮,只是想请大家要遵守程序,遵守党章。昨天,您发给我们电邮,将原来大家讨论的文稿,进行了很大改动。您也要求大家对您的改动进行“认可”。还特别强调:“老蔡还没有表态,要等到老蔡表态后才能发出。”

另外,原来讨论的文稿,是以中央委员会的名义,您改成了中央常务委员会。原来没有常委签名,您改为常委签名。这是几个很大改动。而且,常委排名顺序,您没有按照以前通过的排名顺序,突然将排名在蔡登文、梅威廉之后的吕易,提到了蔡登文之前。常委排名,这是非常重大的问题,应该专题研究,可您在这里突然提出,给人突然袭击的感觉。你也感到这样不妥,特别提出:
“常委排名把吕易放在老蔡草庵前面各位是否同意?按常委资格,老蔡,草庵比吕易老,论新任职务,吕易是副主席。此排名各位可提意见,可变动。”

您很清楚,这是两个重要提案:
1、常委名次排列案。
2、卞和祥萧虹的处分修正案。
可是,这么两个重要提案,您提出才几个小时,我还没有看到,更没有表示意见的机会,就公布了。公布的也很奇怪,是曾大军发给了王希哲,由王希哲发到了独立评论。王希哲不是我党党员,怎么可以先发给他?按照程序,中常委多数通过后,要先发给中央委员,征求中央委员的意见,再发给党外人士和公开论坛。这个过程,是需要时间的吧?大家都是业余闹革命,不可能24小时盯在电脑上,怎么可能在几个小时之内完成两个重要提案?

曾大军将一个还没通过的修正案,就作为决议发给党外人士,这样对吗?
您一面说:“得到老蔡表态后,文字上各位又认可的话,大军,吕易,草庵,你们都有权利发出此文告”,可曾大军违反您的规定,在我没表态前,就发表了。这是什么行为?难道,对这样违反程序的做法,我就不能提意见了吗?
我希望您看看您自己写的电邮:
david tsai
10 Jun 2011 19:51

--------------------------------------------------------------------------------

还没有老蔡的意见。请老蔡速回复。我再改动了一下。主要是卞萧“开除”我们,我们就不要也去“开除”他们。否则就“平起平坐”互相“开除"彼此彼此,货色相近了。徒增其他民运中人笑话。我们应该用另一种说法,请看我的修改。
国凯

Thursday, 9 June, 2011, 5:18 AM
From:
"liuguokai" <LIUGUOKAI@HOTMAIL.COM>

中国社会民主党中央常务委员会关于处置卞和祥、萧虹问题的公告

--------------------------------------------------------------------------------

附件5:刘国凯对汪岷、吕易前倨后恭的经过

--------------------------------------------------------------------------------

2011年4月16日(二中全会开会当天)早晨,刘气急败坏地打电话给卞和祥(当时平头就在卞的身边)的第一句话就是:“老卞快起,情况紧急!吕易是特务!他巳把我们昨天改会址的决定告诉了汪岷(从此,可以清楚看出其实您内心明白汪是什么货色的,这也是您近日故意大书与汪四十余年交情,重修旧好,以行动示歉的原因),汪岷还说,吕易向他表示赞同金秀红、王亭芳参加二中全会,他们与金、王一伙马上就要来酒店,你和萧虹赶快起床,商量如何应对!”

--------------------------------------------------------------------------------
lv yi 发送至 易 吕, 刘 国凯, 刘 国凯, Michael, 高原 青藏, pahrf48, William, hexing, 珉 汪, 张 国亭, chenzhihuismd, 我, yyyyyeung, weyman99hk91, ngkwokhung0, manyin37, tzw869, znp56, 伏 虎, free8yang, liangbin9111, shifj, 育田 周, 庞 晶, kimxie80xie, 宋 雨轩

退一步讲,我即使真的告诉王岷会场地址了,也不是什么泄密,也不应该因此就诬告我是特务。因为国凯至今都说汪不是特务,他也是参会成员之一,而且是社民党监察长。

吕易

--------------------------------------------------------------------------------

国凱主席,因全秘书長:
我己收到中央执委,副主席吕易同志的正式投訴和建议信,相信你们也收到了.
党有党纪,国有国法:
1.在党内,我建议由中央执委主席刘国凱同志召开中央执委会(常务会)审理.集体表决.
2.在党外,由于莦虹先生在独立评论上的文章己经触犯到美国法律,包括网络法(Internet /FindLaw),诽谤法(Libel/Findlaw),中伤法(Defamation/Findlaw),在网络上骂全体日本人的文字己经触犯到种族岐视法(Discrimination/Findlaw).我己聘请了美国律师,不日将会有律师信和法庭傳票(英文和中译本)发出.

此致社会民主主义敬礼,
汪岷
5/12

--------------------------------------------------------------------------------

汪岷:

首先在公共网络大肆攻击刘国凯以及造谣抹黑社民党的是王亭芳,甚至连“强奸”、“强奸犯们却在昏暗的灯光下赤膊狂饮”,“遭受强奸的善良人,通常都有一个共同的心理弱点,为了名节,不敢吭声。她们往往整理好衣襟,坚忍着肉体的痛楚和心灵的创伤,强打着笑脸,重新穿梭于生活中。正因为这样,那些疯狂的恶魔们才会继续对被害人施加凌辱和暴虐。”

请问“依法守法的良好公民”汪岷先生,你也是参加会议中的一员,你也是王亭芳诬陷“强奸犯们却在昏暗的灯光下赤膊狂饮”的一分子。

此时你这个自称“与国凯四十多年友谊”的党中央监察委员会监察长在何处?此时你的法律意识为何沉睡不醒?按常理你汪岷于私于公都应挺身而出,捍卫“与国凯四十多年友谊”及社民党的荣誉才对。当你和杨建利、盛雪、金秀红一起撺掇国凯回国“闯关”时,你“与国凯四十多年友谊”何在?

而当我撰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反击王亭芳的无耻谰言:

似乎王亭芳和金秀红就是那“遭受强奸的善良人”,“整理好衣襟,坚忍着肉体的痛楚和心灵的创伤,强打着笑脸,重新穿梭于生活中”。我为国安写手小组汗颜!写出如此萎亵的话语,恐怕不是自虐狂,就是受虐狂!”(王城亭芳不愧是“日”本人!自虐、受虐狂直追性变态的日本人)。

你却及时的祭出“在网络上骂全体日本人的文字己经触犯到种族岐视法”的法宝。好大的帽子!何况当事人王亭芳还没说要法律维护他那个“日本人”的种族权益,你汪岷却“皇上不急太监急”地举起“种族岐视法”的大棒“替自己维权”!?联系到你急于促成王亭芳和金秀红出席二中全会,看来你比自称“王诚亭芳”的日本人还急,不愧是“中日亲善”的楷模!

你要“你在公共媒体上的言行,都是美国法庭的呈堂证供”,那是你的自由,没人拦着你。

早先说过,平头不是吓大(厦大)的,平头是电大的!所以对汪岷的恐吓五毒不侵。这几天各方民运人士已将汪的材料汇总给平头。到时通过“守护美国联盟”上交FBI之日,就是你汪岷回广东归队之时!

我也再回应一下你的“保衛我一个美国公民的權益”威脅。既然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俗话说“债多不怕蚤”、“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既然告一次也是告,平头不惜退出社民党,恢复自由身也要将全部证据,以之二、之三、之四的形式,在网络上公诸于世。这不是威胁,我也是在替自己维权,如此而己。

小平头

14.05

--------------------------------------------------------------------------------

中国社会民主党监察委员会主席汪岷是有国内秘密工作经验的,他的处置是正确的。国凯 5月15日


--------------------------------------------------------------------------------

liuguokai 发送至 刘 因全, 曾 大军, 蔡 登文, 草 庵恢复, 卞 和详新, 吕 易新, 汪 岷2, 国 庭又新, 陈 志辉新, 我, 杨 铮, 陈 钊最新, 伍 国雄, 曼 茵又, 田 仲文, 秦 惠凡新, 蔡 登文, 杨 国君, 梁 斌, 史 方巾, 周 育田, 庞 晶, 谢 伟, 宋 雨轩, 张 闻, 蒋 小岚
显示详细信息 5月17日

各位中委:大家好!
近期卞和祥同志,萧虹同志曾在语言和文字上说吕易同志,汪岷同志,曾大军同志是共特,吕易同志对此表示极大愤慨,进行了驳斥。汪岷同志进行了澄清,曾大军同志也进行了反驳。吕易同志并要求对卞和祥同志,萧虹同志进行组织处理。
我看了各方面同志的邮件后,现感到已经再没有什么新的内容,各方表达基本完全。故我谨此向有关几位同志和全体中委提出强烈请求:
一,立即停止有关特务问题的各种语言文字。
二,卞和祥同志,萧虹同志说吕易同志,汪岷同志,曾大军同志是共特证据不足,应向吕易同志,汪岷同志,曾大军同志道歉,并不可再有这方面的语言文字。
三,我就4月16日早上的对吕易同志的不当判断向吕易同志道歉。
四,衷心请大家就此走出这段风波的阴影,逐步消除隔阂分歧,为推进中国社民事业共同奋斗。
这个请求同志们是否接受,请来邮。各位晚安!
谨致社会民主主义的敬礼!
刘国凯
2011.5.16

--------------------------------------------------------------------------------

汪岷 发送至 青藏高原, 梅 威廉(草庵居士), 吕 易, 刘 国凯, 刘 因全, pahrf48, 卞 和祥, 张 国亭, chenzhihuismd, 我, 杨 铮, weyman99hk, ngkwokhung0, manyin37, 田 仲文, znp56, fuhu200899, 杨 国君, liangbin9111, shifj, 周 育田, oacdm64, kimxie80xie, song.michael1, amyzhang10, 蒋 小岚
显示详细信息 5月17日

谢谢国凱.
而且我不是站在"和你40年朋友"的立场上,而是站在成立10年了的有光荣历史和崇高理念的社民党的立场上谢谢你.
汪岷

5/16

--------------------------------------------------------------------------------

lv yi 发送至 刘 国凯, Michael, 高原 青藏, pahrf48, William, hexing, 珉 汪, 张 国亭, 陈 志辉, 我, yyyyyeung, weyman99hk91, ngkwokhung0, manyin37, tzw869, znp56, 伏 虎, free8yang, liangbin9111, shifj, 育田 周, 庞 晶, kimxie80xie, 宋 雨轩, 张 闻, 小岚 蒋
显示详细信息 5月17日

国凯主席的四条,我都接受,特别接受国凯主席第三条对我的道歉。但是,我这里还有一点要说明,在小平头和卞和祥没有以适当的方式(小平头必须在《独立评论》上,卞和祥在中委电邮组中即可)做出令我满意的道歉之前,我依然保留请组织严惩二人的要求!
吕易
--------------------------------------------------------------------------------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