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杜智富   歷史的足跡不可捉摸, 讀西方一些有關中國社會革命著作後的感想 2011-12-02 20:32:40  [点击:9489]
前一陣子我寫了兩篇有關為什麽有些國家在現代化的過程中會走上議會民主制度(英, 法, 美), 有的卻走上法西斯(德, 西, 葡, 意)和共產主義(俄, 中, 越)的道路,這兩篇文章依據的是 Barrington Moore,jr 的名著:Social Origins of Dictatorship and Democracy. Moore的立論是建立在現代化過程中的三股力量, 即土地貴族,農民, 和新興資產階級之間如何較量和最終誰勝出, 決定了國家最後的形式, 是議會民主呢, 還是法西斯或共產主義。

我的文章寫完後, 才發現把幾個國家的革命過程拿來一起對比的,還有好幾個人, 其中一人是Moore的女高徒,名叫Theda Skocpol, Skocpol後來也是鼎鼎大名, 成為哈佛教授和研究院院長,Skocpol寫了一部巨著專門比較法國, 俄羅斯和中國的社會革命,書名叫State & Social Revolution, Skocpol的巨著比她老師的還要精彩,理論上更全面,歷史分析也做得更深入, 更為難得的是她一帶評論了日本明治維新和普魯斯興起的社會基礎成因。

另外兩位值得一提的是Eric Wolf 和John Dunn兩位學者, 二者都同時比較了六七個國家的革命歷史, 都包括了中國在內, 須知道要了解一個國家的革命歷史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 這些學者卻個個能夠穿越上下百年,東西方各國都研究一番,學術功力令人驚嘆,Wolf是一名人類學家, 用人類學的研究方法來寫中國朝代歷史中,朝廷, 官僚, 士紳和農民間的關係, 不光是讓人耳目一新,還是閱讀的一大享受,這些學者們在國共鬥爭這一段都寫得難免有不足之處, 比較難以持平, 但是John Dunn在這方面就特別有洞察力,在國共鬥爭這一段,他有一種超然性, 評述寫得非常銳利。

這幾位作者對中國的社會革命時段上有不同的取捨, 但是都包含了辛亥革命,和1949年的共產革命, 只有Skocpol的書提到了太平天國, 由於Soocpol強調的是“社會”革命, Skocpol認為1949年開始的社會變革, 到了1960年代還在繼續進行中,是未竟之功,但是真的要說中國的社會變革之始, 按照Skocpol思路, 我認為應該從1850年洪秀全起義算起,這整個過程到今天還是沒有完成的社會革命, 為什麽這麼說呢, 這要從革命和農民革命的定義說起。

中國朝代歷史裡的農民起義, 在西方的革命定義裡不算革命, 因為農民起義並沒有社會改革的意識, 所以只能算動亂, 不能算革命, 革命必需要有事後政體的革新和社會關係的革新, 但是太平天國不一樣, 因為太平天國是要改變制度, 要建立人間天國, 要建立軍民一體, 男女平等和回复井田等制度,姑勿論洪秀全是不是認真的, 但是要是真的如此而且成功了的話, 那就是嚴格意義上的革命了, 那麼為什麽我要把中國社會革命往後只延伸到太平天國, 而不是更早的鴉片戰爭(1839-1842)呢,因為鴉片戰爭雖然是戰敗和振動了朝野, 清廷的根本還沒有動搖, 清廷的基礎開始動搖始於太平天國的平定必須依靠漢人士紳組建的湘軍淮軍,清廷由此開始逐漸失去對各省政治和軍事力量控制的能力,而各省漢人士紳階級對政治,稅收和軍事力量的掌握, 到了1911年前夜, 已經坐大到大家都知道登高一呼獨立或聯省自治, 清廷是完全無能為力的, 也就是從這個角度來看, 太平天國是骨牌連鎖倒下的第一塊。

這幾位學者對革命的定義還有另外的嚴謹處, 即把辛亥革命定義為民族革命,辛亥能算得上是革命,是因為帝制被革掉了, 換成了共和體制,但是辛亥革命與農民革命無關, 因為辛亥革命是士人階層要革新圖強抵抗外侮的革命, 這裡面沒有農民的成分, 雖然民初農民的處境已經非常的糟糕了,學者們認為最終辛亥是失敗的革命,因為辛亥沒有產生能夠領導全國革新的有效政體,而是掉入了軍閥割據四分五裂的局面。

那麼1949年算不算革命呢,按照西方革命的定義是算的,因為中國的社會結構改變了, 士紳階級被消滅掉了,說1949年是革命的人很容易把它定義為農民革命,因為農民大量的參與了戰爭, 但是這些學者嚴謹地把1949年的革命定義為“有農民參與”的共產革命。

為什麽這麼說呢, 因為共產黨的成功不是建立在農民起義的基礎上的, 而是建立在國共內戰中勝出的基礎上的,這些學者的仔細論證發現,共產黨在長征之前組織農民並不成功,到了延安之後, 真正能夠深入農村組織農民, 總共要用上十八年的嘗試, 才摸出門道, 還必須在日本佔領區之內才能掌握農村, 在日本佔領區之外是不成功的, 即1946年中共宣布土改政策時, 必須幹部深入農村組織群眾和紅軍在外圍鎮住, 士紳有一部分早已逃離的狀況下才能如火如荼地搞起來,1949年之後一年的廣東農民還是對剷除士紳階級非常猶豫的。

Wolf的著作揭開了為什麽農民對士紳階級完全剷除猶豫的原因,因為傳統社會裡, 士紳階級除了盡情的剝削農民之外, 也不是完全沒有社會功能的,士紳階層負有組織鄉鎮市場, 造橋造路,建立水利工程,辦學, 組織鄉勇,廟會,宗教,祭祖,借貸,賑災, 處理爭執等等功能, 而且中國的農民和士紳們往往是同一氏族,大家住在同一條村子裡,在中國沒有農民和貴族嚴格界限分隔的問題,學者們還發現中國的農民與世界所有的農民格外不同,這是由於中國自宋代以後土地就是大量自由買賣的,到了清末90%以上的土地都是私人擁有的土地, 大約50%農民擁有自己土地, 另外25%擁有自己的土地外再租賃一部分土地, 只有20%赤貧的農民才完全沒有土地,南北在農民土地擁有率上有巨大差別,但是總的來說中國沒有鎖死在土地上的農奴, 中國朝代時期的農民相對於世界其他地方的農民有更大的移動性, 和更大的或落草為寇或當兵的傾向, 總的來說中國的農村特別缺乏自組織的能力, 形同一盤散沙, 所以才有必須在強力誘導之下或走投無路之下才會揭竿而起, 這個比起法國和俄國農民的自組織能力就差太遠了。

Skocpol 對士紳的研究也有啟發性, 她認為士紳的力量是地方性的力量, 對士紳階層存亡最大的威脅是全國性的力量, 朝代興旺的時候沒有問題, 朝廷作為全國中央的力量保護著全國各地地方的士紳階層, 要是朝廷覆亡, 改朝換代的過程中士紳階層的存亡是完全沒有保障的, 這樣看清末士紳階層和各省軍事力量登高一呼推翻了滿清,雖然是理所當然之舉, 但是一旦中央力量的消失, 也就注定了這個階層在1949年的改朝換代中被消滅掉的命運可以預估。

Skocpol在國共鬥爭裡提到1927年上海清黨的屠殺,說到中共其實是非常不願意放棄工人路線, 不願離開大城市的, 非到1930年才最終放棄共產原教旨的工人路線, 也就是說假如沒有清黨, 共產黨是不會跑到農村去的, 即使跑到農村去, 要是沒有內戰, 要光靠農民起事也是不會成功的,但是反過來看,國民黨一執政之後, 就再也沒有動力或傾向去組織到縣以下的廣大農村裡去的, 中國歷朝歷代都沒能管控到縣城以下,唯有中共在極為惡劣,生存成為問題,必須依靠農民的情況下, 才有這樣的歷朝歷代從來沒有發生過的組織到縣城以下的局面。但是一旦有了掌控到村莊的組織和能力,就與朝代的控制力大為不同,即有了現代政治組織的形態, 沒有了前現代政治管制鬆散的局面。

Dunn 與 Moore 都認為共產黨的勝出不是必然,因而中國的革命是以共產黨的形式出現也不是必然,意思是中國是可能走上議會道路的,對Moore來說沒有日本人的因素, GCD不可能有敵後可以壯大,Dunn比較含蓄, 他提出一個疑問, 即延安那樣赤貧的地方如何能夠支撐這樣全面的政治動員和支撐紅軍的維持和不斷的壯大? 這個思路符合Skocpol的理論, 即論史必須同時看到國內和國際鬥爭的形勢, 雖然Skocpol自己在國際形勢的論述上也不是很徹底的,起碼Dunn開了一個頭開始往這個方向思考, 即必須研究世界大格局裡實力均衡需要對中國的影響,比如美俄都需要中國把日本繼續羈留在中國戰場, 斯大林尤其有這個策略的必要。

美國人William Hinton 在1946年親身參與了土改的過程,Hinton是有名的GCD支持者和辯護者, 但是在1990年 Hinton 出了一本書, 名叫The Great Reversal, The Privatization of China, 光從書名就可以看出Hinton的極度失望, 書中說到農民在建國之後30年達到了全體赤貧的驚人程度, 各級官僚作威作福比舊時代的官僚和士紳有過之而無不及,省級到縣級的地方既得利益把各自的地方範圍等同了俄國和歐洲的封建領地,Hinton證實了Moore說的共產黨對農村的剝削比舊時代士紳階級和官僚的剝削更為嚴重更為徹底,舊時代縣以下自由來去的天地, 變成了共產黨一桶到底全面統治的局面。

讀史至此, 不禁令人掩卷嘆息, 歷史的足跡不可捉摸啊,要是清廷能夠預見親貴內閣能夠引來各省通電獨立而作罷,憲政帝制還有一絲可能性的, 要是各省士紳能夠預見推翻既有中央權力會引來最終整個階層的滅頂之災,中國要是還能留有一個最願意也最具備議政能力的士紳群體, 憲政民主還是有可能的,要是國民黨能夠預見清黨會把共產黨從一個城市的工人政黨變成一個依靠農民力量的政黨,共產黨繼續留在城市裡成為工人政黨, 兩個城市黨的出現會比一黨制更有憲政民主的可能, 要是農民能夠預見自己不但當了炮灰, 得到的土地不過是短暫的幻象, 自己必將成為新政權第一和主要的受害者, 要是。。。但是歷史卻是無情地,絕不回顧地前進着,對這樣的虛擬問題不屑一顧。

最後Moore是如何總結的呢, 雖然Moore在國共鬥爭這一段比較同情共產黨, 但是他的結語是中國的農民是中國共產黨統治下的第一個也是最主要的受害群體, 這也是為什麽Skocpol認為到了1960年代中國的社會革命尚未成功, 其實到了今天革命還是尚未成功啊, 因為只要一天中國農民不是完全平等的中國公民,只要戶口制度仍然存在, 造成城鄉差別, 這個社會革命就還未完成, 當然更為全面的看法是,只要一天中國不是按照憲法說的是人民掌握主權, 行使主權, 那麼中國的社會革命就還是尚未成功的。
最后编辑时间: 2011-12-03 06:56:1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