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高寒 谢谢,当然可以,有少量文字修订,请用订正本。   2011-06-30 12:49:59  


作者: 老格   高寒哑壳了,其中有令人心酸的信息 2011-06-30 13:01:29  [点击:840]
高寒起诉独立中文笔会案最新进展
作者:GaoHan 2011-06-27 00:56:13
(一)

今天,本人作为"独立中文笔会侵权案"原告和自我代理,与被告的律师 Aaron Lebenger,在纽约州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民事庭面见法官。

Aaron Lebenger 先生,来自 “JIM LI(李进进)& ASSOCIATES,P.C.”律师楼。

目前,这桩在纽约州最高法院立案的“独立中文笔会侵权案”,已经进入了缺席审判(Default judgment)动议程序。

今天,我向法庭和被告正式提交了经过公证的起诉书,并向法庭呈上了经过公证的、由第三者完成的缺席审判通知送达誓言。

笔会的律师则向法庭和原告提交了一份连同附件数百页的交叉动议(cross motion),请求法庭撤案。

下一次双方面见法官,将是5月24日。

纽约州最高法院对“独立中文笔会侵权案”的 Supreme Trial (直译为:最高法院审判) 日,已初步拟定为6月28日。不过此前,法庭将对被告提出的撤案(交叉)动议,作出裁决。


(二)

独立中文笔会这一次被高寒推上了缺席审判台,是因为笔会在去年三月,没有在法定的20天内,回答本人经由纽约州首席检察官办公室送达的一份民事起诉通知及其传票。自那以后,我作为原告,就自动获得了提起缺席审判要求的权利。此权利的有效期为一年。故在今年3月29日,本人提起了这个缺席审判之诉。

高寒自2007年9月3日被笔会刘晓波、余杰帮派粗暴地践踏程序正义而遭开除出笔会后,就开始了自己的艰难而漫长的经由司法途径寻求正义之路,尽管这其中不乏谩骂、围攻、不解和冷漠。但事实证明,本人的这一场民事诉讼活动,并非作秀,而是一步一个脚印地在学习着法制和实践着法制。由于很难请到合适的律师,也由于美国诉讼烧钱的极大压力,故本人就不得不靠自我代理(pro se)来启动这一场官司,并处理各种繁琐、复杂的法庭内外事务,同时也在诉讼中艰难地学习着美国的民事诉讼程序。

本人在2008年那次纽约州高院诉讼之被撤案,仅仅是因为在程序上疏漏了一份送达誓词。尽管那次撤案,确实让某些人兴高采烈地庆贺了一番。但法律规定,这种基于程序疏漏的撤案,当事人可以在六个月之内重新提起诉讼。于是,便有我于2009年11月重新提起的这一场诉讼。


(三)

高寒起诉的基点是:“程序正义”,即笔会的“开除案”的全过程,均完完全全是在粗暴地践踏最起码的程序正义,将蔑视程序、玩弄程序做到一种荒唐的自欺欺人的地步。

而笔会辩护的基点则是:法院和法律管不了私人公司的内部事务。这倒有点类似中国政府的“主权高于人权”——我在我的地盘做什么,就是错了,你也管不着。

这一次,笔会的撤案阻击是否成功,高寒的诉讼是否能走到遴选陪审团之下一步,关键就看笔会的这个辩护基点能否成立,高寒对此的反驳能否成功。

如果法院接受笔会的辩护,此案将被撤销;相反,若法院接受高寒的反驳,此案将进入实体审判的 Supreme Trial 阶段。

但笔会方面是专业律师,而高寒方面则是自我代理;笔会方面,花的是美国纳税人的钱,其中包括高寒交税的钱,而本人则只能在辛劳的打工之余,与笔会聘用的专业律师展开攻防较量。而尤其是,高寒的英语,尤其是法学专业英语,则基本属门外汉。而法庭提供的免费出庭翻译,则功用有限。

这简直是一场不成比例的法庭对抗,高寒除了对正义的执着追求,基本上可说是一无所有。这也是笔会方面,尽管即使在开除案的“程序正义”上被批得抬不起头、自知理亏,却也要硬拖死扛到底的一个原因。


(四)

所以,目前此案亟需专业帮助。我希望,一切愿意在此案上为高寒提供公开或不公开专业支持——包括法律或法学上的思路、资料、翻译、谋略、建议,……——的专业人士,均请直接与本人联系:

gaohan2005@gmail.com

同时,我现接受若干朋友许久以来的一个建议,开放一个帐号,接纳外界对此案的捐款:

Bank: ING DIRECT ING Bank, fsb)
Routing #: 031176110
account #: 34508015


(五)

至于本人在联邦法院起诉的含十被告的另一场官司,目前仍胶着于送达未完成阶段。在该案的10被告中,早在3个月前,其中的8个被告,包括除中国外的所有国际送达,均业已完成。而唯有在中国的两名被告人,即刘晓波和余杰,其送达却至今没有结果。

该案的所有国际送达,包括中国的送达,均是按照《海牙国际送达公约》的程序严格进行的。费时也费钱。对于中国的送达,本人早在去年,就曾与中国司法部的《海牙国际送达公约》联络人,有过好几次函件往来。开始,一切均照章办事。进展也还顺利。但其后,看来中国政府是要就此案拒绝履行其在《海牙国际送达公约》中的相关义务了。其个中原因,让人颇感蹊跷。必要时,相关函件,或将悉数公布。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6-30 13:16:4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