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老王社长 我们怎样证明毛泽东错了? ---就戚本禹谈谈   2016-04-21 23:15:43  


作者: 杜智富   今天談毛在某些事件上的對錯意義不大,何不從人性和制度來探討 2016-04-22 14:30:49  [点击:759]
今天談毛在某些事件上,對某個個人的打擊是對是錯,固然有澄清個別歷史事件的意義, 但是意義不大,甚至有使人墜入歷史迷霧的繁瑣之中,觀察中國自1949年來的大歷史需要從人性和制度角度來回顧。

老王其實是意識到這些人性和制度大歷史觀等問題的,老王答胡平語:“党内那些老官僚们当初大多恐怕未必走资,甚至想都没想。恰是毛的文革以“走资”整他们太惨,毛一死,求报复,干脆就去真走资了(这是主观原因,当然还有更深刻的经济规律原因)。但一走资,尝到了以权走资的巨大甜头,家族积聚了巨大的资本财富,就再也不能回头,也无法回头了”。

問題是人的走資性, 老王謂之歷史唯物觀下某經濟階段內人的主观能动性,是無法根除的事,只要有半點機會就會复萌,毛不明白再不斷的革命, 再不斷的無產階級專政, 也不能根除人的走資性,鬥私是徒勞的,甚至有機會的話, 無產階級也要走資, 這個可以證諸於後來個體戶蓬勃的現象。

可悲的是,在社會主義改造之後, 即全國消除了私有制之後, 官僚們走起資來,就只能是“搞封建性的社会法西斯专制(李一哲大字報語)”的走資路線了, 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官僚資本主義, 問題是舊社會的走資,即便是不公,資還是留在社會裡流轉,革命後官僚們的走資,資與社會無關, 而是在有絕對特權者手裡,而特權階層卻是因反資的革命而上位的,文革中民眾對特權階級痛恨的流露不難想見, 從楊小凱和李一哲的論述中都可以看出民眾痛恨的是什麽。

老王對人性更深刻的洞見在於以下論點:“故普遍腐败的共产党官僚,是中国走资右派(特别是公知精英)的巨大同盟军和最终中国全面资本主义而他们获得最后胜利的根本保证。。。。只有毛左派,才是今日真心想反共产党的走资腐败的。但其功能也只能牵制,放缓中国走资步伐,而无力回天了”。是的, 抵制人性走資是必然“无力回天”的。

那麼我們對人的走資性, 貪婪性,和野心就非得聽之任之了嗎? 當然不是,對人的走資性, 貪婪性,和野心, 首先要認識到這些都是不可能根除的事, 社會只能想辦法把這些人的傾向控制在可控的範圍內, 而控制的方法卻不是靠一兩個英明領導的出現,用人治的方法,可以在有生之年可以完成的, 歷代的明主做不到, 老毛的文革, 即便是真心的反資, 也做不到,習近平能做到嗎?

兩百多年前, 美國的立國先賢就討論過這個問題, 聯邦黨人麥迪孫就說過,人的野心是不可能根除的, 管控的辦法, 必須是在一個公開和公平的環境下,讓權力制衡權力, 野心克制野心, 那麼政治的首要任務就必須是如何建立制度上的公開和公平的競爭環境, 可以讓權力制衡權力, 野心克制野心, 這樣做的深意, 一方面是不幻想能夠根除權力野心, 而同時能把權力野心之間的競爭轉化為社會前進的動力。

中共革命勝利後,需要做的是進入建國階段,正所謂馬上得天下,不能馬上治天下,1949年後, 最需要的不是繼續革命, 而是新中國的制度建設,問題是經歷過二十多年革命戰爭, 在革命年代裡成長的共產黨領導階層, 從思維到工作習慣都是革命性的, 1949年後治國的方法, 脫離不了革命的運動性質和頑強的習性, 整個毛時代, 可謂運動治國,毛到最後臨終還是糾纏在不斷的個別人事鬥爭中, 不懂得用制度, 憲法, 和法制來大量地解決日常政治生活裡的矛盾,而長年累月的親身參與鬥爭, 造成人的高度緊張和混亂了人民內部矛盾和敵我矛盾, 才有不斷的革命和不斷的無產階級專政的理論。

以毛當時的威望和權力, 要是他在49年後,要當中國的華盛頓, 要為中國建立制度, 這是誰也攔不住的, 可惜毛對人性和對制度的理解還沒有達到麥迪孫的高度。當然這樣的比較有點不公, 毛出身戰火, 麥迪孫出身平和的美國革命和美國當時有識之士對歷史深度研究的氛圍, 這只能說是中國的大不幸, 非得要從最底層從頭起步,要不斷的從自己製造的苦難中學習。

問題是今天的習對制度建設的認識, 有這樣的歷史縱深和決心嗎?
最后编辑时间: 2016-04-23 06:13:1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