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赛昆   林香美(邓小平女儿的亲家):一位母亲的泣血哀告 2019-07-08 16:55:36  [点击:1042]
谁在阻挡我们母子俩见面?一位母亲的泣血哀告



我是安邦保险集团原董事长吴小晖的母亲林香美。

吴小晖被控集资诈骗、职务侵占一案,去年在上海开庭,吴小晖本人一直坚持自己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吴小晖的一审辩护人翟建律师、潘克本律师,以及二审辩护人李贵方律师、陈有西律师,也均作无罪辩护。然而,上海一中院、上海高院两级法院无视吴小晖的无罪辩解及辩护人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意见,以集资诈骗罪、职务侵占罪两罪并罚判处吴小晖有期徒刑18年,没收财产105亿元。

吴小晖案判决、裁定生效后,上海一中院又在未经审理、未听取吴小晖及相关权利人申辩的情况下,径以(2018)沪01刑初10号裁定书裁定追缴所谓吴小晖转移至有关公司的集资诈骗及职务侵占违法所得及孳息计人民币752.4851亿元。

对吴小晖案判决、裁定,我们作为吴小晖的亲属,坚决不服,现已委托北京泽博律师事务所周泽律师、山东成思律师事务所李金星律师代理申诉,并委托多位律师参与处理吴小晖案执行相关事宜。

无论是吴小晖案的申诉,还是涉及执行事宜的处理,我们家人及律师都需要见到吴小晖。然而,在吴小晖被送至上海宝山监狱服刑近一年来,监狱方面不知根据什么部门或什么人的授意,一直阻止我们家人及律师会见吴小晖。

自2018年9月开始,我和吴小晖其他家属先后10次到宝山监狱、上海市监狱管理局要求会见吴小晖,监狱管理人员以“系统内查无此人”、“需要向上面汇报”、“让家属等通知”等五花八门的理由不准予会见。

2019年5月,吴小晖案二审律师先后2次到宝山监狱,持法院转交的吴小晖亲笔签署的吴小晖案财产执行、安邦案“产业公司”等相关民事案件委托手续要求会见,监狱以“正在装修,会见室改造升级”等为由不准予会见。

2019年7月,我为吴小晖委托的申诉代理人周泽律师、李金星律师先后9次到宝山监狱要求会见,均遭到“不接待、不安排、不解释”的“三不式”拒绝安排会见,两位律师随后到全国律协和北京、上海、山东等省市律协、上海市检察院和宝山区检察院等地要求维护律师会见权利,至今无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监狱法》第48条明确规定,“罪犯在监狱服刑期间,按照规定,可以会见亲属、监护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2017年11月27日发布执行的《律师会见监狱在押罪犯规定》第2条、第3条、第8条分别明确规定“监狱依法保障律师会见在押罪犯的权利”、“监狱应当公开律师会见预约方式,为律师会见提供便利。律师会见在押罪犯,应当在监狱内进行。监狱应当合理安排律师会见场所,方便律师会见、阅卷等事务”、“监狱收到律师提交的本规定第五条所列的材料后,对于符合本规定第四条规定情形的,应当及时安排会见。能当时安排的,应当当时安排;不能当时安排的,监狱应当说明情况,在四十八小时内安排会见”。

依据上述法律法规,家属有探监的权利,接受财产执行等民事委托和申诉委托的律师均有会见的权利。

宝山监狱和上海市监狱管理局公然践踏国家法律,连续拒绝了我们21次申请会见,理由或荒唐可笑或简单粗暴,致使长达近一年期间,母亲见不到儿子,我们所有家属见不到自己的亲人,律师见不到当事人,导致吴小晖本人既无法行使法律赋予的申诉权,也无法对安邦案巨额涉案财产处置行使法定的知情权、异议权和处分权。这些既践踏国家法律,也违背基本人伦的做法让我十分悲愤,这种恶劣行径,何时才能得到纠正?

安邦案举世瞩目,涉案财产惊人,涉及众多股东利益。自庭审开始,吴小晖案包括判决书和收监服刑等信息都受到严格保密,律师被要求签署严格的保密承诺,家属探监和律师会见均被以各种理由拒绝,种种恶劣做法持续至今。与此同时,安邦保险及其股东在内的299家“产业公司”接管工作和吴小晖案财产执行乱象频频。这些极不正常的现象让我怀疑,这是否是背后的利益集团在打着所谓“专案”和“敏感”的旗号在为剥夺和瓜分吴小晖及安邦保险众多股东的合法资产而做掩护?

法令行则国治,法令弛则国乱。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了全面依法治国的战略部署。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指示精神早已深入人心。但一段时间以来,海外媒体对该案议论纷纷,甚至有吴小晖已去世的传言出现。这也让我担心,这些乱象、怪象和不正常现象频频引发海外媒体和国际社会的关注甚至猜疑,难免会损害到党和政府的依法治国的光辉形象,影响到国家改革开放的大局。

人心都是肉长的,将心比心,谁都有父母儿女,吴小晖收监服刑后音信皆无,始终不让我探监,始终不让律师会见,这让我对我儿吴小晖的安危极为担忧!

我已年过七旬,吴小晖的父亲重病在床,吴小晖作为吴家长子,本就常年奔波在商场,难得有机会照顾家庭沟通亲情,现在又被判重刑入狱,我不知道以我们夫妻俩老迈之身,此生是否还有希望活着见到我儿吴小晖!

我们家属和律师长达20次会见遇阻,多次交涉不成,我向有关部门写了很多信,都石沉大海。走投无路之下,我只能公开披露此事,向公众恳切求助,也向司法部泣血呼吁。

司法部是全国监狱管理的最高行政机关,我恳请贵部立即依法监督纠正宝山监狱和上海市监狱管理局的违法行为,协助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尽快见到她的儿子!


吴小晖母亲 林香美

https://mp.weixin.qq.com/s/nbao4NP_mBnGQFloP9ccNQ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