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徐水良   在一个微信群的讨论和发言汇编 2019-04-01 11:20:03  [点击:2190]
在一个微信群的讨论和发言汇编

(关于一神教和新自由主义等)

(有修改)

徐水良

2019-3-12~19日



我没时间仔细看群里的争论。粗粗看了一下,觉得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要认识新自由主义的错误、犯罪及其严重危害。中国知识分子,有的,如茅于轼,何清涟等,完全陷入新自由主义泥淖。而一些初步摆脱新自由主义的,仍然对新自由主义的严重危害认识不足。

中国的知识分子,先被马列欺骗,后被新自由主义欺骗。先抬马克思,后抬哈耶克和奥地利学派。前三十年,追随马列毛搞公有化抢劫掠夺,后四十年,追随新自由主义私有化抢劫掠夺。始终在错误的泥淖中打滚。

中国的知识界,很多的人摆脱了言必称马列和马列错误教条的错误倾向,却陷入另一个同样错误的言必称哈耶克和奥地利学派的错误教条的错误倾向。

希望中国知识分子和这个群的朋友,摆脱新自由主义错误教条,认识新自由主义在后四十年土共大抢劫大掠夺中的罪恶。

至于秦晖,他不懂文化和制度问题。其文化无高下的主张,极其荒唐。我对他有好些批评。

文化决定论和制度决定论并不矛盾。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0byWOkSOkprsafC9F5G0KDohj_PY7z-ufPbnvHeR4xk/
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XxyWa8SionBtEbEalOwTLxGCIOfbNOfyt-OEt3HQ55A/

群友民康遭到这个群许多亲基督教的人污言秽语围攻,其实,民康的许多意见,大致正确。

近日小评论(八)有我对何清涟和新自由主义等的最新批评。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l6Iy2FxMtAbnAA_zynj3Xkvk0WiXiBgYbydxrp2jMEY/

说到意大利黑手党,比土共文明得多,人道得多。他们严格遵守黑手党黑社会规则,而不是土共那样的无法无天。所以,即使土共统治变成黑手党统治,那也是历史的大进步。

我仅仅粗略看了这二天的发言,如果有说得不对的地方,请群友谅解。

民康和黎鸣,完全是不同的人。黎鸣只有继承毛及文革的极端化的批儒教条。

有群友说:宗教是好的,是人坏了。

我的看法恰恰相反,人是好的,马列教和原教旨一神教及其教义极权专制反人类教义是坏的。是极权专制的教义把人变坏了。

红教和绿教,继承了犹太教基督教极权专制反人类精神。

红教还继承了黑教的共产主义。

安妮:不能认同徐先生的观点。米塞斯、哈耶克的经济学思想颠覆了马教,是剩余价值论的克星,指出只有自由市场经济才能实现经济繁荣与人的自由,而社秽主义乌托邦是通往奴役之路,20世纪的苏东实践已证明了这一点

徐水良:那都是经济决定论基础上结出的双胞胎理论毒瓜。

再批新自由主义谬论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boGvraathrEal-Cwo27PRCYELVDJynFGP38ozcjcUq8/edit

我的意见在上面我的文件中。

近日小评论(八)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l6Iy2FxMtAbnAA_zynj3Xkvk0WiXiBgYbydxrp2jMEY/edit
和黄俄白俄神棍黄川粉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8H63U6hMTzjHeRN498hCNXwXTdKl_GBvTYDhuvm8IVE/edit
以上两文则是我最近的文字和意见。

至于你认为米塞斯哈耶克颠覆了马克思的说法,我不认为米塞斯哈耶克这些人颠覆了马克思。我与胡平就这类问题进行过几次辩论。

只有从根本理论根本哲学开始,全面系统地批倒马列主义,才算真的批倒了马列主义。新自由主义者把劳动价值论归到马克思头上,批判劳动价值剩余价值,就声称批倒了马克思主义,那纯粹是说胡话。

他们的水平还远不如马克思,只是把马克思在经济决定论基础上作出的结论反一反,与马克思主义一起,成为经济决定论理论毒藤基础上结出的双胞胎理论毒瓜。

有基督教人士非要把法国大革命自由平等博爱精神,说成基督教精神,完全不符合历史事实。是极端反基督教的法国大革命及其标志性文件《人权宣言》,把自由民主平等博爱,以及许多基本的人权理念,传遍全世界。迄今为止的很多基本的人权理念,就是法国大革命及其《人权宣言》提出来的。而法国大革命及其《人权宣言》,具有鲜明的以人权反神权,以自由民主平等博爱反基督教的性质。从此以后,人权和自由,在民主事业中,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事实上,在此之前的美国革命及其《独立宣言》中,人人平等和自由等人权理念,也是其核心思想。所以,《独立宣言》被人称为第一个《人权宣言》。

人权和自由,永远是人类进步的目标。而产权,永远是人权的附属物。没有人权就没有产权。

所以,后来主张经济决定论的马列主义和新自由主义,把所有制和产权提到至高无上的地位,说所有制和产权决定一切。新自由主义者胡说人权来自产权,而不是产权来自人权,说产权决定人权,而不是人权决定产权,说人权附属于产权,而不是产权附属于人权。神棍们则把《人权宣言》的精神,说成基督教的精神,都是彻头彻尾的胡话,都是对民主革命,民主事业和《人权宣言》的背叛。

启蒙运动和法国大革命不仅以自由平等博爱大反基督教,处决大批第一等级神棍,它的另一个特点,是具有以理性反对信仰或迷信的鲜明特点。法国的一些大教堂,被取消废除,改成理性堂。

在自由民主社会,信有神论还是无神论,是每个人的私人自由。神棍坚持干涉和禁止私人自由,攻击咒骂歧视迫害无神论者,用火刑架烧死或屠杀无神论着,那就是典型的反人类一神教极权专制思维。而人类历史上,有神论的一神教,和无神论的马列教,都是极权专制反人类,犯下了屠杀人类的滔天大罪。

是主张政教分离,政信分离,坚持思想信仰自由,还是坚持歧视迫害屠杀无神论信仰或者有神论信仰,是坚持还是反对极权专制反人类罪恶的一个基本标志。

但中国式神棍,有不少恰恰是本人《绝不容忍反人类煽动》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LMBoQn82HruYWlWOY4j3fZ5x_oRYi6LTuf8fJRaPbM4/edit
一文中揭露的那些鼓吹信仰及种族歧视,迫害和屠杀的反人类神棍。这样的人,如果在美国,早就抓捕了,可是在土共纵容下,大陆互联网上,却数量众多。所以,每个中国人,不仅都有权利,而且都有道义责任予以坚决反击。

土公不允许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却允许这一类反人类煽动的犯罪自由。

有网友批评本人意见:赞同政教分离,但您的观点:“一个国家的自由民主程度,与去宗教化,去信仰化,去迷信化成正比;与宗教化,信仰化,迷信化成反比。无论是欧洲,还是中国,无论是自由民主,还是恐怖主义,无论是文革迷信,还是后来的解放思想,都证明了上面这个规律。”——有失偏颇,有点武断,否定了宗教信仰是文化根基,如同否定儒家伦理对中国人的深层次的影响。

有人说:“不是有失偏颇,是错的离谱,完全无视事实的胡说八道。率先实现皿煮宪政的西方有信仰的人一直占有较高比例,即使白左泛滥的今天仍有近半数的宗教信仰者。反观无神论者的马教国家,哪一个不是极权专制?作者既不依据史实也不依据理论,一拍脑门就得出了这么个荒唐结论。”“请问你的观点‘‘一个国家的自由皿煮化程度,与去宗教,去信仰,去迷信话程度成正比’’,是怎么得来的?用那些样本进行的比较、计算?”

徐水良:信仰是以主观相信为基础未经实证的东西,才称为信仰。如果为实证证实是正确的,那就变成科学。如果被实证证实是错误的,那就变成错误。

当然,有的被科学实证证明是错误的信仰,例如六千多年前耶和华六天创造世界,泥土造人之类的大量东西,还有违反普世价值反人类的东西,例如不断屠杀人类,一次就屠杀了诺亚一家以外的全人类,信仰者仍然坚信不疑,仍然把它们当作必须坚信、崇拜和遵守的教条,那事实上就是坚持错误教条或反人类教条。

信仰和科学完全不同,被实证证实的科学,国家和个人,都应该遵从和结合。不能搞分离。但信仰,无论是有神论信仰,还是马列等无神论信仰,个人信不信,那是每个人的自由,但国家及其公权力,却必须实行政教分离,国家不能有信仰。规定国家信仰,就是侵犯其他信仰或不信者。任何人通过强迫或骚扰等各种方式,攻击他人信仰,强迫别人信奉他自己的信仰,都是侵犯信仰自由,搞思想信仰专制。

马列教一神教专制,都搞国家信仰,搞思想信仰专制。有人完全不懂这些问题,因此把马列无神论信仰说成不是信仰,把马列教信仰专制说成不是信仰专制。相反,又混淆私人领域和公共领域,用用私人领域的信仰自由,来混淆和否定公权力领不能有信仰,否定西方公权力领域的政教分离,没有信仰。用他自己理论上的绝对不懂,来攻击本人的理论,说“不是有失偏颇,是错的离谱,完全无视事实的胡说八道。率先实现皿煮宪政的西方有信仰的人一直占有较高比例,即使白左泛滥的今天仍有近半数的宗教信仰者。反观无神论者的马教国家,哪一个不是极权专制?作者既不依据史实也不依据理论,一拍脑门就得出了这么个荒唐结论”。

这个人的说法,就非常可笑。

实际上,公权力领域,马列教完全是信仰专制。相反,西方民主国家搞政教分离,公权力领域,除了个别无关紧要的习惯,已经几乎完全没有信仰,完全已经去信仰化。

这位群友,因为完全不懂理论,概念和常识,就把西方国家公权力领域政教分离,完全去信仰化;相反,马列极权国家在国家公权力领域完全是思想信仰专制这类事实,完全搞反了。

至于我的理论,大多数是我首创。这里的许多理论,也不例外。本来我早上就想回答相关问题了,但因为有事,拖到现在,先回答一部分。更重要的一部分,明天再回答。

如我最早提出并一再论述的,我们必须区分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马列教和一神教,马列主义和新自由主义,不分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是完全错误的。

例如,要保证每个人在私人领域的自由,公权力就必须不自由,必须被关进法律的笼子,没有走出笼子的自由。要保证私人领域每个人的信仰自由,公权力就不能有信仰,必须政教分离,政信分离。

中国人生活在在政信合一马列教专制的国度,马列信仰作为国家信仰,由政府强制推行,铺天盖地。所以人们根本不懂公域私域的区分,不懂政教分离,政信分离的常识,非常无知。以至像上面这位群友那样,用民主国家私人领域的信仰自由,来否定民主国家政教分离,公权力领域完全去信仰化、没有信仰的客观事实。相反却把准宗教马列教政教合一极权专制信仰专制的公权力和公共领域,说成没有信仰。

中国神棍完全不懂政教分离,不懂公共领域的去宗教化,甚至不断撒谎造谣,说西方国家学校中第一个建筑就是教堂。说川普在白宫举行宗教活动。非常可笑。

对于公立学校,美国前几年制定法律,连教室礼堂,都不准租借给宗教组织搞宗教活动。而教师在公立学校,则从来是不准宣扬宗教,否则就会立即遭到解雇。公立学校怎么可能有教堂?

政府机构,当然更加不准搞宗教活动。小布什总统,原来准备在白宫总统办公室接见中国民运人士,那是很大的一件事情,是政府的正规活动。但因为遭到神棍特线的破坏,发生排郭事件,变成宗教活动,小布什总统只好改在家中进行,变成私人活动。并且向这些人解释,白宫政府机构,不得搞宗教活动,所以只好改在家里进行。任何总统在白宫官方机构搞宗教活动,都是违宪的,川普怎么可能在那里搞宗教活动。

所以,中国学校和政府官员不断宣扬马列教,实际上就是违背民主法制的。

安妮:政教分离是美国宪法修正案规定了的,但并不排斥政治家个人有宗教信仰。将自由皿煮与宗教信仰对立起来,以为去宗教化才是正途,这是否定信仰的道德教化功能。

徐水良:政治家可以有信仰,但那只是他私人领域的自由。不得带入公权力领域。中国人,受马列和新自由主义毒害的人,尤其一神教原教旨神棍总是怎么也理解不了公域私域之分,怎么也理解不了简单的常识。

关于自由民主与信仰化成反比,与去信仰化成正比的事情,本来想详细论述,但篇幅太大,这里只好放到后面再作简单说明。

安妮:马教宣传和基督教文化不能同日而语,我们不否认基督教一神教的罪恶,但也不能否定宗教改革的历史作用。

徐水良:耶和华及其圣经教义,是极权专制的鼻祖。马列教共产主义和极权专制,来自一神教。而且,一神教的教义,比马列教厉害得多。一神教有屠杀诺亚一家以外的全人类的教义,马列教有吗?马列教的洗脑宣传方式,也来自一神教,而且马列教还要装成理性科学的样子,不好搞过分赤裸裸的用迷信洗脑,所以,一神教的洗脑,绝不逊于马列教。

至于宗教改革,安妮太落后。海外大家的研究,宗教改革,是使基督教更加原教旨化,

马丁路德是迫害犹太人的鼻祖。希特勒屠杀犹太人,不过是遵从马丁路德的教导。

柳如是:马丁·路德与犹太人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eeXAHsd_13z2m0NeAf3bnYBS7YL5LEik751xYT97dRk/edit
中国人不懂一神教,必须认真研读圣经可兰经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0I2J-jFjdW6-GgCLPkRF0gmiY6ku9y1pKF29bcyt0eg/edit

安妮:我相信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徐水良: 那纯粹是无稽之谈的一本书。却像《河殇》蓝色文明黄色文明等无稽之谈一样,骗倒无数脑残。

像蓝色文明黄色文明一样,基本上是无稽之谈。

对神棍不断污言秽语对群友进行人身攻击。本人评论:

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是马列教党棍和一神教原教旨神棍,这些人,总是谎话连篇,别人进行理论讨论时,他们就搞人身攻击。

潘恩,真正的美国革命之父。坚定不移的无神论者,到死都坚决拒绝与有神论及一神教妥协。因此遭到美国神棍和一神教盲从者的痛恨。但那些攻击无神论的神棍,有哪一个能像潘恩一样,对美国和世界,做出如此巨大的贡献。

不断攻击无神论的神棍,与不断攻击有神论的党棍,都是极权专制的专制主义者。

反人类神棍和反人类党棍,都是一类货,本质一致。

有人说:“文化的概念的确很不好下定义。我没发现有哪个定义很好的!”

徐水良:中文文化概念从来清楚明白。文化概念的混乱,是自由主义伪精英从海外从西方引进的。见本人《也谈文化和文明》等文。

也谈文化和文明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1arJMykcjy4SyC2JkON1UmFlQF8ORBC_Y6g8dFNgl10/edit

有人说:文化概念是从文艺复兴之后才产生。

徐水良:文化概念已经数千年,怎么是文艺复兴之后才产生?

我文章中已经说了东西方文化概念的产生及其年代问题。

先有文化概念,才有词典,训诂,以及学术上对文化概念的界定和研究。

关于信仰,有人拍脑袋想当然。你查查词典,查查信仰这个词的权威解释,是不是坚信和崇拜? 

这人原来不懂信仰,不知道信仰有宗教信仰,也有非宗教信仰。

该群友说:那就是你把宗教信仰与非宗教信仰混淆了。宗教信仰是什么含义?信仰的是什么?非宗教“信仰”跟宗教信仰一样?

徐水良:儒家信仰,马列信仰,就是非宗教的准宗教信仰。你连这也不懂?

安妮:基督教文化是美国秩序的根基,它有两只助飞的翅膀:左翼是宪政皿煮,右翼是自由市场经济。

徐水良:错,美国搞政教分离把基督教排除公权力领域,才有美国秩序。否则,就是清教徒到美国后,不同教派互相争斗和迫害的历史。没有这一条,那现在就是全国三千多个教派就会打得天昏地暗。美国先贤吸取清教徒的这些教训,才有政教分离美国宪政秩序。

水哥:他上面说的这一条是对的。如果不把信仰的东西排除在外。美国几千个新教派,真能打成一锅粥

说啥这个美国基督教信仰是他们的立国基础,文化基础,绝对不对。

有人强调基督教对美国秩序的影响,

徐水良:基督教对美国秩序的影响,最主要的方面,就是清教徒到美国后,不同教派互相歧视迫害冲突争斗。

至于安妮说:
“文化”的含义:
(1)指一个社会的知识、音乐、艺术和文学成品,即社会的“高文化”。
(2)指一个社会的全部生活方式,包括它的价值观、习俗、象征、体制及人际关系等等。
(3)从纯主观的角度界定文化的含义,指一个社会中的价值观、态度、信念、取向以及人们普遍持有的见解。

其实,这是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者引进的混乱的文化定义。

我对文化的定义,《也谈文化和文明》一文,已经说得很清楚。

现代中文词典文化定义中的错误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wiPD30j61IiQvLwrRtR6lBl5DDcKGz0fKiSrsvQtzYU/edit

关于自由化民主化与信仰化成反比,与去信仰化成正比的问题,是本人的意见。详细说明实在篇幅太大,我将尽可能简化说一说。自由民主从去宗教化开始,是一个老外朋友支持我的同类文章时,在本人文章后面跟帖时说的,我觉得很有道理,所以接受他的意见,并一再论述和发挥。

但我的大部分思想,都是我自己研究得来的。这里的思想也不例外。

自由和自由化是私人领域的事情,民主和民主化,则是公共领域的事情。许多年来,我一再一再强调,必须区分公域私域,不能混为一谈。并且无数次纠正神棍混淆私人领域和公共领域,说美国是基督教国家的谎话,指出美国是宪法严格规定的,政教分离的,非宗教的世俗民主国家。相反,中国却是宪法严格规定的准宗教马列教政教合一政信合一,一教专制一档专制的极权专制国家。

所以,去信仰化去宗教化,在两个领域的作用,是非常不同的。

公共领域的民主化,取决于许多因素,例如:
a,宗教因素(去宗教化因素)
b、相关宗教的专制程度或指数
c,制度因素
d,道德和习俗因素
e,历史传统因素
g,其他文化非文化因素

像伊朗那样,即使制定的政治制度,很大程度上是民主形式,但只要国家是政教合一国家,去宗教化因素是零,那么,民主化就是零,就完全是政教合一专制国家。

至于私人领域的自由化,除了上述因素起作用以外,还有一个私人选择的问题。

即使在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私人选择宗教专制的不自由方式,那也没有自由。例如,美国一个特殊在宗教团体阿米希部族(教派),他们选择拒绝电灯电话机器等一切现代方式,部族和家庭内部实行专制,那里就没有自由化。并且因为侵犯人权等问题,与联邦政府及州政府有许多冲突和矛盾。

一些伊斯兰家庭,即使生活在自由民主的美国,他们的妇女,也生活在严严实实的罩袍之下,没有自由。

对阿米希部族,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不得不作出许多妥协。例如阿米希部族教派规定教育不得超过初中程度,严重侵犯人权违反美国法律,最后只好谈判,达成名义上最高是初中,但年限却可以远远超过初中的折中处理。

有一个耶和华见证人教派,禁止输血,为此造成了许多矛盾,冲突和法律诉讼。

所以,在私人领域,选择宗教专制,仍然会与法律,普世价值和科学,产生严重冲突。

信仰自由与法律,与普世价值及科学之间的许多矛盾和冲突,迄今仍未解决。

安妮:把基督教看成一种文化,而不是世俗政治的干预者,就无所谓去宗教化了。它和美式皿煮相互依存了几百年,干预了政治吗?

徐水良:当然干预了,原教旨福音派对美国政治的干涉,太大了。

美国的民主,仍然没有完全摆脱被原教旨主义颠覆的危险。

耶和华见证人教派,被有的教会和国家,认为是邪教。但在美国却是正规教派之一。多少年如一日在街上站街,散发他们的宗教资料出版物的,就是这个教派。尽管这十多年,我只看到一个人与他们搭腔,但他们长年累月,几乎天天站街,非常执着。因此,这个教派,在美国影响不小。这个教派中,华人数量不少。

有一个著名诉讼,就是这个教派教徒起诉医院医生的。这个教派的一个孕妇,大出血。如不输血,很快就没命了。但该家庭出于宗教信仰,坚决拒绝输血。眼看产妇就要没命了,没办法,医院和医生只好自行决定给产妇输血,挽救了产妇或许还有婴孩的生命。但他们却以侵犯他们信仰为理由,告上法院。

最后,医院和医生,被保守的法官判决败诉。美国是适用判例法的国家,这种判决,实际上将造成今后许多人被侵犯人权,丧失生命为代价。我想,如果我来判决,一定会根据普适价值,自然法,人权生命大于信仰,以及相关医疗救死扶伤和紧急避险的法律,判决医院胜诉。这是一个典型的信仰与普适价值,和人权,和科学技术,和一般法律等等,相矛盾相冲突的案例。

将来,或许我们能够建立数学模型:
民主化程度==fM(a,b,c,d,e,g,…)
自由化程度==fZ(a,b,c,d,e,g,h,…)
来衡量自由化民主化程度。
但目前,离这个目标还很。

上面函数括号内的h,指私人的信仰选择。与公共领域不同,这是私人领域的一个重要因素。阿米希教派,摩门教,耶和华见证人教会,穆斯林在美国的私人选择等等,就是典型例子。在宗教自由的美国,由于私人领域的私人选择和原因,往往仍然没有真正的私人信仰自由。

有人转帖:

一个国家是否有权制定针对性移民政策,我认为这是主权国家应有权力。如同独立个人有权选择朋友。宗教都具有强烈排他性,但佛教在世俗层面是消极的,基督教经宗教改革及战争,具相当宽容性,而穆教既未经改革,在世俗层面又具强烈攻击性(温和穆教转向极端穆教有内在自冾逻辑)。从中长期看,一个国家的文化特征最终是由其文化元载体,即人口来决定的。基督教国家如果失去他们文化基础,那么他们现行的制度,也将失去最坚实的支撑。基于这种文化的普世价值,最终也将干涸。文化多元是同一文明下的多样性,多元文化是不同文明的竞争性表达,当异质文化不能被主流文化同化融合,归属性竞争甚至争夺势不可勉。只因某种所谓正确,优质文明反被落后文明反噬,并非不可能。

徐水良:我不太赞成上面那个说法。

凡自由民主国家,都是政教分离的世俗国家。凡宗教准宗教国家,都是专制国家。这是第一。

第二,基督教的宽容,是民主革命对他们的打击,尤其是法国大革命等等对他们的严厉打击打出来的。

第三,没有考虑普世价值人权大于主权的因素。此外还有其他错误。

凡国家是一神教宗教国家,包括伊斯兰或基督教宗教国家,都是专制国家。失去基督教支柱,变成世俗国家,就向政教分离世俗民主国家迈进一大步,是好事,怎么倒变成坏事?

当然,写上面转发文字的人,本人不一定是神棍,有可能只是接受了某些神棍的意见。

这里,我提出的自然法原则,就是人权和生命,普世价值和科学,高于信仰。这样就堵住了马列教和原教旨一神教等反人类屠夫,以信仰为理由,为他们的反人类罪辩护的理由。这对未来中国民主化以后,惩治反人类罪,也有重大意义。

人的思想,信仰,言论,行动,应该符合人性人道原则。

但马列教党棍和原教旨一神教神棍。却恰恰是一批缺少人性,不讲人道的人。他们有的,甚至是充满党性兽性或原教旨神棍野蛮反人类反人性的人。那个耶和华见证人教会不准给大出血頻死产妇输血救命并最后把救命恩人告上法庭的神徒,最后胜诉形成的判例法,还要危害许多人的人权和生命,就是一个典型。阿米希教派,绿教教派的宗教专制,当然还有马列教的专制,也有同样的性质。这显然是反人类自然属性人性和自然法的行为。

信仰如果违反人性反人类反人道,那么,人们就有批判这种信仰的道义责任。

根据信仰自由的原则,人们有权持有这种信仰,但不得以这种信仰危害他人,不准以这种信仰宣扬煽动反人类。否则触犯反人类律法,公权力就有权惩罚。

至于川普反政治正确,那是荒唐的,这大大撕裂美国,相当程度加剧了宗教冲突。实际上,过去的失误是政治不正确。主要是把信仰自由与批评自由对立起来,以信仰自由为名,放弃批判极权专制反人类的信仰,主要是放弃对原教旨一神教反人类信仰的批评,导致对原教旨反人类信仰及其反人类行为的过分宽容。这是以政治正确为名搞的政治不正确。是政治错误而不是政治正确。实际上,信仰自由包含批评自由,信仰自由和对反人类原教旨错误信仰的批判,是并行不悖的,不是提倡信仰自由,就要停止对错误信仰的批评。

全世界都应该加强对马列教和原教旨一神教的批评,都要重视马列党棍和原教旨一神教神棍的危害。

这是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思想信仰自由和批评自由,必须并存,两者并行不悖。

提倡思想信仰自由和提倡科学,反对迷信,两者并行不悖。

关于抗日战争,有群友批评另一个群友转贴的文章说:“刚才看了你转发的这篇文章,打着还原历史的幌子在歪曲历史。文章中不符合历史事实的地方如下:一,日军和中国军队进行武汉会战以后,由于人员、物资损失巨大,就失去了战略进攻能力。稍微有军事和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一点。二,日本厚生省在50年代,60年代,两次统计过日军在中国战场的死亡人数,八年抗战期间日本陆军战死三十八万多人,海空军战死2万多人,不包括东北战场和缅甸战场的死亡人数。如果加上缅甸战场被中国远征军击毙的日军,总数数在44-45万之间是非常接近真实的数字,二战中日军战死总数是180多万,中国消灭的日军怎么只有10%呢?。三,二战时美国的重点在欧洲,仅援助苏联就达一百四十多亿美元的物资装备,援助中国的仅仅只有8亿美元。这8亿美元的援助物资中,大部分被飞虎队和缅甸远征军消耗。中国军队得到的援助很少。四,说美国寄希望于利用中国反攻日本完全没有根据,美国要是不先消灭日本的海空军,根本就没有办法将援助的物资运进中国。五,除了某集团自吹自擂自己是抗日的中流砥柱,有人否认美国在二战中的功绩,但不能以此刻意贬低中国的作用。在打败日本的过程中,起主要作用的是美国,其次就是中国。六,日本会对苏联的参战感到震惊吗?日本,德国,苏联都是不讲信誉的流氓国家,彼此心知肚明,怎么会感到震惊呢?日本人连这点判断力都没有吗?文中还有许多漏洞,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徐水良:八十年代,我看到新华文摘发表一个数字,八年抗战,中国军队消灭日军50万,国民党军队消灭45万多,共军消灭4万多。

现在发现,共军消灭数据还是大大夸大。根据日本数据,共军消灭851名日军。

八十年代那个数据,国军数据基本真实,共军数据属于夸大。原因不言而喻。

有人说:851人也太夸张了,八年时间,每年一百余人。

徐水良:共军消灭日军,基本属于初期,平型关和百团大战。后来土公就停止打日军。和日军谈和勾结以后,更是互相配合。很多朋友计算过八百多数据,认为真实。

国军消灭45万,接近真实。夸大的只是共军消灭4万多。

实际上国人都被土公骗了。例如平型关,土公最早说消灭三千,全国都信。实际上,只是消灭三四百人的一个后勤辎重队。

再说一遍,八十年代那个数据,国军数据基本真实,共军数据属于夸大。原因不言而喻。

有群友说:“这851个人都是什么时间死的,什么地点死的和什么战役中死的?靖国神社有的十分详细的记载。不是胡编乱造出来的,日本也不许胡编乱造”。并认为主张绝对不止851名的人,“是在以中国人的思维来推断日本人。”

再回到马列教一神教问题。

全世界都应该加强对马列教和原教旨一神教的批评,都要重视马列党棍和原教旨一神教神棍的危害。这是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至于川普,美国大多数人反对川普,川普的支持度从来不到一半,在百分之三十多到四十多之间。反对率却在百分之五十多甚至更多。在西欧的支持率更低更低。即使其当选,票数也比希拉里少三百万票。只有俄国和土公,不仅在大选中帮助川普,土公中领馆领导和控制华人挺川联盟大力支持。专制思维加土公策划,这是黄川粉泛滥的原因。这是美国历史上空前的,外国干预美国大选推出代理人的事件。

希拉里已经烂,川普更烂。他的团队那么多人被定罪,几乎成了犯罪集团。这是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的。

有人看来特别无知,不断攻击本人说的民调数据,不知道美国有一个网站,集中了所有民调,那里全部是我说的民调数据的证据。包括特别支持川普的一家民调,支持率一般也都是少于50%。而且支持率几乎都是少于反对率。

有人得到的信息,全部都是土公中领馆控制的挺川联盟信息。

有人连中文也读不懂?那个网站集中了所有民调数据。懂吗?每一家的数据都在上面。

你不会自己上网站?那么多数据,全部所有各家民调数据都在上面,每天都有很多数据,怎么给你?

白俄黄俄配合干预美国大选。

为什么不弹劾?美国人都知道弹劾成本高昂,只有黄川粉黄神棍不懂!

你以为美国是土公?任意拿一条证据就能定罪?

有人的信息全部是土公领事馆领导的挺川联盟的信息。

挺川联盟和黄神棍把谣言把假新闻早的满天都是。甚至捏造川普捐献十亿美元建墙。

这个网站怎么会有这样无知可笑的黄川粉黄神棍?我们在美国的人,与土公大墙内的这种人,几乎无法交谈。对美国最最基本的常识都不懂,都要攻击和反对!

关于美国的媒体,美国政府不能有对国内发行的媒体。所以美国政府(国会)资助的电台电视台,只有只能对外广播的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美国的所有媒体,都是民间的。当然更不会有央视这样的喉舌。美国最大观众最多的电视台,是挺川的福克斯电视台。观众超过CNN的两倍。而土公大力组织抗议的电视台,却正是CNN。

而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则是对外的。只能对外广播,不能对国内广播。

安妮:美国很多权威的媒体都被土供蓝金黄了

徐水良:确实有很多。但CNN,恰恰是土公最痛恨,组织大规模抗议的电视台。

安妮:cnn是小骂大帮忙

徐水良: 不对。土公对CNN是真痛恨。

有些在墙外的人这么无知?令人匪夷所思。

不过,在墙外文化水平不高的许多脑残神棍,尤其滞留在泰国等地的许多人,对海外情况非常不了解,与国内脑残也差不了多少。

因为土公封锁,国内许多人,包括精英,往往都无知。这一点,海外朋友理解。

安妮:川普的保守主义就是秉承了米塞斯哈耶克

徐水良: 西方是马列主义和新自由主义对立。我的新人本主义正是在批评马列主义和新自由主义的基础上产生的。中国的悲剧在于,先搬了马列主义,马列制度未除,又搬了自由主义,搬了经济决定论同一根毒藤结出的两种双胞胎毒瓜。造成前三十年公有化掠夺,后四十年私有化掠夺。

中国自由主义者自以为抛掉马列垃圾,掌握了先进思想,实际上,不过是抛调一种垃圾,捡起另一种垃圾。

安妮:马列主义和白左才是双胞胎,保守主义是其克星,我研究过了。

徐水良:你搞错了,在美国,自由主义和白左是同义词。与保守主义对立。中国自由主义者的最大谎言之一,就是说自由主义是右派。造成中国精英的绝对无知。这些年中国自由主义者(自由派),一方面大赞自由主义,一方面大骂白左。对同一件事物,同时大赞又大骂,无知可笑得厉害。

我一直是支持共和党立场反自由主义的右派,马凯也是,许多共和党正宗右派,对川普的上台都大吃一惊,非常担心美国宪法,法律和民主制度被川普颠覆。

我们在独立评论等网站经过几年辩论,大家基本认定,黄川粉是以土公支持的特线及黄神棍为主干,黄俄白俄配合的势力。

我们很多右派朋友对川普上台都大吃一惊。认为美国一夜之间变了。都担心美国民主被颠覆。而过去我们都认为美国民主不可动摇。

选举也会选出马科斯和希特勒这样颠覆民主的人。更何况川普比烂人希拉里还少三百万票,仅仅是靠马车时代的选举人制度以少数选票上台。

还有,川普过去是支持民主党的白左。不是正统右派。

世界上有哪一个国家真正执行极端派别奥派经济学的市场丛林法则?

我说过了,马列经济学和奥派经济学都是经济决定论基础上的谬误学派。

新自由主义必须对后四十年土公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犯罪负责。

这个群不断有人赞扬新西兰的枪击犯:“我发这张图片(枪击犯的宣言)不是为了讨论这个事件,而是想说明一个道理,那就是白人的世界,我们不理解。你听说过哪怕有一个黄种人会做这样的事情吗?为相隔万里的素不相识的一个外国小女孩复仇?我们不会这样做的,我们只会认为做这样的事情的人不是傻子就是疯子,总之是个神经病。为什么我们难以理解他们的行为?最简单的解释就是因为我们都是无神论者。这当然只是一个结论,至于逻辑推导过程我就不说了。其实白人的世界,简单说来就是:一部圣经一把枪,别的全都是废话。”

“而川普总统其实就是这种价值的捍卫者。”

“从副总统到国务卿,从最高法院大法官到众多的参议员,他们都是虔诚的基督徒。真正代表美国精神的不是媒体与华尔街,也不是影星和各界精英,而是美国的红脖子们。这些人才是川普最坚强的后盾。”

“还有,从他的自问自答当中,我们也看得出白人的逻辑和东方人的逻辑之间的差异。”

“这个澳大利亚的汉子很值得我敬重。唯独就是最后一句话说得太糊涂了。”

“在美国虽然是在墙外,但不见得认识就是对的,不然的话就不会搞出那么多包容穆教的美国人”

“美国一些华人不喜欢川普,这是因为,川普奉行白人至上,美国华人倍感压抑。”

还有人发文《新西兰惨案,终于到了改变的时刻……》

等等等等。

徐水良:枪击案发生在纽西兰。种族主义是站不住脚的。人的素质只有在自由民主制度下才能提高,在专制制度下只会造成堕落倒退。东德就是例子。在苏联阵营时,原来高素质的德国人普遍堕落,德共国安线人竟然占了总人口的六分之一,成年人的近三分之一。可是,伯林墙倒塌,全国统一后,素质迅速恢复。中国也不会例外。

但目前黄川粉黄神棍的东西,无知透顶,又缺乏人性。

有群友说:中国目前的道德水平是尧舜禹以来的最低点。

徐水良:正是,目前是中国历史上的道德最低点。

这个群很奇怪,取个佛教的名字,却是原教旨一神教神棍充斥用污言秽语攻击谩骂的地方。像@במבוקבמבוק 一类满口脏话、不断对许多群友污言秽语漫骂的人,有的群友还被人漫骂退群,这种情况,怎么会被大家被群管容忍并保护?

不过,我不会跟这类不具备人性、缺乏教养的党国动物进行毫无意义的争论。

即使骂人,嘲笑,也要骂得文明,骂得文雅。而不是污言秽语毫无教养。

人讲人话,骂人也不失优雅。没有教养的党国动物,只会污言秽语骂人,不会讲人话。

这就是人和没有教养的党国动物的区别。

中国式神棍,除了党国特线和少数伪精英,一般都是文化水平很低缺乏教养满口污言秽语的党国动物。所以引起中国人和许多老外的高度反感。给他们中国式基督徒作为他们独特的荣誉称号,光荣称号。所以,大家一见中国式基督徒,都避而远之。

民康:“张立军这位黑教牧师说:信仰决定认知水平。于是我就批他:爱因斯坦水平不高吗?可爱因斯坦是犹太人,他既不信犹太教,也不信基督教,他的认知水平与张立军相比,谁高谁低不用多说了吧?”“其他群的群友还问我,为什么中国基督徒喜欢骂人呢?外国基督徒不是这样啊,我回答是因为他们多数人都是因为对红教绝望后转圜到黑教来的,原来红教毛左的恶习一时半会也很难改掉,所以表现出来就是一个藤上两歪瓜,一左一右,一红一黑,基因相同,孪生弟兄!”

徐水良:中国式基督徒,是海外华人和老外给这些黄神棍的特殊称呼。等同于缺乏教养外加原教旨。

民康:中国基督教徒的涵义不但是缺乏教养,还浅薄,无知,还攀附富贵!

徐水良:二十多年来,中国式基督徒已经把他们自己搞得名声扫地,未来已经不足为虑。只是他们现在不断散播各种谬论,阻碍民主事业,挑起信仰冲突,转移斗争大方向,大家才不得不反击。

美国的原教旨福音派,很多人往往文化水平也不高,但要比中国式基督徒文明得多。

信仰是很私人的事情。美国基督徒,包括福音派,没有人像中国式基督徒一样,在公众场合不分场合高谈阔论他们的自己信仰。更不会像中国式基督徒那样原教旨,那样污言秽语谩骂与他们意见不同的人。即使特别痴迷的耶和华见证人教会,也绝不会像中国式基督徒那样做。纽约街头,往往天天有大批耶和华见证人教派站街,但从来不骚扰别人,只是每天静静地站着。即使他们曾经一度以全能神名义站街,他们也完全与中国全能神不同。

许多人把中国式基督徒与洪秀全一类相提并论,其实洪秀全还要比他们高级一些。

有的学者例如我记得王友琴就说过:洪秀全比他们高级得多。

艺术(群管)再三强调:我必须强调群规,我们群是不允许反基督教的,这几天有人反基督教的发言特别多,已经违规,但出于包容,就此打住,如果再有反基督教,必踢出群,这是我们几个群管一致意见!!!

有人说:基督教是合法宗教

徐水良:根据批评自由的原则,任何东西都可以批评,不允许批评,就是思想信仰专制。

如果你们一定要搞宗教专制,那我们就退出。

你们回中世纪去吧!

晓風残月:佛教?儒教?道教?可以反吗?

文化都与宗教有关!以后就议什么?请群主示下?

徐水良:还有,你们是不是独尊基督教,不准批评基督教,却不断谩骂攻击儒佛道,要把佛教,道教,儒家和其他文化,包括反基督教的启蒙文化,民主革命文化,统统挂上火刑架?

神棍不断污言秽语漫骂攻击那些质疑他们在讨论文化的群里,竟然搞宗教专制做法的群友。

徐水良:神棍总是污言秽语,不讲人话。

还以基督教合法不准批评。合法就不准批评?政府合法,某党合法,就不准批评?绿教也是合法的,还有许多文化都是合法的,都不准批评?你们就是要坚持建立一神教马列教式的极权专制?

等你们明确回答,决定是不是退群。你们可以禁止批评基督教,不能禁止退群吧?

晓風残:有人在群里粗言秽语不管,倒管起别人论议什么?不恶语攻击,以理驳理!允许黑其它教,唯独不议基督教!

徐水良:这里的问题很多,你们是不是需要建立中世纪式的宗教法庭来审理,建立火刑架来惩罚违规者。

如果不取消禁止批评某教,我就退群。

冷月无声: 如果不允许批评基督教,那其他文化、宗教是否可以批评?请明示。

徐水良:信仰自由包括批评自由,必须包括信仰自由。没有批评自由,像中世纪那样,不准批评,还有信仰自由吗?

等我把这里的资料下载后,我就退群。

信仰自由必须包括批评自由,否则就是信仰专制。

神棍们信仰专制的面目暴露无遗。

不许批评基督教,却允许、赞扬并支持神棍们那些污言秽语的谩骂?

你别用表面公正来颠倒黑白!禁止批评倒是消除了土公流毒?

我把资料下载就退群,不啰嗦了。

我的文章,耶和华及其圣经是极权专制鼻祖,引用的都是圣经白纸黑字的权威证据,说了别人不敢说的话,作了别人不敢做的结论。就像说穿皇帝的新装的小孩,犯了天条了?一神教马列教三千五百年来犯下滔天大罪,还不许别人说?

证据确凿的东西是犯天条,无稽之谈和污言秽语谩骂,倒是正当无比?

爱鸥 :你是革命者!托马斯·潘恩是前车之鉴。

徐水良:时代不同了,潘恩在神棍攻击下灰头土脸极端孤立。但当代却是解决马列教一神教的时代。是消除当代世界两大主要敌人党棍神棍的时代,我们必胜。

衡州衡问本人: 三千五百年怎么来的

徐水良:一神教始祖犹太一神教和其实际创立者神棍摩西,创立犹太教已经三千五百多年了。

衡州衡:谢谢,我一直以为一千多年

晓風残月:基督教人士可以对儒家,对佛教,是什么看法?特别是对儒家仁义观,忠恕观,佛教缘起性空。诸行无常,等等有无看法?都可以讨论!是真理就不怕质疑,

徐水良:退出前,劝一句这里的群友,我们的时代,就是解决马列教一神教党棍神棍两教两棍,普世价值和科学将走向全面胜利的时代,这是我们时代的本质,大家要站到时代潮流一边,别逆时代潮流历史潮流而动。

这个群本来就是政治,文化和理论讨论群。我好像早就劝过安妮,搞宗教问题搞太过了。安妮不知道一神教,尤其是中国式原教旨一神教的侵略和专制本性,到哪里都大谈他们的信仰,把那里变成他们的阵地。现在好,这个群变成了基督教专制群,逼得我们只好走路。

冷月无声:我原本也不喜欢批评基督教的言论,但后来看多了基督教徒谩骂攻击中国传统文化,我的观点有些改变,为何基督徒可以攻击我们的传统文化,我们不可以批评基督教?

方宗洪:基督教就是唯我独尊,放之四海皆准。

徐水良:我们都是这样,原来对他们都很友好很尊重。后来看他们自以为高人一等,不断攻击别人,攻击中国人中国传统文化,欺负佛教。就看不惯,最后为了民主事业,防止宗教专制复辟的需要,不得不奋起反击。

冷月无声:我支持你继续批评基督教,直到他们知道尊重我们的本土文化。

徐水良:谢谢!

艺术(群管):冷月无声,警告一次!

再反基督教,必踢!

冷月无声:我没反基督徒,我是支持批评基督教。贡的暴政我都不怕,还怕你踢我?

有人问我的信仰,本人回答:信仰是很私人的事情,西方属于隐私,西方人的礼节,是不问别人信仰的,是比不问女人年龄,婚姻,家庭还要严格的礼节。没有人像中国式神棍一样,到任何公众场合,都大谈他们的信仰,以此去冒犯其他信仰,挑起信仰冲突。在西方,这是非常没有教养的行为。不是我不愿意回答你,而是文明礼节需要,不在公众场合回答你。致歉意!

该群友:我很惭愧,向你道歉,对不起。我之所以无障碍的问你,是因为中国没有西方信仰的强烈气势,以至于有不同教派发生流血残杀的历史,才会演变彼此对宗教信仰的尊重和隐私性。我没把你当外国人。

徐水良:我理解。

水哥:平时看你的言论也有可取之处,也有见识。但那样傲慢却完全没有必要。至于你的水平,我也清楚到达那个层次。

徐水良:实话实说,既不夸大自己,也没必要为了中国人从来大大赞扬的所谓谦虚名声,说假话贬自己。从文革后期批评毛开始,我从来被人说成傲慢自大,“连厂党委都不放在眼里”;“狂妄自大,竟然看不起伟大领袖毛主席”之类。这类话早已经让我的耳朵生了厚厚的老茧了。因为一般人见到你实话实说,批评他们心目中视作神圣的事物,总是认为你就是完全错误的,是无比傲慢狂妄。而实际上,我只是说了实话。但不管别人怎么看,我就是我,特立独行,永远说实话,不怕别人说傲慢狂妄。

我就是要学不合时宜说穿皇帝新装的小孩。不要装谦虚从俗从众当迎合媚俗的伪精英伪君子。

许多许多人,几亿人十多亿人把一个屠杀人民的暴君,说成大救星救世主,或者把一个不断屠杀人类反人类的屠夫及其极权专制教义,说成着华丽服装的至高无上的崇拜对象和真理,那我绝不会顺从,而是实话实说:屠夫就是屠夫。

就是要当这种赤子之心没有伪装的婴孩,宁可被这些人说成天下第一狂妄,也不当伪装成熟谦虚的“成年人”。

各位,我昨天不得不从从现在的如是我闻群退出来了。希望这个备用群不要再让中国式原教旨一神教神棍掌控了,否则等本群正式运作时,我又将不得不退出。

中国人对一神教太不了解了,以为他们的宗教像中国宗教一样,实际上完全不是这么回事。马列教党棍和原教旨神棍,是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无论到哪里,他们都要把那里变成复辟他们极权专制反人类宗教准宗教专制的阵地。

一个讨论文化的群,本来应该执行思想无禁区的原则,可以讨论和批评任何文化,包括宗教。但这样一个群,竟然被他们搞成中世纪式的只能攻击基督教以外,尤其是不断攻击中国传统文化儒释道,却不准批评比儒释道专制十倍的极权专制的一神教的、地地道道的宗教专制阵地。真是让人不可思议。

实践证明,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就是马列教党棍和原教旨一神教神棍。今后的中国,绝对不应该再有他们的地位,绝对不应该让他们复辟一神教马列教的极权专制。

我不是到这里讨论问题,我只是到这个预备群表达一下我的希望。

艺术(群管):你还是没明白我说的意思,皿煮人士里有很多是基督徒,反基督教的做法,就等于和他们对着干。

徐水良:艺术,看来你搞宗教专制,还理由十足?

儒释道可以反,科学和普世价值也可以反,这个群往往天天反,但唯独基督教不可以反?别的信仰都不需要尊重,只有你们的信仰需要尊重?

艺术 :你的理论根本就没考虑如何适用于所有皿煮人士,这对推广皿煮极其不利。

徐水良:难道民主不需要批判极权专制的马列教一神教,却相反需要保护这些极权专制反人类的宗教准宗教?

艺术:任何一个皿煮群,都可能会有基督徒,你的话一出口,就容易冷落一批人,你却不计后果。

徐水良:让你们搞宗教专制,就不会冷落反专制的民主群体,那就很好。批评宗教专制就会冷落搞宗教专制的原教旨神棍,那就不得了,天就塌下来了?

实际上,所有的群,凡是进了原教旨神棍,总是要不断挑起信仰冲突,转移斗争大方向!

艺术:其实是你在制造矛盾。

徐水良:二三十年了,谁在挑起冲突,中国人有目共睹。你们中国式神棍,几乎在所有的中文网,都要挑起信仰冲突,进而搞信仰专制。搞得中国人,尤其中国民主人士普遍痛恨中国式神棍,还从来不知道反省,还要反誣别人!

是你(你们?)在搞宗教专制,污言秽语围攻,谩骂压制不同意见,还是别人挑起冲突?最后竟然明目张胆搞宗教专制,还振振有词!

搞这宗教专制规定的,不是别人吧?

艺术:这个是备用群,现在不讨论,等到时候启用了,再说吧。制造矛盾,估计还是只能退群。

徐水良:你要搞宗教专制,你还是到你们教堂去搞。你们一定要把你们的宗教专制推广到公共领域,最后必然被历史埋葬!

法国大革命和欧洲民主革命,前车之鉴。

刚刚不是讨论,而仅仅是我作为一个普通群员,向群管理者提出请求,或者说提出请愿也可以,因为请求和请愿是同义词。这个群管“艺术”,颇有点土公当局对待民众请愿的风度,动不动指责民众捣乱闹事制造矛盾制造动乱,然后是表态绝不允许,然后像昨天和今天那样,不断重复他们的宗教专制的规矩和警告:谁批评基督教,必踢!以微信群的极刑严厉处罚——枪毙群籍开除出群相威胁。领教了。

这次向伟大的群领导请愿以失败而告终,就此结束。

(注:该群部分修改了群规,似乎取消了禁止批评基督教的规定,本次“请愿”也不能说是完全失败。)
最后编辑时间: 2019-04-01 15:44:3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