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马帮的反常 2019-07-10 04:45:10  [点击:870]
马帮的反常
正常为善,反常为恶,这是东海律之一。马帮就是反常的典型,其理论和实践、思想和政治、道德和制度都是反常的。举例如下:

其一、强调无产阶级的核心性、领导权和“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孟子说:“民之为道也,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已。”

无产阶级取得统治地位,必然放辟邪侈,贪婪无度,变成实质性的特权资产阶级,顺理成章。一国无产者联合,必然国家败坏;天下无产者联合,必然天下大乱。

其二、赞肯罪恶,甚至认为罪恶是生产力发展和历史发展的主要动力。是非、正邪、善恶、功罪之颠倒,莫此为甚。详见东海《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其三、号召人民大公无私,让人民不敢自私自利。黄宗羲说:“后之为人君者不然,以为天下利害之权皆出于我,我以天下之利尽归于己,以天下之害尽归于人,亦无不可。使天下之人不敢自私,不敢自利,以我之大私为天下之大公。”(《明夷待访录•原君》)

其四、不爱本族而爱异族,不敬国民而敬异国。当年勒紧裤带支援世界,勒死了无数中国人民。至今依然热衷于杀贫济富,杀中国之贫弱群体以济异国之权贵阶级。《孝经》说:“不爱其亲而爱他人者,谓之悖德。不敬其亲而敬他人者,谓之悖礼。”(《孝经•圣治章第九》)

其五、鼓吹国际主义和爱国主义。两种主义格格不入,都是政治错误。国际主义没有国家观念、民族观念,爱国主义实为爱党主义。爱国主义将党凌驾于国之上,或者以国冒充党,更加反动恶劣。儒家是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马帮相反,是党为重国家次之民为轻。

其六、党主制、公有制是最大的制度反常,为特权享受提供了最好的制度保障,保障权力可以私相授受,财产可以按权分配。

马帮文化和政治是双重的反常反动,既反中华五常道,也反西方五常道。即使表面上对中西文化和文明有所认同,即使把一些中西重要价值观写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改变不了其本质的反常。只要马列主义在宪,社会主义在前,马帮永远是马帮,永远与仁义和自由背道而驰。

马帮在不该民主平等的领域大倡民主平等,在应该民主平等的地方实行独裁,绝不平等。最惯于对人民巧言令色足恭,把人民挂在嘴上,却是古往今来对人民最坏的势力,没有之一。那是深入骨髓、病入膏肓的坏,无论怎么修正改良,都只能治标革面。要治本洗心,唯一的办法是彻底去马,撤去马学的意识形态地位。

所谓坚持马列主义、社会主义道路,实质上就是坚持极权主义和特权利益,坚持对人民的奴役掠夺。所以,马列主义、社会主义分子都是丧心病狂的极权主义分子,都是率兽食人的豺狼。这也是东海律之一。

支持马列主义、社会主义的知识分子,最为不堪。根据对待儒马的态度,当今知识群体可分为五等。第一等,尊儒反马,君子人也;第二等,尊儒不反马,正人正常人也;第三等,儒马并尊,下等杂家也;第四等,尊马不反儒,劣等人也;第五等,尊马反儒,最为恶劣,不齿于人类,人人得而唾之。

马列主义是洗脑和愚民的利器。信奉马列主义、社会主义的弱势群体,也是四心丧失,不是愚昧之极,支持吸血鬼吸自己的血;就是别有用心,试图挤入极权队伍分一杯羹。

助纣为虐,必遭纣虐;拜魔为主,必遭魔害。百年来无数弱势群体在罪恶和苦难的泥沼里难以翻身,良有以也。要改良自己和子孙后代的命运,摆脱马帮的奴役,就有必要奋起抗争,重新做人。放弃对马帮的支持是底线。2019-7-4余东海
首发于民主中国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