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杜智富   美国立国先贤对民主的期望 2011-12-25 09:16:19  [点击:9588]
对美国民主政体持敌对态度的, 比如前共产阵营国家, 往往批评美国的民主是霸权, 是帝国主义, 言下之意美国的民主是挂羊头卖狗肉的。这种批评不外是对历史无知的表现, 一个国家国内是否货真价实的民主, 和对外是否扩张称霸建立帝国, 这两者之间从来没有矛盾过,對錯另說,从古希腊雅典城邦民主起, 一民主了, 国力就大盛, 雅典因而成为爱琴海范围的独霸, 建立殖民地,臣服周边城邦。 法国要到废除了专制皇权,消灭贵族阶层之后, 才能成为殖民大国, 大英联邦的日不落帝国和美国今天的称霸全球, 无不与国内民主后国力大盛息息相关, 唯一不同的是美国的民主霸权不争夺土地不搞殖民, 时代到底不同了, 所以批评美国民主是霸权, 这样的批评毋宁是描述了史实, 却没有半点杀伤力, 因为历史一向如此, 各国要批评美国民主的愤青们, 应该根据历史反过来看, 即富国强兵称霸世界的首要条件就是要先民主起来。

真正对美国民主批评能够起杀伤力的还是美国人自己, 这里有两种情况, 一种是美国的极右派, 另一种是专门研究政治的政治学者, 这里先说美国极右派对美国民主的看法,美国极右派喜爱宣扬美国根本就不是一个民主政体, 美国从立国始就是要建立一个共和体制的, 他们引为根据的是立国先贤之间的书信来往, 即联邦书信, 說其中清楚的表达了国父们对民主的厌恶和提防, 清楚的主张建立共和体制,这样的论述网上俯拾皆是, 只要输入:“美国是共和政体还是民主政体?” 就能找出一大堆这一类的文章,那么立国先贤是不是真的这样说过呢?让我们来看看著名的联邦书信第10号, 麦迪孙是怎么说的。

在联邦书信第10号里, 麦迪孙的确是说了要共和不要民主, 问题是麦迪孙是如何定义民主和共和的, 两者的差别在哪里, 不看不知道, 一看吓一跳, 原来麦迪孙说的根本不是今天美国极右派说的那个意思, 美国极右派只不过是玩弄字眼,用联邦书信来当大旗吓唬人罢了,麦迪孙反对的是直接民主, 即人们直接参与议政,国父们认为直接民主行不通, 会乱了套, 因而反对这样的民主, 而主张间接民主, 即人民选出代表进入议会代表人民议政, 这样的安排在立国的年代就叫共和体制, 也就是说国父们不是不要民主, 而是要我们今天习以为常的代议民主。那么今天美国极右派心里的共和到底是什麽呢?美国极右派想要的共和是罗马式的共和体制,也就是以元老院为核心的贵族共和,或曰寡头共和, 即有资产者的共和,这个极右派的理想,当然在今天的美国是不会得逞的, 因为美国今天的民主虽然问题不少, 基本上还是在正常运作的, 平等人权深入人心, 光看欧巴马以一个没有豪门身世的一介平民就能胜出, 就知道美国是货真价实的民主体制。

可贵的是在联邦书信第10号里, 麦迪孙还解释了他对代议民主的思考, 透露了当时建国的考量, 对理解美国立国之初对民主的期望是非常可贵的文献。

麦迪孙首先说明政体的首要职责是要保障人们有对财产累积不同的能量, 不能允许直接民主里的多数决来危及少数人累积财富的可能性,麦迪孙的原话是这么说的:“…the first object of government。From the protection of different and unequal faculties of acquiring property…” 麦迪孙认为直接民主会引起派别【factions】之间的恶性缠斗,只要有一派成为多数, 那么少数派的权益就会被无情剥夺, 那么共和的设计, 即代议民主的设计就要避免这一类的问题,麦迪孙的思考包括了以下的设计:一个党派最好内部声音混杂, 没有统一的利益, 也就是要每个党派足够的大才有这样的特性;选区要大, 大选区才比较能够选出条件优胜的人选; 要联邦制, 这样可以把地方利益限制在州政府一级, 联邦一级就可以专注于全国性的事务; 联邦也要大, 大的联邦使得地方利益更难得到全国性的支持, 他举例一个地方上的宗教偏激就很难在一个大联邦里得到普遍的支持;大联邦的国家可以容纳更多的政党, 这样可以避免一两个政党把持政局.

这里要说明一下, 美国立国的过程到了制宪会议之时,联邦党人已经成功的把美国原先的邦联理想给扭转了过来, 原先的邦联就像中文翻译的美利坚合众国, 是要合“众国”的, 联邦党人要的不是合众国, 而是一个大一统的union, union底下是众州, 麦迪孙说这是最佳的结合,强调的是联邦一级的统一“union”,要把众州联合统一起来, 但是英文里的同一个state字, 在合众国概念之下是国的意思, state 在联邦之下就变成了州政府的意思, 所以英文里的United States 还是通的,中文的合众国就不通了,这个从邦联到联邦的大转折, 首先表现在美国宪法里的头三个字: We the people, 而不是We the states, 联邦体制下的宪法因而也就没有了允许分离的条款, 找遍美国的联邦宪法和Bill of Rights里都找不到Secession 的条款,道理也倒简单, 因为任何分离运动都会触犯全体公民We the people 的公意, 即 the general will of the people, 所以后来南方要独立就是不容许的了,成为非得要以内战来解决的问题, 也就是说一个地方的人民自决非得要通过美国全民的 We the people 这一关不可。

那么当年麦迪孙深刻思考的代议民主问题, 今天美国的民主体制经过两百多年的实践后是否都成功达成了呢?让我们来检视一下, 麦迪孙希望大选区才能选出有才干的议员, 这个期望今天看来是要落空了, 今天美国有些议员的水平并不怎样, 连竞选总统的候选人水平也有时不怎么样,不过就像美国选陪审团成员一样, 美国人不一定喜欢高学历的陪审员, 今天的茶党成员就不会太在乎议员们的质素; 麦迪孙的一个政党最好足够大,内部最好声音混杂, 难以统一观点和利益, 这个想法今天看来也落空了, 虽然今天美国的两党都很巨大, 但是从国会里抵制总统议案的投票可以看出,内部声音并不混杂,敌对意识统一清楚, 跑票的不多;麦迪孙的大联邦国家能够容纳更多的政党这一条, 到今天美国人民可选择的实际上只有两个政党, 这一条也落空了;麦迪孙的联邦制使得地方利益和偏激更难得到全国性的支持, 这个机制是做到了, 但是意想不到的是, 这个机制并不能防止议员们交换利益和互相支持议案里搞夹带, 麦迪孙更没能料想到的是除了地方利益外, 今天的美国有偏布全国性的利益集团, 如医疗, 制药,保险, 银行, 军工业等, 他们的游说能够偏布每一个选区, 直接影响到每个议员的存亡, 我们固然不能期望古人能够预料到两百多年后今天的局面, 但是麦迪孙思考的角度却是民主历久不衰的要求, 我们今天仍然需要给予重视。

美国极右派的美国是共和体制的论调虽然经不住仔细推敲, 但是这样的心态却表达了美国民主体制内民粹和寡头之间的持久张力, 民粹和寡头之间的僵持在美国面对国内问题和全球性挑战之际是美国民主制度往下走的一大困扰。

但是我们不要忘了,两百多年下来, 美国民主的实践把美国从一个十九世纪还是一个农业的国家变成了20世纪全球的头等强国的这个事实, 这与民主的巨大释放国力息息相关,今天美国的民主的确遇到了瓶颈,一些很根本的问题, 美国的民主看来有巨大困难应付, 一时之间也看不到解决的途径,同时美国在国际上维持一百多个海外基地, 和支付庞大的军费, 在经济疲惫的局面下难以支撑,美国的民主制度已经到了要改进的时刻, 就看往那个方向变, 这个我们不能光看美国的右派怎么说, 我们还应看看美国学界对美国民主的深度分析和可能改进的方向, 希望在这方面有深度理解和學識的网友给大家写一些有前瞻性的论述。
最后编辑时间: 2011-12-25 11:32:5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