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老灯   梦幻现实主义作品之独评聚会 2012-06-06 13:50:08  [点击:6342]
梦幻现实主义作品之独评聚会



可能因为上了年纪,每当吃完了午饭,便如吃了安眠药一样,必须睡上一觉。
我躺在客厅沙发上,眯眼入睡。
迷迷糊糊的,飘飘悠悠地起来去参加一个聚会。

聚会现场似乎在故乡农村的打谷场,也似乎在国外城市的公园。时间似乎是明亮的白天,也似乎是幽暗的夜晚。
熙熙攘攘的人很多,个个都戴着面具或化着浓妆,看不出来谁是谁。大家有的聚在餐桌边喝酒聊天,有的在会场中间小舞台上唱歌跳舞,气氛喧闹热烈。小舞台上挂着横幅,红底白字:独评网友聚会

我赶到时,舞台上正在演出京剧样板戏《沙家浜》智斗一场。
扮演阿庆嫂的女子身材苗条,紧身蓝布袄上绣满了中式吉祥云。扮演胡司令的老演员头发花白,身穿忠义救国军的军装,胳膊上竟然戴着红卫兵的袖标。扮演刁德一的年纪也一大把,一付近视眼镜显得学问高深莫测。
刁参谋长正盘问阿庆嫂:
法轮军久在沙家浜这棵大树啊有阴凉
你与他们常来往想必是安排照顾更周详 昂昂昂
阿庆嫂手里耍着ipaid跟刁德一斗嘴:
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
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
人一走茶就凉有什么周详不周详昂昂
唱完将ipaid啪地一摔,怒了。
胡司令弯腰把ipaid捡起来,训斥参谋长说:阿庆嫂是自己人,你干什么。当务之急,是保护薄希来的人权,防止台独!
台下起哄,很多人大喊下去吧,样板戏不得不散戏了。

一个装扮成京剧小生的青年人跨上舞台救场,拿起话筒有些羞涩地开唱:
揍(走)遍了南北西东也到过了许多名城
细心地想一想我最爱的还是我的北京
这小子越唱越放得开,京字京味,有板有眼,且歌且舞,颇有明星范儿。我带头鼓掌,大声叫好。
在一片掌声中小生走下台来,特意到我的跟前,跟我握手道谢,眼含热泪激动地说:灯哥,我知道你跟韩寒是熟人,但我觉得韩寒的文章的确是他爸代写的,那样很不道德,事情真的很严重,让人很生气。
我抚着小生的肩膀安慰说:就是就是,韩寒忒不地道,看把我兄弟气的 。等以后跟他见面,我肯定往死里骂他,给你出气。

我们正说着,一个头戴麻将六筒面具的人走过来,很像是电影《让子弹飞》里的人物。
六筒手里端着一杯红酒,在我的面前站定,口气轻蔑地说:老灯,我看你就是个唱二人转的,除了骂下流话没什么水平。
我连忙点头:是是是,我就是一农村唱二人转的,屁水平没有。
六筒似乎满意我的自嘲,冷冷一笑,转身便走。
我高声追问:请问先生大名?
六筒回头说:你记住了,我在共舞台没马甲儿!
说完闪身不见了。嗨,这家伙挺记仇,呵呵呵。

这时已有位身穿和服的家伙站在舞台上,头戴日本老牌影星高仓健的面具,潇洒演唱:
稀里哗啦阿欧糟啦
米纳米卡栽。。。。
地道的日文《北国之春》,地道的男高音,雄浑唯美的音色超过蒋大为,赛过李双江,搞(高?)过宋祖英。
我跳上台去,给这家伙献花,同他夜烈拥抱。
他哈哈大笑说:老小子,我等着跟你一起进德云社搭档说相声呢!
台下立即有人响应,让我们当场说一段。
我们俩配合默契,马上进入表演状态。
高仓健先说:相声讲究四门功课,
我说:说学逗唱。
高仓健说:我们民运也有四门功课,
我说:坑蒙拐骗。
台下民运们不干了,有人往上扔杯子,有人往上扔鞋子。有个戴毛泽东面具的家伙还冲上台来,冲着 我们喊:我要告你们,在地方法院告,告不赢再到联邦法院告,最后不行到联合国海牙国际法院告!我还要站在毛邓的肩膀上发展马列主义!

台上台下乱成一锅粥之际,一个化妆成城管样子的人出面维持秩序,把闹事的毛泽东拉到一个单间说话。
不一会儿,毛泽东似乎对城管的处理不满,从单间里冲出来,跳过场院的墙头,跑到隔壁院子里去了,有几个民运也跟了过去。

隔壁的人纷纷从墙头探出头来,指指点点,看这边的热闹。
头戴一朵大花的家伙说:我被那个城管取缔过,再也不过去廖。
头戴兰花的女子附和:说得对!看也不看廖。
头戴茉莉花的女子说:隔着墙,也可以跟他们斗!斗斗斗斗斗!
武林高手打扮的家伙出主意说:很简单,想气他们,你们就骂刘晓波。
目光直愣愣的家伙在胸口画着十字:万能的主啊,请宽恕他们的罪孽吧。

离开墙边,我看见三个脸上蒙着小草帘子的男子,应该是独评三草。
一个对我诉苦说:灯汉奸哎,支那人把我的车弄丢了。
我哈哈笑:你是新西兰的草兄。
另一个说:别把韩寒当充气娃娃。
我跟他握手:你是大才子啊,我想你呀兄弟。
最后一个说:我刚去中国列席中共政治局常委会了,现在赶回美国来参加民运高峰会
我赶紧鞠躬:您是牛人,久仰久仰 。

此时一个戴着康生面具的老头凑到我身边,拉拉我的衣袖说:别信他们,他们仨是特务。今天来聚会的都是特务,只有我不是!
一个戴铁制面具的人也凑过来说:真的都是特务,连陈光诚也是,女特务更多,共产党天天派女特务害我和达赖喇嘛!
我说: 铁大哥,那你能不能转让几个女特务来害我?我贼喜欢女特务。
老头康生说:不行,因为你也是特务,女特务不可能害男特务。

一个打扮成古代美女的疯丫头走过来,嘻嘻哈哈嚷嚷:谁喜欢女特务啊?本小姐就是他吗的正牌儿女特务!
我挑起大拇指:够哥们儿,猛。
这丫头不客气地说:你小子说给我搞回国护照,整到手没啊?
我说:哪有我老灯办不成的事儿。但你要出五万美元中介费。
这丫头说:呸!我哪有五万美元给你? 我真有钱还不如捐给笔会受难者家属呢。
我说:你总整那些不着四六的事儿干啥?踏踏实实嫁人过日子多好。
这丫头嬉笑着走远,回答声遥遥飘来:人--各--有--志,我--爱--政--治——
我摇头苦笑:哎,挺好个姑娘,被政治害喽。

人群中有几位老大姐站在一起,我凑过去聊天。
戴着墨镜的大姐打招呼说:灯爷,我看你长得像土耳其人,我刚去过那里。
我施礼说:在国内时很多人就以为我是新疆烤羊肉串儿的。您是吾丁兄的师姐,受老灯一拜吧。
戴两寸多厚近视镜片的大姐说:老灯,君不见夫热血汉奸乎?
我嘿嘿一笑: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只有举着高倍望远镜的大姐严肃不语。我怯生生地发问:敢问老姐您看到了什么?
她沉默半晌,才轻轻吟唱:呀拉嗦,那就是青藏高嗷嗷嗷原——

接下来,我碰到两个化装成卡通人物的年轻人。
其中王子打扮的紧紧抱住我,哭着说:灯哥,你个老顽童,我可见到你了。
我也热泪盈眶,连叮咛保重的话也哽咽着说不出口。
其中武士打扮的上前跟我握手说:看了你的文章,我觉得是应该感恩收留我的泰国与美国,但你寄希望于胡锦涛并炫耀与他的交情,真是短视浅薄!
我点头承认:你指教的是,其实我跟锦涛只是普通朋友,没啥深交,呵呵。

最后有三个古装打扮的过来。
大高个戴李白面罩的家伙冲过来就当胸捣了我一拳:呀哈老灯,可逮着你了,咱俩不打不相识,你得给我唱段二人转!
骑自行车戴杜甫面罩的家伙也大声嚷嚷:你小子总叫我亲哥,太肉麻!
戴诸葛亮面罩的总举着左手,呵呵笑着说:老灯你还信主吗?你开的玩笑太多袅!
我连连抱拳拱手 :幸会幸会,小弟唱段儿二人转 ,给三位兄长赔罪。
我扯开嗓子嚎:
一轮明月呀照西厢
二八佳人啊巧梳妆

刚刚唱到这儿,我被弄醒了。
老婆站在沙发旁,用苍蝇拍儿啪啪拍着我的脑袋说:做梦还唱二人转 ,难听死了。
我半睡半醒,意犹未尽,顶着拍打继续哼唱:
三请灯哥来赴宴
四顾无人跳粉墙。。。
哼着哼着,回想着梦中见到的兄弟姐妹们,竟至流下两行清泪,嘿嘿嘿
最后编辑时间: 2012-09-13 22:16:07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