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胡平   美中第一阶段协议:特朗普妥协还是习近平让步? 2019-10-15 09:00:49  [点击:5380]
VOA:时事大家谈:美中第一阶段协议:特朗普妥协还是习近平让步?
华盛顿 — 2019年10月14日

链接:https://www.voachinese.com/a/voaweishi-20191014-voaio-is-it-a-trump-compromise-or-xi-concession/5123109.html

上星期美中完成第一阶段贸易谈判,在农业、金融、知识产权等领域达成共识之后,国际媒体在整个周末都在密集分析和揣度世界上两个最大经济体的利弊得失。

谈判架构由美国原本一直坚持的“全面性的协议”变成了阶段性协议,这种安排对哪一方更有利?

中方表示将购买大量农产品,并在开放金融、保护知识产权等方面做出承诺之后,美方仅仅取消了一部分加征的关税,这是不是意味着习近平做出了更多的让步?

特朗普宣称美中关系从此由紧张阶段进入了“爱情盛宴”,这种爱情能持续多久?

嘉宾:国际商业投资顾问、时评人张洵;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主持人:许波。

胡平:达成部分协议显示双方都有紧迫感,但也意味着遗留问题更棘手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表示,这次达成部分协议,看起来美国是赚到了,因为美国仅仅是答应暂停进一步加征关税,就换来中方采购美国农产品和开放金融市场、保护知识产权等。但问题在于,早在一年多前中方就答应这些了。例如保护知识产权,现在还停留在承诺,监督实施机制到现在为止还没见到影子。在这方面美国到目前为止实际上还没有斩获。

这次双方达成部分协议,表明双方都要达成某种协议的的紧迫需要,但是贸易战打了这么久,该摆出的问题都摆出来了,还是达不成全面协议,可见剩下的问题很困难很难解决。

胡平:对付专制国家“极限施压”不一定有效,关键看中共内部两派斗争高下如何

对于“极限施压”的谈判策略,胡平表示,这无非就是测试出对方的底线,测试出对方可能做出的最大让步,然后在此基础上达成对自己最有利的协议。特朗普自命商业谈判行家,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是公认的国际贸易谈判高手。美国在运用这种谈判策略上确实很高明,当然这也有赖于美国是世界第一经济强国的这个本钱。

但胡平也指出,这种策略用在别的国家都很灵验,但用在中国就不一样了。

第一,中国经济体量超大;第二,中国的经济对美国的依赖性较低;第三,更因为中国是专制国家,政府对打贸易战给自己带来的经济损失更扛得住。因此要使中国让步,关键是要引发中共内部的斗争,而美国对中共内部斗争能斗出什么样结果很难把握。

中共内部有一些人更倾向于经济自由化,他们主张多让步。他们认为对中国而言,保持和美国的正常经贸往来很重要,为此可以多让步。而另一派强硬派则认为,多让步没用,因为美国的目的就是要阻碍要打压中国发展,你越让步它越紧逼。

胡平:美国自知错失最佳签约时机,此时先签部分性协议再说

对于美国极限施压、步步紧逼的做法不一定对中国奏效这一点,胡平打比方说,美国向中国提出10条要求,以加征关税为手段施压,中国先答应了3条,美国又进一步加收关税,中国又答应了5条,美国再加征关税,中国又答应了6条,美国继续加征,要求答应7条,这下中方不干了。在中共内部,强硬派发话了,说你看你看,让步没用吧,原来就让的太多了。改革派不好说话了。中国不但拒绝接受7条,而且还反悔了,连原来答应的6条都不干了,不是退到6条,而是退到5条、退到4条半了。这时美国发现,当初中国接受6条已经是底线、是最大了,如果当时就签约,美方收获最大,现在要回到5条或4条半签约,美国就亏了。因此美国只好和中国先达成一个部分性协议再说。

胡平:采购之外中方对美方部分要求也有正面回应,但在限制政府补贴上难有进展

胡平表示,光看这次协议,确实是除了采购农产品外,别的都很虚。但是我们不能光看协议,还要看协议之外发生了什么事。过去这一年多来,中国已经就保护知识产权,放宽外资准入等问题出台了一系列法规,显然就是对美方要求的正面回应,所以这些承诺并不是虚的,不少已经落到实处,但也不是很实,因为监督实施机制还没有建立。

另外,美国向中国提出的一个重大要求是限制政府补贴,是针对中国制造2025,而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连中方的承诺都没看见,可见是基本上没进展。接下来哪怕特朗普成功连任,在这个问题上能达到多少仍然是有疑问的。

胡平:全面性协议路上主要有两只拦路虎

对于本次谈判后特朗普作出了反应,胡平表示,特朗普讲话本来就有一大特点,就是特别有个性,比较夸张;而中共官方反应用的是官话,官话总是四平八稳,不动声色。两相对照,差异很鲜明,格外刺眼。

从现在的情况看。美中贸易谈判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要得到一个好的全面性的协议还很困难,能否达到都成疑问。主要是两大问题:一是监督实施机制,二是政府补贴、中国制造2025计划。这两大问题是美国很看重的,但很难有进展。

胡平指出,这次中方确实有让步,但是也确实没有超出其原则。中共承诺保护知识产权,但这一点由于缺少监督实施机制而很难保证;再就是政府补贴,事关“中国制造2025”等方面,中共连口头承诺都没有。

胡平:特朗普支持港人和平抗争,但对街头暴力有很大保留

胡平表示,特朗普总统对香港问题与贸易谈判之间的关联的讲话,说难听点叫把香港问题当作贸易谈判的筹码。说好听点叫把香港问题和贸易谈判挂钩。这两者其实一回事。

要说特朗普不关心香港是不对的,不要忘记,港府推出逃犯条例,最早做出最有力反应的正是特朗普政府。就在6月9日百万港人和平游行后的第二天,特朗普的国务院就发表声明,对前一天几十万香港人的和平示威大加肯定,并且发出警告,如果通过逃犯条例,美国将根据香港关系法,考虑香港在国际事务中的特殊(包括独立关税区)地位,等等。6月12日,特朗普在白宫对波兰总统说起6月9日港人游行时说:真的是一百万人。这是我见到过的最大的示威。

可是自7月1日冲击立法会事件后,勇武派的街头暴力接连不断。特朗普在8月1日讲话,说这种现象称之为“骚乱”,还说这是香港和中国的事情。可见特朗普基本立场是,如果港府和北京破坏一国两制、破坏香港的自由法治,美国将强力反制。特朗普支持港人的和平抗争,但对街头暴力有很大保留。

胡平:街头暴力不利于挺港法案,美国不愿落入两难处境

胡平指出,昨天,美国参议员克鲁兹访问香港和泛民议员会面时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众议院通过不成问题,但在参议院能不能通过不确定,因商界方面有阻力,所以呼吁不要升级街头暴力,以避免有人以暴力画面抹黑对香港的支持,阻碍法案通过。克鲁兹是最关心香港的议员之一。他呼吁不要升级街头暴力,以免阻碍法案通过。这就是说,如果勇武派继续街头暴力甚至升级,不会促进法案通过而会阻碍法案通过。

这和很多港人流行的看法正好相反。很多港人认为,正因为有勇武派的街头暴力,才吸引了美国的强烈关注,才促进了美国国会要通过法案。勇武派的揽炒策略是,通过不断的街头暴力,迫使当局二者择一,要么作出让港人可以收获的让步,要么悍然武力镇压。一旦当局动武,那就迫使美国二者择一,要么听任香港失去其自由和法治也不进行制裁,以免损害美国在香港的巨大商业利益,要么对港府对北京实行严厉制裁,取消其独立关税区地位,但这也就意味着美国在香港的巨大商业利益被牺牲。

美国不愿意被动地落入这种二者择一的两难处境,因此它一方面需要告诫北京不要武力镇压香港,另一方面告诫香港的勇武派不要街头暴力。

张洵:中方也想取消12月份关税,签协议前还有很多不确定性

国际商业投资顾问、时评人张洵认为,目前这个第一阶段协议签的可能性非常大,这对美国也非常有利,因为中方大量购买美国农产品可以让美国从中取得收益,而美国付出的代价仅仅是10月15号的关税暂时不加了。但张洵也指出,这里边还有很多问题。首先,现在协议还没签。他表示,特朗普宣布协议的当天,他就猜测刘鹤回国后依旧面临中共鹰派的挑战。果然,今早就有媒体报道说,在签协议前还有更多谈判,中方希望把12月份的关税也要取消。所以现在还有很多不定性。

另外,中方要大量购买农产品,数量甚至要超过原来购买最高峰时的2.5倍到3倍,那美国农民能不能供得上?而且,农产品本身是一种供需弹性非常低的产品,你按照计划做了,如果中方再反悔会怎样?这些都是问题,没有那么简单。

张洵:习近平在拖,特朗普也在拖;“美中蜜月期”不会有

说到特朗普所说的“美中蜜月期”,张洵觉得,这不仅是早已结束,而且特朗普总统自己就是“蜜月期”的终结者。从他上任以来,这个贸易战带来了美中关系以及中国政治、经济、法制、国际关系和人权问题处理上的种种变化。比如华为因涉嫌违法被起诉,比如现在香港问题可能成为今年最大的“黑天鹅”,甚至是NBA最近发生的事也让人们感到,跟中共做生意可能得牺牲美国人言论自由的底线。

张洵指出,民主社会是看民意的。关于美中关系走向的民意自从特朗普总统当选以来,开始急转直下。这种情况下,不太可能有蜜月。

习近平搞“拖字诀”,他在拖在等;而其实特朗普也在等。未来他会把对华整体战略一步步落实,美中间不存在“蜜月”。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9年10月14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美中第一阶段协议:特朗普妥协还是习近平让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H3EE08I9I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