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徐水良   近日小评论(六) 2019-02-17 13:44:33  [点击:2318]
近日小评论(六)

(汇编整理)

徐水良

2019-2-16日


《没有哪个国家,能逃脱掉“柏克定律”》是一篇不懂基本概念,基本理论,充满谬误的文章。别上当。

被郭蚂蚁们吹捧成一人敌一国的战神、无比伟大、举世罕见、无比英明的大救星救世主郭文贵的头号女助手、郭阵营第二号人物Sara发话了,一再一再发重话了,赶紧捐,不捐就是五毛。“除非你是五毛”,否则肯定捐款。一贯挺郭的那些郭蚂蚁,如果不捐款,应该就是混入郭阵营的五毛。

今后有郭蚂蚁出来挺郭,大家先问问他们捐过款没有,如果没捐,那就是五毛,就请他们滚一边去,那样就节省了许多许多口舌和考察判断的时间和精力。

不知道郭阵营能不能争取一百万人捐款,来对抗全国除了一百万人以外,那些被他们认定是不捐款给他们基金会的14亿五毛。全世界不捐款给他们基金会的几十亿五毛?

只是,郭文贵无数次声明募捐是骗捐,他绝对不搞募捐,谁搞募捐就是骗子。现在郭搞募捐,当然就是承认自己当骗子。请郭蚂蚁们赶快捐款,不捐你们就是五毛,就是不忠于你们的大骗子大救星救世主、郭蚂蚁的大主子郭文贵。

有网友问:郭骗一路以来都不反共、不反习,怎么现在要筹款就反共了,究竟是真反共还是假反共?抑或拿了钱就不反共,先说清楚!郭答应捐的一亿美元到账没有?不是说不夠郭再给钱吗?那还筹款干嘛呢?筹款就是骗子,这也是郭说的,言尤在耳,失忆了?

徐水良:脑残郭蚂蚁郭特线的造神运动,把郭大骗吹捧成一人敌一国的战神,无比伟大、举世罕见、无比英明的大救星救世主的造神运动,最后变成制造大骗子巨神的运动。郭蚂蚁郭特线的战神、大救星救世主,就是骗术了得,一人骗一国的空前大骗子“骗神”,昏头昏脑到处乱打乱骗、最后只能骗倒脑残的空前低档的大骗子“骗神”。

其实,这里最大原因,是要通过郭大骗子这个基金会,把已经几乎没有财路的中国民主运动的财路,进一步断绝,转移到基金会去。

大家一定要认清并牢记,挺郭反郭两系斗争,属于两系特线内斗的性质。

近来盲流子等揭发何频、明镜和博讯等等的问题,因为何频、明镜和博讯的暴露,对中共特线阵营的伤害实在大,因此而另一系特线马上花大力来掩盖。大家一定要擦亮眼睛。坚决不为任何一系特线搞掩盖,打掩护。

这里再说一遍,挺郭反郭两系、两阵营的核心力量,都是中共特线。大家一定要把握这个根本性质。凡是偏执地站在某系某一阵营一边,反对另一系另一阵营,掩盖自己阵营特线等各种问题的人,都是站到中共特线队伍中某系某派立场上说话。

郭阵营仇恨、造谣、污蔑、攻击和否定总体规模和其他许多方面都远超过其他共产国家同类运动总和,理论上大幅领先全世界的整个中国民主运动,我们当然要奋起反击,揭露郭蹁子,捍卫中国民主运动;而反郭阵营延续他们过去策略,极力掩盖中共渗透民运、渗透大陆民间、台湾和西方的特线问题严重性,否定狭义民运圈已经成为特线占绝大多数的沦陷区,反诬反咬攻击揭露特线的人们,否定揭露特线问题的必要性,我们也同样要坚决反对。

我在《独立评论》等地方已经与其中一部分特线展开了初步的论战。我可能将把这些论战帖整理出来。

王虹:徐先生认为挺郭反郭两系的核心力量都是中共特线,那么郭本身是什么线?这个问题徐先生要有清晰的判断;否则“核心力量”的判断就没有根基了。

王虹你那么挺郭文贵,先回答你捐给郭文贵基金会多少钱,如果没捐,按郭文贵和莎拉定义,那就是五毛,就别说了。

连郭文贵自己都早已公开告诉别人,“咱们的核心力量是情报机构的人”,而他和郭蚂蚁又把对立面都称作特务五毛。作为郭蚂蚁之一,你竟然还要提这种问题,竟然不把你们战神大救星救世主的对自己阵营早已作出的定性和教诲放在心上,脑袋彻底坏了是不是?

郭蚂蚁把一个头顶生疮,脚底流脓,永远撒谎,在中共情报机构干尽坏事的无知半文盲流氓无赖当战神,大救星救世主,除非任务在身,或者本质一样的人以外,那就是十足的脑残。

王虹:徐先生怎么也有开骂的倾向?这样的态度不好哦!根据徐先生的描述:郭文贵是一个头顶生疮,脚底流脓,永远撒谎,在中共情报机构干尽坏事的无知半文盲流氓无赖。而围绕着郭文贵的挺郭反郭的核心力量,都是中共特线。在徐先生看来这一切都是中共导演的特线荒诞戏。那么中共的目的是什么呢?徐先生的判断怎么能让人信服?

全力挺郭的许毅讽刺:“中共的目的是导演一场使自己垮台的大戏,让我们大家都乐一回。呵呵”。“好热闹的一场戏啊,越演越大,越演越像,像得我们只能得出一个结论:一定是假的!”

本人继续调侃开玩笑:

王虹看来完全丧失了日常判断能力。我的回答明明是调侃,怎么到你那里就变成骂人?

事情发展到今天,本质上是流氓无赖笑料、但却因为大胆撒谎、大胆诈骗,大胆贿赂、大胆作恶等等,立多次大功,成为中共王牌特工的郭大骗子的爆料戏剧,完全变成中共导演的一场非常可笑的搞笑闹剧。这是中共习大傻和习系情报机构,调动大批特线五毛配合搞的一场闹剧。但他们完全错估了他们导演的郭文贵爆料闹剧最后导致的结果,使习大傻及习系情报机构丢车保帅保习护共搞内斗,以及借郭文贵造谣污蔑攻击消灭中国民主运动(消灭民运,这本来就是中共一直交给郭文贵的任务,见郭文贵政庇材料),并强加给中国民主运动一个中共王牌特工当领袖等等的特大阴谋彻底破产。现在,除了任务在身的特线和特别脑残的郭蚂蚁,大家都已经看出其荒诞、可笑,看出郭大骗子那骗子半文盲和笑料的本质。在这个情况下,不是当作搞笑笑料来调侃,还要把它当作严肃的问题来严肃讨论,讨论者自己的脑袋就成了二百五脑袋。

所以,到现在,以调侃方式对待这个问题,是最合适的方式。否则,到现在还把它当作严肃的正剧,就是二百五。

中共导演下的郭文贵爆料,虽然像其他冒充反对派的中共特务活动一样,对中共必然有一点副作用,但不会对中共造成根本性的伤害。而且,即使这种副作用,老领导和郭文贵也早已设法加以防止。郭文贵用许多次大赞习近平是千年明君、是守信用讲义气的大好人,大赞中共是养活14亿人的伟大政党,大赞中共99%的党员是好的,声称中共绝对不能垮,而只能以党反腐,以党反贪,并且只能反贪官反盗国贼,不能反皇帝反千年明君习主席反共产党,无数次声明谁反对习主席谁反对共产党,就是他郭文贵的敌人。用这种不断声明表态的办法,来预防和防止爆料对习大傻和中共产生的副作用。

因此,郭文贵郭阵营郭蚂蚁,尤其是郭阵营郭特线吹嘘这种爆料闹剧能够使中共垮台,完全是笑话,完全是妄图让中国人停止革命和抗争,至少停止抗争三年,不要搞革命不要搞突发事件,只把希望寄托到对中共没有根本伤害的半文盲流氓郭文贵大救星救世主的身上及其爆料闹剧上,去受郭文贵及其爆料闹剧欺骗。这是争取时间,让中共渡过难关的特大阴谋。像中共这样厚颜无耻,依靠几百万上千万军队和警察的赤裸裸的暴力,来维护统治的组织,光靠爆料,就能够把中共爆垮台吗?郭大骗郭特线郭蚂蚁说靠这种搞笑式的爆料闹剧,就能把中共爆垮,那就是天方夜谭式的弥天大谎。如前所述,其谎言目的,就是混淆是非,散布对郭战神大救星救世主的可笑幻想,按郭大骗大肆污蔑攻击和反对革命尤其反对革命和正义暴力的思想,停止革命的准备和抗争,至少在郭大骗无耻要求全国人民给他的三年时间内,停止抗争,只把希望寄托在郭大骗身上,从而帮中共争取时间,渡过目前和未来三年内的难关,并在渡过难关后,继续用暴力维持其统治。

脑残郭蚂蚁一再说,难道三年也不能等,不能给?但是,全国人民凭什么相信大骗子,无偿给他三年时间,尤其是凭什么要抛弃可能的变天机会,迎合大骗子?郭大骗子的大面子和价值,比全中国全地球全太阳系还大?

更可况,他公开宣布并且一再坚持:爆料要服从习主席,服从党中央,配合习主席,配合党中央。因此他只爆个别贪官的料,不爆习大傻和中共最要害的料。而且,即使这样的爆料,从19大以后,也基本停止了,剩下炒作对中国民主几乎毫无意义的王健案,来忽悠民众,转移全民反共批习大方向,帮中共维稳。因此,到现在还说这样的爆料能够爆垮中共,那就完全是闭着眼睛说瞎话,彻头彻尾是撒谎,而且是弥天大谎。

至于这场戏,“越演越大,越演越像”的说法,也是彻头彻尾的谎言。恰恰相反,从19大以后,这爆料闹剧就基本结束了。以后,不是“越演越大,越演越像”,而是越演越小,越演越变成闹剧、丑剧和笑料。

有人发帖:《是时候了,何频先生》

格丘山,博讯螺杆,方熙等等纷纷出来为何频辩护打掩盖。

博讯螺杆:何没可能是土共的人,如与中使领馆有接触就算土共,结论太过简单……

cwing:啧啧啧

徐水良:啧得好!对螺杆胡话的蔑视和其他一切,均在不言中。

格丘山:在多维时我与何频先生有过思想的碰触,常常起火花……

徐水良:何频地位重要,特线们必然搅浑水力保。本坛独立评论特线就很焦急。

但从十多年二十年前多维时代开始早已暴露的事情,恐怕搅浑水力保也没用。更何况这些搅浑水力保的,自己也往往已经暴露。

方熙和螺杆很快前来对号入座:

方煦:和共产党人接触就是共特?

博讯螺杆:别人都是特线,就他自己不是,谁若批评他,那就更是特线了,LOL!

等等等等。

徐水良:楼上两位,迫不及待赤膊上阵造谣混战保头子了。我何处说过与中领馆及共产党员,共青团团员接触就能断定为特线?

多维明镜博讯,性质相近,但属于不同系统不同派别。

格丘山:如果涉及到钱,何频完全可能。当年多维火红,就因为出高价,何频就卖了。在钱这一关上大部分中国人过不去。

徐水良:多维中宣部控股,年年亏损,中宣部只好收回到北京办,同时给何频一笔活动经费。所谓卖,只是用以掩盖真相,混淆视听的做法而已,何来真卖?有人帮腔用卖来掩盖真相,恐怕掩盖不住。

格丘山:你怎么知道的?是中宣部告诉你的?看来你官不小

徐水良:看来你主子忘记告诉你这是早已暴露事情,害得你拼命掩盖白忙一场。还把自己进一步暴露。

不过,虽然你主子忘记告诉你,但你不读网上许多报道,只知道一门心思忠于主子帮同伙掩盖,也是你自己的愚蠢和错误。包括对早已暴露的何频及多维的相关报道,包括胡安宁早已经用事实揭发通中共最高领导的老特牛乐吼的相关报道,你都不读,包括自我暴露搞得人人鄙视的神棍陈大骗子,你装作不知道,于是,你都要一门心思对他们离谱地大力吹捧。还有你其他的一切,都时不时暴露你的本质。因此也不能全怪你主子不告诉你,而要怪你自己的愚蠢。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特务往往可能暴露。而别人暴露了,自己暴露了,还要装傻问你怎么知道的?用这种低档可笑办法反诬别人知道土共暴露了的秘密,就是特务,只有你这样装作不知道的,才不是特务。其实,别人挖掘和知道已经暴露的土共及其特务秘密,很正常。不仅本人这样长期研究的,属于正常,连盲流子那样比较偶然知道的,也属于正常。相反,装不知道才不正常。已经有不少人揭发,大家都知道的现在,还要装不知道,就更加不正常。

格丘山:哦,连老牛(牛乐吼)都是特务

徐水良:连胡安宁等一些人以事实证明了的老牛,你还要掩盖?真是忠心耿耿呀!

格丘山:哇,徐水良说胡安宁是特务,胡安宁说老牛是特务……

徐水良:你装什么傻?很多特务是各派内斗暴露的。郭大骗爆料就是两派特务大内斗,两派特务互相揭发,暴露了两派许多特务真实身份。

胡安宁(余大郎)虽然有时会没有证据地造谣胡说污蔑别人,但他也正儿八经传达、介绍和暴露了许多有证据的特务内幕。客观上,有过,也有功。温家宝批准拨款,由胡安宁搞国风网,后来胡锦涛反对,命令牛乐吼抄国风网的“家”,并收回余款,就是胡安宁多次介绍和暴露的客观事实。

当然,还有其他人的许多材料,可作佐证。

格丘山:哇,连温家宝胡锦涛都卷入这里特务斗争了(:)

我不是装糊涂,是有些驾云腾雾了,原来诸位的斗法已经通天了,我以为都是一些傻货臭货之类的人渣在这里无聊对骂,没有想到诸位的行为还对中国前途这么有影响呢?(:)

失敬,失敬!(:)

我有个朋友文革时得了幻想症,以为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影响北京的权力斗争,后来住了一阵医院好了。当然你们不是的。(:)

博讯螺杆:精神上可能没啥问题,应该是天生的自命不凡,可以推动地球。

余大郎:沧海桑田丘山动,缘在熔岩地下涌,倒王之后有六四,锅遣在前习后隆,偶今已下温泉关,突出部正在山前。盍不江湖瞅一瞅?时代雾霾伽码线。

徐水良:大郎你梦呓呀?楼上已暴露、特阴险的几个傻货,讽刺你介绍土共上层领导领导特务活动和特务斗争的说法,是傻货臭货人渣的幻想症,是自命不凡,推动地球,否定中共特务活动历来都有的通天特点。那明显是影射你和你的说法。你默认了?

大郎你还是少一点天书,多一点日常语言,否则那些忠心耿耿忠于主子的低级脑残傻货,肯定理解不了。

顺便告知,你说的牛乐吼是通天特务一事,我已经说过牛乐吼多次,牛乐吼虽然也与本人辩论思想和理论问题,但对你说的通天特务这一点,他本人从来不否认;倒是这里的特务,比牛乐吼还急,赶紧帮牛乐吼否认,一副对奴才对主子,下级对上级忠心耿耿的样子,特别可笑。

余大郎:答徐水良楼下之责(胡安宁天书略)

徐水良:大朗自己活在梦里继续说梦话。革命即将来临,这坛特线做梦幻想中共长命百岁,继续坚持为中共及其情报机构卖命。如我楼下所说,牛乐吼本人对通天特务一说,从未否认;倒是这里的特务,比牛乐吼还急,赶紧帮牛乐吼否认洗脱,一副对奴才对主子,下级对上级忠心耿耿的样子,特别可笑。

大朗你可别像这些脑残傻货一样,眼光短浅,像格丘山认为的那样,中共至少三十年不会垮,因此坚持要为中共殉葬。

格丘山:让我去问问牛乐吼,他是不是通天特务(:)

徐水良:你为主子和上级洗地的热情真高。余大朗和我多次说他牛乐吼,他老牛都没有作出过否认或澄清。什么原因?那不是明摆着的吗?

你真是主子不急奴才急!你问他,他会承认吗?如果承认,那不违反组织纪律吗?你是要用组织纪律让牛乐吼做出否定回答,然后你当圣旨为牛乐吼洗涤,主动完成组织还没有交给你的任务?真是忠心耿耿,积极性可嘉呀!

曾节明说你主动约会神棍陈大骗,为土共招安陈大骗,我估计你也是这种积极性主动性起作用。陈大騙的工作,早有别人做了。而你的级别,恐怕够不上招安陈大骗的任务。

格丘山:你说他本人也承认,又出尔反尔,不让我证实,还恶语伤人

徐水良:又造谣,我什么时候说他承认了,我说他迄今没有否认。

你要利用独评为我制定的特别规则,我无法一直回答你,来纠缠我。我会在其他地方公开回答并揭露你,必要时做必要的举报。你最好还是滚一边去。

余大郎:关于《国风》两次b夺权的第二次立此存照

其事在世的资深民运群,不分原派系,咸闻知,但各表态有异(下略)后,余交Lx托广州T制作。某按原议价付定金后奸商F变卦,改称其数当为按年租金。余拒,L夜夺权,M介绍N1、2R等耒助。
一天后美方公司协助夺回,发现程序源中已设定万(润南)等十三名"总版主″,乃尽逐。其时B逡巡不决,终未进。M提出按票决大政,HL等形同甩手掌柜,余乃拒。不久,笫二次夺权遂发。。。(待续)

徐水良:大郎呀,你受压力了?有人说你说法是傻货臭货人渣幻想症,你连重复过去事实,为你自己的话辩护一下都不敢呀?

余大郎:事久,余年高。请出示前述证据。

徐水良:疏忽了,没看到你待续两字。请继续,勇敢说清楚,别害怕。

只是,尽可能用日常语言,不要用你的天书文字,否则,不仅蠢货看不懂,大家都看不懂。

余大郎:此事后又与Hω(胡温)时期策动《公机上书》(公知上书)相粘连,事涉一国级N副国级及三派代表,牵一发动全身;且而今又逢大小两岸驴象之争。看来。。。。。。。。。。。。。。。。只能趁时代雾霾澄清之际再“续”了

有人发推说:唐柏桥先生应该在海外正式组建政党,这也是它们鞭长莫及的地方,海外多数靠谱的华人都会出来支持这种组织。

本人开玩笑:党的名称就命名为“声名狼藉党”。你做他的第二号党员。或者谦虚点,你找找还有谁名声最差,谁就做第二号党员。

对于本人批驳理论无用论,指出马列主义搞得全世界天翻地覆,使中国历尽苦难,死亡上亿。批判马列,认识其危害,找出正确的理论,找到正确的道路,非常重要。对此,主张理论对民运无用的网友,跟帖反对说:“政治学界不知道这些的才是极少数吧?”

本人回答:坦率地说,你完全不懂理论,才会说胡话,提这类可笑问题。在本人和中国民主运动批倒经济决定论,以及经济决定论基础上的双胞胎毒瓜马列主义和新自由主义以前,全世界有几个人真正知道马列理论及其经济决定论等等,完全是谬论?至少我没有发现过一个。即使二十多年前我到海外时,海外还不是一片经济是基础,经济决定政治,经济改革必定导致政治改革,必然导向民主的这些谬论?!西方理论界,中共官方和中国花瓶民运,全是这种理论。

而这些经济决定论谬论,包括马列主义和新自由主义谬论,正是中国后四十年改革走向邪路,走进死胡同,并且造成一个土共既得利益权贵集团,大搞私有化抢劫掠夺,又拼死反对政治改革,使中国政治改革彻底完蛋的原因所在。即使到现在,虽然西方很多人认识到当时、即三十四年前,他们的看法错了,但全世界也仍然没有几个人真正懂得此类理论。

当然,只有理论上完全不懂的人,才会说理论无用论那些胡话,提那些可笑问题。

有网友发推:138家澳大利亞華人社團公開聲明支持被拒入境的親共富商黃向墨,更說明共匪滲透澳洲的嚴重程度。澳大利亞應該調查這些社團的主要負責人和共匪的關係,依照黃向墨的前例,禁止他們入籍,驅逐出境。

徐水良:这二十年来,我一再强调,西方国家中的几乎所有大陆和台湾的华人侨团,华文媒体(电视,电台,报纸,互联网网站,等等等等),华人教会和其他宗教团体,表面上反对中共的反对派团体及其媒体,全国各省,各市,各地同乡会,全国和各校校友会,学生会,学生学者联谊会,大量工商贸易团体,几乎全被中共渗透控制。未被控制的只有极少极个别。可惜,中共渗透的这种严重情况,最近才引起全世界的高度关注。

中共严重渗透的这些问题,都应该设法解决。否则,自由民主文明社会,有可能被中共颠覆。

最后编辑时间: 2019-02-18 08:14:5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