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任畹町   � 陈子明5周年祭 陈文:革命、改革与宪政 2019-10-22 15:01:11  [点击:1247]
孙立勇:良师益友子明兄 【读另帖】
这篇陈子明文章很重要,我只是今年6月偶然读到,所以储存待用。

陈子明 (北京)
革命、改革与宪政 八九民运的性质、目标与理论


一、 政治运动还是社会运动 略
二、 革命运动还是改革运动

在我的判决书中还有一条�罪证�:�五月中旬,��陈子明派人印刷了任畹町(另案处理)炮制的反革命传单《四月人民民主运动向何处去��三论我国社会政治体制的改造和人民民主运动的历史功绩��献给绝食团的勇士们》数百份,供任散发。

�任畹町在这份传单中写道:�四月运动象历次人民运动那样又一次教育了我们:

一元化八位一体的共产主义官僚政治压迫人民民主的本性是不会改变的。在关系我国民主利益的重大关头,狭隘的学生运动意识和策略主义这种自我孤立将会断送四月运动的民主成果。不管道路多么曲折,不管前途多么艰险,我们将向人们指出一条崭新的道路来。和平改造八位一体的一元化社会政治结构,争取实现多元政治、多元文化、多元民族的多元社会,是我国民主运动的理论纲领和奋斗目标。

��在成熟之机,合法建立起坚强有力的全国性社团吧!与现行政党共同参与中国政治。同学们,酝酿组成各阶层人士参加的公民委员会吧!与人代会共同行使职权,在此基础上改组政府,修改宪法,建立民主新秩序。

�任畹町在八九民运期间一共写了�四论�,他在其他几论中写道:�经过一系列人民运动的革命洗礼而逐步实现的人民运动的充分展开和高级形态已经在向社会呼唤一个新的政党领导或一个新的人民团体出现。

��89民主运动是一个新的党和新社团的催生婆。��在宪法不代表民意,人代会不代表民意的情况下,目前可以制止腐败和建立秩序的唯一可行办法是以各地大专院校为基础,吸收代表民意的专家、学者、教授及各阶层人士,参加组成全新的公民委员会,与人代会共同形使职权,改组政府,讨论修宪问题,酝酿新的党团,将几十年来书生论政,推向民主政治的实际操纵过程。��这就是人们多年来呼唤的政治体制改革的内容和真缔,也是知识界代表人民进行政体改革的行动纲领。

�广场上的学生不知道任畹町过去的民运经历,也没有听得进他的意见。后来李禄说,�我想我们这一代大学生百分之八、九十的人是不知道(任畹町)他们做过什么事情的�。封从德说,�后来到了广场,他(指任畹町)还写了一篇文章给我看,我也是采取回避的态度对待他,这是值得检讨的。我们学生是不了解中国的历史的。�这样,任畹町的声音就淹没在广场的嘈杂声浪中了。

八九民运的主流声音,是要求(甚至跪求)中共高层如何如何,而不是说�我们�应当如何如何,这就说明,它仍然没有脱离改革运动的范畴。


三、社会主义民主还是宪政民主

在中国民主运动史上具有重要意义的1973年�李一哲�大字报,标题是《关于社会主义的民主与法制��献给毛主席和四届人大》。1976年四五运动中最激动人心的话语�秦皇的封建社会一去不复返了�,其作者紧接着就写道:�我们信仰马列主义。�1979年民主墙运动中民刊《北京之春》的发刊词,将�社会主义的民主与科学�作为办刊宗旨。整个八十年代引领舆论潮流的�理论务虚会派�,一直将�社会主义民主�作为自己的旗帜。一位对于王丹影响很大的民主派知识分子,在1989年初的文章中仍写道:�民主应该是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基础和前提,应该是社会主义国家的立国之本。�七、八十年代中国民主运动的显流,还没有脱离�社会主义民主�的羁绊。

与此同时,一种新的民主运动萌生了,尽管起初还很稚嫩和弱小,但它一直在顽强地生长。1979年,魏京生将没有任何前缀的�民主�作为�第五个现代化�的目标,他说:�人民追求幸福、和平、繁荣的一切斗争,都只能以追求民主为前提,人民反抗压迫与剥削的一切斗争,也都只能以达到民主为先决条件,以我们的全部力量投入到为民主而斗争的战斗中吧!

�同一年,任畹町依据世界人权宣言和公约提出了《中国人权宣言》19条;胡平发表了理论名著《论言论自由》。1980年,陈子明、王军涛、胡平、李盛平等人发起和推动了首都高校竞选运动,陈、胡、李三人当选为海淀区和西城区的人民代表。1982年,我在《从干部终身制谈到政府的稳定》一文中提出了�宪政的国家�和�宪政的政府�的目标。��然而,由于中共对于舆论和教育的垄断,民主运动的这一流派对于参加八九民运的大多数学生的影响,远不如社会主义民主派的影响。

所谓�社会主义民主�,其实与社会主义并没有很大的关联,中共自身现在就已经不是本来意义上的社会主义政党了。它的实质性含义是坚持或者承认共产党超越于宪法和选民之上的领导(时髦的说法是执政)地位。

就我个人来说,早就是一个反对中共一党专政的�反革命分子�。我的辩护律师告诉我,他看了许多我的案卷材料,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官方会选定我作为八九民运的主要�黑手�,后来看到一份揭发检举材料,才知道官方没有选错人。

这份材料说,陈子明在七十年代末,就是《北京之春》团体中具有最明确和系统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理论、纲领和作法的人。他一说我就想起来了,在秦城监狱对我的上百次提审中,只有一次是由我不认识的预审员主审的,他专门问我在四五运动和《北京之春》时候的情况。我对他说,你先出示重新否定四五运动的中央文件,否则我拒绝回答你的问题,把他给顶回去了。

事实上,当局并不需要借助于这种揭发检举材料,他们早就掌握了我的思想状况,并对我进行了长期的秘密监控。1975年11月12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北京化工学院委员会《关于开除陈子明团籍处分的决定》称:�经查,陈在插队期间��以交谈和写信方式,交换、散布了大量的反动观点和不满言论,形成了一系列反动谬论。他们诬蔑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歪曲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否定党的各项方针政策,还狂妄地提出,要�争取混入党内,窃取较高的权力,实行和平演变,最后达到制度的改变。��

然而,我以及我周围的朋友,在八九民运期间并没有正式提出过结束中共一党专政的主张。5月19日下午,我和周舵、杨百揆等人共同起草了《告人民书》,首次披露了赵紫阳已经下台和�军事管制已迫在眉睫�的内幕消息,呼吁各界�实行全国性罢工、罢课、罢教、罢市�进行抗争,在要求�立即召开人大常委会,罢免李鹏�的同时,还要求�立即召开中国共产党全国特别代表大会,决定总书记人选�。这种要求本身即是对中共领导地位的一种认可。

八九民运前夕,中国思想界正处在一个尴尬的过渡期。从1988年下半年起,�理论务虚会派�与中共统治集团愈行愈远,他们已经不再满足于�社会主义民主�的口号,因而提出要搞�新启蒙�。1989年初的知识分子签名运动,表明主流知识分子已经不再对敏感的政治话题保持距离,出现了体制内民主派向体制外民主派的思想靠拢的新趋势。但是,直到运动爆发,还没有打出�宪政民主�的新旗帜来取代旧的旗帜。

5月21日,《经济学周报》以�本报评论员�名义发表了王军涛与何家栋合写的文章《写于大学生绝食第五天》。文章指出:�现代化进程是工业革命引起产业结构、社会结构、制度结构及人们心态剧烈变动的过程,必须建立一种机制,适时适度地适应变动,进行自我调整,有效地公平地整合各类利益;从而实现政治稳定。这种体制,只能是民主宪政。所谓民主宪政,主要包含如下原则:

(1)以个人作为政治活动的基本出发点和归宿与不可剥夺的基本人权。(2)代议制与普选。(3)责任内阁的行政政府,(4)分权制衡的政治体制。(5)党派斗争公开化、合法化、规则化、非暴力化与结社自由(6)社会生活领域多样化与政府权力有限性。(7)舆论自由与出版自由及信息开放。�但是在运动高潮中,这种对于�民主宪政�的呼唤远没有对于�李鹏下台�的呐喊来的刺激,而�李鹏下台�与�汪东兴下台�、�华国锋下台�、�邓力群下台�一样,完全可以纳入中共党内派系斗争的框架。

事实上,中共残存的那一点合法性,是�六四�清晨他们自己用坦克在天安门广场上碾碎的。�社会主义民主�从此变成了与�无产阶级专政�等同的概念。中国民主运动也与之彻底告别,走上了一个全新的阶段。

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
最后编辑时间: 2019-10-29 05:42:5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