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草蝦   馮文彬 2019-07-12 02:27:18  [点击:5285]
1947年10月3日,合众社报道,蒋介石机要秘书陈布雷的女儿陈琏与其丈夫袁永熙被捕。

合众社报道这篇新闻,根本原因是陈琏的身份--陈布雷的女儿。须知陈布雷号称蒋介石的“文胆”、国民党“军机大臣”,他的女儿、女婿“涉共”被捕,新闻轰动性自不在话下。

让周恩来惊觉事态严重的,也是因为陈琏的身份--中共秘密党员。尤为关键的是,陈琏和袁永熙属于中共中央上海局领导的学运系统,袁永熙还是学运在北平的负责人。学运本没有和中央社会部领导的王石坚情报系统联系,可他们却因北平秘密电台暴露而被捕,这很可能意味着国民党发动的抓捕,目标极大。

得知陈琏被捕消息,周恩来立即致电李克农:“此案为军统局发动,似牵涉范围甚广,有扩大可能。望克农告王石坚等,不管有无牵连,均速谋善后,严防波及其他两处。陈琏系秘密党员,与学运有关,望罗迈告钱瑛严防牵连上海学运。并请另电冯文彬,注意到解放区受训的学生回去后有无牵连危险,望其慎重处理。”

馮文彬(1911年-1997年10月20日),浙江諸暨人,1925年入上海浦東中學夜校學習,並參加了五卅愛國運動;1928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並被選為上海工會聯合會常務委員;不久,又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1929加入紅軍紅一方面軍總司令部交通大隊政治委員,總前委特務大隊政治委員等職。1931年1月,參與紅軍第一個無線電通信部門的組建工作;當年11月調任共青團蘇區中央局巡視員,赴湘贛革命根據地;1932年冬,出任共青團福建省委書記;1934年10月隨中央紅軍長征。到達陝北後,出任紅十五軍團政治部副主任;並參加了東征戰役。

1936年4月,馮文彬被調回延安,出任共青團中央書記,此後長期主持黨的青年工作;歷任中共中央青年部部長,西北青年救國會主任,中央青年工作委員會副書記、書記。1949年4月,在北平召開的中國新民主主義青年團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上,被選為團中央委員會書記。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歷任共青團中央書記、書記處書記,中共天津市委常委,中共上海市委工業生產委員會副主任,中共中央黨校副教育長、副校長,中共中央辦公廳第一副主任。

乔石是胡耀邦提起来的。1982年乔石进中央书记处,胡耀邦还用了一个比喻:“启用石秀”,启是胡启立,石是乔石,秀是郝建秀。但乔石与胡郝不同,不是团派。

乔石曾是上海地下党学委的总交通,他的上级是后来的国务委员吴学谦,再上面是刘晓(驻苏大使)、刘长胜(全总主席)。

1948年蒋介石文胆陈布雷因depress精神崩溃自杀,治丧期间,乔石一手安排了被软禁的陈布雷的女儿、女婿,中共地下党员陈琏、袁永熙脱逃,进入解放区。

解放初期,乔石在杭州做过青委的工作。青委是团中央的前身。但那时青委的大boss是任弼时。任死后,是冯文彬。冯文彬在率团访苏期间,与新中国第一个女拖拉机手出了作风问题,从此靠边站,这才有了胡耀邦接任。而此时乔石早已转到钢铁战线去了。

耀邦接掌党主席(后改总书记),力倡干部年轻化、知识化、革命化,排挤心不服气不顺的文革余孽和凡是派,搞一个高效精干的书记处首当其冲。乔石为人机警干练,处事周全,经多识广,开明磊落,又一直在中联部,交游广阔,年富力强,能见度高,想不脱颖而出都难。


1931年2月,胡耀邦改任少共湘東特委技術書記[2]:24,在任期間的卓有成就的努力,引起馮文彬注意[2]:26。然而當時由於中共肅反工作的盲目擴大化,1933年中共湘贛省委政治保衛局將年少的胡耀邦和譚啟龍列入AB團(反對布爾什維克組織)嫌疑人名單中,馮文彬有心保護兩人[2]:29,於是帶他們至中央蘇區駐地瑞金[4]:50。當時共青團蘇區中央局書記顧作霖和少年先鋒隊中央總隊長張愛萍經過調查,解除兩人審查、並分配工作,胡耀邦因此留在青年部擔任幹事[2]:29。1933年8月,他擔任中央蘇區反帝擁蘇總同盟青年部部長、兼任宣傳部部長[2]:33。9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34年初,擔任少共中央局秘書長[2]:34。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