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杜智富 前日所问大同篇里大同与小康的对立,与你的这一段话是同一个意思   2014-08-29 10:37:09  


作者: 东海一枭   2014-08-29 19:38:52  [点击:7728]
《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第二部《小康王道的三代实践》中有两小段,可释君之疑,特附上:


附一:禹继位后,又举皋陶为继承人,皋陶早死,又以伯益为继承人。大禹逝世后,诸侯不拥戴伯益而拥戴禹之子启。夏启即位后,终止了禅让制,建立中国史书记载的第一个世袭王朝——夏朝。中国历史上的“家天下”,就是从夏朝的建立开始的。

自唐虞至夏商周,都是分封建藩时代(封建制),帝王与诸侯分而治之。尧舜禹汤部落联盟相当松散,相当于邦联制,西周各封建国与“中央”联系加强了,各种规章制度细密了,天子权威强化了,相当于联邦制。我称之为古代邦联制(联邦制),其中,尧舜禹为公天下的邦联制,夏商周为家天下的邦联制。


附二:帝位传贤还是传子?孟子提出的标准是:“天与贤,则与贤;天与子,则与子。”归根结底,天意即民意,帝位传给谁,要视民意而定。尧逝世,三年之丧后,天下之民不从尧之子而从舜,民意在舜;舜逝世,三年之丧后,禹避舜之子于阳城。天下之民不从舜之子而从禹,民意在禹。这都是“天与贤”的表现。

禹将益推荐给上天,七年,禹逝世(《夏本纪》载是“十年”禹崩)。三年之丧后,益避禹之子于箕山之阴。(《夏本纪》记载是避居“箕山之阳”(《史记》正义按:“阴即阳城也。《括地志》云:‘阳城县在箕山北十三里。’)朝觐讼狱者不之益而之启,曰:“吾君之子也。”讴歌者不讴歌益而讴歌启,曰:“吾君之子也。”这就是“天与子”的表现。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