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老灯   庇护我们的心灵 2012-02-24 22:40:07  [点击:5007]
庇护我们的心灵



一直惨淡经营生意,无暇料理国内外大事,偶尔上独评来多是浏览,与老朋友瞎贫两句,凑凑趣儿而已。
前两天上来,看到俺一手捧红的好兄弟老蝎发飙,不免惊诧惋惜。加之自己近来有所感悟,也想与各位好朋友分享,遂草成此文,供大家批判。

首先呢要向各位报告:这年头,啥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俺灯某竟然信主了。
今年元旦那天,一个很吉利的日子,俺走进居所附近的教堂,决志信主。牧师拉着俺的手祷告,大意说俺是迷途的羔羊,回到了主的怀抱;俺是折落的树枝,重新长回了树干云云。俺一改往日的戏谑不恭,情感上配合到位,竟至泪水盈眶,心里默念:我TMD终于回家了。

教友们聚会时,俺简单说明自己信教的理由:我的一切经历,都指向神。
为啥这样说呢?
一是俺是不折不扣的罪银。俺在缺少人性关怀的专制环境下长大,一个山野孩子出外闯荡混迹江湖,逐渐被社会扭曲,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挖绝户坟揣寡妇门,打瞎子骂哑巴, 啥缺德事儿都干过。如果不是溜得快,估计早被人民政府给依法镇压袅。俺这样的罪人,只有信主才能赎罪。

二是俺是个幸运的银。俺平生这四十来年,大灾小难不断:被饿过,被冻过,被淹过,被撞过,被扎枪刺过,被镰刀砍过,被抓过,被打过,生意破产过,女朋友抛弃过,开车掉悬崖过,划艇倾翻被激流冲走过,跳伞失败摔水泥地上过,然而可但是,俺总能大难不死,劫后余生苟延残喘。神不弃俺,俺焉能弃神乎?

三是俺是个有点人味儿的银。人味儿,即人情味,人性味。年近半百历经磨难,俺慢慢懂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懂得宽容,懂得理解,懂得站在对方立场想问题,懂得谦卑,懂得和善,懂得妥协,懂得勇而无慈直取死地。还是然而——知易行难啊,懂得容易,做到很难。俺为此万般苦恼之时,一位红颜知己告诫俺:能够改变你的,只有神。

四是俺是个有追求的银。俺作恶多端,却不改追求正义公平的初衷,矢志于祖国的民主自由大业,立誓亲自推翻专制暴政。俺为此奋斗多年,迄今成效不彰,苦思之下, 始信洪予健牧师当初的忠告:在一个没有信仰的国度里,是不能建立民主的。

坦白这些俺信主的理由,并非要传教收奉献,而是交待俺的思想转变,供好朋友们参考。
俺认为,一切有神论的信仰,都是人性化的,都是与共产无神论相冲突的,一切教派都是中共政权的潜在死敌,都值得我们参与、团结、利用。

其实俺本不想说俺信主的事儿,倒不是浪子回头臊得慌,主要因为民运人士改宗信主的居多,信了后更混沌的不少,例如安魂曲兄的傻气冒得更邪乎了,例如王希哲君受洗时痛哭流涕,现今仍然要核平台湾,如此即便信了又有何用焉!

接下来呢,俺的另一个好兄弟曾节明,先进事迹也一大堆,俺也想聊聊。
老曾政治庇护成功,来美定居,本是好事。但通过他的文字,除了横溢的才气,俺分明看到一种不易改变的个性,一种心灵无所归属的躁动。

俺总想讲个老生常谈的故事给他:一个陌生人来到村口,问坐在树下的老翁:我想来这个村子定居,你们村里的人好(和善)吗?老翁想了想说:那你原来的村子里的人好吗?陌生人说:不好,坏透了。老翁说:那我们这里也一样啊,你还是别来了。陌生人叹着气走了。又一个陌生人来了,问老翁同样的问题,老翁同样问他你原来的村民好吗,那人说:我原来的村子里的人好极了,很和善。老翁说:那我们这里也一样,人也很和善,你来定居吧。

这个故事说明,一个地方的人的好坏,跟你对他们的态度好坏有关,你是天使哪里都是天堂,你是魔鬼哪里都是地狱。泰国是接纳你一家落脚中转的桥梁,美国是你一家安身立命的福地,统统要感恩爱惜的呀。

由老曾政庇成功的事情,俺想到一个问题,也是本文的主题:我们找到了庇护身体的地方,可我们找到庇护心灵的地方了吗?

我们民运人士,出身各异,经历不同,学养参差,走上民运之路的原因千差万别。但据俺观察,相当一部分同仁是出于个性才反的共,起码俺自己和高寒老师是这样。我们这些同志或因遗传因素,或因教养因素,或因环境因素,天生的反骨,反家长,反领导,反社会,在中国反中国,在美国反美国,总之是逮着谁反谁,反共岂不是顺理成章,一不留神成了神圣的民运人士。

王若望说,我们民运反毛泽东 ,可每个人心中都有个小毛泽东。我们从专制中国走出来,从专制时代走出来,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带有专制的烙印,我们好斗,我们信奉不择手段丛林法则,我们用共产党的思维方式反对共产党,甚至意气用事内斗不止。
心理学家说,一切心理及精神疾患都源自于不懂得爱。我们没得到过爱,也不施与爱;我们没被别人宽容,也不宽容别人;我们没见识过谦卑,自己也不谦卑。没人对我们高尚,我们也用不着高尚;你来邪的,我比你更邪。

国内论坛探讨的制度与素质问题,并没有深入探讨精英民运人的素质问题。俺一直在探究的中国兴亡死循环,其实应该思考革命运动中的精英领导层的素质问题。历次革命运动中的先进人物,都是好斗有余,爱心不足,最终导致运动偏向,走向循环专制。

我们来到海外,在自由的氛围下得以庇护身体,也应找到信仰,庇护我们的心灵,修炼我们的心性,做个通达明理的谦谦君子,进而影响我们的网友,打造健康的符合现代文明精神的反对运动。

谢谢。
最后编辑时间: 2012-03-03 10:30:2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