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老灯   音乐乱弹之一:唱红歌 2017-10-13 19:54:30  [点击:1062]
音乐乱弹之一:唱红歌

俺天生矮丑,又穷又酸,除了胃口好能吃之外其它一无是处,所以年轻时处对象,大多是女孩子嫌弃俺主动与俺分手,仅有两次是俺先甩对方。

一次是同事介绍的熟人,打扮得花枝招展显得水灵美艳,举止也算稳重矜持,与俺见面握手只用指尖轻碰了一下——然而就是这么一碰,让俺大惊失色, 因为俺清清楚楚看见她指甲缝里的泥垢,黑黑满满的一圈儿,而且每个指头都齐刷刷沦陷。俺洁癖症当即发作,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另一次是旅行邂逅的生人,干干净净知性美女的样子,很快发展到相互了解个人爱好与畅谈革命理想阶段,俺问她喜欢什么音乐,她想了想认认真真地回答:“我就喜欢《长征组歌》跟《社会主义好》啥的。”俺反共症立马发作,瞪她一眼扬长而去。

说起音乐,俺虽然五音不全又不识谱,且不会操弄任何乐器,但偏偏附庸风雅,对音乐非常钟爱,爱听爱唱。年轻时反感红歌,年老了反而喜欢,赋予它喜剧的感觉。

俺腆脸自诩幽默家,一向认为文学可以幽默,音乐亦然。
俺与狐朋狗友聚会,酒桌上的保留节目,便是歪唱红歌,每次都把一众酒鬼乐翻。一次俺用陕西腔儿嚎陕北民歌:“共产党来廖闹革哦命,俄和俄那个干妹子儿就结廖婚”,连女服务生都笑趴下了。

如今网络上受郭文贵爆料影响,流行搞直播视频,俺也想凑热闹,虽没料可爆,但可以发挥专长唱红歌。

俺设计,第一集视频先唱《红梅赞》(这歌平时在家不敢唱,因俺曾经的情人叫红梅,一唱老婆抄家伙便打,真的引发家庭战争)。唱《红梅赞》得打扮,要穿江姐式的旗袍,胸前塞俩硬面馒头充性感,还要戴假发,围一条大红围巾,显得不男不女不人不鬼的。演唱时的表情既庄严又丰富,兰花指要指向前方想象中的花丛,配合歌词做动作,不时把垂在胸前的围巾啪啪甩到身后,眼神连瞪带瞥爱搭不理,整个人冷傲成一朵含苞待放的梅花。

第二集视频,俺要唱《绣红旗》。江姐的一身打扮不变,只是手中多了两样道具:左手拿一条麻袋片染红做成的红旗,右手拿一尺多长的大针连着一根粗线。俺一边拿大针扎麻袋片,一边饱含感情地演唱:“线儿长针儿密,含着热泪绣红旗咦,绣呀么绣红旗……”基本是边唱边抹眼泪,唱到“多少年啊多少代,今天终于见安到了你”,要把麻袋片紧紧拥在怀中,以脸颊轻轻贴吻附带泣不成声,造型深情哀婉,生生感动死五毛小粉红。

第三集视频唱《洪湖水浪打浪》,与江姐的打扮差不多,只是腰间扎皮带挂盒子炮,模仿女匪首在湖中船上抒情。表演当然要夸张些个,唱到“清早嗷船儿去呀么去撒网”时,做大力抛网动作,随之踉跄失足落水直接淹死,干脆利索结束音乐生涯,嘿嘿嘿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