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孙丰是也   习皇传给青年干部们的“斗争”—— 2019-10-21 12:00:42  [点击:1214]
习皇传给青年干部们的“斗争”,相当于溥义不明“馅子是怎么进到包子皮里去的”,还没明白“斗争”的涵义就赋予“斗争”不受无限制的攻击功能

溥义服刑时,头次吃包子翻来复去的端详,就是明白不了“馅子是怎么进到没窗没门的包子里面的”,逗得同科犯人大笑。此是59年释放战犯历史课老师读的报低。百娃家的孩子不可能不知馅子怎么进到包子里去的,却不知自已是尚未睁眼就在妈妈怀里受包包子的剌激。全班哄堂大笑,此笑亦是不明就里的傻笑。那溥义却是饭来张口,连目视一下的机会都没有,当然弄不通馅子饀怎么进到包子里去的。

“斗争”首先是一个知识,是知识就有起源,有构成,形成上又有程序(步骤与秩序)。且知识的被应用又有确度(有效性)。习既未探究知识是如何形成,又割断了知识的应用应遵守的规则——因知识的应用有当不当,即合不合法问题。他的“发扬与增强斗争精神”在形式上就犯了与溥义不知馅子是怎么进到包子里去的,同一个逻辑错误。

对习皇的话,我已觉出其所以错误,但批判中并未击中要害。心情急燥,刚过八月十五又病了,躺在床上思考烂皇的话错出何处。解决这个问题的是1632年出生的洛克,他用二十年时光完成《人类理解论》,并深刻地启迪了康德,我就重读洛克,即对“天赋观念论的批判”便发掘到习皇所以错误的要害。

21世纪的袁二世真不愧经济学博士兼小学生——他不知“斗争”这个概念首先是一个知识,而后才能用为解决问题的实践。既是知识就得解析它,只有知识了知识,才能有效即准确运用。能知是人的能力,被知是事物的道理。能接受的是感性,感性所以能接受是因外物发生的剌激,故感性所接受的是印象不是知识。只有经了知性将感性所接受的影象通过介体给予反映,才成为可知的。可见知性是能动的,感性是被动的。无论刺激是酸甜还是苦辣,感性都来者不拒。

即使是对知识的接受,在感性那里也仍还是一堆印象。一旦被接受了的知识,就立马成为观念。应明确:无论感性,意志或观念,都不能使用知识。在习皇意识里的“斗争”就只是观念。虽说观念也可被意识所意识,但观念所反映的主要还是立场或立志。观念就足肯定或否定,发动或中止。行动由意志所发动,但意志并不能辨别真假。烂皇上的知性还处“小五”,就不知“斗争”首先是一个应由知性来辨别真假,即合法非法,他却直接把“斗争”当成发扬和增强的对象。他不知“斗争”只有在反击的条件下才拥有合法性,即法学上的“正当防卫”。不以正当防卫为条件的 “斗争”,就是不分青红皂的攻击,不讲理的迫害。即《共产党宣言》和《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所鼓动的“斗争” ”。烂皇帝向他的青年干部传授的“发扬斗争意识”和“增强斗争精神”,就是在无差别的人性自然性里播种和鼓动仇恨,煽动人与人的对抗与分裂。本质上就是他的不忘的共党初心。人不就是有理性的存在物呜,不去讲理而讲抢劫与侵略,在掠夺侵略后当然就转化为对统治的维护,维护统治的方法就是无人性的残酷镇压。难道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有一个不是这样的吗?

老孙所完成的就是任何知识既有根源又有程序,应用上就只能以相对等的能力与限制,烂皇帝却孤立地既割裂了“斗争”做为知识的根与源,又没考虑到应用上的对等与相应限制,他意为“斗争”可不受限制的随意应用,烂皇帝对“斗争”的应用思无条件限制的敞开使用,对抗与仇恨取代了人的理性,把能讲理的人变成不讲理的野兽!难道共敌不是野兽吗?

习皇一上台就喊不忘初心,不忘初心不就是因心底已明知其统治的非法而要为非法拼凑合法性吗?此一说明是从心理学上完成的,请想一想,我们天天批判共匪的“洗脑”不就是这么洗的么?可在我们批共匪的语句中仍然使用一些被洗的残余。

我亦正在考虑如何用一图表把这一思想更清晰地刻画出来。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