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鸡头肉 “告黑状”和西方人的伦理观   2012-09-18 10:50:20  


作者: gpib   zt伯夷: 鸡头肉讲西方伦理观显然找错了地方 2012-09-18 22:48:26  [点击:4274]
鸡头肉讲西方伦理观显然找错了地方
作者:伯夷 2012-09-18 19:13:57 [Reads:77] [edit] 返回共舞台首页
凭一两部电影来总结“西方人的伦理观”,这类写文章的套路,在中国可能还有市场。而这里的网友基本上都是住在“西方”的吧?电影里的故事多是讲些比较特殊的事情,跟日常生活很多是有很大出入的。姜文还是王朔有段名言,大意是西方的电影暴力犯罪坏人多,中国电影和平幸福好人多。而实际生活里正好相反。虽然不全面,但也有一定道理。

西方是个多元社会,一些伦理规范,不同的群体都有不同的看法。鸡举的那部电影的例子俺没看。但宁愿自己失去大好前程也不肯招出欺负过自己的人,不知这是个什么样的普世伦理。不过,西方的文学作品或电影确有很多类似的东西,这不奇怪。美国人连反美支持独裁国家的人也不少见。但这不是“西方人的伦理观”,顶多算是“部分西方人的伦理观”。

西方人,至少美国人,更注重的是公平和正义。一位朋友的孩子还在读小学生,一盒铅笔被一同学抢了去。东西虽然不值钱,但觉得孩子不能被欺负,就找到老师。那学生平时就很调皮,老师就建议报警。那同学听说要报警,吓坏了,赶紧来跟朋友的小孩道歉,把东西还回去。这才是比较符合人性的伦理,让小孩从小知道不可欺负人。而被恶人欺负还要替恶人隐恶其实是助长恶行。这样的伦理可能是基督教伦理吧?但却非世俗伦理。

即使没有亲身经历,也看过不少新闻报道,应该了解美国人是如何热衷举报不法行为的,即使干那些违法事情的人“没有直接得罪过他”。而现在的中国,大概就是因为“从小植入了不为了私利或个人怨恨的发泄而出卖别人的观念”,老共再怎么作恶,多数人也不会为“私利和个人怨恨”跟恶人抗争。这倒是对构建和谐社会非常有益。当然,为了“公利”和“他人的怨恨”,则不妨发泄发泄。目前这轰轰烈烈的抗日保钓运动就是例子。这是题外话,不多说。

至于法轮功跟郭某这事,没怎么关心,不清楚细节。但印象里,郭某跟曾某一样屬人渣级人物。法轮功如能阻止其来美,俺可是乐观其成。毕竟,到美国避难并非“基本人权”。在泰国他们只要勤勤恳恳地劳动,也能自食其力,生活下去,肯定比在国内坐牢好多了。也比来美国让俺们恶心要好。

(鸡文中删掉了那孩子被欺负也不举报一段。但俺就不改了。)


附 1:
------------
作者: 鸡头肉 ““告黑状”和西方人的伦理观”2012-09-18 10:50:20 [点击:121]

人们有时会辩论说,西方民主社会的官方机构是高度透明的,所谓的“告黑状”完全
是专制的官僚社会之产物,这类行为尤其盛行于文革时期的中国,而在民主社会中无
所谓“告黑状”——打打小报告什么的与西方的伦理并不相悖。

事情其实不是这么简单。以欧美中、小学生的生活为题材的影片中,那些爱到老师或
者校长那里打小报告的学生几乎没有一个是作为“正面形象”来颂扬的,尽管有时打
小报告的理由表面上可以装饰得冠冕堂皇。典型的故事是《闻香识女人》(Scent of a
woman)。在电影的末尾,当宁可失去大好前程却硬扛着不肯招出恶作剧者是谁的学生
被学校委员会指责为隐瞒真相的老手和说谎者时,那位满口脏话的上校嘟囔了一句
“But not a snitch!”,俺看的当时觉得过瘾之极。

有些东西实际上是有普世性的。从小植入了不为了私利或个人怨恨的发泄而出卖别人
的观念,长大之后的行为准则可想而知。西方人并不缺乏这个东方传统中也有的价值
观——其实这也是一个社会中人与人之间能够存在较高信任度的伦理基础。在文革时
期,俺们的传统中断,“告黑状”盛行,严重破坏了人和人之间的基本信任,给中国
留下的后遗症直到今天还远未痊愈。

上述所论当然不完全适用于本坛最近热议的颇有争议的“告黑状”事件,但有些基本
的道理是相通的。抛开了表面上冠冕堂皇的东西,人们其实不一定非要去做那些损人
却不利己的事。“伦理”与“有没有法定的权利”毕竟不是一回事。

附 2:
---------------------------------------
作者: 鸡头肉 “原来 Edmond Lee 是有背景的”2012-09-15 11:03:54 [点击:578]

在网上看到他的一篇文章,里面坦然地写到:“多年前我曾在中共情報機構做事,並
以新聞記者的身份在海外工作。”之所以这么“坦然”,可能的原因有很多,因为俺
没有任何线索,就不枉加猜测了。

如果他的文字可信的话,就很容易理解为啥以俺们普通人的传统观念来衡量,他的行
为非常出格。人们常说,决定人的行为往往不是信仰或理念,而是习惯。这位同志早
年间所受到的专业训练使得他的行为模式(甚至是思维模式)有了一定的惯性。

其实,“放下屠刀”未必就能“立地成佛”,更何况屠刀是不是真的放下了还有待于
观察。仅凭他能对一个受中共迫害的流亡者(好象还没有直接得罪过他)来这么狠毒
的一手,俺感觉这位老兄还远远没有真到大彻大悟的境界,对屠刀甚至颇有恋恋不舍
的意思。

读了坛子上的几个帖子,好象螺杆兄是他的朋友。俺的直觉是对这样的“朋友”应该
多存一个心。没有挑拨离间的意思。换做俺自己,俺肯定不会结交这样的朋友,无论
他出于“尊重”给俺送多少张价值不菲的文艺演出票,俺也不会收。

可能有些网友为他的倒戈反共叫好。反共不是坏事,但如果其行为有悖于常人的伦理,
并以其他流亡者遭受不幸为代价,俺感觉就没啥值得称赞的了。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