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旁观者昏   表态的变换,领头学者,和言论自由。 2012-01-04 20:14:31  [点击:1031]
和老杜吵了起来以后,老杜要求我写个长篇,恭敬不如从命。俺在这儿给老杜做一
个详细点儿的分析吧,算对老杜做正义呼唤后的响应,不要冷了老杜的热心。老杜
说我伤不了他,其实是对我的信任,所以我就畅所欲言了。

老杜和任雯颐打架之后,心理很不平衡,的确是没受过这个,天天玩学问的,怎么
能就让人家这么一通骂,大概觉得能像以前那样把面子找回来。以前老蝎回老杜贴
时稍微尖刻一点儿,老杜那个过度反映,大家看到了,也就算了,没人说什么。后
来还是老蝎稍稍辩解了一阵,大度一次算了结。胡平只说了一句希望老杜看一下他
的文章,瞧老杜急得那个德性呦,可把大学者给惹了。至今老杜不是连什么是言论
自由都没搞清楚吗?自己挨骂了竟然说有人压制了他的言论自由,还不说他自己不
是也骂回去了,用词也不善,经常只是替换词。所以,我劝老杜,即便胡平不提,
不妨也看看那本书,免得闹笑话,自己的学者自我期许要高。当然老杜也许需要上
纲上线,但把对老杜的看法的看法扯到言论自由的高度,设这么高的坎儿,别人怎
么向你靠拢呢?

我就知道,如果有人说老杜愚蠢,那纯粹是不想过清静日子了,老杜一定要找回来。
我可以表态作证,老杜绝对不像任想得那样愚蠢,而任的麻烦将绵绵无绝期。但事
情过去了,怎么找?只好见缝插针。谁和任争执了,他就跑过去把自己被人骂愚蠢
这事说一次,语言也不特别美,这容易理解,“逗争”策略嘛。斗争来斗争去,除
了不相干的老王,大郎主持“正义”了,没人响应老杜,老杜很郁闷。任自己坦然
承认在英文上犯了一个错误,和他讨论的贝苏尼并没有抓住不放,老杜又在一旁搞
了一次夹带,可老贝就是在与任辩论时不接老杜这个喳儿。其结果只好任杜两人掐
英文了。当人家要他给个英文作品链接的时候,笑话闹得就大了。老杜不给,理由
是:“因为你们是一伙的。”乖乖,最后连台湾佬都成了任一伙的。台湾佬让他证
明这个说法,说责任在他一边,他却说自己没有责任。那一刻老杜完全忘记了自己
是学者。这当然招致任说他是骗子。但任对老杜不够了解,我个人私下的看法是:
老杜是个珍惜荣誉的人,不可能在这个问题上撒谎。但老杜大概没有这么勇敢把自
己的英文作品示人,尤其是任,加人就认为任的英语比老杜好,老杜的看法我不知
道,但我也同意加人。把作品示众会变成靶子的,还有刊物或报纸的等级等等问题,
挑错儿总比创作要容易得多。再往下场面就变得十分丑陋,众多的人被成为与老杜
对立的一伙。在我看,任坦然认错,老杜拒绝出示自己的英文作品,真是不分胜负,
。。。,但故事没有完。

老杜还要扳回来(没尝过这个滋味儿嘛),于是就接着现更大的眼。老杜总要让大家
知道自己英文写作的本事吧,不然就等于默认自己是骗子。于是在夸赞独立评论论
坛的同时,老杜实际上向大家出示了自己的英文作品,虽然曲折婉转,但我觉得值
得肯定,终于没提和谁打架那事。但可惜老杜没有分寸感,好事做过了头,笑话闹
得比以往要大多了:老杜把自己搜索成了“contributions from leading international
scholars”之一。看着鸡老板温和的分析和劝导,又看着老杜不认错在那里嘟嘟囔
囔,没脾气却有情绪的样子,连声谢谢都没有,平常的客气都不见了,我只能暗自
叹息老杜失态,这下子学者的形象就“丰满”到了出水的地步了。

说实话,说到研究文革,我认为把手脚指头都算上去数,也不会想到老杜,更不要
说是领头的了。这事儿老杜最好问问老王,看他怎么说,他不是老杜眼里海外思想
界第一人嘛。但我认为这情形老杜自己应该知道。如果是撒谎,其实倒好说,可以
说开玩笑哈哈过去,糟在自己当回事儿了,这就说明了该学者对相关领域里的无知
和由无知造成的自大。更糟糕的是还要辩解自己是独创。成为领头人和独创的关系
比较复杂。刘浩峰也是独创,还上电台呢。哪天如果有人要炒作李莲英方法研究文
革,也可以叫做独创吧。水浒有个别名,叫做105个男人和三个女人的故事,也是独
创。说是别人炒作,如果有人炒作你是伟大领袖,你也接着?自己要知道自己的斤
两嘛。当然最糟的是老杜还在和人掐架的时候授人以柄,徒增笑耳,。。。,可惜
老杜还不忍心让这故事有个完。

然后就到了老杜“关心”胡平后我跳进去的这一出。我向老杜指出了对他的关心胡
平十分不以为然,同时也向他指出这种夹带让人家十分为难。胡平本人和任并没有
争执,而老杜在标题里写上任的笔名等做法,只有一个说法能形容:令人厌恶(annoying)
。所以当胡平得到老杜回答后,那句“假装睡觉的人叫不醒”的简短回复彻底地反
映了被关心者的感受。仿佛老杜要证实我的想法一样,老杜没多久就要我对他和任
吵架表态。可哪有对A掺和就一定要对C表态这样的道理?这种对网架要求别人表态
的做法几近无赖,而领头学者也做,还一再把它上升到正义的试金石高度,并有不
谴责任就远离了正义以后就应该闭嘴等结论,所有这些荒唐我都可以看作是强找面
子回来的代价,学者并不例外,领头学者尤其不例外。

最后,我们吵到关于言论自由那天,什么损兵折将,赤膊上阵这些话老杜都肯说,
可真够二的。我只好请老杜明确帮忙告诉我这样一个组织/团体的成员名单。我很想
找到组织,过一下组织生活什么的,那滋味儿我早都忘了,万一是民阵里曾和老杜
作对的小团体呢,那不就找到亲人了?我跟老杜说过我很怕误伤,又想和他们配合
一下扭转他们损兵折将的局面,可惜老杜又不说。

还有一些关于老杜的话题,我这次就不说了,因为到了小结的时候了。

老杜的教训是比较浅显的:

说A时别转弯抹角逼人对C表态,我没有见到过做这事成功过,极容易遭到可耻的失
败;
稍微做过点学术的人都知道,要成为“leading international scholars”并不是
件很容易的事;
观点争执甚至双方破口大骂都不可能压制言论自由;

我的教训则是深刻的:

和老杜干仗,容易不得安生;
和老杜干仗,很容易变成声誉捍卫战;
和老杜干仗,上升到正义不正义,要由他;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