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鸡头肉   抽空补了一下课,把柏林那本小册子读完了 2016-06-16 08:38:59  [点击:1010]
看来确实有不少人误解了他的两种自由的概念。

整本书都是以审慎和警惕的态度谈论“积极自由”的。柏林尤其强调了滥用“积极”自由的危害,他以法国大革命的例子对比了这两种自由:

“法国大革命对于许多法国人而言,虽然造成了个人的自由受到严重限制的结果,但是,至少从它那雅各宾党的形式来看,它却正像许多大革命一样,是大部分觉得整个国家都获得了解放的法国人对集体‘自我导向’的‘积极’自由之欲望突然爆发的结果。卢梭曾经狂喜地指出:自由的法律,或许会比暴政的桎梏更加严苛。暴政是对人类主宰者的服务。而法律不可能成为暴君。卢梭所指的自由,并不是个人在某一特定范围内不受别人干涉的‘消极’自由;他所指的自由乃是:每一个绝对有资格成为社会一份子的人,都有资格享有公共权力(public power),而不只是某些人才有资格享有这种权力;而所谓公共权力,则是一种有权利去干涉每一位公民全部生活之权力。十九世纪上半叶的自由主义者很正确地看出,这种意义下的‘积极’自由,很容易摧毁许多他们认为神圣不可侵犯的‘消极’自由。”

在论及两种自由的差别时,他指出:

“……无论法律上作何规定,在道德上说来,人类使用某种‘绝对的屏障’(absolute barrier),以阻止某些人将他们的意志强加在别人身上,终究是正确的道理。……这种观念,和那些相信‘积极’自由、或‘自我导向’意义下的自由者的目的,几乎背道而驰。持有这种观念的人,想要约束权威本身;而相信‘积极’自由的人,则想要把权威握在自己手上。这个问题的重要性非比寻常。这并不是关于某一个单一概念的两种不同解释,而是对‘生命目的’的两种极为不同、而且互不相容的看法。”

柏林认为“积极自由”的主张者往往排斥多元价值观。俺最后摘抄他的一些论述结束本帖:

“在伟大的历史理想之祭坛上,诸如正义、进步、未来子孙的幸福,或某一国家、种族、阶级的神圣使命或解放,甚至是自由本身,因为有一种自由,要求个人为社会的自由而牺牲,在这些理想的祭坛上,有许多人遭到了屠杀,这主要是肇因于某一种信仰。那就是:人们相信,从某个地方,一定可以找到一个最终的解决之道,这个解决之道,或许是在过去,或许是在未来,或许是在神的启示之中,或许是在某个思想家的心灵之中,或许是在历史或科学所揭示的道理之中,也或许在一个正直不苟的纯真心灵之中。而这个古老的信仰,是建立在以下这个信念上,亦即:人类所信仰的所有积极价值,到最后一定可以相容、甚或是彼此互相蕴含在对方之中的。历史上最杰出的人物之一,曾经说过:‘自然用一条不可分离的锁链,把真理、幸福、美德都系在一起’,‘而在论及自由、平等、正义时,人们大抵也有类似的看法’。然而,这是正确的吗?……我们差不多也可以得到如下的结论,即:并不是所有的‘善’,都可以相容融贯,人类的各种思想,当然更无法完全相容。可是,人们却一定会告诉我们说:这些价值必然能在某处、以某种方式,和平共存;因为,若非如此,宇宙就不成其为宇宙,也就不是一个和谐的状态了;若非如此,价值的冲突,就要变成人类生活中与生俱来的、不可消除的一种因素了。承认我们的某些理想之实现,在原则上可能会使其他的理想无法获得实现,也就等于承认说:人类理想全部实现的观念本是一种形式上的矛盾,是一种形而上的妄想。对于所有理性主义的形上学家而言,从柏拉图以降,直到黑格尔及马克思的最后门徒为止,放弃这种‘必定有一最终的和谐状态存在,使所有的暗谜均得到解答,使所有的矛盾均得以化解’的观念,乃是鄙俗的经验主义作风,等于是向残酷的事实投降,不啻是使理智在事实面前破产。也就是一切解释、论证、以使任何事理都化约于一种体系的企图宣告失败,这是理智深为不满而无法接受的事。

……其实,人类所以要如此重视‘选择的自由’的价值,也正因为人类是处在这样的情况中;人类如果能够确知,他们在这世界上必能找到一个使他们所追求的一切目标都得以和谐相处的完美状态,那么,人类就没有必要去苦思焦虑,作出选择,而‘选择的自由’之重要性,也将随之消失。因此,不论必须牺牲多少自由,人类为了使这个最终的完美状态早一日出现,所使用的任何方法便似乎是有理由的。我坚信:历史上某些最残暴无情的暴君与迫害者,其所以会泰然坚信他们一切所作所为,因为目的是合理的,所以行为也都是有道理的,其原因便是这种‘独断式的确定感’。”
最后编辑时间: 2016-06-16 08:52:45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