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徐水良   一些小评论(三) 2019-01-28 10:46:13  [点击:2426]
一些小评论(三)

徐水良

2019-1-23日


有人发推问:“89六四之前有哪些海外民运分子?请说几个名字听听。民运蓬勃发展应该是六四以后。”

网上许多问题看起来往往问得可笑!原因是因为现在年轻人,对土共过去几十年的历史,尤其是对民运历史几乎完全无知。这是中共严密封锁歪曲历史的功劳。

89民运是79民运、45运动以及更早民运为先导产生的。现在最著名的民运人士,大多是89民运以前开始搞民运。即使89民运,也有不少是79或以前就开始搞民运。对中国情况很无知的海外媒体,以为中国民主运动是魏京生搞起来、生出来的,因此大力吹捧魏京生为民运之父。同时,因为捧一个捧不起来的阿斗当中国民主运动的领袖,有利于打压中国民主运动,使之无法翻身,所以,中共及其情报机构和其特线,以及中共渗透的海外中文媒体,也大力力捧魏京生作中国民主运动的代表或民运之父。但实际上,当代中国民主运动的发起和开始,不是魏京生,比魏京生参与民主运动早了好多年。中国民运人士,比魏早的有一大批。不仅有最早开始当代中国民主运动并为之命名的本人,有当时就产生很大国际影响的广州李一哲,而且还有四五运动一大批,还有79民运发起民主墙的一大批,如贵州启蒙社等等,参与中国民主运动都比魏京生早。中共一贯歪曲事实和历史。中共及其情报机构不断攻击、污蔑、歪曲和掩盖民运的历史,不让年轻人知道,那是中共搞专制并打压民运的需要。人数占绝对优势的民运特线,为完成中共任务,必然伪造历史,把真民运边缘化。海外媒体,也被中共及其情报机构和特线渗透或蒙骗,也不断歪曲历史。私心膨胀的某些人,为盗占、抢夺或冒充民运之父之类,也有意无意地故意伪造或歪曲民运历史。包括魏京生本人,为了维护他自己“民运之父”的虚假桂冠,也不惜抹杀或攻击比他更早的民运人士及民运历史。相反,当郭文贵造谣污蔑攻击中国民主运动时,魏京生不仅不反击,还拿了郭文贵的钱,去挺郭文贵,成为最著名的挺郭民运人士之一。


一般说来,绝大多数名人,是媒体制造出来的;人们知道的历史,也是媒体和出版物告诉民众的。在中共及其地下力量几乎完全控制中文媒体,打压和抹杀真民运的情况下,人们很难知道中国民主事业的历史事实和历史的真相。

所有这些原因,都造成中国人,尤其是年轻人,几乎完全搞不清楚中国民主运动的真实情况和历史。大批无知郭蚂蚁被郭大骗子所欺骗,以为中国民主运动几十年真的什么也没做,于是就满怀仇恨、以铺天盖地、排山倒海的舆论,来散播郭大骗子的谣言,来污蔑、攻击和否定中国民主运动。不仅把中国民主运动说得一钱不值,甚至说得比世界上最坏的骗子坏蛋还坏,当然比郭文贵及郭文贵推崇的“千年明君”习近平要坏一千倍。这样,他们就把是非黑白,完全颠倒过来了。

国内79民运人士成千上万,最后坚持下来继续搞民运的真假民运人士,大概有数百。海外,1982年开始的老民联,高峰时名册上有五千多人。根据本人研究,虽说是土共情报机构总结国内土共“筑巢引鸟,做窝养鱼”“与其你搞民运,不如我搞民运”“控制民运,领导民运”推广到海外而产生。其中有大量特线并且被他们阴谋控制,然而其中确实有不少真民运人士。

64后国内民运人数非常多。几百万上千万人参与游行,最后坚持下来继续搞民运的真假民运人士合在一起,是数百上千人,比79民运人士略多一些。当时海外主要有民联、民阵两个组织。民联(中国民主团结联盟)是82年开始的老民运组织。民阵(民主中国阵线)则是以89民运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为主组织起来的民运组织。如前所述,据王炳章说法,89民运前分裂的老民联,分裂前高峰时期在册人数有五千多人。民阵则是89民运以后建立的,当时具体人数,我不大清楚。

现在海外,在中共打压下坚持下来的89前和89后真假民运人士,合起来不过数百到上千人,其中绝大多数是假的。现在许多年轻人,对中国民主运动历史及其伟大贡献,毫无所知。轻易相信郭文贵大骗子民运几十年什么也没做的弥天大谎,对中国民主运动大加攻击和否定。

国内和国外,现在的民运人士,都比当年少了许多许多。那是中共及其情报机构及其特线,以及中共控制的中文媒体,长年镇压、打压,造谣,内斗,分裂,抹黑和搞臭的结果。一般说来,分散的民间力量和组织,很难在这种长期抗争中对抗极权专制的国家力量。中国民主运动能够长期对抗中共国家力量,其抗争力度、规模、活动、先进性和理论成就,都超过其他共产国家的总和,已经非常、非常难得。

老王社长(王希哲)发帖,主张中共应支持张亚中教授的“和平协议”主张,恢复对台湾的象征性炮击。

本人开玩笑:司令受毛瘟病毒感染,发烧59℃,开始说胡话了。

有人发推说中国的教育:“难道只有老师犬儒,家长不犬儒吗?太多人对不公和伤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扮演理中客,唯独孩子受到伤害时他才暴跳如雷,终于觉得自己受到了威胁。难道孩子受到伤害不正是你们对其他不公视若无睹的累积结果吗?犬儒们和岁静婊们选择性地愤怒,可是灾祸是无差别发生的。”

显然,这又是胡平的胡写,歪曲和乱用犬儒概念,一般人对历史的无知被胡平骗到的恶果。犬儒是一大批桀骜不驯的古希腊哲学家。中国老师和家长往往是奴性十足,何来桀骜不驯的犬儒之说?

瑞典茉莉发推说:“炜炜毕竟年轻,看人看事缺乏深度。评价一个媒体或人,首先要问是否真实,如果不真实,谁得利谁受伤害?明镜的一大堆川粉评论员,分析川普必胜的评论哪一个真实了?当美国之音台长等人被诬陷,明镜干什么了?当滕彪等人权人士被围攻,明镜正和谁热火朝天?”

其实,何是土共特线的大头子。这些粉丝,也有可能是来帮他吹捧造势的。

瑞典茉莉又发推:奇怪,如果元朝清朝都是中国,孙中山为何要“驱逐达虏,恢复中华“?那么,孙中山革命不是中国驱逐中国了吗?中国没有亡国,有什么必要恢复中华?

徐水良:中共按照其黄俄卖国贼逻辑,把历史上的中国,都等同于现在的中国,而现代的中国,就等同于历史上的中国。这些主张蒙元和满清都是中国的人,使用的,就是中共的这种卖国逻辑。实际上,匈奴,突厥包括东突厥,蒙元和满清,一开始都不是中国。侵略和统治中国后,经过数百年痛苦的融合,蒙元大多数仍被赶走,少数融合,满清则几乎全部融入现在中国。

中国历史,必须清除黄俄史观。

孙丰先生发帖:“一国两制”在理论上成不成立是个哲学问题,不是科学!

本人意见:专制制度不可能容忍两制,自由民主制度才有可能容忍两制。

因为一元化专制制度容不得不不同意见不同制度,只有多元化的民主制度,才允许多元和不同。例如,美国民主制度统治下,才有可能,容忍印第安原住民,阿米希,摩门教等许多其他制度存在。而中共,不仅建政初期的承诺一律都被抛弃,而且连堂而皇之签订国际协定规定的香港自由制度,都一定要千方百计取消。

对制度的研究和设计属于科学和哲学范畴。但制度本身,不属于客观科学、哲学和真理的范畴,而属于人类主观价值的范畴。

孙丰:既能容忍两种制度就是自由民主制,既是民主制就是一制!

徐水良:阿米希和诸多部落原住民制度是专制制,不是民主制。摩门教的一些小宗教教派,还有其他许多(不是一切)原住民部落也称不上民主。

这是指公共领域的制度。

至于私人领域,民主制就必须保护私人领域人们选择的各种制度,包括绝大多数私人企事业实行的专制制度,不仅不得干预和取消。而且必须在保护人权的条件下,保护这种专制。而不是像共产党那样,去干预私人领域,搞什么经济民主之类。

靠土法冥思苦想,想出来简单化的理论教条和蛮理,不可能解释极度复杂的人类社会的客观实际。

请老孙头恕我直言不讳,别生气。

覃永沛律师发推说:“周勇军先生是一个靠谱的男人,他和李洪宽不是同一个档次,后者一切都是为了钱,一切尽在不言中。”

本人意见:我不认同李洪宽的许多东西。但对周勇军,你看过他搞的《天下华人》杂志,他与中领馆及其总领事打得火热的情况及合照吗?你知道那《天下华人》几乎成为公开的海外土共御用刊物的情况吗?

我当年看过好多期《天下华人》杂志,看过他与中领馆人员及其总领事打得火热的文章和照片,当时本人认为周已经成为土工御用走卒。后来参与张宏堡那个政府,毫无疑问应该像张身边和周围那些控制张宏堡、被张宏保揭露是特务的阎庆新等许多人物那样,属于同一个性质。

2017年,中共及其侨报还高调庆祝《天下华人》创刊20周年。据王希哲当年说法:“周勇军已经因侵吞他人《天下华人》杂志事件,被揭露过他的一封企图把《天下华人》变成中共海外御用喉舌为自己洗底,秘密写给中共领事馆的投共、媚共信件。”

不过,周勇军主持杂志,是其中一段时间,后来他离开这个杂志。

有人发推说:“中国民主不了,是因为没有民主土壤,没有民主种子,没有民主文化基因,人家古希腊就有雅典式民主,中国那时还专心培养奴才呢。罗素说西方哲学起源于希腊,希腊文明扩散整个欧洲,虽然也经过中世纪,但是民主种子在,迟早会发芽。中国的民主种子呢?土壤呢?第一推动力呢?除了空想,嘴炮,什么都没有。”

徐水良:中共及其情报机构和特线,不遗余力利用种族主义素质论,诬中国人中国文化人种和素质不行,不配民主。最近似乎又派出许多特线大力宣传。抵制民主目的显而易见。我已经无数次驳斥他们。东西德南北韩大陆和台湾日本和东欧鲜明对比,则从事实上有力驳斥他们谬论。同一民族,或者远不如东欧的日本民主了,但西德、北韩、中国大陆和东欧却变成极权专制,原因完全在于苏联占领和美国西方控制的不同。 这是本人驳斥他们谬论的两篇文章,供参考:
《也谈当代中国宪政尝试的失败及其原因》
https://twishort.com/tTwmc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305/xushuiliang/7_1.shtml

有台独分子发推说:“台湾终将废除外侵殖民普通話北京语,换上台语和英语为官方语!”

张林跟推:这是重大消息!为了平衡大陆籍居民,为了台湾人未来能够融入西方文明,台湾应该尽早确定英语的第一官方语言地位。而且还应该学习尼泊尔等大部分亚非拉蝈家,法定英语为从小学到大学的唯一教学语言。台语、南京话、客家话在家里跟父母学,就足够了!

王清营发推:“这是关键的,根本的,釜底抽薪的祛除专制毒瘤,改良人种,转向自由的方法。如果五四时不是改良成白话,而是改成英语,则这片土地上的人种将会得到多大的改进?可惜我的三大纲领被骂最多的恰是消灭汉语。而骂我最厉害的是所谓民主人士,有些甚至是坐过牢的,可悲复可叹!与这些浅人愚人为伍,耻!”

徐水良反驳:民运人士竟然一遍又一遍大力宣扬全世界最专制、最反动、公开反普适价值、反人类的种族主义谬论,真是咄咄怪事!是渗透进来,帮土共制造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民主,从而抵制民主,执行斯大林共产国际以来,黄俄土共一直执行的、毁灭中华民族、毁灭汉族、毁灭中国文化、毁灭汉字、灭亡祖国的一贯的陈腐方针的吧?

格丘山发帖说:“谁能回答这个问题?……为什么川普要通俄?是为钱, 是为名,还是什么在美国得不到的利益?还是爱俄国,出卖美国,还是他是俄国特务?我真的非常困惑,找不到理解的钥匙,我觉得将这个事情闹得这么大,缺乏一个动机的解释。”

我的看法:川普是商人,唯利是图,没有原则,习惯撒谎造假,野心大好出风头。俄国能帮他赚钱,又能帮他实现出风头和及权势熏天的梦想。而川普是法盲,根本不知道违反这类法律问题的严重性。对他说来,他有游走法律边缘,过去就有撒谎造假违法得逞得利的习惯和经验。他以为像违反其他一般法律那样,认他有本事不被发现。再加上他被普亭抓住把柄,他当然会选择合作,而不会像有原则守法律的人那样,拒绝合作。所以,川普做这种事,完全符合他的性格和情理。只有智力水平很差的人,才会对这样的问题感到百思不得其解;或者只有任务在身的人,才会装作百思不得其解。

方煦发帖:《共党船上反川人士的哀嚎方式》说:

“我还记得川普上台后克林顿、希拉里和奥巴马那张难看的脸,如此输不起,当然是心胸狭隘、忌恨心极重的人,就象本坛曾部长为首的五毛干部一样:难解川普上台的心头之恨。虽然人家根本没有惹他。但是这些人似乎被仇恨蒙蔽了眼睛,看不见背后支持川普的主流民意,整日生活在自己制造的幻象中,当认定自己的“政治正确”代表真理并且认定川普反“主流”时,就会选择怀疑,不论这种怀疑有多么荒诞无稽,只要能让部分无知选民同情自己就感觉得到一种安慰,毕竟对于一个没有包容胸怀的人来说,那种十拿九稳的心态和表情下一败涂地的往事过于痛苦,层出不穷的幻想是避免精神崩溃的唯一一支良药了。可以理解:):)”

徐水良:你们身份清楚却习惯反诬反咬。另,你搞错了,曾部长开始是挺川大将,完全不符合你说的逻辑。

多少年了,你们的习惯策略都是反诬反咬。可是,这有用吗?

这土共情报机构的反诬反咬策略,一开始很有效。但随着历史进展,各人面目和身份越来越清楚,再坚持搞这种反诬反咬陈腐策略,就显得很弱智可笑了。

实际上,大量黄俄间谍和脑残黄川粉,才追随老主子白俄普亭俄罗斯及其间谍,大力挺川普。

而动不动以主流民意说事,完全是无知。美国超过川普选票三百万票的主流民意投给了希拉里,很多反川普的人,更反对希拉里,所以弃权或者投给川普。所以,这三百万票,再加这些反川普、但因为反希拉里超过反川普而投给川普的票数,真正反川普的人数和选票,更加多得多。美国的主流民意,与全世界主流民意一样,绝对是反川普的。这是川普上台以后,支持度长期少于反对率的原因。但因为川普靠二百多年前的陈旧选举规则获胜,就说主流民意支持川普,那纯粹是无视客观事实,颠倒黑白。

有国粉发帖发图:永怀领袖,民族救星——先总统蒋公

本人评论:孙粉国粉也是一神教马列教大救星救世主思维。作为马列斯大林养儿子,与马列斯大林亲儿子土共一起接受此类思维。但这个世界没有大救星救世主,任何这类思维,任何制造大救星救世主造神运动,都是制造专制领导人和暴君大搞专制的专制思维及专制运动。三民主义救中国与马列主义救中国一样都是思想信仰专制。

本人早已许多许多次论述过此类问题,这是其中几篇:

再批专制独裁造神运动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807/xushuiliang/11_1.shtml


《民主运动和造神运动势不两立》
https://twishort.com/9ymnc


《谈基本理论以及三民主义等问题》。
https://twishort.com/P8Ymc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805/xushuiliang/7_1

有人发推:“麻烦代问阿姨一个问题,他真的相信中国有土豪吗,这些人不过是赵氏链条上的家丁罢了。”

徐水良:阿姨本身就是个红二代伪贵族伪土豪的大家丁。是闭着眼睛颠倒黑白吗制造无稽之谈的谬论,为红二代伪贵族伪土豪呐喊张目的红二代大走卒。

李宁:我背起行囊再一次奔波在回龙口的路上…疲惫不堪!快到年根了,烟台中院为了在过年前把我妈妈案子二审维持,不开庭审,使用各种下三烂招数,不断折腾!赵焜说我妈妈不是检察院公诉的死法,重新有了新的死法!李淑莲到底怎么死的,至今都没查清!一审法庭审剥夺了我们申诉人的权利!甚至命案都没有现场…

徐水良:很佩服你的执着和艰难的奋战。但很多事情不是靠你一个人的力量就能解决的。有些事情,必须放到中共垮台以后才能解决。你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先安排好自己的生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来日方长,安排和照顾好自己的生活和前途再说。

有神棍说:“圣经是由40多位作者写成的,前后经历了一段漫长的时间,作者的身份有君王,祭司,税史,牧人,渔夫,使徒等等,他们的职业不同,写作地点和居住地不同,作者与作者之间互不认识,年龄相差100年,200年300年都有,当后人把所有的手抄本集合一起对比,让人不解及惊奇的发现,书中所描述的事前后贯通,没有任何矛盾冲突之处,内容完全一致,好似一个人写出来的这本经典之作!我们可以试想一下,要写下集剧本的作者,他一定要把上集的内容全部吃透才能接着写好下集的内容,那时有邮政服务吗?据考证没有,那时有电话通信吗?据考证没有,那他们是通过什么方式进行接力的呢?上帝是在灵(借)用人的手和大脑,写出了他想告诉人类的话语。”

徐水良:圣经里到处是互相矛盾的扯淡。连那个六千多年前,六天创造世界,泥土造人,所谓的唯一的神,不断屠杀人类反人类,一次就屠杀诺亚一家以外的全人类,一次就屠杀了人类99.99%,超过希特勒几百倍;坚持搞愚民政策,因为人类获得智慧,就把人类逐出伊甸园,并把人类智慧当作必须世世代代赎罪但永远赎不完的弥天大罪“原罪”,这样的神,也早已经被现代科学证伪。可是,神棍们还是坚持那种残暴无比的反人类圣经原教旨教义,落后到什么地步了?

自由民主是启蒙运动和民主革命批判一神教,甚至处决大批反对自由民主,坚持政教合一一神教极权专制的神棍,才带给人类的。要自由民主,就必须反对原教旨一神教和它的马列教纳粹教继承者。

有神棍满怀仇恨发推,攻击近日美国妇女的游行说:“每当女性组织类似的活动,你都可以看到撒旦的猖狂!——很抱歉,我不喜欢政治正确,我喜欢遵守神的话语!”

本人开玩笑:一神教神棍可能把撒旦和上帝搞错了。否则,哪里来个不断屠杀人类,一次就屠杀诺亚一家以外全人类,即人类99.99%以上的神?他还搞愚民政策,把人类获得智慧当作人类世世代代永远赎不完的原罪。所以,神棍们按这种极权专制反人类教义,反对政治正确。但世界上,哪有公然反对正确追求错误的道理?哪有反对政治、经济、文化、道德、法律等等各方面的正确,追求错误不正确的道理。

最后编辑时间: 2019-01-29 17:37:3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