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儒者的天职 2019-07-13 19:58:53  [点击:739]
儒者的天职
儒者以扬善遏恶为天职。

遏恶以辟邪为中心,辟邪以辟马为要点。扬善以弘儒为核心,弘儒指通过各种方法宣传弘扬儒家文化,扩大儒家影响,方法因人而异,包括教学、讲学、注解圣经、创作和转发儒文等等。扬善遏恶,相辅相成,可以双管齐下,也可以根据各自的志趣、特长、学识水平和现实情况侧重一点。

当今各种邪说泛滥成灾。论邪恶度和灾难性,无疑以马学为最。马学在宪,于国家是心腹大患,于人民是苦难根源。在马家时代,正人君子当以辟马为己任。这是救民济世、弘儒卫道的必须,也是君子儒、大儒最根本的标志。不知马学之邪或者知而不言,非君子也。

不知马学之邪或者知而不言,皆非儒者,皆非君子。梁漱溟和冯友兰,品格高低大异,但在不知马学之邪这一点上不约而同。冯固不足道,梁亦不配为君子。不仅此也,梁君一生积极主动地尊崇暴君,赞同暴政,支持极权主义邪道,至老无悔,更让梁与君子境界绝了缘。

打蛇打七寸,马学就是现代极权主义的七寸。于野说:“马之不存,毛将焉附?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马。”此言极是。对于马帮来说,马学这张皮的重要性、关键性是不言而喻无可比拟的。

没有这张皮,化公权力为私的党主制、化人民和国家财富为私的公有制就无所依附,特权利益集团将丧失最根本的遮羞布。所以,无论怎么改革,不能修宪去马;即使言论宽松,不能放任批马;即使有所容儒,不能放弃马学第一学科的地位和对马学立场的坚持。

对于马学,西方人和自由派早有批判,但他们的批判主要集中于马学的政治经济学和社会主义理论。唯我矛头直指马哲,将马家的哲学基础彻底摧毁。也唯有骑上中华文化的大象之背,才能透视唯物主义的错误而破斥之。详见东海《仁本主义》、《儒钟响起》诸书。(前书删节版已出,后书有待于将来。)
2019-7-14余东海于南宁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