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杜智富 就1997年江泽民访美时民运抗议活动提供一些当时的资料   2014-09-22 21:38:57  


作者: 封从德   王军涛的公开道歉信 2014-09-23 00:03:35  [点击:8647]
模糊不怕,可以掃描,貼出來,就能圖像處理變清晰。物證很重要。多謝老杜。網上可能從來都沒貼出過。

另外,「那个火爆会议, 事后吴学灿有一篇精彩的报道」,吴学灿應該有保留吧?

水良先生提到類似情況(見下面轉貼),可否提供這篇報導等等?


【作者: 杜智富 就1997年江泽民访美时民运抗议活动提供一些当时的资料 2014-09-22 21:38:57 [点击:67]

本想先找出王军涛的公开道歉信来展开讨论,但是发现那封公开道歉信与原来民阵和民联内部通讯的原fax文件,由于时间久远,早已模糊不清,那位朋友能从网上帮我找出来,本人将无限感激。找不到王军涛的道歉信虽然有些失望,】


【范似棟问我:【內部通告有些說法來自傳媒,杜先生是否曾經核實?】那个周末我和方城除了极力从建记者招待会,和建立美国国会和国务院见面的可能性外,我们同时尽力收集了各媒体对王军涛的报道,并强烈要求王军涛必须亲自到华盛顿说明问题,王军涛本意是想留在纽约不出面的,想让刘晓竹单独面对大家的责难,但是他最终顶不住我们的压力,从纽约坐火车赶到华盛顿来说明问题,就在这个非常火爆的会面里,王军涛自己核实了这些报道,承认了人民日报的记者来访了他还有一位大学校长与他见了面并进行了长谈,这些在他自己组织后来开除他的报告里他也承认那个火爆会议,事后吴学灿有一篇精彩的报道,可惜我再也找不到了。 】


http://blog.boxun.com/hero/201103/xushuiliang/13_1.shtml

简单介绍王军涛先生出国以后的表现  

徐水良

2011-3-17日

[按]三妹文中批评了王军涛先生。这里简单介绍一下王军涛先生出国以后的表现。

王军涛先生刚出国时,声望很高,几乎有点众望所归的样子。但出国不久,旋即在1997年,破坏海外反对派决定的抗议江泽民访美的一些重要活动,一个人不经过相关组织同意,也不通知相关人员,就擅自停止海外民运组织共同决定的这些重要的抗议活动,引发海外民运群情哗然,群起反对。海外民联、民阵等许多组织,发表声明,并专门召开记者会,揭露王军涛先生的叛卖行为。他的名声从此一落千丈。

以后,王军涛先生一直与中共相关方面密切互动。吹捧邓小平,鼓吹与中共和解合作,反对革命。

不久以后,王军涛先生又被战略研究所开除,战略研究所的吴学灿先生(原人民日报工作人员,因89民运时出刊《人民日报》号外被捕,后出国),很长时间内,一直逢会必谈王军涛先生投共问题。

这一次,他和他那个被称为第二正义党的“三王党”,即所谓的民主党全国委员会,180度大转弯,从无敌派的重要力量,反对革命,变成儿戏、恶搞和丑化革命。这次他和刘刚、高寒等人及整个花瓶民运。冒充和争夺茉莉花革命发起人,恶搞和儿戏花季革命,不仅把花季革命变成“微笑、散步”之类的儿戏,对中国的花季革命起了极大的破坏作用;而且把许多国内朋友暴露到中共面前,使他们或者被捕,或者处于危险之中。

日前,王军涛先生等在他们的那个所谓的发起人网站上,竟然儿戏和恶搞南京市民保护法国梧桐的行动,又冒茉莉花发起人名义,要求南京参与者上街之时统一穿浅色衣服,扎绿丝带于右臂,加入静坐。显然,即使最愚笨的人,也能看出来,扎上丝带这种做法,既使参加者与周围民众区隔,自我孤立,又自己加上标志,暴露自己认同和响应茉莉花革命的立场,便于警方抓捕。这种做法,确实为警方想得很周到,使他们很容易识别和抓捕这些认同响应花季革命的参与者。

请国内朋友一定要提高警惕,千万不要相信王军涛、刘刚、高寒这些 “发起人”,千万不要相信海外“民运”沦陷区,千万不要与沦陷区联系,千万不要暴露自己的私人信息,以免给自己带来危险。



      “打倒共产党”是具时代意义的口号

          三妹


我们已经清楚地看到,八九年过去二十年,我们又一次迎来了革命大潮澎湃的时代。中东人民纷纷起来抗争,推翻极权制度,建立民主制度成为这个时代的主题。突尼斯人民和埃及人民的殊死一战赋予这个时代非凡的革命意义。

现在轮到我们中国人了。打倒共产党,推翻中共极权,建立一个全新的民主制度是我们中国人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而我们的口号就无疑要在这个高点上,我们就要别无选择地选择这个时代的最响亮口号“打倒共产党”。

这个口号是这个时代的口号,它具目标性和指导性,具有这个时代的意义,它与运作策略中的口号有很大不同。运作策略中的口号是具体的、与人民生活息息相关的,要吃饭、要住房、要工作都是这类很好的口号。但最高口号则既要彻底明确又要具指导性;它既要明确响亮、又要比一般具体的策略性口号高,在时代的高点上;它既要有声援效果,又要对民众具警示作用,有目标性。最重要的是它要具备这个时代的时代意义。其实,法轮功群体早已喊出“天灭中共”,“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这些具时代意义的口号。

“打倒共产党”这个口号则是这样一个多功能的口号。它指出明确目标,给心怀恐惧的人们以极大震动,震动他们打破恐惧。这个口号明确到位,易于传播,号召力极强,它在当前对共产党怨声载道的中国最符合中国国情。

“打倒共产党”的口号含义有三:一.对腐败透顶的中共政府说“不”。二.彻底否定中共的执政合法性。三.要中共下台。

毋庸置疑,只要是革命,就意味着对抗。突尼斯革命虽然叫“茉莉花革命”,但其激烈的对抗性质全世界有目共睹,埃及革命也是如此,利比亚革命就更是如此。所以某些中国“民运人士”提倡的“白衣行动”,当前某些“中国茉莉花发起人”提倡的“微笑散步”,都是毫无意义的。因为这些呼吁失去了对抗作用,则不会起任何作用,只是无稽之谈。

而王军涛提倡的“非政治化”“民生化”就更是为共产党着想的无稽之谈。他在最近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说:“它(茉莉花革命)在往深发展阶段,不希望政治化,但是它也尊重运动发展的多方向、多层次。我个人认为,茉莉花诉求多样化,最后让参与者自己去选择去。茉莉花这种多中心呢,有利于分散当局的注意力,让它知道,这个不是一次传统的政治反对活动。”他还说: “茉莉花的发展呢,…… 我觉得将来更大的果实是在民生方面,就是跟一些具体的民生诉求结合在一起,会产生很多果实。”

王军涛这些说辞是想避免革命,这只是自欺欺人的幻想。腐败透顶的中共政府已经把中国推到这般天怒人怨的地步,革命则不可避免。而且,越是腐败残酷的政府,革命的激烈程度就越大。而王军涛们早以他们的多变行为证明了他们是毫无原则的人。今天他们害怕政治也是如此。

实际上,政治与人民的生命和生活息息相关,人民争取天赋人权、争取民生都是政治。政治是文化,是生活方式。政治有不同的范畴——政客和政府官员搞的是行使公权力的政治,人民搞的是监督公权力、维护自身权利的政治。有些“民运人士”来不来就以非政治化去误导正在争取自身权利的百姓,用共产党的“政治”思维混淆视听,从八九六四时就如此,现在还在继续,这与刘晓波二十年前发出“无敌论”到今天在诺和平奖颁奖大会仍继续鼓吹无敌的走向没有两样。

在革命运动中,不同的民众会自然提出各自关心的民生问题,那是百姓的自然诉求,无可非议。但是作为民运人士或民运组织,就不能躲避 “打倒共产党”这个已经迫在眉睫的核心主题,核心就意味是唯一的。有民运组织把“胡锦涛下台”也放在这个核心中,岂不可笑?因为那正是中共美化自己的地方,它最近仍在说:“中国不存在领导人终身制,领导人实现新老交替的制度化、规范化和程序化,保证了中央领导集体的稳定性、连续性和活力。”所以,呼吁明年就自动下台的“胡锦涛下台”也是可笑的无稽之谈。

中共的腐败透顶和倒行逆施已经使中国人民看清,不打倒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就不可能有合理的民生和天赋人权。

这次的茉莉花革命行动可以说是中国人民追求自由的一次预演。期间出现的负面情况让我们看到了新问题,我们看到,除了有王军涛这类的误导外,还有把革命变为毫无作用的微笑行动、儿戏革命的混乱。所有这些混乱不是坏事,它能够促使关心中国民主自由的人们进一步思索以达到共识:革命运动是严肃的对抗运动,我们参与的是正义事业,我们必须以正义和道德为上,不能搞“茉莉花革命一声炮响,中国人民黄金万两”这类儿戏的低级趣味,不能靠编造谎言、制造假新闻和假消息的低劣行为去鼓动革命。革命行动的发起人和组织者必须具有道德感召力,才能把茉莉花革命推向正路并不断推展。这次茉莉花运动的最突出的教训是,不讲道德和没有道德感召力的所谓茉莉花发起人因遭到推友的普遍谴责,而使茉莉花革命很难推展。

毋庸置疑,中国人民不会忍耐太久了,中国革命大潮很快就会到来。即将到来的中国革命一定会是突尼斯、埃及革命一样的爆发于人民忍无可忍的愤怒,发展为具激烈对抗的革命。

当中国人民走上街头的革命大潮到来时,除了国内人民喊出的那些与自己具体生活相关的策略性口号外,我们在海外的民主革命派应该率先高喊这个具时代意义的口号 “打倒共产党”。

三妹二0一一年三月十七日
(2011/03/17 发表)

最后编辑时间: 2014-09-23 00:41:15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