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鸡头肉 大郎赞   2011-07-17 15:49:33  


作者: 余大郎   趣甚。鸡老板的文字,以这篇最真挚感人清纯自然质朴流畅。。。 2011-07-17 19:27:44  [点击:4329]
关于网名,兹老实交代如下:
徐来美,偶去探,献金致敬且深谈,提出“人性的再解放问题”。徐惊,乃要求合作。
徐言:偶一些看法不便发表,尼代俄写了罢?偶话,那笔名可得像你,遂减半加半=0,乃有余大郎冉冉从西方高晟。。。
其实,徐所给酒药,每酸且咸【下面举例】,余乃自发胡思想得佳醸。。。

关于咸酸阶级斗争,再补充交代如下:
。。。后偶四出奔走为徐谋差不就(一次登世界日报于金山【现中华公所主席】门,为徐谋文职。于不乐谓:为何不先为己谋?)。
乃为徐介绍激进派(接见纪小峰时偶买大小包冷菜,鸡不乐,但随即明白:徐捧大坛加盐《天猫牌》料酒【该住纽约唐人街黑帮窝之天猫因穿帮,昨在其驴厩乘攻社民党之际又讹咬疯吠本人--同期陪绑遭难有云儿等】飨余),亦不很成功。
乃恭请徐任《临委会》召集人,随即徐下令摘去王希哲顶戴花翎;遭拒,遂下令解散临委会!事乃败。
然余还是怜其大智若愚,故拉其进《公民议政》。不料徐策动谋财唐,唐唆使工Z韩,以“向高寒泄密”事向余发难,胡刘昏,组织散。后徐网攻余多年,天猫马芦得之,喜不自胜--正好因其主奸商狼绑坛勒索某财,败而恚,乃借徐高诸谬说再洒其猫牌油酱,天女散花焉。

不过,近年余虑及大清冥顽弗肯政改,徐激进或也可能刺激推动,故恢复外交关系。但余从来不因人废言。
至于本次王刘草役,徐老病重犯又一地鸡毛,亦炒冷饭回锅肉故技,只好一笑了之。【蠢货天猫胡芦,还在戈壁拾其师余唾,一叹】

塞上大风起,长河落日圆,碧海青天夜夜心。。。
安得徐王兮,守四方!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7-17 19:31:1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