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寒江月 一些零零碎碎的想法和困惑   2017-02-12 11:05:23  


作者: 明泉   認真和不客氣地點評一下 2017-02-13 15:16:34  [点击:519]
我的點評放在你的段落後的括弧裡

先说一句,请不要因为我投了川普就一把把我抓起来,扔进“川粉”这个筐子里。过去、现在、未来我都没有,也不会“粉”任何人,歌星也罢、总统也罢。在我看来,选总统不过就是挑个管家,别人如何我管不着,反正我是不会去粉自己的管家的,我没那么闲。(Disclaimer: 绝无轻视管家这个honorable职业之意。)

『你的第一個錯誤,在於認為“选总统不过就是挑个管家”,選美國的總統是天下大事,有美國選票的你,竟然如此對待,你的認識有待提高,選的不好不光是美國internal的問題解決更為複雜, 甚至有對外戰爭之可能, 比如小布需』

这几个月,貌似选了个错误的管家,被绝交、被痛骂、被“网络游行”,甚至有被开除反共资格的趋向。好在我10岁就当上了“黑狗崽子”,12岁就时不时被“红后代”痛殴,满脸血淋林地回家,13岁被全校革命师生大会批斗,14岁被贫下中农后代一脚踢倒在伟大领袖像前跪下请罪,还把我哥哥拉来看。有过如此光荣经历,如今这些虚拟世界的种种,相比之下不过是儿戏。

『“如今这些虚拟世界的种种”,說到底, 你還是在意的,誰能完全超脫呢, 要是能,你也不會寫此文, 也不會說:“I have to admit, I am very confused. Please enlighten me.”,問題的重點是要理清自己的思路, 才能超脫』

先讲个个人经历。

话说《1959 拉萨!》这本书英文版翻译完成后,英、美各有一家大学出版社有兴趣。按照程序,必须由两位专家匿名审稿,还必须是历史专业,而且是汉、藏学家各一。英国那家,找了个中国历史方面的教授,是不是孔子学院的我不知道,但相关人士传过话来:审稿者是一位中国学者,评价。。。很problematic。我的回答:撤稿。

第二轮,哈佛。同样程序。一个月后,中国历史专业的审稿人答复发给我,内容就不重复了,简单说,该教授认为这本书填补了中国现代史研究的一个空白,有很高价值。

在出版社审稿会的前几天,藏学家的评审意见来了。这份评审意见长达17页,内容极其详细,结论是:本书立论错误,因为本书把中共的土改说得一无是处(?!),而且以流亡藏人资料为主,偏向达赖喇嘛一方。有同道建议我:据理力争。于是我对该学者的评审意见提出争锋相对的反驳,按照我喜欢用数据来说明问题的习惯,列出参考资料中中文资料和藏文资料的数据,说明该学者的错误,然后决定做一个大修改,加入大量中文版出版之后发现的资料。

修改过程将近半年。然后出版社必须找第三位专家评审。找这个第三方就用了大半年功夫。为啥?找不到。专家们回避,不愿接触这个邻域。我这才知道,原来在西方学术界,CCP在西藏的罪行也是个“雷区”。

『這個本人有類似經歷,所謂的blind review, 可以非常的不靠譜,可憐的出版社,碰到這種情況,不知何去何從,這個我也沒有答案, 只有不斷嘗試別的出版社, 還有現在有電子出版,以你的名聲,可以自己打出自己的品牌,自己出版』

...


一些零零碎碎的困惑:

* 我们都在谈“正义”,但我们确定彼此谈的是一回事吗?基督教、犹太教、伊斯兰教、世俗国家的法律都talk about “justice”,其内涵是相同的吗?击毙本拉登,对美国来说是justice served,对伊斯兰世界是what? I cannot say I know for sure. 至少对极端伊斯兰来说,或许这是账本上的又一笔血债。换个角度来看的话,911不也是别人的“正义”?So, where is the common ground? Or, is there a common ground at all?

『justice is inter-subjective的, 問題是掌握話語權的一方,往往只讓大家看一邊的,你已是能夠換位思考的人,大量的social dialogue 才能接近真相』

...

* “政治正确”和“言论自由”是否冲突?或者说,在什么样的“量”之后相互转换

* 假如“法律”与“人权”冲突,何者为先?

『政治正確和法律都是about collective need, 言論自由和人權都是關於個人在群體生活裡必須有的保障, 建議先從群己權界尋求平衡為起點,來思考這個問題, 是一個平衡問題, 不是誰先後的問題』

* 假如“理念”与“现实”冲突,何去何从?

『這也是一個平衡問題』

* 把纷乱繁复的“现象界”划成一个个category 是个很方便的方法,只要“筐”列出来了,把“现象”一个个往里头塞就行了。大筐里面还可以套很多小筐。比方说left=progressive=advance=correctness=.....; right=backward=stupid=low education.... wait a moment, 我们不是一直在痛批“阴阳五行”是一种“巫术思维”吗?

『這不是巫術問題, 而是ideological thinking 的通病, ideological thinking 就是用大框框來思維,所以用ideological思維 來改變社會,是如此的不著邊際,會出人命的』

* 我相信“爱可以化解恨”. However, can somebody tell me what exact to do? Be specific, please. A slogan is only a slogan. 看够了what shouldn't be done, I would love to see what should be done.

『一個非常specific的建議, 下次選舉要認真履行您的公民責任』
最后编辑时间: 2017-02-13 15:27:4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