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杜智富   从宪政的角度来评林飞帆在凯道的最后演说 2014-04-01 17:37:45  [点击:10295]
从宪政的角度来评林飞帆在凯道的最后演说

两天前凌锋先生给大家提供了林飛帆的17分鐘講話,并说明一刀未剪,这篇讲话是在三月三十日凯道大集会结尾时林飞帆的总结发言,所以很重要,从这篇讲话里我们可以知道学生们的诉求是什麽, 也同时给我们一个机会理解学生领袖们对政体和宪政的看法, 本文是要从宪政的角度来分析林飞帆的思路。

以下先把林飞帆的演说全文帖上来, 我的评论用阿拉伯数字标记在原文里,并放在刮弧内, 然后在文末,按阿拉伯数字展开我的评述。


作者: 凌锋zt林飛帆17分鐘講話 一刀未剪 2014-03-30 21:00:45

2014年03月31日

林飛帆談話全文:

在國會議場裡面我們已經待了13天,過去這13天裡面,我們流過淚,在街上的同學們也流過 血,受盡內心的煎熬,很多夥伴都說過「好想回家」,但是我們沒有離去,堅持下來了,把國會鎖住了,在國會議場周遭,所有同學露宿街頭風吹日曬,也在街頭住 了整整13天。各位,我們的行動已經創造了台灣歷史上永遠不可能抹滅的一頁。從佔領國會那一天起,我們就已經寫下歷史,這個歷史不是因為我們佔領國會,而 是因為在佔領國會行動當中,對台灣現行的憲政體制、民主制度提出最深刻的反省 (1)。我們的行動在台灣與中國的關係之間,也做了新的定義,我們告訴政府,台灣的 未來屬於全台灣2300萬台灣人民,台灣的未來應該由我們自己決定。
這13天以來,很多焦點都放在這個運動裡少數個人身上,但我必須在這 裡跟大家說,這個運動的成就不屬於任何一個個人,不屬於我林飛帆與陳為廷,而是在議場裡面所有的夥伴,以及在議場外面堅守13天所有的夥伴,這個成就屬於 全體參與這場運動所有同學,以及所有公民朋友。大家把太多焦點放在我們身上,很多人用總指揮稱呼我跟陳為廷,但是必須說,這場運動絕對不屬於我們個人,這 場運動屬於在座的各位以及所有的夥伴,人民就是這個國家的總指揮(popular sovereign only, not about directing)。而現在我們要指揮的對象,就是一個已經脫序的政府 (2),馬總統,請你接受人民的指揮 (3)

現在我們提出來四項訴求
第一、退回服貿。
第二、建立兩岸監督條例我們要的是專法而不是行政命令(4),我們要求先立法再審查,這項訴求從進佔國會第一天起都一直堅持,沒有改過。
第三、召開公民憲政會議。因為當前的政府已經喪失了根本的統治正當性(5),只有由公民的發起邀請台灣的各界政治與社會的代表,才有能力在現在的僵局中開創新的歷史 (6) 解決現在的困境 (7)。
第四、回到國會。希望朝野立委跟人民站在一起,支持人民的訴求。
我 們為什麼要進佔國會,從第一天起就說得非常清楚,台灣現行的代議政治、民主制度,已經在行政權專擅獨大的情況底下被摧毀殆盡 (8),現行的代議民主,已經被黨紀(can there be none such in all parliamentary system?)、被個人(who? Wang jin ping’s?)的意志鯨吞蠶食,已經無法回應民意 (9)。正是因為這樣,所以我們佔領國會,國會屬於人民的國會。各位,馬總統昨天召開記者會,他的言語聽起來很溫 柔,他的面目帶著笑容,彷彿好像已經接納了我們、聆聽了我們,但是各位,昨天馬政府的這些回應並沒有任何一點具體承諾,也因此我們佔領國會的行動還無法停 止,我們會堅持下去,我們也知道所有台灣的公民朋友也會和我們一起堅持下去。
今天絕對不是結束,今天50萬人站上街頭,我們又寫下了台灣 歷史上新的一頁。從學生運動成功的串起台灣整個(10)公民社會,這已經不是學生自己能夠達成的事情,這必須是由台灣所有的公民朋友展現集體團結力量才能夠達成, 這個勝利、成就屬於所有台灣人民。7點鐘了,我們說到做到,在這一場行動之前,我們說得非常清楚,今天這場集會是一場和平非暴力的抗爭,為了是要展現台灣 人的集體意志。昨天我們向馬政府喊話,我們說今天的集會7點鐘會準時結束,各位,此時此刻我想邀請各位朋友,轉頭看看你身旁的朋友,看看他們的臉,認識他 們,互相留下聯絡方式,從明天開始,從你為中心認識你周遭的7個朋友,約定好從禮拜一到禮拜天排好你們的班表,到國會報到。
今天不是結 束,但我們7點一定要結束,凱道這個行動將在這裡告一段落,所有50萬的公民朋友,我們在這裡再一次謝謝大家、謝謝你們,請舉起你的右手,50萬人,馬總 統請你聆聽人民的聲音、所有公民朋友的聲音、台灣人民的聲音。「馬總統出面回應、具體承諾、出面回應」,「退回服貿、捍衛民主、先立法再審查」、「人民站 出來、台灣有未來」。



我对林飞帆的演说从宪政角度的评述如下:

1,【對台灣現行的憲政體制、民主制度提出最深刻的反省】, 这个思路显然非常重要,我期望学生领袖们能够提出深刻的宪政论述, 尤其是有社会科学研究生资历的学生领袖们。

2,【而現在我們要指揮的對象,就是一個已經脫序的政府】,学生领袖们需要提出充分的论证到底政府如何的脱序了, 没有坚实的根据,就会失去占领立法院的理据, 学生们还应证明宪法里三权分立的那一部份脱序了,立法院的脱序不能视而不见,行政院的脱序需要说清楚, 不从三权分立的角度来分析, 就会笼统的说政府脱序了,就会看见了问题, 却指错了方向

3,【馬總統,請你接受人民的指揮】 , 在共和宪法里人民拥有主权, 人民却并不拥有直接的指挥权, 指挥总统行政权的方法是人民透过立法院的立法来表达人民的意愿,凯道的五十万或十一万能否代表全民是个问题, 凯道的五十万总不能比全国大选得出的结果更有代表性, 五十万不能取代大选的结果,更不应取代立法院的功能, 宪法里人民从来不具备指挥的权力。

4, 【建立兩岸監督條例我們要的是專法而不是行政命令】这里说的專法是否专国会所立之法?要是的话,这是国会至上的政体 (即parliamentary supremacy),这种政体历史上弊病很大,因为只要靠国会立法就能改动宪法对分权界限的规定,美国独立的原因之一就是当时英国的议会至上造成英国的一意孤行,潘恩因而批判英国无宪法, 因为英国国会可以改动一切,造成议会独大的局面,因此才有美国式的参议院的建立,以防一院独大的局面,美国总统对外签约只需参议院 ratify,不需众议院同意, 美国的宪法修改另有程序, 不能由国会单方面立法改动,台湾没有参议院, 再加上专国会之法的话,就会造成一院独大的局面。(关于台湾目前行政院对外条约签署权力的规定请见下面贴的陳以信在媒體的撰文)

5,【因為當前的政府已經喪失了根本的統治正當性】,这个说法需要充实的论证才能服人, 不如此何能据以为占领立法院的理据? 学生们对立法院的脱序不认真研究和面对,反而说政府和多数党喪失了根本的統治正當性,没有充分的论证就不能服人, 林飞帆这里用的语言, 恕我直言这是煽动性demagoguery的语言。

6,【只有由公民的發起邀請台灣的各界政治與社會的代表,才有能力在現在的僵局中開創新的歷史】学生们需要论证这样邀请出来的社会代表会比全民大选得出的结果更有代表性和公平性,平头老百姓的代表性如何处理, 这可不是一个小问题, 大选可以做得到,这样邀请台灣的各界政治與社會的代表就做不到,难不免会是个精英会。

7,【解決現在的困境】学生们对现在的困境是什麽的研究是否可以让大家看一下,明显的立法院困境在这个研究的视野里吗?行政院依行政权行使的对外条约签署到底出了什麽问题?问题出在立法院还是出在行政院, 也需要学生们仔细研究清楚才能确保行动的正当性。

8,【台灣現行的代議政治、民主制度,已經在行政權專擅獨大的情況底下被摧毀殆盡】 这个显然也需要学生们的仔细论证,为何是行政权独大而不是立法权被瘫痪才是摧毁台灣現行的代議政治、民主制度的主因。

9,【現行的代議民主,已經被黨紀、被個人的意志鯨吞蠶食,已經無法回應民意】学生们需要说明这是不是意味着政党不需要党纪了, 也请学生领袖们指出哪国的国会里的政党不用党纪, 多少党纪是另一回事, 但不会有完全没有党纪的政党, 包括民进党和台联党都有党纪,需知道议会政治就是adversarial politic,西敏寺国会制在多数党执政时党魁個人的意志鯨吞蠶食,正是西敏寺国会权责相符的要求, 要求废除党纪是等同破坏政党政治, 学生们能说服民进党,台联党废除党纪吗?五十万不能垄断什麽是全民的民意。

10, 【從學生運動成功的串起台灣整個公民社會】,说五十万人或十一万人就能代表台灣整個公民社會,有点夸大其词和煽情, 青年学子不要养成政客们demagoguery的习惯。



陳以信在媒體的撰文

國民黨前發言人陳以信今天在媒體撰文指出,12年前翻修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時任陸委會主委的蔡英文原主張由行政機關自行核定,但如今卻要求審查服貿協議。 陳以信撰文內容指出,占據立法院、衝進行政院控訴服貿審查程序「反民主」的抗議學生們一定不知道,他們所嚴厲指控對象,其實正是12年前的民進黨政府與時任陸委會主委的蔡英文。 他說,民國91年「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進行大幅翻修,當時擔任陸委會主委的蔡英文提出行政院草案,立法院內政委員會由召委陳學聖擔任主席,他當時擔任陳學聖的國會助理。 陳以信說,修法重點是制定「複委託」機制,允許陸委會「委託」海基會,與大陸海協會簽署兩岸協議;這也正是服貿協議的法源基礎。 不過,9月底行政院版的草案中,第5條僅規定,「其內容未涉及法律之修正或無須另以法律定之者,協議辦理機關應於協議簽署後30日內報請行政院核定」。 陳以信說,蔡英文當時的用意是希望兩岸協議由行政機關自行核定即可,立法院未能置喙。所以,當年若依照蔡英文提出的版本通過修法,「今日根本沒有學生占據國會這回事,因為服貿協議去年7月就會由行政院直接核定生效」。 不過,陳以信說,當時國民黨深感不妥。由陳學聖領銜提出修正案,國民黨和親民黨兩黨立委43人與民進黨立委李文忠共同連署。於是,在第5條第2項加上「並送立法院備查」等字眼,藉以避免行政機關規避立法部門監督,最後併案審查通過,「才破了蔡英文的局」。 陳以信回憶,當年在立院委員會時,蔡英文眼見無法拒絕,竟臨時想加上「必要時以機密方式處理」等字眼。 陳以信說,蔡英文當年還希望兩岸協議「黑箱」處理,如果這樣做不算「反民主」,怎樣才算「反民主」呢?如今民進黨不僅刻意忽略這段歷史,蔡英文竟還敢問總統馬英九,「如何向歷史交待」? 陳以信說,今日的國會有審查服貿的理由,正是當年國民黨建立的汗馬功勞,卻未見民進黨道謝。
最后编辑时间: 2014-04-03 10:43:2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