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刘刚   老妈蹄花——公开审理发课女义工刘艳萍被绑架案 2011-06-19 11:02:33  [点击:1029]
下面是刘艳萍上传到网上她被喝茶的经历的链接。
http://www.duyanpili.appspot.com/



请大家看了上述链接后,注意这样的一些主要时间和事件:

1. 2009年4月,我在艾未未新浪博客上看到他在做遇难学生名单调查,需要志愿者,我觉得这个调查很好,就写了封邮件说想参加。

2. 2009年8月10日左右,刘艳萍在北京和T7次列车上用自己的手机(138xxxx474)向四川“5-12”地震灾区遇难学生家长张X、黄X、陈XX、董XX等人发送内容为“成都著名环保作家谭作人,由于发起建立‘5-12’遇难学生档案,调查豆腐渣等维权事件与今年3月被捕,将于8月12日上午9是30分在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事引起中外记者很大关注。因坚持追究豆腐渣入狱,天理何在?家长有必要知情,请转发其他家长”的短信。

3. 2009年8月11日,刘艳萍入住成都市抚琴路“安逸158酒店”。


4. 2009年8月12日凌晨,西安路派出所民警在对“安逸158酒店”例行检查中发现刘艳萍涉嫌违反治安管理,将其口头传唤至派出所询问查证。

5. 2009年8月13日,西安路派出所对刘艳萍作出并送达了处罚决定,认定刘艳萍散布谣言、扰乱公共秩序,决定对其罚款500元。

那么,我不禁要问:
1. 刘艳萍在8月10日在火车上发短信,成都警察如何能立即知道此短信?

2. 刘艳萍在8月11日入住成都市抚琴路“安逸158酒店”,成都警察如何在8月12日凌晨就立即知道了,并搜查她的房间?

3. 成都警察搜查刘艳萍时,为何直奔刘艳萍手机,并立即搜查到刘艳萍一天前在火车上发出的短信?



4. 好,就算以上三点都是偶然事件造成,就算中国警察神通广大,截获了刘艳萍手机短信,那么截获的警察应该是网管部门的警察,不会是成都警察。网管部门截获这一重大短信后,他们上报的机关应该是公安部,或是刘艳萍居所所在地北京公安局。这个上报过程也至少是需要两天。成都警察不可能在一天后就去搜查刘艳萍手机。

5. 假设是短信接收者立即向成都警察举报了刘艳萍短信,成都警察的正常反应应该是向北京警察通报刘艳萍的短信内容,由北京警察处理此事。成都警察不可能立即就找到刘艳萍旅馆,并追查刘艳萍的手机。如果中国警察都具有如此高的办案效率,中国就绝对不存在反党短信了。如果中国警察对任何“造谣”短信都如此兴师动众,中国的警察也就没有时间去管任何其它刑事案件了。



6. 能够让刘艳萍因一条短信在不到两天的时间里就被成都警察破案,关押两天,并作出处罚决定,容我冒昧大胆假设,那唯一的可能就是刘艳萍本人故意发出这个短信,并立即通报警察她的所在地点及要入住的旅馆,然后警察去逮捕她并关押她两天,再进行处罚。这一切都是由公安里的高参们严密策划好的阴谋。这一切都是演给艾未未看,是警告艾未未成都之行的恐怖。

7. 右图是2011年6月17日到19日刘艳萍在推特上发表的推文,我只是随便截屏几个刘艳萍的最近推文。在艾未未被绑架以后,刘艳萍几乎每天都要发众多这样的推文。这些推文,按照共匪的标准,那一个不构成“散布谣言、扰乱公共秩序”?哪一个不比刘艳萍发出的那个电话短信更让中共有理由绑架她?但又有哪一次刘艳萍被因此而询问、调查、行政处罚过?

-------------


附录1:2011年4月7日,我(刘艳萍)经历的北京警方一次野蛮的“询问”

4月7日下午16点13分,我的手机接到号码64362624打来的电话,自称是朝阳分局警察,要我到南皋派出所(艾未未工作室所在地的派出所)了解情况。我问是哪方面情况,他说在电话里不方便说,也不说姓名。自从4月3日艾未未被失踪、抄家以来,工作室人员、志愿者被带至南皋派出所协作调查的已有十多人了,终于到我了。

17点45分我到派出所门口。一名自称朝阳分局的男便衣把我带入派出所的一间办公室。一会,一男一女穿着便衣进来,大概30岁左右。笔录前,女警查看了我的包和衣服,要求我把手机拿出,关机放桌子,说他们不会拿走的,我照办了。我要求出示证件,男的出示了警证:张京京,北京市公安局。女的找了下说忘带了,是朝阳分局的。气氛平和。



张警官说,今天我们找你是了解下艾未未工作室情况。你以前是干什么的呀?怎么认识艾未未的?我说以前在银行工作,后来辞职回家,带带孩子,看到艾未未工作室需要调查汶川地震遇难学生的志愿者,就写了封邮件给他,就来了,认识了。

这时,女警接了电话,然后说,不好意思,还要检查下。她走过来重新搜查我的衣服,从上到下非常仔细摸了一遍,最后让我脱下鞋子看了一下。重新搜查了我的包,确定我手机关机。
问:你是什么时候、如何到艾未未工作室来?

答:大概是2009年4月,我在艾未未新浪博客上看到他在做遇难学生名单调查,需要志愿者,我觉得这个调查很好,就写了封邮件说想参加。


问:你在信里说什么,留了什么电话,谁通知你来的?

答:我就是说我平时有空,希望能来,电话我忘记了。后来一个男的,给我打电话说,如果我有空,可以来帮他们输入一些名字。

问:他说是艾未未工作室吗?隔了多长时间给你打的?

答:是。时间忘记了。确实想不起来了。

问:你一周来几次工作室?

答:嗯,有空就来,3次左右吧。

问:具体做了什么?

答:主要是5.12遇难学生名单调查。当时是一些志愿者去当地收集遇难学生名单,他们用电子邮件或信件寄回来,我们来录入整理。后来是申请政府信息公开,我们向一百多家政府要求公开和地震有关系的信息比如死亡名单,建筑质量鉴定,每年校舍检查等信息。


问:名单调查有多少人参加?是当地人吗?是从北京出发吗?

答:我没见过去实地调查的志愿者,我来的时候调查已经开始了。《花脸巴儿》纪录片里提到去参加这个调查的志愿者有二三十个吧。

问:《花脸巴儿》内容什么?谁拍摄的?

答:是关于地震后学生家长生活的纪录片吧,是志愿者在灾区调查名单的时候随手拍的吧,后来就剪辑成纪录片了。

问:你们为什么要调查名单?

答:觉得这些死去的地震中的孩子名字不该被掩盖和遗忘,我们应该发现并记住他们。

问:这些活动是艾未未自己的主意?还是别人的主意?

答:这我不知道。

问:名单调查出来做什么用?

答:没做什么用,就是公布出来。

问:谁给你分配工作?你做完工作交给谁?

答:我们这来来往往的都是志愿者,没有什么上下级分配工作。艾老师有什么工作需要就会告诉我们。我做完就是放在电脑里。




问:每个月给你多少钱?钱是从谁手里领取的?

答:我记得刚开始来的几个月是没有任何钱。后来我经常来,艾老师知道我家很远,每个月给我一些车马费,每月给过1、2千吧,后来是3千多,钱是会计给的。

问:你说你这么远,不是纯折腾吗?你何苦啊?我真理解不了你。会计叫什么?男的女的,会计每天来吗?你们在一起吗?有没有换过会计?

答:我不知道她名字。女的,我很少见到她,我们不在一起。我没有见到换过会计。

问:工作室一共有多少人员?说说他们的名字。有固定的电脑吗?有知道谁负责拍摄吗?

答:我们办公室里有时候有6、7人吧。只知道徐烨,其他志愿者来来往往的很多,记不住名字,没有固定的电脑,都是公用的,谁来谁用。

问:你一周去三次,怎么可能只认识徐烨呢?那你们见面怎么打招呼?你这样说就是不配合调查了。

答:我确实记不住名字了。不配合你们我今天就不会来这里了。

在询问中,进来一男的,1.8米以上,壮实,白净脸戴着无框眼睛,一进来先使劲在我旁边桌子上摔了东西,然后拿凳子坐在和我面对面坐下。当时我问:请问你名字,哪里的? 他说:赵晨星(音),朝阳分局。他径直拿起我的身份证,打开我的手机就到另一边看。

这时候,突然他冲着我的脸突然大声骂:傻比,你个大傻比,cao你妈的大傻比……给你脸你还不说了你个大傻比!

我说:嘴巴干净点。

赵:“傻比,你个大傻比,你还发消息说去喝茶……傻比,赵赵都给你手机里发过短信,你不认识啊,刘晓原你不认识啊……

我说:还我的手机,你是警察吗?人民警察能这样吗?(我太后悔带手机来了,教训啊)

赵:你个大傻比,cao你妈的大傻比,我现在不是警察,我就是一流氓,协警,我就要骂你怎么
滴,你个大傻比,cao你妈的大傻比……

我说:如果不是警察,你没有资格呆在这里,请你出去。

他站起来,指着我脸怒吼:“你们这些大傻比,调查什么名单,你们给地震捐过一分钱吗?捐过一滴血吗?房子塌了你们救过吗?大傻比,要什么sb信息公开,有什么用呀?你们还嫌灾区不够乱吗?你们这些大傻逼,给政府添乱……”

他就这样冲着我脸吼骂了好几分钟,我闭上了眼睛。最后他停下来,拿着我的手机到另外房间去了。

询问的张京京和女警就坐在旁边看着他的行为熟视无睹,没有制止。

张继续说:“你要如实向公安机关反映情况,不得有隐瞒或歪曲,否则就是做伪证,要负法律责任的,你听明白了吗?”

我说:“今天是你们找我来了解情况,在询问期间却有警察败类辱骂我,抢我手机,我从现在开始不再回答问题”

“他回来就还你的,你先回答”

“抢劫犯,先还我手机” 我告诉他们“艾未未被带走5天,家里没有收到任何法律手续,他们已经违法了。就在草场地,你们还绑架走了文涛。”

张警:你不是家属,我们没有必要告诉你什么手续;文涛是谁呀?你怎么知道是警察绑架的?警察不可能绑架,你这样说我可以告你诽谤警察。你怎么认识文涛的?

“网上认识的。你是艾未未专案组的吧?”

“不是,我是临时抽过来的,我自己还有一摊事呢,你赶紧答了,我们还得回家呢”

然后他又问我“去过几次四川?和谁?去干吗?知道老妈蹄花吗?谁拍的?内容是什么?艾未未有几个办公室? 艾未未什么时候在办公室? 艾未未在办公室做什么?他的推特都是自己发的吗?有人代发吗?博客有哪些?谁来发博客?谁上传视频?艾未未工作室有做设计的吗?他自己做吗?他在办公室刻光盘吗?他有哪些纪录片?拍了做什么用?销售吗?艾未未有没有接受过什么国外媒体的采访?知道艾未未有哪些艺术作品?哪些展览?知道葵花子吗?用什么材料做的?成本多少?做了多少?他的艺术作品在哪里做的?知道卖到哪里去吗?知道兽首吗?
以上我基本上都回答不知道。

张警:你觉得艾未未是不是有意不让你们志愿者知道些什么?

我:这我不知道。

中间姓赵的又进来几次辱骂:cao你妈的大傻比,你这几天都干什么?4月3日那天你在哪里?你在网上发了什么照片,大傻比……

我只说:抢劫犯,还我手机。

他竟然说:“凭什么说是你的呀?傻比,你叫它,它会应你吗?你叫呀?我还说是我的呢”

我说:你嘴巴干净点,你说的每一句话,都会在网上出现。

赵:你敢?刘艳萍,你要敢放到网上,别怪我用我个人的方法解决,我在这派出所里不打你,我出去打你;你个傻逼,你经得起我一巴掌吗?打你嫌脏了我的手,我不搞你,我搞你的老公……你个傻逼”

张警、女警教育我:“隐瞒事实,要付法律责任,刘艳萍,我觉得你要好好学一下法律。”

“我已经回答了不知道。你们想要什么答案?”

“你这就是不配合了。我觉得你态度不端正。我们本来觉得你本来没什么事情,但是你要这样遮遮掩掩,就让我们觉得你有问题,到时候真有了问题,你别后悔。你只要把这几个问题,回答完了就回家了”

大概9点的样子,在询问室已呆了3个多小时了,我说要去上厕所,当我从凳子上站起来往前走的时候,姓赵的拽住我的后衣领,一下子把我拽到座位上,他站在我跟前,居高临下对我说:不许去,我说不许去,就不许去!

我心里也相当惊讶,北京警察素质差到这样,不亲身经历真难以置信。不过我也看出他们似乎急于尽快结束对我的询问。

最后,姓赵的进来把手机放在我桌子上:还给你,放在这可以吧! 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张警:你说说你的简历,哪年入的什么学校。

我说:这是个人隐私,与你要了解的艾未未工作室无关啊

张警:那你这就是不讲信用了,你刚才说还了手机就回答~,有关无关,不是你说了算。

我说:我和你不存在交易,手机本来就是我的。

他们又对我“不端正”的态度教育了数次。

最后张警:好吧,那我就写拒绝回答,保持沉默。

我回答我的住址和电话。

签完笔录,4页,发现前面问的很多问题他们都没有写上。我要求写上一句:询问过程中赵晨星对我进行辱骂威胁,张警官不同意。拿到手机是晚上21点50分了。张警让我等一会,他到外面走廊打电话汇报,听见了一句:……她非常不配合。

几分钟后我走的时候,派出所已经一片漆黑,整个楼看不到别人,姓赵的还跟着我到大楼门口,我当时还真有点害怕,于是匆匆离去,结束了这次难以想象的野蛮的“询问”。

刘艳萍
2011年4月9日


(4月8日,询问后的第二天早上,我分别向110和北京朝阳区督察投诉赵晨星的野蛮违法行为,他们说,调查后将给我答复,但目前我还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
附录2:成都中院二审判决书,维持原判(2011.1.4) 一月 4th, 2011
因不服成都金牛法院对我诉西安路派出所一案“维持原处罚”的判决,2010年10月8

日我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今天收到成都中院邮寄来的二审判决书,维持原判:(图文见上面的图片,点击可看清图中文字。)
---------

附录3:下面是艾未未拍摄的“老妈蹄花”视频。
老妈蹄花1:


老妈蹄花2:


老妈蹄花3:


老妈蹄花4:


老妈蹄花5:


老妈蹄花6:


老妈蹄花7:


老妈蹄花8:


附录4:下面是艾未未拍摄的“花好月圆“视频


刘沙沙16日晚8点多被"钓鱼"到人大门口,在保安和行人面前被几个男子打倒塞进车里,套上头。拉到一个地方,进行了一夜的折磨羞辱。17日傍晚,将她丢弃在一个她以为是­河南的农田旁,后来得知是河北邯郸磁县。她后走到一个村庄,得到村民的帮助,并报警后,同日被警察送到火车站,用身上仅有的80元,买票回京。18日到京后立即发出推特信­息,通告被绑架的遭遇,引起推友的关注。艾未未、刘德军等网友前往刘沙沙住处。


附录:花好月圆视频



花好月圆上:刘德军 刘沙沙被国保绑架的过程。


花好月圆下:刘德军 刘沙沙被国保绑架的过程。


花好月圆9:刘沙沙被国保绑架的过程,吞吞吐吐,“问我的问题都重叠了!”
看看艾未未问的问题多么精彩:
艾未未问:“什么是海淀区的副国保?”
“你见过他吗?”
“你当时戴着头套,你怎么知道是副国保?”
“你怎么知道是他?”
“用凳子砸你,你应该被砸昏了吧?”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6-19 17:47:3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