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老灯   老之将至 2012-08-20 08:49:41  [点击:7111]
老之将至


八九民运那时节,俺正是含苞待放的黄花小伙子,粉嘟嘟青嫩嫩的一掐直出水。转瞬二十余载过去,俺竟已年届半百,垂垂老矣。

与从前相比,变化最大的当属外貌。
前两天俺逛商场偶然照镜子,真个是不照不知道,一照吓一跳。只见那满头的白发跟撒了一层石灰似的,满脸的皱纹跟揉过的破布似的,目光呆滞跟死鱼眼睛似的,牙齿疏松跟猪悟能的耙子似的,背驼着脖子探着跟老乌龟似的。当时俺暗自感慨:看来无论多么有才的银,也难免一老呢。

外貌变了,体格亦不中用,事事力不从心。
原来攀爬屋后的小山,只要一个小时即可登顶,如今要三个小时,步步带喘,走走歇歇,回来还要躺两天恢复。
原来上床玩耍能撑半夜,如今却翻身跨上马,飞马到河东。
原来熬夜上网或搓麻动辄整个通宵,第二天照旧神采奕奕办公,如今天黑就得困觉,白天也经常不由自主打瞌睡。

人老了毛病见多。
跟从前比,俺动手少了动嘴多了,特别爱唠叨。唠叨孩子老婆,唠叨人情世故,唠叨今不如昔,倚老卖老很讨人嫌。
俺经常怀旧,总提起往日的辉煌,吹嘘当年日日饮宴夜夜笙歌的腐败生活。
俺开始自暴自弃,不修边幅邋邋遢遢,一看就是不讲卫生没有品位的支那农村大叔。

人老心亦老。
年轻时从来没想过面对死亡,仿佛自己可以永远不老。如今人生已然过去大半,即将迎来暮年,死亡已不再遥远。想起末日来临先感惶恐,再则安然,继而觉得无所谓。死生往复,宇宙之大道也。况且故乡家族墓地已无空位,俺索性不死算袅。

把生死看开了,继而对得与失,荣与辱,成与败,穷与富,都渐渐能看得开放得下。眼下俺没有非赚不可的钱,没有非出不可的名,没有非报不可的仇,没有非斗不可的气,唯有非读不可的书。
目前的心态,端的是静听潮起潮落,笑看云卷云舒。

可能与其他老年人不同,俺对友情爱情亲情统统淡漠了。朋友请饭局不去,情人约开房不去,儿子邀旅游不去。既然决意放下,那些揪心挠肝的感情尽量少些好,免得死后九泉下惦念别人,同样省得别人受累惦念自己。所谓赤条条来去无牵挂,把最难割舍的割舍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人一老,立场观念肯定不由自主地趋向保守。
以前俺总动员朋友快刀剁乱麻离婚,可现在谁要散伙,俺反倒劝说:凑合过吧,再找还不如她呢,俺的教训还不够吗?
以前俺总鼓励别人出去闯荡,但现在谁要离开俺们村子,俺便苦笑说:你往哪儿走?走到哪里不是社会主义?
以前俺逢人便说要推翻共产党,而现在谁若跟俺提推翻共产党,俺只是长叹说:咋推翻?要不然让老共接着干算了,别折腾了。

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不知何故,上帝让俺成熟得如此缓慢而又艰难。俺连不惑带知天命,都只是最近这些日子才发生的事儿。
俺强烈认识到,人生犹如一块被抛出的石头,抛物线的轨迹是注定的,外力所能改变的微乎其微。这块石头能飞多高,飞多远,取决于石块的质量形状与初始抛掷的力度,而这些都不是作为石块的你可以决定的。所以无怨,所以无悔。

服老认命,命由天定。寻根溯源,探其究竟,便要追索信仰,找到心灵的归宿。经过反复比较,俺去信了还不算太荒唐的洋教,请求万能的主宽恕俺以往犯下的旧罪,也预先宽恕俺仍将犯下的新罪。有了信仰,再假装自己是个好人,做些力所能及的善事。这般一来二去的,俺慢慢有了一点点慈祥,一点点体贴,一点点谦卑,一点点恬静,一点点泰然。

过些天回乡省亲,俺要打扮成老华侨的模样:留上唇胡须,戴金丝眼镜,穿背带裤,扣白礼帽,拄文明棍儿。在后辈子侄们的簇拥搀扶下,俺将蹒跚在故乡县城的街道上,眯眼端详林立的高楼大厦欢畅的红男绿女奔驰的车水马龙,不时用苍老颤抖的声音叨咕:祖国变喽,家乡变喽,叶落归根,俺总算回来喽。
边说边掏出手绢儿频频拭泪,直至泣不成声全身瘫软旧病复发心脏短路,至此走完反动荒淫迷途知返的一生 ,嘿嘿嘿
最后编辑时间: 2012-12-06 00:04:1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