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二) 2019-10-20 19:20:47  [点击:1291]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微言集四
【中美】中共统治大半个世纪,导致中国国格和官德民德坠崖式崩溃而难以回升,吾国吾民被美人鄙视是必然的。特朗普欲放中兴一马,却遭国会议员反对。美国国会是民意代表机构,美国国会对中兴的态度相当程度上代表了美国社会对中共的态度。

【中美】善善恶恶,尊重友好圣贤君子,鄙弃厌恶盗贼小人,正是良知的作用。美国鄙弃警惕马帮,正好说明他们良知未泯。假如马帮真的受到美国高度尊重,如马帮媒体所宣传;假如毛氏真的受到西方各国推崇赞美,如毛左文章所炫耀,那才反常,那才可怕。那样的话,人类将坠向深渊并万劫不复了。2018-5-26

【特朗普】看了获得今年新闻媒体终生成就奖的普奥拉在1988年采访特朗普的录像,不由得想起一句老话:有志者,事竟成。特朗普现在正在干的事,就是他30年前想干的事,那就是以美国国家和人民利益为重,兼顾其它。能够拥有这样的总统,美国人民何其幸运。2018-6-28

【看世界】网传美国政府拟爆光中国官员之国外子女档案和财产。这应是猜测,但合情合理合乎政治逻辑,以后特朗普未必不会那样做。这种猜测之言,寄托了中国人民的期盼,盼望美国政府帮中国反腐,为人民解恨。中美贸易开战,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明白,谁是中国的朋友,谁是人民的敌人。

【中美】或谓《突发新闻》后99条留言全支持特朗普制栽。这让人想起《汤誓》中那句名言“时日曷丧,予及汝偕亡!”在没有舆论导向和略有言论自由的地方,马帮的形象必然负面,往往成为众矢之的。这很正常。这就是人心,是道德逻辑的必然和政治因果之使然。持之以恒的暴政恶制暴力欺诈,让马帮即将丧尽人心。

【儒眼】世人包括一些儒生,对特朗普的思想观点、政治立场和政策倾向等普遍判断错误。其实特朗普上台伊始,东海就指出,这是个厉害角色,将会成为极权主义和恐怖主义的灾星。详见东海大量关于中美、中西的言论。可惜老人之言无人听得进去,东海文章和微博不断被删除或封杀。

【朝鲜】现在全球看好川金会,我一点都不看好。唯担心特朗普还是缺乏政治经验,缺乏对这类邪恶人物的本质认识。小金朝和三胖子已经在邪路上走得太远,对欺诈和暴力早已产生深度路径依赖,对朝鲜人民又欠下了太深重的血债,很难回头了。罪恶的苦海确实无边,游得太远了,回头未必还能上岸。2019-2-27

【特朗普】我们常说正人君子,其实两者有别。正人未达君子境界,三达德有所未达,仁智勇有所不足,然相当正常、正派,富有正义感责任感。特朗普就是这样的人。在美国乃至整个西方,这样的人就是最好、最高的人了,这样的人为政,是国家的幸运,国民的福祉。对于两极势力,却是大不幸。2019-5-10

【特朗普】特朗普登台时,有儒友的看法与金将军一致,都论断特朗普不靠谱并有商人心态,容易对付,估计这也是当时三界菁英的共识。东海埋头偷笑。马帮对付国内国际物质主义、利益主义小人,手段老辣,经验丰富,无往不利。但用同样的方法去对付正人,吃大亏是必然的。

【特朗普】以小人之心度小人之腹,度盗贼之腹,一度一个准,可谓洞若观火,明察秋毫。但是,以小人之心度正人君子,无异以管窥天,以蠡测海,天悬地殊。对于正人,唯君子可以准确测度、深入理解之。对于特朗普,不仅马帮看朱成碧,美西三界对他也颇多误判,西人眼光有限故。西方虽多正人,罕见君子,更无圣贤。这是西方文化的高度决定的。圣贤君子只能出自中道文化,无法从人本主义、神本主义中培养出来成长起来也。

【看世界】川普最新推特表示:“美国对伊朗的要求非常简单,就是没有核武器,也没有进一步支持恐怖组织。”确实太简单了。若是王道政府,在各方面拥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必将进一步督促伊朗政府改革政治和制度,要求其尊重民权、关怀民生。否则吊民伐罪,诛其首恶。不过,在现阶段,美能如此,已很不错,值得肯定。最可恨那些乡愿之国,不断干扰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更可恨那些邪恶政权,助纣为虐,助极端主义政权为虐伊朗、危害世界!2019-6-29

【小猜】特朗普同意与马帮重启谈判,又肉麻地对小金朝示好,为了顺利连任和先解决伊朗问题,或是其两个考量。这也是给马帮和小金一个机会。小金能改好,固然是好事;如果不能,收拾完伊朗再回过头来收拾它,就轻松宽裕多了。可以肯定,让小金改好,比让老母猪上树难度更大。2019-7-1

【启蒙】美西人士和政府常常分不清楚中国和马帮的区别。特朗普说:“不能坐视中国因为美国的利益损失而崛起”,这里的中国就应该改为马帮。马帮的存在,损害最大的是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和基本人权!只有彻底去马全面归儒、以中道立国的王道之国,才配称为中国。那样的中国,追求的是自利利人的共同发展,在追求本国利益最大化的同时,友好兼顾并积极维护美国和西方的利益,底线是绝不损人。2019-7-3

【看世界】或谓“川普多次强调自己是国家主义者”。若非翻译错误,就是川普不明国家主义的真正含义。重视国家主权和爱国意识,并非国家主义。国家主义是以国为本,与以人为本的自由主义和以神为本的宗教皆格格不入。川普在政治上显然是自由主义者。2019-7-6

本国优先,理所当然
或问:美国优先是否可以理解为是美国国家主义或者美国中心主义。

答:从美国总统的角度而言,美国优先,理所当然,政治之常,就像中华元首必然中华优先一样,符合爱有差等原则。任何政府和国家领导人,都应该先爱本国和本国人民,行有余力,再仁爱和帮助异国人民,不能主客不分更不能主客颠倒,损己利人,搞什么国际主义。

当然,本国优先并不意味着可以损人利己。不能为了本国的利益而违反正义、公平、人权诸原则,这是本国优先之正当性的基本前提。另外,本国优先与国家主义毫无共同点。国家主义是以国为本,与儒家政治的民本原则和自由主义的人本原则都格格不入。

至于美国中心主义及西方中心主义,对于美西人来说,也无可厚非。儒家文化退出政治舞台之后,西方文化确实优于其它非西方文化,具有一定的价值普世性。儒家不出,自由无敌;王道不出,民主最优。将来中华重建,我们也要倡导和建设以中华为中心的世界格局。2019-1-2余东海

政治结构和经济结构
或谓特朗普强调美国优先,重视的是美国的利益,其施压马帮,要求进行结构性改革,侧重的是经济而非政治体制的改良。没错,然须知两点:

其一,政治结构和经济结构相辅相成,尤其是在马邦,两者具有血肉交融的高度一致性。无论特朗普动机如何,马帮经济结构的深层次改革,必然牵一发而动全身地促动政治结构的改变。不涉及极权主义政治体制的单纯的经改,已经走到头了,所谓的改革开放,已经完全不可持续。其二,美国优先的原则,对于美国总统来说是理所当然的。如果美国总统不重视美国利益,不坚持美国优先,那才反常。2019-2-20

中道态度之一
川普称尊重习但绝不搞社会主义云,这个态度于我心有戚戚焉。对社会主义的态度,川普是绝对不搞,东海是坚决反对。对这条邪路绝路,仅仅修正之、特色化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坚决抛弃之,彻底改邪归正。

其次,川对习的尊重非常空虚、空洞,东海的尊重则不乏内容,是对习有所尊儒的尊重。习有所尊儒,无意中在文化上、政治上为儒家复兴开辟了一条通道。这无疑是习最大的功勋。至于是否唯一,目前尚难定论,但无论其人今后文化政治作何选择,都不影响这一功勋的确立。

一句话:我不会因为习有所尊儒就放弃对马主义、社会主义的反对和批判,也不会因为习的马家立场就完全否定其有所尊儒功勋。2019-2-7

美国的品格
美国的品格包括国家品格和政治品格,由其文化和制度注定,不以领导人的意志为转移。它最差,也是霸道的差,不会堕落为极权;它最优,也是霸道的优秀,不能上升到王道。这是其人本主义政治哲学、民主制度及神本主义宗教联合决定的。

霸道有优劣。就像春秋五霸,以齐桓晋文为优。两者相较,又以齐桓为优。孔子说:“晋文公谲而不正,齐桓公正而不谲。”(《论语•宪问》)

在霸道的范围内,美国的领导人及其团队对美国的品格具有决定性影响。例如,小布什、奥巴马时代,品格严重下降,美国的国际责任感与其实力、包括军事、科技、经济实力严重不相符,对极权主义、极端主义势力绥靖妥协,甚至勾勾搭搭。特朗普时代,其品格大幅度上升。

但这种上升仍然有限,其国际道义性和责任感仍然有限。如果美国是王道之国,,国际惩恶、化恶的能力和力度会大得多,方法会更多,手段会更硬。那么,世界会太平得多,距离大同理想会近得多。而那是不能期望于美国的,那只能期待未来的新中华。

例如,若是王道之国,对于小金朝和三胖子,不会仅局限于经济制裁和军事威胁。小金朝是朝鲜的灾星,也是中国的灾星,是世界和人类的灾星。对于那样邪恶的政权和领导人,消灭它们是最高的正义,采取任何方法手段都是正当、正义的,都是替天行道。有能力、有机会消灭而不及时消灭之,则是不负责任的,是对人类、对天理良知的不负责任。2019-3-1

金一南和特朗普
特朗普刚上台时,马帮金一南将军在一个内部讲座中对特朗普长篇大论,语言生动活泼,现场掌声阵阵。只可惜其评价和预测完全不靠谱。估计将军的腮帮子肿得没法见人了,他对特朗普的调侃讥笑,都成了自我掌嘴。

不仅金将军,特朗普上台之后,世人、国人包括一些儒生普遍判断错误,对他的思想品德、政治立场和政策倾向等等,大多看走了眼。东海也有不少涉及其人的微言,始终准确无误。重翻自己《关于特朗普》、《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诸文,不由得为自己儒眼和法眼而骄傲,憾不能多出一只手拍拍自己的肩!2019-5-10

像七岁小孩一样
特朗普上台以来的言行,自有其思想、道德、政治逻辑的一致性。外网有文章题曰《川普70岁老人讲话像7岁小孩,中国已掌握要领》。如果当局真如此认为,无异盲人瞎马,完全不得要领。

文章提到,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贸学院教授姚新超说:“你老是称呼习…为老朋友及伟大领导人,但又增加关税,这是为什麽?他是个70多岁的老傢伙,讲话却像七岁小孩一样,不能只是听其言,我认为中国领导人已经体认到这点。”

这话才真像七岁小孩一样。称习老友和伟大,又增加关税,敌视马帮,对待习与马帮有所区别,或许不乏谈判技巧的考量,但在政治上、思想上也毫无矛盾。就像东海,是坚定的反马派,批判马学马政马制马官不遗余力,但对习帮主有限容儒、局部扭转百年反儒恶潮的作为有所肯定,把他与那些完全反儒、以儒为敌的马官有所区别。

这不是幼稚和谄媚而是实事求是,完全符合东海思想逻辑和儒家文化原则。当然,习毕竟是马帮之主,容儒尊儒非常有限,我的肯定度数也非常有限,范围明确,不会象特朗普那样过于抬举。谁爱儒家我爱谁,谁尊儒一分则受一分尊敬,不会少一毫,不会多一厘,公平交易,童叟无欺。

马帮三界、体制内外绝大多数人对特朗普、美国和西方错看错判,讲话像七岁小孩一样,理所当然。这是东海“恶必愚”的道德定律在起作用,越恶越愚,越老越蠢。很多人恶毒超过狼外婆、老妖婆,智力却像瘟猪一样。马美之争,不论道义和实力,仅论智力,马帮亦必败无疑。2019-8-2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