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cwing   戏精上身,大陆死30w没哭,中共CDC主任高福打电话给美CDC时大哭 2020-04-08 06:20:06  [点击:2376]
注意哈,4月 2以前打电话哭的,那会美国还没死太多
你别说,这一哭还真有用
我记得最早律师团起诉tg机构的时候共同被告是有中共CDC的
看螺杆贴的共同被告已经没有中共CDC了
没仔细查

-------------------------------------------
青年路十字 | 高福,你给美国人哭有什么用呢?

Posted by 与光同尘 | 4月 2, 2020
原文

《纽约时报》在斥责美国CDC 应对疫情不利的时候,提到了一个细节:

早在元旦前后,美国CDC中心主任就接到了中国CDC 主任高福的电话,当时美国同行正在度假,听到高福的通报之后,感到非常震惊;更值得注意的是 几天后,高福再次和美国CDC 通话时,突然泪奔。

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细节,为什么高福会在美国同行面前,会心神大乱,泪如雨下。

高福的泪奔可能是人类面对疫情的第一滴眼泪和第一声痛哭,两个月以来,我们看过太多的生离死别,太多的眼泪、哀嚎和痛苦,但是高福作为中国CDC 中心主任,他的崩溃泪包含着更多的东西,更加复杂。

根据外界的报道,1 月3 号,美国CDC首先接到中国的通报,这应该就是第一次通话,之后,几乎每一天都跟美国通报一次疫情。

在接受science 采访的时候,高福也回应道:

“我们已经及时与科学同行共享信息,但这涉及公共卫生,我们必须等待政策制定者公开宣布”。

1 月3 号之后的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中国CDC 中心主任,泪奔,burst into tears, 就是理解疫情的关键。

高福的哭泣是一定会记入历史的,美国CDC 主任退休之后的回忆录里一定少不了记录高福的这两次通话,这是第一次,外界获得中国疫情的信息,也是中国顶级专家在面案对病毒时,给出的最坦诚的看法。

但是,沉默的高福就像是一个黑洞,一切的历史都要看美国人的回忆录了。

我们现在只能基于现有的报道进行分析,1 月3 号之后,到底是什么样的消息,能够让高福泪奔。

我梳理一下时间。 1 月6 号之后,武汉市开两会病例新增为零,8 号第二批专家组赶赴武汉,11 号离开,也是一无所获,也就是说,高福的分享应该6号之前。

3 号到6号发生了两件事情,1 月4 号,第一批赴武汉的专家组离开武汉,公开发布“未发现人传人”的证据;

1 月5 日凌晨,上海市公共卫生中心,张永振研究团队通过检测发现这是一种新型的类SARS的冠状病毒,并且完成了全基因组测序,将其传到了,张永振在跟上海本地医生讨论之后得出结论“其呼吸道传播的可能性大”。

张永振马上向上海市卫健委和国家卫健委打了报告。



也就是说1 月5 号,国家卫健委的桌子上至少有两份方案,第一份,赴武汉专家组,“没有人传人证据”;第二份,上海市公共卫生中心,“呼吸道传播,建议在公共场合采取相应的防疫措施,以及在临床救治中心采用抗病毒治疗”。

这是历史的人间岔路,一条通往人间天堂,另外一条通往人间地狱。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卢洪洲在接受财新采访时说:“ 1 月5 号,我们就得出人传人的结论。”,一月上旬,上海就已经开始提前培训医生注意CT 影像点,20号,第一例疑似病人发现之后,直接采取隔离措施,4 天后,病人痊愈出院。

上海作为3000 千万的超级大都市,死亡5 人。

而武汉选择了另外一条,5 号,确诊59例。而《南华早报》曾报道,事后追溯发现,第一例新冠肺炎可以追溯到2019年11月17日,55岁的湖北人,此后,每天增1-5例,一个月后,12月17日始每天新增两位数,12月20日达60例,12月31日一共确定266例,1月1日共确定381。1 月5 号,武汉最少已经有了将近400个感染者。按这个增速估计,5 号的数据至少是59 例的十倍。

两会12 天,武汉在沉默中坠入人间地狱。

高福作为中国CDC 的主任,不可能没有看到这份文件,我们也没有理由认为高福作为院士就会比上海的专家更加没有判断力。

况且,如果他是给美国人通报是4 号专家组的结论,那么,他应该是非常乐观的,绝不至于跟美国同行通话的时候,心神大乱,崩溃大哭。

1 月29 日,CDC 在《新英格兰》发表关于回溯性论文, 结论是 “自2019年12月中旬以来,密切接触者之间发生了人传人。”

这份论文曾引轩然大坡,浙大教授王立铭曾在微博质疑,:

“从这篇论文的数据来看,国家疾控中心早在一月的头几天就掌握了明确的人传人的证据,那么从那个时候一直到1月20日这三个星期里,这个消息是在哪个步骤被掩盖了?是疾控中心的科学家为了发表论文,对数据密(秘)不外宣?是武汉市政府为了某些需要压制数据的公开?还是什么别的情况?”

高福回应,这是一个基于公开病例的回溯性推测,数据都是1 月23 日公开的。

“这是一篇回顾性分析!12月中旬还不知道是什么病,病原不清,都是调查四百多例流行病学的推论!Onset(发病)的日子都是推测,这个大家没有看明白!把流行病学调查和临床诊断混在一起。”

CDC 的冯子健也曾回应,从“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 到“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CDC是确实怀疑人传人,但是过于保守和谨慎了。

他给称自己辩护的一切都是基于科学,铿锵有力,可是哭声告诉我们,他的内心绝不是基于科学的审慎和保守,而是某种人性的软弱。

高福可能心里是有数的,眼睁睁的看着在历史岔道里中,武汉选择了通往地狱的那一条路。

可惜,他既没没有揭开武汉盖子的能力,也没有公开表达质疑的勇气,能做的只是等待和哭泣,给美国人哭泣预警。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基于公开报道的推测,前提是美国人说了实话,他真的哭了。

知道中国CDC 主任哭没哭、为什么哭泣的只有美国人了,这件事一点都不魔幻,一点都不讽刺。
最后编辑时间: 2020-04-08 06:29:40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