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欧阳发   老王衷心欢迎傅申奇的“简要说明”,衷心欢迎终于能讲道理的傅 2011-06-18 17:37:50  [点击:800]
老王衷心欢迎傅申奇的“简要说明”,衷心欢迎终于能讲道理的傅申奇

王希哲



傅申奇的“简要说明”,是非常有道理的,自圆的,可以服人的。

但这一切道理,都只建立在这样一个基础上:
2010年纽约“三王一傅”的“中国民主党”只是与1978年6月浙江发起的那个中国民主党,略有人士重叠关系,毫无历史法源和法统的承认和继承关系;也就是说,“三王一傅”党只是欺负1978年6月契约的那个“中国民主党”在海外无法全面法律注册保障其冠名权利,12年后也以假货,冒名了“一个新的契约的产物,只代表签署、接受这个契约的人”的另外一个“中国民主党”。(引号内都是傅申奇“说明”的原文。原文附后)

那么,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一切不必说了!

但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国内外,特别是海外,从1978年6月浙江发起的那个中国民主党第一天起,就在王炳章王希哲傅申奇(后来溜走)等的领导下,承认《中国民主党宣言》“契约”,以这个契约法源为依据十几年推动和发展国内外中国民主党组织,至今继承它的法统,无论“中国民主党海外筹委会”、“中国民主党海外工作委员会”、“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国内外)”的发展演变,都始终遵循着这个历史“契约”,从没有一天背离过这个历史“契约”。
查建国一九九九年二月六日北京宣布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成立,也明确它只是一个各地地方党部的临时自愿联合,不是中央机构:
“联合总部愿和中国民主党各省市筹委会,各地民运人士共同为召开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而努力。”。
而依据1978年的民主党“契约” ----《中国民主党宣言》,只有这个
“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才具有合法资格产生“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


傅申奇的“简要说明”表明,他自圆辩护了他那个“新契约”冒名也叫做“中国民主党”的三王党的合法性,却勇敢承认了,它与1978年6月的那个中国民主党契约无关,相对1978年6月的那个中国民主党契约,他毫无合法性、继承性,也无意辩解自己在这个老契约面前具有任何合法性。这就够了。

那么,就请全联总郑存柱主席助理,将傅申奇的“简要说明”和王希哲的这篇解说,拿去给你的大律师看看。他就会告诉你:

由全联总代表的1978年法统的那个中国民主党,海外从没有发生过任何“分裂”。不过是出现了另一个“新契约”的冒牌“中国民主党”罢了。正如这次全联总二大上有人奇怪指出的:“冒牌货的出现,怎能由正版货来负责任呢?”“怎么冒牌货越多,正版货反而倒好像犯了错要受指责了呢?”

那么,1978年“契约”的民主党全联总也就不存在与傅申奇所谓“新契约”的“全委会”“整合”问题了。它们之间,从此只有相互善处关系问题。

老王当然而且一贯欢迎“百花齐放”。不但欢迎第一,而且欢迎第二直至一百个“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在海内外的遍地开花,“打响品牌”。他只是要求把道理讲清楚,全联总不能莫名其妙去背这个“民主党分裂”、“山头多”的责任。民主就是讲道理,讲“契约”,讲程序。现在道理清楚了。

所以,老王衷心欢迎傅申奇的“简要说明”,衷心欢迎终于能讲道理的傅申奇。


2011年6月18日

------------------------------------------
附:

傅申奇的简要说明: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是由“参加1991年在北京组建中国自由民主党和中华进步同盟的人士,以及各个时期参与中国民主党的人士,”共同组建的一个新的政党组织。根本不存在要按照此前任何一个政党的章程来确定什么程序正义。因为“各个时期参与中国民主党的人士”包括了最早的王炳章的中国民主党;稍后的王若望的中国民主党;再稍后的贵州中国民主党;再稍后的98年以及之后的海内外的民主党人士等等。所以这个党既不能根据自由民主党的章程,也不能根据王炳章民主党的章程,或根据其他某一个民主党的章程和宣言来确定程序正义。这是一个基本常识。如果有人自称也是联总,就有一个程序正义的问题。全委会是一个新的契约的产物,只代表签署、接受这个契约的人,除此不代表任何人,也不领导任何人。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6-18 18:02:3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