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徐水良   近日小评论(八) 2019-03-02 21:19:13  [点击:1484]
近日小评论(八)

徐水良

2019-3-2日


一、台共和228

有网友贴出台湾《台北228公园,赤绿两党争相表功》,《護台女英雄謝雪紅,立碑典禮暨追思大會》等照片和视频,并注明:那女人图片是228武装暴乱的元凶,赤匪“二七部队”头目,日共中共党员谢雪红。

徐水良:台共是中共领导和指导下1928年在上海成立的,最早称日本共产党台湾支部。不过,谢雪红当时只是台共支部候补委员。所以台共实际上一直是中共分支。台独完全是中共发起的。

谢雪红也是台独的头号祖师爷。现在的台独分子对她无比崇拜。那时候,李登辉只是她手下一个小小的共产党新党员。现在其他的台独分子,只是她的徒子徒孙。

推崇中共叛乱分子,为他们平反的主力,是绿营,是台独势力。台独只是共产党发起和利用用来反国民党的力量。台独从来亲共拥共不反共。有人说台独反共,那仅仅是现在的假象。 这民视,就是最著名的台独电视台。台独和台独媒体盛赞土共叛乱分子,完全抛掉了他们的反共假面具。

有的五星红旗照片,只是几个公开投共的媚共的垃圾,台独势力和媒体悼念规模大得多。例如:民视报道:《護台革命英雄謝雪紅 揭碑典禮暨追思大會》-民視新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A_1-gJBxOk&feature=youtu.be

台湾演义:台籍共產黨史: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zkl23BVpxI

《台当局再撤销228事件有罪判决千余人包括共谍 蔡英文:转型正义工作将持续》
https://bowenpress.com/news/bowen_204353.html

后一篇文章说:

“27日撤销的名单中,包括曾加入中共,并武装反抗中华民国政府的农民领袖简吉等人。简吉于1947年在嘉义组织台湾自治联军,担任政委,和国军进行激烈战斗,1949年10月出任中国共产党台湾省工作委员会山地工作委员会书记。1950年被捕判处死刑;1951年3月7日枪决。”“中共曾公开承认,1949年前后派出1500多名特工进入台湾展开行动,陆续被国民党政府破获,最后被军事法庭公审处决的有1100多人。解放军六年前在北京西山设立无名英雄广场,将已知的846人的名字刻在墙上,纪念这些遇害的中共烈士。”“但台湾促转会去年10月第一波撤销有罪判决者中,至少有208人名列北京西山烈士墙;12月第二波撤销者中,至少有201人名列墙上。合计前两波台湾官方撤销有罪判决者,有409人是中共列名在册的共谍。”“透过行政力量整批撤销判决,导致连共谍都被平反,这样的转型,没有正义可言。”

推崇中共叛乱分子,为他们平反的主力,是绿营,是台独势力。台独只是共产党发起和利用用来反国民党的力量。台独从来亲共拥共不反共。有人说台独反共,那仅仅是现在的假象。

这民视,就是著名的台独电视台。台独和台独媒体盛赞土共叛乱分子,完全抛掉了他们的反共假面具。

二、64死亡人数

有网友发推:六四天安门广场为了救女同学而被坦克压断双腿的英雄方政先生发言。我在2015年6月3日收到美国国务院的公开电子邮件公开信息是:北京死难人数是10450人,远远高于学生自己估计的3000人。

徐水良:美国的数字一直是一万多。我的《网路文摘》等曾经多次报道美国这个数据。实际数字应该可能更多一些,因为这是一开始混乱情况下的匆忙统计,肯定有遗留的未统计的。中共的统计数据,往往是好事好数据夸大十倍,坏事坏数据缩小十倍。

三、郭文贵问题

有网友发推:郭文贵还有料吗?或者已经是“江郎才尽”,他一个人无力对抗邪恶的“XXX“,不排除内心已经无法平静或者接近崩溃。

徐水良:郭本身就是土共及其情报机构的邪恶代表。由土共及习系派出,由老领导操纵控制搞丢车保帅保习护共搞内斗,污蔑丑化攻击消灭中国民主运动和民主革命,并且企图依靠造神运动,制造战神大救星救世主,强加给反对派和全国人民一个由土共流氓无赖王牌特工装扮的伟大领袖,以便土共下台后代土共执政维护土共利益。

可惜土共选错了人,这个流氓无赖半文盲村騙,尽管土共调动大批特线和网军为他造势吹捧,但他根本就没有能力承担和完成这个任务。接近崩溃,也是必然的。

有网友发推讽刺:“亲爱的战友们,捐献牦牛的蚂蚁现身了—尼玛骗珠,大家拆房卖地卖儿卖女捐啊。”“被扒得体无完肤的郭文贵,为了继续他荒谬的生活,搞出了个法治基金会,挂羊头卖狗肉的干起了传销。”“我叫尼玛片珠,家在阿里紧挨着尼泊尔,可以用尼泊尔的手机信号上外网,我就是卖了四头牛捐给法治基金的那名藏民,每当耳边传来公鸡‘郭郭郭’的打鸣声,我都不禁满含热泪感激文贵为藏人的自由民主发声,人家肯舍命反CCP,咱还舍不得几头牛吗?战友们,喜马拉雅成功后,咱还要什么牛啊!”

本人讽刺:战神大救星救世主郭大骗经济拮据,难以继续炫耀炫富过每天一瓶茅台几万美元豪华奢侈生活。那基金会,虽然郭骗原来吹嘘由他先捐一亿美元,不够他再捐,还吹嘘有富豪捐多少亿,但好像基金会还没运作就化完了。所以,小蚂蚁们,勒紧裤腰带,忠于战神大救星救世主郭大骗的小蚂蚁们,卖血卖肉卖儿卖女卖身,赶快捐,保证大救星一天一瓶茅台一天几万美元豪奢生活不动摇。

忠不忠,看行动。不捐就是五毛。除非五毛才不捐,不捐就上不了战神的天堂,不捐就要下五毛的地狱。

郭文贵不断说了许多人,说他们没有权利谈论和评价六四。有网友反驳说:“有些胡言乱语了,如果常人连评价六四的权力都没有,言论自由岂不是一纸空文,郭声称的追求民主法制的中国是郭家人的中国。”

徐水良:郭文贵真是土共刀把子专制情报机构熏陶出来的满脑袋专制思想的半文盲流氓无赖。竟然说了那么多人没资格谈六四。实际上,六四是中华民族的特大大事,不仅每个中国人,每个华人都有权谈六四,而且全世界所有人都有权谈六四。都有权要求给六四平反和表彰。未来民主政府一定为给八九民运平反并大力表彰,追究六四屠夫反人类罪责。反对谈论、评论、平反、表彰89民运,反对追究64屠杀罪责的,只有土共屠夫及其特线和走卒。

你可以批评某些坏人和特务借六四非法敛财欺世盗名的行为,但你绝不可以剥夺全中国全世界全人类谈论,纪念和赞扬八九民运,谴责六四屠杀的权利。郭文贵是土共情报机构王牌特工,满脑袋土共专制暴力机器的刀把子——土共情报机构特别专制的极权思维,比一般土共更专制更极权。

有郭蚂蚁发推说:“郭先生和谷先生都在美国寻求庇护,他们不可能成为国内某个派系的棋子,在FBI眼皮底下干这些事,等于是自杀,他们具体出什么招,相信他们自有考量和逻辑,大家不要疑神疑鬼,被五毛党挑拨离间,以郭攻谷或以谷攻郭,捧一个贬一个,都是五毛伎俩。”“习王争霸,非常符合逻辑。”“老王在海外的势力远远大于习,也是被证明了的。如果不是老郭突然杀出来,搅乱了老王的布局,估计老王已经登基了。博讯要报道,谷总没法阻止。”

本人反驳:真会说胡话。海外土共特线数以百万计,他们全部是土共、以及某系某派的棋子。郭文贵已经基本可以肯定是习系国安会棋子。习系国安会领导土共国内外情报机构及特线。说海外都是王岐山势力,那是天方夜谭。这纯粹是为土共国安会领导下的主流特务体系当掩护。至于谷卓恒,他与郭文贵性质非常不同,一开始就要爆习大傻的料,大家对他可能的爆料,拭目以待。

郭文贵郭蚂蚁郭特线特点,就是丢车保帅保习护共混淆是非,按郭文贵的说法,就是爆料一定要配合习大傻配合共产党,执行土共和习大傻以党反贪以党反腐方针,反贪官不反皇帝,不反习大傻不反党,把一切推到个别贪官如王岐山头上。并且无数次声明:谁反对习大傻谁反对土共,就是他们郭文贵郭蚂蚁郭特线的敌人。

四、关于胡平的“见好就收,见坏就上”

胡平发推说:“如果民运注定做不到见好就收,就好比一辆汽车只有油门而没有刹车,那还会有多少人愿意上民运这辆车呢?如果对中共,非暴力此路不通,而广大民众又不具暴力抗争的物质条件,你说他们该怎么办?那些貌似激进的批评者,实际上是民运的取消派,他们实际是认定中共专制不可改变,除非出了戈尔巴乔夫蒋经国。”“不少推友还以为‘见好就收’是我现在才提出的,可见对民运太陌生。我的八九民运反思发表于90年。1995年4月30日《纽约时报》文章写道:这场辩论的‘一个核心问题是,在那六周期间稳健节制是否曾向激进强硬让步,以及比较激进的学生领袖是否因为不肯结束示威而破坏了学生们见好就收而宣称胜利的机会。’”

徐水良:当然,那是你三十年长期宣传的你的思想理论的精髓:
胡平思想的精髓:见坏就上去找死,见好就收别求胜: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411/xushuiliang/1_1.shtml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405/xushuiliang/5_1.shtml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406/xushuiliang/2_1.shtml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406/xushuiliang/3_1.shtml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406/xushuiliang/7_1.shtml
就退场机制驳胡平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410/xushuiliang/6_1.shtml
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410/xushuiliang/9_1.shtml
关于海外民运和见好就收跟贴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411/xushuiliang/5_1.shtml
一本荒唐的书:胡平的《中国民运反思》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411/xushuiliang/7_1.shtml

胡平长年累月宣传“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荒唐策略,其荒唐性就在于:这是反对和否定人类历史和现实公认的、一切争取胜利防止失败的策略,是史无前例的“不求胜,只求死”的策略。如果形势大好,你的力量远超敌人,那你就示个威,表示一下力量,让敌人有点害怕,最多杀伤一个敌人,你就应该马上见好就收,绝对不要和敌人决战去争取胜利。否则就违反见好就收策略。相反,形势越坏,越是敌强我弱,敌人力量越是超过你十倍百倍,你就越要见坏就上去送死。你人死完了,力量没有了,你的任务就完成了。

有人長期宣传此种策略。显然,这正是土共希望民主力量采取的策略,尤其希望在未来革命中,用这种策略保护土共,让民主事业永远不要胜利,因此只能永远失败。

五、林昭和魏京生

魏京生批评张志新与林昭只是中共体制内的建言者,不是民主运动的先驱和前辈。盛雪等极少数人高度赞扬他的说法,大多数网友则批评他的说法。也有人认为:“魏京生說的沒錯,只是大家沒有魏京生思想境界的高度罷了!”

李洪宽批驳说:《大家沒有魏京生思想境界的高度罷了!》谬也。
这不是老魏认识高度的问题。这是时间跨度的问题。
张志新林昭还有魏京生谁都不能超越时代的局限性。
记住:是时代的局限性。后人说风凉话,马后炮,被叫做事后诸葛亮。
魏京生这段话,不是认识高度问题,而是他想象中跨越了时空,作出了不切合历史时间的错误解说。

本人赞成李洪宽上面意见,并且认为:

老魏的逻辑始终很清楚,他多年来一再责怪别人不珍惜民主先驱和前辈,要砍掉他“民运之父”这杆红旗,但却造谣攻击污蔑在他之前的民主先驱和前辈。因为,如承认在他之前有先驱有前辈有民主运动,民主运动不是他生出来的。他就不再是生出中国民运的民运之父。所以,林昭这些民主先驱,在他口里,就变成中共体制内的建言者,与民主运动无关。

而他自己的建言,即在继承中共不科学的“四个现代化”谬误基础上,补充提出的不科学的“五个现代化”谬误,却不是建言,而是开创中国民主运动,造就他民运之父地位的伟大里程碑。

参见本人:《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四个现代化”,“五个现代化”的理论不科学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402/xushuiliang/3_1.shtml

实际上,不要说过去很早时期的民主运动,以及中共建政后反右运动中老的、夭折了的林昭他们的民主运动,虽然没有民主运动的名称,但仍然是实实在在的反土共极权体制的民主运动。虽然绝大多数右派并不属于民主运动这个范畴,但林昭北大那几个右派,却实实在在属于这个范畴。他们毫无疑问是我们的先驱和前辈。魏京生说那不是民主运动,完全是无视和抹杀客观历史事实的、超越时空的胡话。

而文革后期开始,迄今仍然延续的当代中国民主运动,本人最早开始这个运动,并且本人把这个运动命名为“中国民主运动”,取代当时国际上通行的“持不同政见者”称呼。这个运动和参与其中的许多人,不仅本人和李一哲比魏京生早好多年,而且四五运动的许多参与者,如后来民刊《北京之春》等的许多人,还有发起民主墙运动的贵州启蒙社等等的许多人,都比魏京生参与民主运动早得多。魏京生不过是不了解中国民主运动真实情况的海外媒体捧出来的、一个捧不起来的阿斗,他“民运之父”的头衔,也是完全不了解中国民主运动实际情况的海外媒体可笑封贈的。但魏京生为了那个完全违反历史真实的假“民运之父”头衔,许多年来,不惜造谣攻击和否定比他更早参与民运的人们,起了非常负面的作用。

六、本人在推特及独评等评川普金三胖会谈:

2019-2-28日徐水良

川普好出风头,好大喜功,放弃美国早已确定的国策:在北朝鲜履行联合国决议以前,不与北朝鲜单独谈判的策略,并且在许多年中,拒绝北朝鲜一再请求与美国单独谈判的要求。他不相信民主国家,却佩服和赞扬土共及其六四镇压,相信、佩服和赞扬金三胖和习近平这些独裁者,从美国原来不单独谈判的坚定立场后退,满足金三胖单独与美国谈判的要求,以为能够与金三胖达成协议出风头,结果是自取其辱。

放弃美国与北朝鲜、与金三胖不单独谈判的既定策略,让堂堂美国和美国总统,与世界公认的流氓国家及其小丑暴君金三胖去平起平坐,实在有辱美国总统尊严和美国国格,让川普自己小丑化。这种做法,在国际社会大大抬高了北朝鲜和金三胖的地位,破坏了放松了联合国国际社会对北朝鲜的严厉制裁。这种做法,暴露川普本性和形象,向金三胖靠拢。这同不断向习大傻示好,并企图让贸易战匆匆妥协收兵的意图,属于同一类型。

平正:(ZT)川金會尷尬收場,川普搬金正恩砸自己腳

徐水良:川普为虚荣抛弃美国原则和国策,换来自己被金三胖欺骗出大丑。

范工:川金会结束 美两党议员赞川普“走开”决定

徐水良:违反美国既定政策出丑的川金会本来就不应该,这是被迫纠正错误。

我过去多次强调,流氓政府流氓暴君金三胖本来就不可信,川普相信他,是上当出丑。被迫离开,走路,也算是被迫纠正错误,向走回正确道路做了一点正确的事情,先回归正确迈了一小步。但不值得赞扬。
有网友说:“六方会谈就是不承认金家政权的合法性,金家要跟美国直接会谈,要的就是这个合法性。金家目的达到了。”这话说得有道理。

七、驳新自由主义、何清涟等

有人讨论何清涟在明镜的说法,发推说:“政府本身就是一切问题的根源。只要政府退出,市场就会基于供需对资源进行合理配置。市场一定是从开始的混乱走向最终的稳定。医疗本身就是一种商品,决定商品定价的是供需矛盾而不是政府,也不是某个公司,是全体市场参与者的博弈和妥协。穷人和富人多层次的需求由多层次的市场满足。”

本人评论:又是极端派别奥地利学派和新自由主义全盘私有化商品化市场化的胡话。国际大趋势,都是全民健保,全民教育,免费医疗,免费教育。只有土共,土共权贵和你们新自由主义权贵走卒,甘当土共走卒,与人民为敌,逆世界潮流而动,鼓吹全盘私有化,商品化,市场化,包括医疗教育的私有化、商品化、市场化。造成压在中国人身上的几座大山。

而且,医疗教育的产品,是健康的、或者高素质的人,不是一般的物质产品,决不能像物质产品一样,完全私有化商品化市场化。两者性质完全不同。

未来中国,一定要根据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私人领域私有化、自由化的原则,彻底批判和扫除建立在经济决定论基础上,祸害中国和全世界的马列主义及新自由主义双胞胎理论毒瓜。

也有网友批评何清涟:我所知与何女士所言正好相反:全民健保恰是节约医疗成本的好方案:它让预防性常规检查变得更易支付,而避免急诊急救手术的昂贵开销。医疗保险的本质不是福利项目而是保险产品:价值是平滑消费,成本是道德风险。据非党派的国会办公室(CBO)数据:ACA法案在2010-19年间减少了预算赤字$143 billion。

徐水良:说得对。何清莲只有简单化教条,既不懂真正的理论,也不懂真正的实际。医疗教育都是牵涉全民利益的公共产品和公共领域,怎么能全盘私有化?实际上,在老的自由民主国家中,美国几乎是最缺全民健保,医疗私有化程度最高的国家。可是,美国的医疗医药成本往往是其他国家的几倍甚至十几倍。而质量,却不如北欧西欧英国加拿大台湾。

经济决定论基础上产生的学派,无论是马列主义还是新自由主义,往往是野蛮的理论和学派,都是人性缺乏或异化的理论和学派,实际上他们都是主张丛林法则的学派。马列主张全盘公有化的暴力丛林法则,新自由主义主张全盘私有化商品市场化的市场丛林法则。而文明社会文明理论,却建立在人本主义,消除异化,人性复归,以人为本,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的理论基础上,奉行现代文明社会“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私人领域私有化自由化”的文明准则,反对野蛮的丛林法则。

何清涟发推说:看了此推后的留言,欣慰明白人还不少。主张福利国家的人对马克思、凯恩斯、哈耶克三位对20世纪人类的重大影响,基本无知。西方国家的民主社会主义是源自马克思主义的修正主义——议会道路和平夺取政权。凯恩斯是今天世界经济秩序的主要思想奠基人与全球化理论的初创者;哈耶克反对前两者,强调自由

徐水良:何清涟们,中国的自由主义者们,自以为读过何清涟说的这些理论,自己有知了,就懂得这些理论了。于是,他们像马列主义者一样,认定其中某些是真理,加以盲目的崇拜。何清涟和中国的自由主义者,都只读过,只知道这些错误理论及其教条。包括茅于轼在内的一大批新自由主义者,倾向信奉新自由主义和极端商品化市场化丛林法则的奥地利学派的错误理论和教条。他们不知道,这些理论和学派,实际上全部是建立在经济决定论基础上的错误理论和学派。

中共建政前三十年,主要是马列学派马列党棍在犯罪;后四十年改革,则主要是土共权贵及其走卒新自由主义在犯罪。后者制造了一个依靠新自由主义“全盘私有化、不顾一切私有化”,搞大抢劫大掠夺而产生的既得利益权贵集团,成为中国改革的巨大阻力,实际上使改革彻底死亡。

所以现在的中国人,在坚持继续批判马列的同时,必须更加重视和加强对现实的、正在严重危害中国的新自由主义谬论和新自由主义权贵走卒们的批判,清醒认识他们的性质和危害。

共产阵营的崩溃,宣告马列主义经济决定论的破产。中国邓式改革的破产,西方新自由主义对土共改革邓式改革及其私有化掠夺幻想的破产,宣告自由主义经济决定论的破产。
参见本人《西方对中国:经济决定论的破产》:
https://twishort.com/Aennc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810/xushuiliang/11_1.shtml

新自由主义,其实就是一些相当无知的、极端简单化教条化野蛮化的、全盘私有化商品化市场化的丛林法则的教条。

有网友发推说:“如果还有谁居然把何清涟当个学者看的话,这有一篇文介绍她当年闹过的大笑话:她真的相信日本购买中国煤炭然后埋在海底:https://mp.weixin.qq.com/s/Ksq2b1Ei5niKdlSCC66vvw”“何清涟最大的毛病就在容不下任何分歧,更别说批评了,稍有不慎就拉黑。对待不同意见连最起码的尊重礼貌都不懂,没被她拉黑的推友,给她的评论里一口一个何老师、何先生的,基本是奉承迎合的话。”

徐水良:这人常常说胡话,有时还造谣。她甚至造谣说我说过,我只要五分钟就可以在天安门集中一百万人。实际上是把他校友唐柏桥的疯话胡话造谣造到我头上。在网上广泛传播,事后连个道歉也没有。我本想上法庭告她造谣诽谤,后来觉得太花时间、精力和金钱,更可况大家知道我不会说这种荒唐胡话,不会相信她的造谣,就算了。

八、驳上海民族党和神棍等

上海民族党的徐思远/裤论发推说:国内更加指不上。民主制度的核心是道德秩序和恰当的民情,也包括良好的信仰习俗和法治传统。沙滩上不能起高楼,枯树下无人能乘凉,鹅卵石种在肥沃的土地上也长不出庄稼。有没有希望?有!先亡国分家或国际共管,经过漫长的一百年到三百年回归人类,制度转型就水到渠成。

本人评论:原来人家传言你们上海民族党和其他地方独立势力,是土共海派情报机构的特线别动队,归根到底,目的就是是要阻拦中国民主革命和中国的民主化,维护土共统治。看来确确实实不是假的,而是真的。

有人发推说:美国和欧洲曾经的辉煌,出自对基督信仰的遵从。美国和欧洲如今的颓败,源于远离上帝,远离圣经。所以,川普才提出让美国重回圣经之路,才说“Make America great again”“野蛮与文明之间的距离,其实就是与这本书(圣经)之间的距离”

也有网友发推反驳批评:“特别厌恶黄基自以为在道德上比所有不信教的人都高级,特别厌恶以为自己渗透宇宙真理的神棍。”“没人拦着基督徒遵循圣经教诲,但这世界不是只有基督徒,用不着以基督徒的标准要求非基督徒。人家的肚子人家有权决定,与他人无关。”“不要太高看自己,基督徒如果真有你说的那么强大美国欧洲也不会成现在这个样子。基督徒不过是只动动嘴而已。只有滑稽才会天天把自己的信仰挂嘴上,好像自己高人一等,如果我说我身边的白女多数都是基督教家庭出身长大,人家从来不会批评他人的私生活,只有假黄基天天正义满满地干涉他人私生活。”

徐水良:这些神棍的胡话,与事实恰恰相反。美国和欧洲的强大,恰恰在于反对一神教的启蒙运动和民主革命,反对基督教,甚至处决不少第一等级专制神棍,建立自由民主制度,并吸取一神教政教合一宗教专制极权专制的教训,包括吸取一神教专制制造冲突、迫害、屠杀和宗教战争的教训,用宪法第一修正案等等作保证,把宗教驱赶出国家公权力领域,实行政教分离、保证思想信仰自由和其他各种自由,才取得的。

当代世界的主要的反动势力,是马列教和原教旨一神教及他们的党棍神棍。他们都搞政教合一政信合一极权专制。马列教党棍和原教旨一神教神棍,包括其中的恐怖主义反动势力,是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张询、李方等许多被人揭露为共产党员或特线或神棍的许多人,也前来对本人展开围攻。

徐水良:张洵你满口脏话污秽语言的神棍,实在有辱美国教会。你前几年被我们被大家批驳揭露得狼狈不堪,就转到国内微信圈骗人。又被国内网友揭穿是共产党员,五毛特线。现在又转回来了?

有网友批评陈小平把你这样的垃圾拉到明镜做嘉宾,实在有损明镜声誉。瑞典茉莉还做了转推评论。其实,在我看来,明镜拉你这样的垃圾做嘉宾,实在是你们组织上、你主子和你方媒体对你的提隽、吹捧和造势。

至于你们上海民族党以及其他一些地方独立分离组织,由海派情报机构策划捣乱真相,早已经被人揭露广泛流传。你和早已被揭露的满口污言秽语的垃圾张洵一起来围攻,恐怕客观效果是你们从反面为本人背书,效果适得其反吧?你们上海国保二十年如一日组织对大批力量,对本人进行铺天盖地的漫天造谣和围攻,早已惨败,还要再试一次?

我一到海外不久,就被你们上海国保组织、策划搞起来的正义党铺天盖地造谣围攻,但结果,正义党很快被我们打垮,臭名远扬。现在你们上海同类组织民族党,想步正义党后尘,再来一次?

有人说:基督教被世俗权力利用,不是宗教的问题,是人的原罪贪欲造成的,没有基督教的终极追问就没有哲学思想的诞生,也不会有科学的产生,能否调查下哪个发达国家不是基督教国家?

徐水良:这是说胡话,日本韩国还有台湾地区,哪个是基督教国家或地区?日本天主教新教合起来不过0.8%。台湾3.9%。韩国多一点,接近30%,韩国问题就多一点,一神教等许多邪教教派林立。中国基督徒比率远远超过日本台湾,结果又怎么样?无论如何,发达国家的发达,是启蒙运动和民主革命推翻基督教政教合一将权专制,建立自由民主才带来的。

一神教是中世纪欧洲反动势力的堡垒,所以欧洲民主革命不得不处决大批坚持政教合一极权专制,反对自由民主的第一等级一神教神棍,才给全世界带来自由民主,才造成民主革命争得自由民主以后的发达和繁荣。

而基督教火刑架曾经遍布欧洲,除了烧死异教徒、不信者、异端和无数女巫以外,还烧死了许多科学家,大大阻碍了科学的发展,还好意思吹嘘基督教对科学的贡献?

虽然基督教的经院哲学等等,也不能一概看作100%的负面因素。但不说基督教烧死科学家、迫害和阻碍科学的历史事实,却不断造假吹嘘基督教对科学的贡献,不符合历史事实。

按神棍逻辑,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埃塞俄比亚,是最早的基督教国家,就应该是最早最发达国家,事实却恰恰相反。此外,还有大批非常落后的基督教国家,尤其是非洲的基督教国家。而基督教统治欧洲一千几百年,不仅没有带来发达繁荣,相反却使原本非常辉煌的、古希腊古罗马的欧洲,变成蛮荒一片,最大城市不过几万人最多十来万人,远远不如中国动不动百万人大城市的发达、繁荣和富庶。以至马可波罗游记把中国介绍给欧洲的时候,一开头人们都不相信有这种远超欧洲的神话般的国度,都认为马可波罗在撒谎,他甚至被当做撒谎的反面典型。

相反,恰恰是民主革命推翻基督教统治,实行政教分离、自由民主,才给全世界带来自由民主和繁荣发达。所以,实际情况恰恰与神棍的说法相反。

至于李方小特,你造了我多少谣?你们泰国朋友还有其他朋友早告诉我你的底细。那一次你联系勾结特务的事情暴露,就抢先抛出揭发与你勾结的小特务来掩盖你自己。可是掩盖不了你的本质。你被博讯重用,原因何在?你自己也清楚。过去我因为没有时间、金钱和精力上法庭对付你这样的小特务,今后有机会,一定送你上法庭。

当时泰国和其他朋友的来信,你自己的东西,都还在。要不要帮助你宣传宣传,免得你自己忘记?

你们的特点,就是拼命掩盖特线问题严重性,不断围攻攻击反诬反咬揭露特线问题的真民运人士。随着特线问题严重性真相的暴露,你们这一套早已经失灵。你还要继续你们情报机构这一套掩盖特线问题,反诬反咬打混战的策略,恐怕只能暴露你自己。

你用你们情报机构把民运人士打成精神病陈腐策略来污蔑真民运人士,恐怕没有用处吧?你的历史,你的思想,你的理论,没有一处比得上我,你不是精神异常的特线,相反我倒是精神病?还有你网上造了我多少谣,还要伪装没有往来?你不与我通信,别人就不会与我通信,就不会把你的事情和材料转给我?

小特呀,你就别老是为完成任务闹笑话,我第一个发起当代中国民主运动,你不断说的民运、中国民主运动的名字,还是我取名,用来替代当时国际通行的称呼“持不同政见者”。你还是到民运幼儿园去学学民运历史,再来说话。少闹笑话!你本来就是仇恨中国民主运动的特线,宁可不民主,当然是你的一贯思想。

九、关于土共海关黑名单

王清营发推:共匪黑名单118名,除去去世的,大概100人左右,但有四分之一我不认识,有些我甚至没有听说过,有些我可能猜错了。哪位可以帮我纠正补充一下吗?

徐水良:这个名单显然是为了某种目的,包括为某些土共特线造势而制造出来的假名单。甚至连名字都错谬百出,怎么可能是海关执法的真名单?

也有其他网友认为这个名单不靠谱。

最后编辑时间: 2019-03-03 06:41:07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