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鸡头肉 偷个闲逛坛,看到大郎说“已一碗水端平咧”,实忍不住乐-_-   2011-12-08 04:57:33  


作者: 余大郎   多谢鸡的批。秉烛达旦读原著确是时间体力眼神均不许6 2011-12-08 06:46:57  [点击:4198]
偶想,鸡老板来砸洋炮,缘起于对俺反强权渺汉奸的民族主义之愤。好在全球危机化非我头脑的外化,其趋势未来自会有见证。老鸡另一个大不乐【想来多半酒友也类同】,就是俺从司令的首席理发师摇身一变,“在最狭小的空间作最华丽的转身”【按:此乃芦笛引丁楚《梦》来攻时的神来一箭】,而竟变成王贩子!这也墨法子:在前述第一条的引力场及“郷无能人,野有异勇”的条件下,这也是俺不得已的选择。其实我最多当公孙胜,而非吴用,且很不自信,姑妄为之罢了,端看对大小气候的预测准否。待败,仙游耳。其时曰:时不我予,天亡我矣,非扶之罪也。老鸡既自信于自家的形势总判断,大可一笑了之。

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漂橹。布衣之怒,免冠跣足头抢地。
我怕鸡老板之怒是有道理的:当年俺交友不慎,弃鸡鸣于不顾,终被芦生所害,受老板之罚。
是故今日鸡叫二遍,自然要小心格啦。老鸡你放心罢,谢过。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