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老灯   [转贴]中国退役奥运冠军自曝连吃6年禁药导致绝育 2012-08-02 19:06:19  [点击:4345]
中国退役奥运冠军自曝连吃6年禁药导致绝育

大河网-河南商报




  “冠军搓澡工”邹春兰2006年曾引起全国关注,日前她自曝结婚近10年至今无法怀孕,可能是当运动员时长期吃禁药的后果,因她体内的男性激素比普通男性还高。

  禁药作恶

  汗毛变长嗓音变粗

  邹春兰拿过全国举重冠军,打破过全国纪录和世界纪录。出生于1971年,1987年进入吉林省第一体工队时,刚满16岁。她透露从她进入体工队起,就开始服用“大力补”,每天1粒,直到1993年退役,达6年之久。“只有到比赛前的半个月,才停止服用,并打‘掩盖剂’。”邹春兰说。“大力补”那时就已是禁药,其对女性有男性化反应。教练将几种药同时给她服用,有鱼肝油、多种维生素等等,其中还有“大力补”。她的队友们也服用这些药物。邹春兰回忆说,当时,教练说这都是营养药,补身体的。当年,邹春兰就开始汗毛变长,嗓音变粗。队友们也都有类似反应。后来,有人问教练,为什么会长胡子。教练才说吃的是“大力补”,属于男性激素。但教练说,没关系。后来,她从老队员那里了解到一些关于“大力补”的信息,比如吃了后,嗓子变粗,胡子很重,月经不正常等等,然而,事实证明,这种叫“大力补”的小药丸,直接毁灭了一个女人想成为母亲的愿望。

  不能生育

  雄性激素比男性高

  一个因服药而成为“男人”的女人,付出的代价竟然是无法生育。“我已经确定没有办法生孩子,只能认命了。”电话那端,邹春兰说这话时貌似轻描淡写,记者还是能感受到一个女人的绝望。记者了解到,2001年,是邹退役后的第8年,她到上海看病,经检查,她体内的男性激素比普通男性还高。2002年,邹结婚,虽然夫妻生活正常,但至今没有怀孕。“我怀疑是在当运动员期间吃药的后果。”

  邹春兰已经能够直面残酷的现实:“医生已经给我判了‘死刑’,我不再幻想有孩子了,如果有可能,我会考虑领养一个。”

  退役18年来邹春兰做过种种努力,夫妇俩曾在长春一家浴场打工,邹给人搓澡,丈夫老周搞卫生。

  生意冷清

  洗衣店一月能挣2000

  2006年初,媒体铺天盖地报道了这位“冠军搓澡工”,随之产生了一个新名词“邹春兰现象”,意指运动员退役后生活无保障。2006年4月,吉林省体育局重竞技管理中心和全国妇联为邹春兰提供价值20万元的洗衣设备和一间面积为105平方米的门面房,并免费培训邹春兰洗衣技术。

  同年8月11日,邹春兰的洗衣店开始试营业。然而,现如今洗衣店生意并不怎么样?昨晚,在接到记者电话时,邹春兰抱怨说,“店里雇了4个人,1600元还没人愿意干。愁死我了。别觉得你是名人什么的,人家可不管你这个,给钱少就不干。”

  邹春兰说,“经常有人来看我,说看看冠军长啥样。刚开店时,很多人听说这是举重冠军开的,都大老远跑来洗衣服。不过顾客的新鲜感过去了,店里的生意也就冷清了下来。”提起收入,邹春兰又是一声叹息,每个月毛收入能达到1.4万元左右,保底成本是1.2万元。说起纯收入,邹春兰叹了口气,“每个月能赚2000块到3000块。”

  相关新闻

  嗑药成风 官员抱怨钱被“吃”完

  任何行业都有潜规则,在体育行业,“吃药”在一段时间内也成为了潜规则,甚至成为了一些教练、队员攀比的工具。

  游泳、田径、举重这些项目都是禁药的重灾区,在中国游泳界,经常会有让人不能理解的情况出现,一些著名运动员在运动生涯的巅峰之际,竟然选择激流勇退。当时不能理解,通过邹春兰的例子,现在明白了,她们是为保全“女儿身”,是为保住一个当母亲的权利。

  上世纪90年代,一位国家游泳队的教练满腹牢骚:“体委不给我们钱,我们怎么使用新产品啊,没有新产品,我们怎么出成绩啊。”可是某省体委的一位官员也是一肚子委屈,“体委就那么几个外汇指标,全给他‘吃完’了,怎么还不满足啊?!”该官员私下里对一位好友抱怨道。

  在计划体制下,在唯金牌论的利益驱使下,一些项目“嗑药”成风早已成为体育圈公开的秘密。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