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今日微言(批判马主义,弘扬儒文化,建设好制度) 2019-07-11 04:28:01  [点击:808]
今日微言(批判马主义,弘扬儒文化,建设好制度)

【纯读经】对于纯读经,当然可以异议、反对、批判,但不能无限上纲。纯读经问题最大,也是方法层面的问题,不能斥为邪恶。纯读经问题最大,也好于读马经。马经的邪恶才是本质性而不可修正的,最容易让人变成拜物教徒、邪教徒,让人物化恶化、丧心病狂。

【主权】指出民众的愚昧和主张主权在民不矛盾。民众愚昧是事实,也是儒家一大共识。民众愚昧,故有赖于儒家提供文化启蒙、道德教化、制度约束和法律制裁。同时,民众拥有主权。国家主权属于全体国民,天下主权属于天下人。在主权问题上,“天听自我民听,天视自我民视。”民意可以代表天意。人民主权、政府治权、儒家教权各有界限,互尊互重,不能相侵相犯。

【机会】这个时代,成德成圣特别艰难又特别容易。传统儒家社会,弘儒辟邪不仅毫无风险,而且大有收益,包括名利权位的收益。人生顺利平淡,容易成名成功,反而不易摆脱功名利禄的束缚,不易动心忍性培养浩气。而今马家社会逆淘汰,要立德就不得不舍弃眼前利益,作出种种牺牲,冒一定的风险,但这正是有志、有识之士的机会。歪理邪说泛滥正是辟邪的机会,制度法律恶劣正是卫道的机会,虎狼当道正是弘扬正义的机会,这一切都是致良知、明明德的历史性机会。艰难困苦,既毁人不倦,亦玉人于成。故东海说过,我们将迎来一个有史以来圣贤君子最多的时代。

【看世界】或谓“川普多次强调自己是国家主义者”。若非翻译错误,就是川普不明国家主义的真正含义。重视国家主权和爱国意识,并非国家主义。国家主义是以国为本,与以人为本的自由主义和以神为本的宗教皆格格不入。川普在政治上显然是自由主义者。

【自信】7月4日是美国国庆日,今年国庆,美国展现了强大的军力,美国总统川普在林肯纪念堂前发表了演讲。他在结语中说:“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我们是美国人,未来属于我们。未来属于勇敢、强者、自豪和自由。我们是一群追逐一个梦想和一个伟大命运的人。”这种自信颇有基础,颇为真实。去马归儒以后的中国,同样会拥有强烈的道德自信、道路自信和制度自信。更长远的未来属于仁本主义文明。届时,全人类有德者团结起来,共同追逐大同理想的伟大和人类良知的光明,共同建设一个高度仁义、自由、文明、和谐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新训诂】暴徒,指武力挂帅、暴力主义者,坚持、支持暴政者,赞美、拥护暴君者。极权主义分子是暴徒和骗子的合一,盗贼中的盗贼,是最极端的极端分子。反抗极权暴政者,是正士勇士。为抗暴而献身者,是烈士。

【东海曰】有学者分析,面对步步逼近的人工智能,人有三个选择: 一曰积累财富,成为资本大鳄;二曰积累名气,成为独特个体;三曰积累知识,成为更高深技术的掌握者。东海曰:最重要的是积德。如果缺德,财富越多,名气越大,技术越高深,负作用和反噬主人的概率能力都会水涨船高。

【保身】明哲保身的保身,原义是保护、保全自身,侧重于人身安全。可以引申为对良知的保全。良知者,法身也。在逆淘汰环境和恶社会,坚持道德底线,绝不随波逐流,绝不与恶合作。这是更加重要、更加根本的明哲保身。为了良知安全,即使置身巨大危险也绝不苟且,即使牺牲肉体安全也在所不惜。

【看世界】在美伊之争中,正人正常人应该理直气壮地支持美国。姑不论伊朗宗教极端主义政权对文明的抗拒、对伊朗的奴役、对世界的捣乱和对恐怖邪恶势力的支持,仅凭法律支持“荣誉谋杀”和“童婚”,就可见这个政权何等龌龊恶心。及早斩其恶首,灭其集团,是仁爱伊朗人民、维护人类文明的必须。王道有责,霸道也有责。

【权奴】马邦没有洋奴,只有权奴。权奴可分为两种:一种做稳了奴才,在被奴役的同时获得了奴役他人的资格;一种是欲做奴才而不得的奴隶,本质上也是奴才。奴才都喜欢以硬骨头、正能量和爱国主义者自诩,它们对弱势群体硬,对正人、正常人和正常国家硬,以此表现它们的正义、正能和爱国。它们最反感极少数不甘为奴的人,对他们极尽歪曲、抹黑、诬蔑、打击之能事。

【权奴】厌恶极权暴政,向往自由文明,乃是人性之常。尽管人本主义文明局限性很大,但非极权政治所能望尘。对于美国和西方,即使赞扬、推崇过度,即使美西中心主义,也是认知偏差,与奴性无关。相反,在极权主义高压之下敢于赞扬美西追求自由的人,是真正的硬骨头。

【和尚】看到一个和尚无比肉麻地赞毛赞共的视频。无视大半个世纪以来马帮制造的人道灾难的频繁深重,无视人民的水深火热死伤狼藉,一个方外人士,如此为虎作伥,助纣为虐,无知无畏无耻之极,非佛教所说的一阐提和地狱种子而何!

【历史眼】在民国,要对治毛式极权主义,非君子集团不可,非王道政治不可。霸道都未必行,何况远逊于霸道的三民主义集团。而在民国那样的环境中,纵有圣贤君子,难免边缘化,没有建设王道的权位和机会。毛帮国际背景雄厚,社会基础扎实,思想自圆其说,善于逢迎暴民,手段狠辣无底,欺诈暴力双高,而三民集团仁义度不高,扬善惩恶皆无力。就像不践迹不入室的善人面对剧盗,必然缚手缚脚捉襟见肘最后失败。好在蒋家善良,败而不亡,不乏后福。

【辟毛】毛氏在民国时期,曾经热烈赞美美国,呼吁民主自由。或说它的初心或许不乏真诚,或说它一开始就是欺骗。其实这个问题不值得追究。尊马入宪,就必然堕入极权主义泥沼,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正如幸福刘所说:“他选择的理论注定了这样的结果。”盖哲学物本位、政治党本位和经济公有制是马学三大支柱,从三观和政治、经济制度上注定了极权主义的本质。以马立国,就必然与自由民主和王道政治都相背而驰。如果不能撤销马学的意识形态地位,无论怎么修正和改良,都修改不了极权的本质。

【东海曰】民主不是最好的制度,不是历史的终结。但相比于党主制、教主制乃至家天下君主制,民主具有相当的进步性。王道不出,无可争锋。民主制可以不断完善,可以超而越之,但不能反对,不能因为有假冒伪劣的民主或民主制存在种种问题,而否定民主制一定的先进性文明性。

【辟毛】反儒社会最为反常、颠倒,正人君子必然边缘化,有一定正确性、正义性的思想都无法立足,更无法取得官民共识。这样的社会,必然歪理邪说泛滥,奸恶之徒纷起。最后胜出的必然是最邪的学说、最奸的人物和最恶的势力。故儒学的衰退、马学的泛滥和毛帮的成长正相关。

【东海曰】西化派都是制度决定论。秦晖说,文化无高低,制度有优劣。这就是制度决定论的典型表达。现有儒生反过来,说文化有高低,制度无优劣。两种观点的错误显而易见,不值一批。知道文化有高低正邪并明辨之,方能辟邪显正;知道制度有优劣善恶并明辨之,方能改恶建善。

【东海曰】批判马主义,弘扬儒文化,建设好制度,三者相辅相成,不可或缺也。唯有儒文化在宪,才能建设最好的制度,新礼制。马学马制之下,儒文化会受到种种排斥、阻挠和摧残,甚至被连根拔起,即学绝道丧,毛鉴不远也。在毛时代尤其是文革,全民非人化,甚至豺狼化,哪有什么儒家精神可言。

【启蒙】将民本和民主对立起来,将马家政治视为民本政治,这两个错误颇为流行。一、马家是党本政治,建立在物本哲学之上,与儒家民本和现代西方人本政治,皆格格不入。二、民本是政治学,依托于仁本道德学,开出来的是礼乐制度。相对应的是人本主义即个人主义哲学,开出来的是民主制度。民本与人本、新礼制与民主制有别而相通。

【答客】或问:你说崇儒大多是好人,崇马一定非正人。那么,既崇马又崇儒的人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答:真儒必然辟马,正人必不崇马,崇马必非正人和正常人。这是东海律之一。既崇儒又崇马,非儒非马,是典型的浑人杂人,轻则思想混淆,头脑糊涂;重则人格双重,精神分裂。

【东海律】反儒家反自由者,有权享有、又不配享有仁政和自由。在政治和法律层面,应该保障任何人反儒家反自由的言论自由,保证他们不会因此受到政治和司法迫害,这是有权。无论主观意愿如何,反儒家反自由,客观上都是对极权主义最好的帮助之一。在因果上,帮凶助恶的人物和群体,最容易丧失自由尊严,甚至受到种种迫害,成为极权暴政的受害者和牺牲品。另外,反儒家反自由是一种严重的缺德缺智,丧失了为政、为师的资格。

【民主】民主有其范围。民主的核心是公开定期选举领导人。这是制度化、强制性的。民主不能扩大化,不能扩大到治权、教权的权域中去,不能扩大到家庭、企业和其它组织中去。民主扩大化,就会堕为民粹主义。如毛时代,司法、教育都可以民主化,唯独主权领导权不能民主。

【态度】我曾经指出,毛时代是以马融法,马法结合;邓时代是以马融西,马西结合;现时代是在邓时代的基础上进一步,以马融儒,儒马结合。三代各有侧重,但基本立场始终没变。以马融儒,用元士的话说就是“把国学收归国有”。儒马并尊的知识分子很多并将越来越多,这是杂时代一大特色。儒马并尊又可分为三种:一立足于儒学,二立足于马学,三平分秋色,无立足点。儒家在进行必要的思想澄清的同时,对于友好者当友好之。批异和求同并行不悖,批评和团结两不相碍。

【东海曰】坚持儒家立场,并非门户之见。坚持儒家立场,就是坚持中道立场和王道原则,坚持仁本主义五观,坚持惟精惟一允执厥中,坚持疾恶如仇从善如流,坚持毋意毋必毋固毋我,坚持因时制宜与时偕宜,唯天理良知是从。儒家立场越坚定,观点就越正确,思想就越精醇,态度就越开放,仁义精神就越充沛,就越能如理如实地评判一切,合情合理地对待一切。

【共勉】积极主动地责任自肩,把光大儒家、反本开新、重建中华的责任放在自己肩头,把人民的苦难、天下的忧患挂在自己心头。道德以仁为本,吉凶与民同患。有机会则替天行道,无权位则替天传道。这样的人,不是万中选一,而是十万、百万、千万中选一,是精英之精英,君子之大者。这样的人一定会承受一般人难以承受之重,一定会失去很多世人梦魂以求的东西,但也一定会得到很多,例如不忧不惧不惑之心和无所倚之乐,例如少数知己的绝对信任,未来历史的高度尊重和人类的永久怀念。

【文明】有西哲说:“文明和文化都涉及一个民族全面的生活方式,文明是放大了的文化。它们都包括价值观、准则、体制和在一个既定社会中历代人赋予了头等重要性的思维模式。”此言不错,不够准确。准确地说法是:文明的核心是政治,文明的根基是文化。一种文明模式和形态的高低取决于其政治和制度,政治和制度优劣又取决于文化。故文化和文明,相互交叉又有区别,各有外延、内涵和侧重。如果说文化是意识形态,文明就是社会形态。社会形态是意识形态的外在表现形式,包括政治形态、经济形态、思想理论形态和民族形态等等。

【信仰】说“信仰是制度的第一因”没错,错在西化派眼里只有耶教信仰,不知信仰有高低正邪之别。耶教信仰的品质远不如佛道信仰,即使佛道信仰,也导不出良制良法来。所有宗教信仰导出来的,只能是非人本、非民本的教主制。西方中世纪的黑暗就是耶教的产物。唯有儒家中道信仰,才能导出王道礼制来。注意,信仰只是文化的要素和对制度有决定性影响的要素之一而非全部,说“信仰是制度的第一因”没错但不准确和全面,应该将这里的信仰改为文化。

【民粹】君权主义、男权主义固然错误,民权主义、女权主义同样反常。民权主义近乎民主主义,女权主义劣于平等主义,四者都属于民粹主义,都不是好东西。民权主义只讲民众之权,不讲政府之权;女权主义只讲女性之权,不讲男性之权。两者唯讲权利,不讲道义和责任,对于民众和女性,都不能导之以德、齐之以礼。儒家政治则君君臣臣,家庭则父父子子夫夫妇妇兄兄弟弟,社会则师师生生官官民民男男女女。双方各有相应的权利、责任、义务和道德要求,各守本分各尽其责。这才是社会常态,才有制度和秩序的优质。

【义利】义利之辨是儒学要义。道义挂帅,见利思义,自利利人,追求双赢和多赢,最为正确,君子之道也;法律挂帅,见利思法,利己不损人,值得肯定,不失为善人正道。两者都有底线:不损人。唯前者利益追求比较淡泊,利他精神比较雄厚。最为恶劣的是,利益挂帅,唯利是图,见利忘义,损人利己。这是邪道、恶道、盗贼之道。三者是君子、善人、盗贼之别,也是德治、法治、人治之别。

【义利】霸道和法治也属于善道善制。对它们,恶意诋毁姑不论,还有两种倾向也是错误的。一是过度贬低,斥之为野蛮邪恶,夷之为夷狄极权;二是过度抬举,或视为历史终结,或等于王道政治。如果说王道德治是君子,霸道法治就是善人,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可以超越,不能反对。

【美英】有文章题曰:《英美为何产生“问题领导人”?》。这个问题唯儒家才能答到点子上。根本原因是西方无君子。西方文化有人本主义、神本主义两大系统,都培养不出君子。其中最好的人也只是正人善人的级别,无法进入仁智勇三全的君子境界。故西方包括美英,所产生的领导人多少都有问题。不过,有自由主义价值观的熏陶和民主制度的制约,其领导人最坏也有限,不至于堕为暴君恶棍邪教主。

【教育】马邦无数为人父母者,都是罪恶分子。对于儿女,生而不养、养而不教是罪恶,教以歪理邪说是更大、最大的罪恶。教师也一样,给学生灌输马学、毛学、伊学和其它邪说,都是作恶犯罪,对学生、对社会、对天理良知犯罪!

【有感】唯有以文化、文明为华夷之辨的标准,才能准确识马并有力辟马。以民族辨华夷者,往往对马学之邪、马制之恶认识不清,或者认为马帮优于元清,甚至堕落为三帮分子。

【梁漱溟】对梁漱溟不妨有所肯定,不宜过度赞扬。梁漱溟是个典型的杂家,亦儒亦佛亦马,对马列主义、社会主义颇多认同。他虽然顶撞过毛氏,并无原则分歧,而是真诚地拥戴毛氏、信奉毛思、支持毛路,与毛周们是同路人。其晚年还写了《人类创造力的大发挥大表现——建国十年一切建设突飞猛进的由来》一书,对“大跃进”进行了高度赞扬,完全无视60年代初数千万人的活活饿死,完全无视历次运动尤其是文革制造的人道灾难的惨重。

【半吊子】微友推一文曰:《中国往哪个方向走最危险---易中天对话李泽厚》,略加浏览,只见两个不中不西、不古不今的半吊子在互捧和混扯。从此戒阅两人的任何文字。中国往哪个方向走最危险?马列主义、社会主义方向耳。不仅危险,而且是祸国殃民的邪路和自绝于人类、自绝于未来的绝路!

【教学】不学儒,学最多的知识,也难免学问无根,道德无知;不读经,读最多的书,也找不到人生和政治最佳道路。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这是孔子对孔鲤的庭训。学诗学礼就是学儒。不学儒,就说不好话,说不出正确、正义的话;立不了身,立不起人格的健美。

【洪杨帮】《英国的一份报告揭示历史真相。学者:难怪洪秀全得不了天下》这篇公众号文章值得汉族主义者一阅。异端异族,都有正邪善恶之别。恶性异端比所有异族都可怕。异族侵华是中华之敌,恶性异端则是全人类之敌。洪杨帮所作所为,为这条东海律提供了有力的证明。冯友兰品德不堪,但这句话很对:“阻止太平天国,是曾国藩的大功。太平天国速亡,实际并不冤枉。”

【辟马】对于异族异国,马帮从来没有一个正确的态度。要么虚高临下,恶意诋毁;要么低三下四,讨好谄媚。让回族享有“两少一宽”的司法特权、加分的教育特权、可以不执行计划生育的民事特权,为黑绿留学生提供种种补助和特殊待遇,如山东大学为每个留学生招募3名学伴,诸如此类,为了讨好少族异国,不吝牺牲法律公正和社会公平,牺牲国民或汉人的利益。另外,马帮诋毁的往往文明国家,m国首当其冲;其讨好的大多是邪恶政权,如小金朝、伊朗,还有某些劣等族群。

【中西】中国的民族精神核心是仁义,西方的国家精神核心是自由,都能产生相应的民族意识或国家意识。马帮则不行。因为道德意识是民族意识和国家意识的基础,而物本主义哲学和党本主义政治,最缺的就是道德,根本不可能产生民族意识和国家意识,根本不可能具备民族精神和国家精神。马帮谈民族意识、国家意识和爱国精神,纯属自欺欺人。相反,它最善于排斥、迫害真正的爱族爱国者。2019-7-11余东海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