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草蝦   湖南道县周群家5人詖丢进了天坑 2019-10-18 04:19:11  [点击:5480]
周群1936年出生在江苏省的镇江市。其父亲周谟,参加国民党青年军,抗战胜利為南京国民政府交通宪兵科长,1949年十根金条换不上一张船票去台湾,一家回到了老家湖南省道县,租房开个杂货店,又因湖南省长程潜“和平起义”,詖湘南行署主任欧冠拉去通電湘南起義,作为“起义人员”受到“礼遇”,参加“道县共商和平建设”会议,,不久去衡山集训,坦白交代对共产党做过的错事,“我要努力改造自己,跟上时代的步伐。”1952年的5月2日,全县“宣判大会”被五花大绑跪在台上“死刑”!由几条枪押着从台上推下来“镇压反革命”!

不久,上中学的大弟弟周元正搞“反革命组织”被抓了,因与同班一些“出身不好”的成立了篮球队,背心上一个蓝色的队徽象国民党党徽,被判刑20年。

这时,周群中师毕业了,詖县教育科开恩安排去最艰苦的洪塘营,远离县城几十公里的瑶族山区,上山下山有几十华里,几乎与世隔绝。同校教員蒋汉镇,高大英俊文体才华,出身地主其父在淮海战死,“同是天涯沦落人”,恋爱了,抬起头来生活,思想很进步,都年轻,党指引的未来是光明的。1959结婚了1960生下了第一个孩子林海,1962生下了第二个女孩雪原,1964生下了第三个男孩林松,因知苏联莫斯科大学门前有两排高大挺拔的雪松,一生最美好的理想就是去一次共产主义的故乡,愿儿子能去莫斯科上大学!心里很满足。对党对毛主席很热爱。

1965全国“四清”,向党交心,两口子被押到台上,向毛主席“低头认罪”,一遍又一遍地交代“反动思想”……被清退出校,12月凄冷的早晨,蒋汉镇挑着一担行李,周群一手挽着杂物篮子,一手牵着4岁的雪原,7岁的林海背着2岁的林松。看不到有一个人来送。

退回蒋汉镇的老家:瑶山深处偏僻小村小路窝,借了一间房子住,瓦缝見光,下雨到处都漏。群众不欢迎,时时看脸色。1967年“双抢”大忙,一家人“表现好”為了少受歧视,俯首贴耳,听凭“改造”:“照共产党的政策,运动结束后,就会要纠偏,就能回去了。”

1967刮风杀“地富反坏”,附近河里,田埂,路边,到处尸体,河水血红。8月26日半夜,周群和三个孩子被叫起来押到禾场,蒋汉镇已先捆绑在那里了,火把通明,几十个民兵拿着马刀、鸟铳,押着地富和子女朝山上,走到一个天坑(溶洞)边,治保主任唐兴浩跳上大石喊:“现在,我代表大队贫下中农最高人民法院,宣布你们死刑!”有人拿纸,读名字一个,就拖一个人出来,押到天坑边,挥起一刀砍脑壳,或拿铁棍打脑袋,惨叫血喷,一脚踹下坑。蒋汉镇被第三个点到名,头上打了一棍,推下洞去。周群是第八个!不能反抗,做什么都配合,走到天坑边,等着脑后一阵冷风,一根硬硬的东西(开山打炮眼用的钢杆)打在头顶上,没有痛,一阵天旋地转,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三个无辜的孩子,都被抓起来,丢进了天坑。

全家5人丢下去后都没死,爬到一起来,在黑洞洞的天坑里又相见了!旁边冷冰冰的好多具被杀的尸体。几天中没吃没喝,等待死亡,第一个是4岁的林松,拼命叫着:“妈妈,我要喝水,我要喝水!”...“睡着了就好了——”蔣汉镇先已昏迷过去了的,突然站起来,在尸体上走来走去,跌跌撞撞,“扑通”一声倒下。林松的鼻孔,已经没有了气。林海嘟哝:“妈妈,我为什么还不死啊,我想早点死,妈妈……”小妹子死得慢些,也要水喝,头一歪,倒在爸爸身边没气了。周群很平静拉過來丈夫、两个儿子和女儿,并排躺下等死……没想到头顶洞口有人叫! 被人从天坑中救了上去! 原来47军下来制止杀人了。

周群僥倖未死,得救后,去投奔一个伯母,改嫁給殺己全家的大队支部書記老貧農李自贵,又生一男一女。李自贵解放前很穷,母亲病瞎上吊死,十岁就带两弟弟讨饭,共产党来了翻了身,分田又分房,鲜战参军,多次立功为优秀党员,1953被分派在零陵矿山,1962回乡务农,被选为大队的支部书记,接到文革上面指示要杀多少“地富反坏”,道县处遗小组的记录关于他:“1967年8月25日,蚣坝大队支书李自贵、大队长周时珪、贫协主席蒋绍黄、治保主任朱贤儒、民兵营长蒋学金、大队“红联”头头蒋启念等人,以大队“贫下中农最高人民法院”的名义召开宣判大会,当即宣布了涂宏光等22人的死刑,并立即拖到圩场边上的两口废红薯窖边执行。”
最后编辑时间: 2019-10-18 04:21:1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