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杜智富   縱論天下君莫笑, 古今中外“都不是” 2016-06-08 20:00:39  [点击:1059]
孤燈清影窮皓首

以前我去香港或台灣做電訊方面的學術報告時, 主持人往往出於客氣,介紹我為杜博士,起初我的開場白總是先澄清一番:杜博士的不是, 本人只有電機碩士學位云云,讓主持人頗為尷尬,久而久之, 為了不讓主人尷尬,我學會了先直接進入主題, 會後有機會的話,才與留下來的聽眾私下澄清。

後來在互聯網上也有類似現象,比如有些人愛替我簽名於我從沒聽過的呼籲,落款為:杜智富(博士,溫哥華),這還算是客氣的,更惡劣的乾脆捏造關於我的事蹟, 我上網閱讀的時間不多,等我發現這些不實的簽名和捏造時,往往已經是好幾年之後的事了,於是也無從向幫我捏造和簽名的仁兄們抗議,你們連我住哪都沒搞清楚, 杜博士的更不是。

我從通訊業退休後, 為了自娛, 開始在大學裡修課, 起先我的興趣是想要搞清楚政治與經濟之間的關係,於是我望文生義地走入了政治經濟學 (political economy),兩個學期之後,我發現本地的政治經濟學界相當偏激, 幾乎是馬克思主義的窩,此時我的興趣也開始轉向更廣泛的政治理論和比較政治學,於是我轉入了政治系, 我的膽子也比較大了,開始正式以 part time 的方式進修政治學,於幾年後完成了政治學碩士學位, 我不時把這期間的政治學習簡約成為中文的網文,各位要是還記得我以前柏拉杜的搞笑文字,如新理想国,新狂人日記,酒宴,英語世界的正義觀和美國憲政等等文字, 就能明白這些都是老杜在作習題時期的不成熟作品,態度卻毋寧是認真的。

寒窗十載終有成

政治學碩士之後,老婆說你該消停了吧,我想也是,不過學來的的政治理論和比較政治學還沒經過考驗, 更談不上應用於任何當下的政治議題之上, 豈不可惜,更重要的是學到一半, 會變成個“都不是”,於是老婆很識大體地放行了,但是只許仍然以 part time 的方式讀,就這樣我走上了政治學習的不歸路,開始了我的博士論文長跑。如今我的博士論文終於完成, 答辯也順利通過, 拿到學位後, 老婆要我開始整理滿屋子凌亂的書籍與文件,和此後要我做更多的运动和家務。

古今中外“都不是”

可在整理我過往的中文寫作時,我發現越往後我的寫作越少人響應,甚至有人說老杜越學越退步了,或許我可以自我安慰地說, 可能是自己曲高和寡了,但這卻讓我想起了我博導的一番告誡,此人留一把大鬍子,很有蘇格拉底式的架勢,他打從第一天始就告誡我說,讀博是一個不斷地提問和不斷地自我孤立的過程,到你達到孤家寡人之時, 你的論文也就差不多快要完成了,這樣看,就不無可能是自己已經讀成了古今中外“都不是”的境界,(又“都不是”唸成正面的杜博士也可)。

縱論天下君莫笑

曲高和寡也好, 古今中外“都不是”也罷,還是要回歸本人原來學習的目的:自娛, 所以本人愛縱論天下的惡習還是會繼續的,不管什麽各派原教旨或五毛幫派們亂七八糟的跟貼,只要有一個認真的網友回應, 也就足夠了。
最后编辑时间: 2016-06-09 13:52:15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