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徐水良   美中贸易谈判漏网之鱼:美教授吴修铭指出是中国互联网贸易壁垒 2019-02-15 18:31:21  [点击:1881]
美中贸易谈判漏网之鱼:美教授吴修铭指出是中国互联网贸易壁垒

美中贸易谈判漏网之鱼:美教授吴修铭指出是中国互联网贸易壁垒

纽约时报文章图纽约时报

(法广RFI 肖曼)纽约时报英文版观点专栏最近发表哥伦比亚大学法学教授吴修铭(Tim Wu)的评论,认为美国在和中国进行贸易谈判的时候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领域,那就是中国的互联网贸易壁垒。中国当局屏蔽了几乎所有的外国互联网竞争对手,而中国互联网公司却利用美国的开放市场开疆拓土。
最初发表于2019年2月4日纽约时报英文版观点专栏的这篇文章正在引发各方关注,该文作者吴修铭(@superwuster)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法学教授和纽约时报观点版的作者,他是《注意力商人:他们如何操弄人心?揭密媒体、广告、群众的角力战》(The Curse of Bigness: Antitrust in the New Gilded Age)一书的作者。

吴修铭教授的文章题为:“美国不该对中国的互联网审查姑息讨好”,文章说:“随着中国和美国就可能的贸易协议展开高层谈判,谈判桌上的遗漏话题令人费解:中国的互联网市场。中国屏蔽或阻拦了几乎所有重要的外国互联网竞争对手,包括谷歌、Facebook、维基百科中文版、Pinterest、Line(日本主要的即时通讯公司)、Reddit和《纽约时报》。甚至连英国卡通角色小猪佩奇(Peppa Pig)和在网上引起轰动的相关影片也断断续续遭到审查。”

“中国长期以政治问题为由维护它的审查制度,称其为保护公民免受政府认为的“有害信息”(包括“传播不健康生活方式和流行文化”的内容)侵害的合法尝试。但你无需是一名贸易理论家便可认识到,这种审查也是国际贸易中极其有效的壁垒。全球互联网经济至少规模达8万亿美元,并且在不断增长中,而特朗普政府却首要关注了制造、技术转让和农业,似乎没有在该议题上迫使对方让步。”

吴修铭教授进一步指出:“由于不受美国、日本和欧洲竞争的影响,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在过去10年来已取得巨大增长。目前全球市值最高的20家互联网企业中,中国占据9席。这种增长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中国工程师的技能和创新力、充满活力的创业文化,以及中国企业服务本国口味方面的成功。但很难相信这背后没有审查制度的功劳。”

“此外,阻止外国竞争的壁垒不仅带来经济上的影响。没有了更好的选择,中国的用户被迫忍受腾讯(它拥有私人即时消息应用微信)和在线支付公司蚂蚁金服这样的公司。令人惊奇的是,它们的隐私侵犯行为,比起Facebook和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更加让人不安。美国对中国审查制度的容忍,会鼓励其他国家采取同样的做法。

吴修铭教授回顾说:“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中国同意进行广泛的服务贸易自由化,包括数据处理和电信服务。中国的互联网政策只能说违背了这些承诺。中国大概会辩称,其互联网政策为“保护公共道德或维护公共秩序所必需”,并援引世界贸易组织规则的相关例外原则。但尽管这种例外或许能合理说明对赌博网站甚至对小猪佩奇的封杀,就中国互联网的大多数壁垒而言,其真正目的似乎在于保护本土商业利益。”

吴修铭教授质疑地问道:“为何美国没有要求中国进行改变呢?我们并不像是缺乏手段。诸如腾讯和在线零售商京东等中国公司已经在美国大举拓展业务,寻求利用我们开放的互联网和开放的市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 2016年曾把中国的互联网屏蔽行为列为贸易壁垒。如果一个国家不允许我们在它那里做生意,为什么要允许它在我们这里做生意?贸易政策的基本原则是互惠互利:你们降低你们的壁垒,我们就降低我们的。在互联网经济方面,美国单方面解除武装,是在被中国愚弄。”

吴修铭教授还批评美国互联网大公司谷歌脸书说:“尤为令人困惑的,是美国主要互联网公司的态度。作为中国互联网贸易政策的受害者,它们的策略在很大程度上却是姑息讨好。由于担心审查制度和工业间谍活动,谷歌的确于2010年退出了中国市场,也对中国的阻挠抱怨了一段时间。而在去年,我们了解到,谷歌实际上放弃了抗争:为中国市场开发审查版搜索引擎,乞求进入中国市场。”

“同样令人失望的,是Facebook的做法。尽管Facebook已被中国封杀多年,但其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为奉迎中国主席习近平,做出令人尴尬的努力。(一度有八卦新闻称,扎克伯格曾请求习为他未出生的孩子起个中文名做纪念,但没能成功;扎克伯格对此予以否认。)“

“姑息讨好无法成为有效的外交政策或贸易政策。作为世界最大经济体和拥有最重要互联网行业的国家,美国应当利用其优势地位进行谈判。如果特朗普政府想要在贸易上对中国强硬,那么它应当要求对中国互联网市场的有意义准入,否则就拒绝中国公司进入美国市场。”

“贸易谈判向来都是如这般进行的,互联网也不应成为例外。否则,我们就会冒赢得昨日之战、却放弃明日之战的风险。”

同在这个星期,华尔街日报也发表分析认为,以中国和美国为代表的截然对立的互联网模式正在全球展开对决,未来胜负难料。美中互联网市场存在巨大的不对等,美国开放的互联网模式越来越多地受到中国封闭模式的挑战,美国还能忍多久?

(博讯 boxun.com)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