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吕柏林   立场新闻:誓不低头的15岁少年 2019-10-17 01:10:02  [点击:2127]
立场新闻:誓不低头的15岁少年
2019/10/16 — 14:48



“你能过来看看他吗?”一通电话,划破9月某夜三更难得的安宁,朋友告诉我在屋苑平台的长石櫈上,发现一个男孩在睡觉。望望时钟,纵然已是零晨三时多,只要我的脑袋接收到“有孩子需要帮忙”的讯号,手与脚自然会行动起来,立刻拿出一套衣服和毛巾等物资便跑出门去了。

朋友将男孩的照片发过来,是一张很令人心酸的照片。男孩穿着薄薄的上衣和短裤,微微捲曲了身体用手臂当作枕头,行装只有一个背包而己,感觉好像不想打扰到其他人一样安静的侧卧着。赶往现场的路程,怎麽变得那麽遥远?为何不能让我一下就飞到孩子的身边,替他盖上外套,令他在梦中也能感受到一丝温暖?

下车立即飞奔到那平台,朋友将男孩交予我后便离开,然后我轻轻坐在他旁边,想看清楚他多一点。很快,他便醒来。相信是又硬又冷的石櫈导致男孩睡得不好,当然背后一定有比这个更差劲的原因。

男孩泛着少许迷懵的眼神打量着我,先让他喝口茶定定神,然后他用很慢很慢的速度坐直身子,试着与他打招呼,男孩点头回应,我便进一步打开话题,说说这谈谈那,渐进佳境时就问他不回家的原因。

“爸妈加了一道锁把铁门关起来,所以我有锁匙也进不到家𥚃,唯有在这长石櫈上渡过一夜,待天亮便上学去。”男孩澹澹的道出真相。越听下来,察觉到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原来他也有与我相似的经历,家暴陪伴着男孩成长,令他习惯让“距离”接触别人,把自己隐藏在内心深处,筑起一道不轻易给人越过的防线。我用了多少年才能摆脱这种困着自己的枷锁?好像是五年,又好像是十年,忘记了⋯ 反正已经往事如烟,记着仇恨来不及比记着恩惠的好。

我们慢慢展开一场深谈,他告诉我很多家𥚃、同学与抗争的事。说了一圈,我带着话题回到爸妈加锁的事情上,男孩起初咬着唇,不欲多谈的样子,不难估计是和反对他外出参与抗争有关。“我想做救护员,7月中在烟雾瀰漫的抗争现场,有一个哥哥走来问可否替他清洗眼睛,我非常高兴能够帮到他。”他为了证明,立马打开身旁的背包,𥚃面只有少量医疗用品,大部分都是男孩省吃省喝用零用钱购买的。“暑假时,我只可以吃到晚饭一餐;暑假后,每天我一定会吃光学校的午餐,晚上未必会有晚餐吃。爱国的爸妈从暑假前已经折断了我的零用钱,年纪比我大2年的姊姊有时会将兼职赚取的工资,分给我$40元作为一个星期的零用钱,那样我便幸运的可以买维他奶填饱肚子!”男孩的遭遇说明金玉其外的香港,正在经历败絮其中的腐烂,成年人永远只看见“持份者”的利益,却看不到孩子悲微的需要,难怪政府各高官也都目中无人,从来看不起孩子为光复香港,而坚持的时代革命!

同样也是721敲响了男孩心中的“革命因子”,他由救护的岗位越行越前,现在已经是一个前线孩子。“我用受伤的手从速龙手中抢回手足,我成功营救了他。”男孩如数家珍般的细说每次前线作战的点滴,我知道他的手至今仍然在痛,只是靠意志拿着雨伞撑在最前方。

迎接晨光后,我邀请男孩陪吃早餐。坐在人头涌涌的餐厅,他的神情显得不自然,在我请他点餐时不停细声说:“不用了,我吃很少就足够,不如你分我一块餐包便好。”忽视男孩的要求,我自作主张的替他点了一个早晨全餐,希望这份早餐至少能让男孩感到温暖的阳光也有在照耀着他。

“你先吃吧,不用等哦!”任我怎样说,男孩还是坚持等到我的餐点来后才一起吃,看,他是个很有礼貌、而且懂得尊重长辈的好孩子呢!果然如男孩所言,就算昨晚没晚饭吃,他也只吃得下一半的早餐,我不断鼓励他吃多一点,换来男孩一句相当心痛的回应:“每天只能吃到一顿,令我的肠胃都习惯了比较小的进餐份量,今天这顿早餐已经很丰富,可借不能将剩下的包起当晚餐。”我有点质疑自己听错了⋯ 为何在香港能找到堪比贫穷国家的儿童的生活情况?更可耻的是,我们抢夺了属于男孩的未来⋯ 香港的孩子被逼得要为自己的未来而抗争,我们漠视他们单薄又瘦弱的身躯挡在极权前面,让孩子们独自面对载满重装的警察,有些被家人推开甚至连温饱也顾不上,每次抗争却依旧站得像巨人一样,虽然并没有屹立得不倒的驱体,不过他们重夺香港自由的决心孰是不能被动摇半分。

2019年的香港何其幸运,拥有一代活得出彩超越艰苦的孩子,但愿我们能够学懂珍惜,才不会失去香港人的所爱。

早餐过后,男孩在我目送下成为当天第一个等待校工打开校门的学生。他一步一步走进校园,回头不停挥手和我说再见。男孩背影孤孤单单的,与回到中学时的我一样,不想让同学看到脸上的伤痕和心裡的哀伤吧!可能我俩都在想:”若果时常低下头的话,是否能成功将痛苦埋隐在自己的影子内?” 孩子,我明白你只愿相信自己,但请不要拒绝我,给我一个机会继续陪在你身边走走看,让我为你这难行的路挡下一点黑暗也好啊!

数日后,男孩再一次于示威活动后无家可归,替他打点好暂宿住处,看他盖上被子熟睡便打算离开,然而他睡得极不安稳,双手紧紧的抓着被子,很大幅度的捲曲身体侧躺着,眉头紧锁的样子告诉我梦境裡一定出现了很可怕的东西,我轻拍他的背好一阵子,也未能让他放鬆下来,只好让他像我睡觉时一样,只有把自己四围都逼满东西,造成虚假的安全感就可以了,结果把抱抌塞进他的怀𥚃,然后再把咕𠱸、背包、衣服等杂物都贴在男孩背部,慢慢感觉到他的身体放软了少许,睡得鼻子在发出很累时才有的打呼声。

悄悄的离去后,我到餐厅吃饭,计划回家换过一身衣服再过来陪伴男孩,想不到他竟然在我吃得差不多时发讯息问我会否再回来!是在陌生的环境睡不好又害怕得被恶梦吓醒吧⋯ 男孩伪装着不想我回去,想要我回家好好休息。孩子,我怎能漠视你的不安呢?纵然你每次抗争也走在我们前头,毕竟你还是个只有15岁的青涩少年,谁不敬佩你对香港的担当与作为?

我俩之间还有不少独特的经歴,除了抗争,也有生活。寂寞的人总是会用心的记住他生命中出现过的每一个人,我俩也一样,互相记挂着对方。直至某天,男孩失去联络,问过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也找不到,我心𥚃最担心的事终究是发生了:男孩在被捕名单上。

立即通知义务律师帮忙,在等待的48小时,不煎熬是假的,但又能如何?脑中不停转换多次出现在直播看到的警察滥暴画面,不受控的想像男孩会否成为其中一个被暴力虐待的示威者?他的坚毅态度会否激发警察连番虐打?15岁的体魄受得住来自警察的精神折磨吗?他会平安、身体完好无缺的回来吗?实在不敢让自己想下去⋯

“我出来了!我要继续抗争!”男孩获保释后向律师借电话打给我,话筒𥚃有他带有哭声的说话。压下泪水先安抚好他,不停的问他有否被暴力对待,儘管男孩保证没有受到伤害,我坚持一定要看到他才能放下心来。幸好,男孩只在被捕时受了点伤,没有在等待保䆁期间遭受到如新屋岭禽兽不如的对待,心中的担忧暂时放下一些,想到男孩将面对2项刑责,我要怎样做才让你感到不孤单?

深深的记得在报平安的电话𥚃,男孩平静后说出对自己、对香港的誓言,最后他道:“我不会因惧怕自己将来所受的刑罚而停下,我会用我的年轻作为阻止极权吞噬香港的本钱,再多的刑责也不能令我畏怯退缩,香港爱了我15年,就用我未来的15年换来抗争的养份,我想在30岁完成刑满出狱时还会感受到这仍是我最爱的香港!我,誓不低头。”

孩子们以自己的方式表达对香港的爱,都比成年人来得直接、深切,他们愿意用自己守护香港,我们还要让多少个孩子独自面对成年人本应承担的责任?我们要磨多久、践过多少眼泪才学到孩子的不低头?

香港人,反抗,并不是说了算。

原文在 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E8%AA%93%E4%B8%8D%E4%BD%8E%E9%A0%AD%E7%9A%8415%E6%AD%B2%E5%B0%91%E5%B9%B4/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