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徐水良   再谈郭文贵、民运及其它 2018-12-24 07:43:18  [点击:3957]
再谈郭文贵、民运及其它

徐水良

2018-11-18~23日


有几人讽刺中国民主运动说:“没有计划,一盘散沙,各自为政。偶观网络4年有余,民运30年时间不短,要人没人要钱没钱,无组织无刚领,更无实干的领袖型人物,成不了气候。”“不是皇军无能而是八路太狡猾!民运一开始就走错了路,最好的方式是以正规非盈利慈善组织模式运行:成立基金会募集善款,雇佣专业人士从事媒体宣传,人道救援和投资。义务劳动不可能持久。要依靠可靠专业人员来做事而不是聚集一大帮社会渣滓尽搞事,最后一事无成一哄而散,沦为网上流氓成笑柄。免费的往往是最贵的”。

本人评论:观察网络四年,就来发表这样的高论了,了不起!我是最早第一个发起当代中国民主运动的,已经四五十年了(不是只有三十年),不是旁观,更不是网络上远远观察,而是毕生生命精力都深深投入和奉献给中国民主运动,在里面摸爬滚打四五十年,但觉得对中国民运的许多事情,还是搞不清楚。凡是新到海外的,我都劝他们先观察四五年,然后再投入。没有多少年亲身长期投入和研究,根本不可能搞清楚中国民运的大量问题。

但现在,什么样一窍不通的人,都来对民运指手画脚。

其实,他们许多、许多简单的设想,民运人士早就实践过多少次、多少次了,根本没有可行性。如果搞民运的人的头脑,都像这些指手画脚的人这么头脑简单,中国民主运动恐怕早就寿终正寝了。

共产极权用镇压和特务配合,让真反对派没有可能形成真正有效的组织。除非波兰共产党那样犯错误,过分相信以瓦文萨为首的特线能够控制团结工会,反对派才有可能形成一定的真、假反对派混合的组织。否则,没有这种可能。

真民运唯一可行的做法,就是通过理论和舆论,来引导进民众认清共产党是人类公敌,等待并大力促进大规模突发偶然事件事件的发生,来结束共产党统治。

对民运指手画脚的人,往往是对民运一窍不通,自以为是的人。

因为人数极少的中国民运人士,绝对是弱势,所以这些指手画脚者就把十四亿人几十年打不倒共产党的责任,推到狭义民运圈几百上千个真、假民运人士的头上,尤其推到其中几十上百个真民运人士头上。

因为假民运本来就是要丑化、抹黑、污蔑、否定整个中国民主运动,这些人把责任推到民运头上,正是假民运希望达到的目标。所以,顶住对中国民主运动铺天盖地排山倒海的攻击,为中国民主运动辩护的重任,就只能落到几十上百个真民运人士身上。

只有几十年搞民运并且非常聪明的人,才能体会中国民主运动的无比艰难。才能从理论上理解在一党极权专制条件下搞民运的最大困难,就是极权统治者以国家力量镇压、渗透和控制有组织的民运力量,分散的民运人士无法对抗国家力量,只能量力而行。相反,对实际情况一窍不通,只凭自己的主观想象,在极权专制的严密统治下,只用全部精力去搞根本不可能成功的想象中的大规模的美好的统一组织,那么,最后,他们只能像现实一再证明的那样,被土共特线骗得团团转,不断用大联合制造大内斗,败坏和搞臭民运,结果却一事无成。

只要土共不犯波兰共产党那样的错误,反对派要形成真正有效的、有一定规模的组织,那只有突发事件发生后,或者极权统治极端松动以后,才有可能。否则,没有可能。而且,一般情况下,反对派组织往往被极权统治者小丑化。

因此,突发事件发生后,反对派才应该尽快迅速形成不受特线控制的强大的真反对派组织。

其实,不仅是是专制国家,而且还有民主的美国,只要法律允许公权力以国家力量渗透反对派组织,反对派组织都是无法抗拒的。美国麦卡锡法允许FBI渗透共产党组织,最后美国共产党就被渗透到FBI探员比率达到总人数的近60%,美共立刻小丑化。这是被共产主义势力丑化了的麦卡锡,对美国的巨大贡献之一。

无法形成并依靠有组织的统一的反对派力量搞民运,这是极权专制条件下搞民运的最大困难。

再说一遍,如前所述,真民运必须靠理论和舆论,来引导进民众认清共产党是人类公敌,等待并且大力促进大规模偶然突发事件的发生,来结束共产党统治。而不是去空想去幻想在普通极权条件下,去搞那种无法形成的、统一的反对派组织,再用这样的组织来搞民运。

我看过无数对民运指手画脚自以为是的人提出的“妙计”和“计划”,他们指责民运不懂得做的事情,几乎全部都是民运人士早就想到,实践过无数次而遭到失败的事情。他们的“妙计”和“计划”,是几乎没有可行性的“妙计”和“计划”。

很多人对民运情况只看个表面,对真实情况一窍不通。但因为民运还没有推翻共产党,并且,规模和艰难超过其他共产国家总和,已经对世界做出巨大贡献的中国民主运动,被郭文贵和其他中共特线污蔑成什么事情也没有做,于是这些人就信以为真,就认为他们有权攻击、否定、并且指手画脚来指导他们根本不了解的、“什么事情也没有做”的中国民主运动。

这些人的主观愿望,也许是好的,但是,他们盲目相信和追随共产党及其情报机构,中共特务线人对中国民主运动的造谣、攻击、污蔑和否定,以及他们可笑的指手画脚,不仅严重影响民众参与民主运动,而且迫使人数很少精力有限的真民运花大量时间来解释应对来澄清,这恰恰成为客观上帮助中共造谣污蔑攻击否定中国民主运动,客观上帮助中共维持统治的力量。

被中共封锁的大陆人,最容易上当,很容易相信中共情报机构及特务,以及他们制造的假象。只要特务装作爆料,或装作反贪官的样子,他们立刻就信,就以为那就是反共。他们不知道分辨是真爆料、还是假爆料、还是选择性爆料?以为爆料就是真要打倒中共。不知道有人装作爆料,是另有目的。

郭蚂蚁中有很多人就是被中共长期封锁,刚翻墙出来的大陆人。这类被中共长期封锁刚刚翻墙出来的大陆人,最容易上当,很容易相信中共情报机构及特务以及他们制造的假象。如前所述,只要特务装爆料,他们立刻就信。不知道分辨是真爆料、假爆料、选择性爆料。以为爆料就是真要打倒中共。不知道郭骗爆料是要丢车保帅保习护共造谣攻击消灭中共大敌中国民主运动,达到帮助中共维稳维护统治的目的

头脑简单的大陆郭蚂蚁,因此成为追随郭文贵,以铺天盖地的仇恨和谣言,来污蔑和攻击中国民主运动,一种铺天盖地、排山倒海的特大力量。他们坚定地相信郭文贵说中国民运几十年什么也没有做的谣言。他们甚至不知道,中国民主运动无论从规模上,还是质量上,还是其艰难困苦的奉献上,都远超过其他共产国家同类运动。其规模,其许多方面的贡献,超过其他共产国家同类运动的总和。中国民主运动改变了世界,只是暂时还没能改变中国而已。他们当然更加不知道,中国民主运动及其新人本主义等一系列先进理论,以及中国民主运动对马列主义的批判,将会在人类历史上,埋葬马列教和原教旨一神教,创造一个全新的理论时代,将会继资本主义和所谓的社会主义之后,创造全新的人本主义新时代,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这次,令人想不到的是,郭文贵和郭蚂蚁,竟然成为造谣污蔑攻击抹黑中国民主运动的主力。其作用,超过中共及其情报机构和特线,对中国民主运动的长期破坏、攻击和抹黑。当然,郭蚂蚁很多是中共五毛特线,否则很难解释他们对中国民主运动的极端的刻骨仇恨。

可以发现,习系中共情报机构,这次调动大批特线力量,捧出郭文贵,在“老领导”指导、操纵和控制下假爆料,其调动力量之大,组织之严密,在中共造谣污蔑打击抹黑中国民主运动历史上是空前的。他们组织一个推文,立刻就有许多人转推;对不同意见,立刻有许多像监狱人渣五毛的人,掀起网络暴力,污言秽语谩骂围攻。

有网友说:“徐老,您太让我这后生晚辈心寒了。您曾是我的偶像啊!如果您彻底的反共,为什么不支持郭先生呢?怎么现在和那些特务一个强调(腔调)?

谢谢这些网友原来对本人的信任。至于郭文贵问题,本人回答如下:

郭文贵是中共习系情报机构搞出来,以第二渠道选择性爆料假爆料搞中共两系内斗,丢车保帅保习护共,并且调动全国特线力量,把十恶不赦的流氓无赖王牌特工暴发户吹捧成大救星救世主,造谣污蔑抹黑攻击消灭中国民主运动,他和郭阵营对中国民主运动的污蔑攻击,超过许多年中共情报机构的总和,我当然要反击。

因为中共两系内斗,双方阵营核心力量,都是中共情报机构及其特线。我们当然绝不支持任何一方,而是要揭露双方的特线面目。不过,有时揭露重点偏重某一方而已。

中国民主运动最大困难,不是仅仅简单地揭露中共。这一点,我们早就做到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最大困难,是唤醒和说服被中共及其情报机构欺骗迷惑的民众。

这次中共调动特线力量特别多,又用表面上爆料方式出现。所以被欺骗的民众特别多。他们跟着郭文贵,几乎以排山倒海铺天盖地之势,造谣污蔑攻击中国民主运动,其势头,超过中共及其情报机构历史上任何一次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围剿和攻击。许多伪民运头头都奉命或者拿了钱去挺郭了。真正的中国民运人士当然必须挺身而出进行反击。

这次郭文贵和郭蚂蚁中,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刻骨仇恨,让人惊心动魄。真正的民主人士,坚持揭露民运中的特线,说明狭义民运圈早已成为沦陷区,防止不明真相的人们上当,但绝不会对中国民主运动怀有刻骨仇恨,加以造谣攻击污蔑否定。一般人即使有误解,也不会满怀刻骨仇恨。所以,郭文贵郭阵营的仇恨攻击,反映了他们中共及其情报机构的立场。

尤其是郭文贵郭蚂蚁们不断嘲笑民运赤贫如洗,穷成叫花子,把绝大多数以个人分散力量面对中共国家力量巨大打压,只能靠打工谋生过苦日子,却仍然坚持为民主奋斗的民运人士,与极少数几个欺骗靠捐款靠民运经费生活的伪类,以及与数量众多的并非暴发户的中共特线混为一谈,不断加以嘲笑攻击,完全反映了了中共权贵和及其情报机构巧取豪夺暴发户的一贯立场和看法。

再说一遍,郭文贵是中共习系情报机构搞出来,以第二渠道选择性爆料假爆料搞中共两系内斗,丢车保帅保习护共,并且调动全国特线力量,把十恶不赦的流氓无赖王牌特工暴发户吹捧成大救星救世主,造谣污蔑抹黑攻击消灭中国民主运动,他和郭阵营对中国民主运动的污蔑攻击,超过许多年中共情报机构的总和,我当然要反击。

有人说:“郭文贵接受美国之音直播采访时,点名只让龚小夏采访。难道他不知道龚小夏是什么人吗?郭文贵在中国公安部看过龚小夏的档案,难道你比郭文贵还了解她吗?”

本人评论:这个逻辑真是可笑!中共习系情报机构要捧出郭文贵伪装爆料搞丢车保帅保习护共打击消灭民运搞维稳,郭文贵找别人帮忙,像郭文贵自己说的,这些人,其核心阵营,当然都是情报机构的人。不找情报机构的自己人帮助,难道去找对立面帮助?

有人说:“我好奇的是,为什么你们彼此互抓特务二三十年了,彼此都如此确定对方是中共派遣的特务,怎么没有一个被FBI抓走?FBI不管中共间谍吗?不能够啊!”

本人看法:很多人不了解美国不抓民运特线这个最最基本的情况。

中共派遣美国特务以数十万计,美国能抓几个?

十多年前,有朋友引用有关情报机构的数据,说每年进美国的中共间谍,达到十万以上。本人搜索当年网上数据,西方情报机构各家估计数据差别很大,他们估计的中共全球间谍的总数,在一百几十万到二百几十万之间。这还是十多年前的数据。现在应该更多。这么多间谍,完全超出了情报工作的需要,那显然是中共对西方准备超限战的需要。

这些特线中,只要抽调千分之一,就足以把人数很少的狭义民运圈彻底淹没。

因此,美国只抓直接严重危害美国的特务。不抓中共安插到民运的特务。他们根本搞不清楚极端复杂的民运情况。这是民运的最大困难之一。使得中国民运只能靠自己区区几十上百号没有抓特务权力和能力的人,去努力揭露特务,防止其危害。而中共及其特线就利用这一点,并且利用他们占绝对优势的人数,漫天造谣,反诬反咬真民运是特务,搅浑水打混战。这就让一般人包括一般民运人士无法分辨真假,让反对派无法形成自己的队伍。

所以,在共产极权专制条件下,共产国家的反对派无法形成自己的队伍。许多根本不了解情况却指手画脚的人,不断指责民运无法形成自己的队伍,拼命指手画脚指挥民运搞统一的民运队伍。实际上,这种做法,至少在客观上,只是帮助中共特务用高唱大团结大统一来搞大内斗,甚至以人数占绝对优势的特线,来吃掉真民运而已。

许多人不了解美国不抓那些不直接危害美国、只直接危害民运的特务这种最最基本情况。当然更不知道美国不了解中共特务严重渗透并且控制和领导民运、侨界、教会、功法组织、中文媒体,包括外国政府办的中文电台电视,中文网站的严重性和具体情况。相反,迄今为止,他们打交道的往往都是假反对派、真特线。我们努力呼吁二十年,他们最近才开始重视特务问题。但实际上美国和西方仍然搞不清楚中共特务间谍问题,搞不清楚华人社会、华人教会、中文媒体的特线情况,更搞不清楚民运、反对派及其特线情况。

再说一遍,迄今为止,美国、台湾和西方打交道的大多是假反对派、真特线,中共特线依靠强大的国家力量的支持,排挤几十或一百多个分散的真民运人士,垄断了西方的联系和捐款,易如反掌。从很早开始,西方和台湾的钱,养中共特务,成为狭义民运圈的一种奇特现象。这种情况,搞得国内人相信的,也是假反对派真特线。我们努力呼吁二十多年,西方最近才开始重视特务问题。但实际上美国和西方仍然搞不清楚渗透西方的中共特务间谍问题,更搞不清楚华人社会的特线情况。

有网友披露他受郭文贵迫害的情况说:“我与大家共同分享我在盘古七星酒店每一天所遭受惨无人道的惊心动魄的血与泪伴随着惊恐渡过的42个日日夜夜,我希望大家看完这段悲惨经历后咱们共同探讨一个问题,是什么样的社会环境和思维模式造就助长了郭文贵这么个内心恶毒,手段卑鄙残忍的伪君子!”

所述情况,触目惊心,说明郭完全是中共情报机构最邪恶的盗国贼及其走卒。

中共情报机构用大批特务伪装渗透反对派,造谣抹黑分裂内斗攻击打击中国民主运动,那是常规。但是,无论中共情报机构搞出一个什么样十恶不赦的流氓无赖特务坏蛋伪装爆料,搞丢车保帅保习护共造谣抹黑攻击消灭真正反共的中国民主运动,特线们总是漫天吹捧,脑残们总是统统相信。中国的特线和脑残,实在是太多太多。

有神棍说:“美国的宪法因纯正的基督教信仰的兴旺而产生,也必因纯正的基督教信仰的末落而消亡。所以,可贵的不是美国宪法,可贵的是纯正的基督教信仰。可惜,无神论白痴们完全不知道这一点!”

本人评论:神棍们总是颠倒黑白。总是企图恢复纯真的即原教旨的一神教一统天下的黑暗中世纪。实际情况恰恰与他们说的相反。启蒙运动和民主革命批判打击基督教,甚至处决大批坚持专制反对民主的第一等级神棍,才给全世界带来自由民主。美国宪法,是抵制纯真原教旨基督教,尤其抵制其中的原教旨清教,实行政教分离,把基督教排除到国家公权力之外才产生的。

有人说:水良老兄,你不是长期把民运说成花瓶民运,现在郭文贵和蚂蚁们是砸花瓶民运,你现在不遗余力彻底全面否定的砸郭文贵和蚂蚁帮,你这个思想是如何转变的。可以谈谈你的心路历程。

本人回答:我的思想始终如一。我的大量文章都在网上,是你不看不了解我的思想。请你自己去看我的文章。

花瓶特线民运和郭文貴郭螞蟻互相抓、互相打,我不反對。但郭文贵郭螞蟻把中国民主运动与花瓶特线民运混为一谈,攻擊中國民主運動整體,我就要反擊。花瓶特线掩蓋民運特線問題嚴重性,攻擊真民運革命民主派,我也要反擊。

沈良庆先生说:“想当初素不相识的桂民海化名施维鉴,在双规调查报告发表后主动与我联系出书事宜,利用我在老大哥眼皮底下冒险犯难坚持出书,自己与中共勾兑借出书名义勒索一笔钱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多年后因连续小黑吃大黑被跨国绑架事实披露出来后,也有一些笔会成员帮他打圆场要求我不要说明真相”。

本人评论:那里聚集了一大批特线。

有网友说:在台湾那些喊台独喊得最响的,谁能保证他们不是中共地下党?傅作义的秘书阎又文,要不是知情人遇到他儿子,他的共谍身份就永远隐蔽下去了。他写的骂共产党的文章是延安仔细审阅过的,毛主席指示:要骂得狠一点。 ——《中共地下党情报史》

本人意见:这是土共最常规的特务欺骗手段,可惜很多脑残就是怎么也理解和识别不了。

最后编辑时间: 2018-12-24 08:10:1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