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博讯螺杆 没人看你的谣言,说说自己给毛贼东写信的事吧,大魔头回信没啊?   2019-02-19 21:08:12  


作者: 徐水良   这不是你低档特线能理解问题。不过我这里说说毛魔的相关批示问题 2019-02-19 21:17:24  [点击:2183]
用给毛魔写信的办法发表一些“反革命”言论,是当时一种相当普遍的“打着红旗反红旗”的策略。我的大字报贴出后,还收到过社会上不认识的一些朋友给我写信出主意,要我用给毛和中共领导写信的方式做这些事,这样风险小,不容易被抓捕定罪。说他们自己就这样做过,没有被抓。因为向上反映意见,法律规定是合法的。其实我当然早就清楚这种策略,无需这些朋友出主意。这也成为后来公安局释放我时的理由之一,认为我是向中共及毛魔写信,不能定为恶毒攻击罪。

至于毛魔头对我这些东西的反应,江蘇省委派出的专门批判我的省委工作队和监视我的人中,有人对我说,毛主席对你有指示,什么指示不告诉你。后来有人告诉我,说是毛批示,“右派学马列,走到我们前面去了”。事实究竟怎么回事,我不知道。

你小特线不妨去问问你主子。

至于造谣,那是你和你们同伙你主子你上级的伎俩和本事,别乱送人。

(注:毛对本人批示“右派学马列,走到我们前面去了”,这个传言确有可能为真。我一个在部队当营长的同学,在我被抓后到我厂找我,被省委工作队扣住,要审查他,闹得很不愉快。他回富阳县里对我朋友说,当时如有枪,真想拔枪开火。据他对朋友说,工作队告诉他,毛对我的批示,就是“右派学马列,走到我们前面去了”。我朋友说,右派学马列学得好,也不是坏事,为什么要抓?可惜我后来没有认真问问我同学具体情况。这个批示,75年入狱前,我在浙江等其他地方也听说过,应该是有的,但当时不知道是不是针对我的。不过,当时理论上走到毛前面,自己也认定自己理论上大幅度超越毛,并且是右派的,迄今只发现我一个。此外,毛确实也开始关注我提的那些东西,例如:我1973年《反对特权》一文最早提出当代意义的反对特权,反对官僚制、等级制、专制制、特权制等等口号,毛后来在我之后,大概1975年,提等级制度,八级工资制之类的所谓“法权”。江苏理论权威陈绍辉作报告批判我的时候说我对毛泽东思想毛主席著作,别人是认真学习的,徐水良却是狂妄自大,是“研究”的,说我“把毛主席的理论,继续革命理论都批判完了”,并且非常不解地说,你既然反官僚制,特权制,等级制,怎么又反毛主席资产阶级法权的说法?我私下说过,理论上我们已经越过毛,被省委当作我的恶攻言论下发批判。其实早在1968年,我一个要好同学因为说毛泽东思想也是一分为二的被抓隔离,我气得冲到工宣队大队部与浙大工宣队领导辩论,为毛泽东思想也是一分为二的说法辩护,坚持这个说法没错,那时实际上我们已经发现毛的不少错误。而到我的文章出来,毛显然也觉得我的这些理论超越了他,但我是右派,我批判接班人理论,专制理论等等 ,主张自由民主的理论,以及其他理论,明显是右派理论。所以,毛有这种批示,应该是可能的。)
最后编辑时间: 2019-02-24 06:50:3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