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老灯   共军基层力量渐由独生子女担当 普遍觉醒zt 2012-01-14 00:08:53  [点击:4139]
解放军基层力量渐由独生子女士兵担当 有喜有忧

来源:新华网

性子直,爱表现,喜欢给领导提意见,对什么事都看不惯,不太服管……在班长陈迪亮的眼中,独生子女士兵王增磊经常会给领导出“难题”,而且不太“合群”。

  然而陈迪亮并没有因此责怪或者训斥他,相反,却给他很多机会。王增磊文化素质高,就让他当小教员;语言表达能力强,就派他参加演讲比赛;爱表现,就让他多承担一些任务。渐渐地,这个有点桀骜不驯的年轻人开始融入部队生活,并自觉遵守部队各项规定。同样,他用行动也赢得了领导和战友的信任。

  入伍8年的陈迪亮是新疆军区某红军师摩步团三期士官。带兵6年来,像王增磊这样有个性的独生女子兵他遇到不少:有的开朗爱表现,有的内向不爱说话,有的好面子,有的脾气急,总之什么性格的都有。

  “其实我跟他们一样,也是独生子女。”26岁的陈迪亮说,由于共同的时代背景,他能找出战士们更乐于接受的管理方法。

  中国实施计划生育政策已有30多年,独生子女正逐步成为社会的主体。在军营,像陈迪亮这样的“80后”、“90后”独生子女士兵,也正在成为基层部队的主要力量。

  “现在的兵源结构成分也与以前不太相同。有大学生士兵、应届高中毕业生士兵,以及有社会工作经历入伍的战士。”红军师副政委王洲奇说。

  有着30多年军龄王洲奇,近年来每年都会对新兵进行摸底调研。他说,如今的战士们普遍政治意识强,关心国家大事,掌握的信息量大,上进心强,文化水平普遍较高,理解能力强。“同样的动作,现在做一遍示范,战士们马上就会了。”

  而得益于信息技术的蓬勃发展,他们的知识面和获取知识的手段大大超过“前辈”入伍时的水平。现在的战士绝大部分都懂电脑,有的还会网页制作甚至编程,有的入伍前就拿到了驾驶证,这都为部队建设提供了现成的人才资源。

  “部队以前在训练中遇到什么难题,往往开座谈会讨论寻求解决之道,而现在战士们首先想到的是上网搜索。”新疆军区某师摩步团政治处主任罗兴金说。

  “总体上来说,战士的整体素质高了。对于一体化训练、适应未来信息化战争都是必需的。”王洲奇说,如今,许多高技术岗位都是士官担任的。

  “但是这些新战士也存在着一定的不足,而这些现象为部队的管理带来一定的影响。”王洲奇说,他们爱较真,有个性,有时过分强调自我。摩步团某连指导员张传有就遇到过一名性格孤僻的战士,平时不爱说话,也很少参与集体活动。一次全连即兴演讲,张传有让他上台演讲,可他说不会,结果是在台上愣是站了两分钟什么也没说。

  摩步团某连长蒲韬同样遇到一件让他哭笑不得的事:一名战士,本来安排他晚上站岗,可在下午班长让他出了一趟公差。回来后他说要求取消站岗任务,理由是下午干了活,晚上就不用再站岗了。

  “还有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就是动手能力、独立生活能力较差。”长期从事新兵教育工作的罗兴金说,由于家里的娇惯,许多新兵的生活自理能力都比较弱。有个新兵入伍带了几十双袜子,穿脏了就扔掉,从来不洗。连里指导员发现后,带着他一起把袜子捡回来,到水房手把手地教战士洗。

  军营中出现的这些新现象和新特点,给军营带去新鲜气象的同时,也促使军队基层管理方式正在悄然改变。红军师政委段共生说,这些变化更多地体现在官兵之间的沟通交流方式,以及官兵共同参与部队建设方面。

  如今,在部队的综合信息网上设有“首长信箱”,士兵们可以就任何内容直接给团领导、师领导写信。记者看到,每个部门首长的信箱都有战士的留言,所谈内容包罗万象:部队建设、个人烦恼、选拔干部、立功受奖,以及对国家和军队方针政策的体会等等。

  “其中不乏一些敏感问题。”罗兴金说,为了确保大家敢于建真言,部队规定任何人不得查询发信人的IP地址。

  “以前,领导机关主要依靠各单位逐级上报的情况和下基层来了解基层部队。士兵与领导,特别是师团级首长直接沟通的机会很少。而现在不同了。”战士台保靖说。

  对于战士们提出的每一个问题,各级领导有信必回。段共生说,尊重战士、及时回复、认真解答是取得大家信任的前提。虽然有时要花费较长时间,但这很值得。“如果赶上出差,也一定向战士们说明情况。”

  现在,越来越多的战士参与到这项活动中。据该团综合信息网的数据显示,全团每天平均登录次数达300多次。一位战士匿名在留言板上写道:“通过这个平台进行交流,感觉没有一点心理障碍。”

  随着科技进步和信息化程度的不断提高,在社会上使用手机和上网都已非常普遍。然而出于保密的需要,部队规定,士兵不能使用手机,不准到军营外上网。但现在的战士绝大部分在入伍前都经常上网,也大都使用过手机。

  面对这一新问题,部队采取了积极的措施。“与其严防死堵,不如科学疏导。”段共生说,师里在军营内开设了网吧,战士们可以上网,还可与家人视频。连队宿舍安装了移动公话,战士在节假日可以足不出户就与家人联系。

  “年青一代有自己的话题和沟通方式,关键是要寻找出共同的兴趣,”连长李星德说。25岁的李星德也是个独生子。每天晚饭后,他像大学住校那样,到班里宿舍“串门”,最流行的电影和体育赛事,甚至恋爱问题,都是他跟战士们“八卦”的话题。遇到战士犯错,他更多的是摆事实、讲道理,让战士们从心里认识,而不是用上级的权威来压制。同样是独生子女的张传有则有自己的“招数”:组织全连成立了篮球队、足球队、演奏队等等,每个干部战士都踊跃参加。

  “通过部队严格规范的训练、学习、生活,战士们政治上越来越成熟,身体越来越强壮,拼搏意志得到进一步磨炼,守法守纪意识不断增强。”王洲奇说。

  “每一代人都有自己时代的烙印,问题是如何把部队的传统传承下来。”红军师政治部主任张倩黎说,对于独生子女士兵来说,主要是树立起他们的理想信念,一旦有了信念,干任何事就都有了方向,有了干劲。无论是在平时的工作中,还是在承担部队的大项任务,这些“80后”、“90后”战士均能出色完成。

  “汶川抗震救灾、舟曲抗洪抢险中,他们英勇无畏的表现就是最有力的证明。”张倩黎说,这表明他们是可以担当起保家卫国、服务人民重任的一代人。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