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徐水良   左右问题二十一推(谈自由主义和左右问题) 2020-07-12 09:17:02  [点击:1689]
左右问题二十一推
(有修改)

徐水良

2929-7-11日

王天成Tiancheng Wang@wangtiancheng01

有意思的是,90年代以来,在国内许多学者那里,保守主义被认为是真正的自由主义。更有甚者,在他们那里,形成了一种新规范,即凡是保守的就是对的、好的,其他都是极端的、错误的、有害的。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中国伪精英伪学者伪自由主义特别可笑,对美西方以及自由主义保守主义左右派之类问题一窍不通,却望文生义高谈阔论胡说八道。他们不知道自由主义是既不激进又不保守在激进和保守之间自由漂移和投机派别,却沿用胡适望文生义把自由主义误解成主张自由的主义,纷纷自称自由主义,并说自由主义是右派。(之一)

又由于左派右派都是社会的必须,中国民主运动因为反对极左,自称右派,经过长期努力,扭转二百多年右派声名狼藉的名声,恢复右派应有的地位。这些伪右派伪精英就反过来以为右派就是绝对好,左派就是绝对坏。所以就纷纷把自由主义说成右派,同时土共权贵想利用新自由主义搞大抢劫大掠夺,大力支持新自由主义,让自由主义当自己大抢劫大掠夺的走卒和帮凶。一时之间,此类(之二)

大吹自由主义的荒唐谬论,也被许多体制内伪精英大吹大擂,自由主义狂飙席卷全国,绝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自由主义是怎么回事,就在那里大吹特吹,大赞特赞自由主义了。以至本人这样明确声明反对自由主义的人,都被“推崇”为自由主义者。这种可笑的跟风跟时髦情况让本人大吃一惊,不得不出面发许多文章,说明真相(之三)

本人首先说明自由主义真实含义,指出胡适以来望文生义把自由主义误解成根本理论,误解成主张自由的主义,是错误的,接着指出美国真实情况,指出现代美国教科书,讲到美国思想和左右分野,都是左派自由主义和右派保守主义对立,自由主义是美国左派,不是右派。嘲笑中国自由主义者的无知和盲目跟风跟时髦的可笑。使得中国自由主义者非常尴尬。(之四)

但中国自由主义者不是老老实实纠正自己的无知和笑话,笑料,而是文过饰非,杜撰出保守自由主义,(即右派的左派),保守主义才是真正的自由主义(即右派才是真正的左派)之类的离奇的新笑料,来掩盖自己的旧笑料,旧尴尬。真是可笑透顶!(之五)

他们中许多人很迟接触中国民主运动,甚至不知道,左右本来不是政治概念,而是人体方位概念,只是因为法国大革命议会内部的偶然的座位问题,被借用作政治概念。坐在议会右边的保守守旧的保王党人,被称为右派;坐在议会左边的革命民主派,被称为左派。有人以为左右从来都是政治概念,而且(之六)

这些人根本不知道,过去两百年,右派保守守旧保王派概念,在全世界一直声名狼藉的情况,不知道是中国民主运动等力量,为反对马列毛共极左派自称右派,经过长期努力,才把右派从负面贬义词汇,变成不具负面含义的社会必须的正常社会派别词汇,并且因为中国需要反极左,所以右派才具有正面含义。(之七)

这些人以为,左就是绝对坏,右就是绝对好。黄川粉杜撰的“白左”教条,更把一切简单化教条化。他们头脑里只有左绝对坏,右绝对好的教条。他们拼命撕裂社会,一定要消灭左派。不知道左右都是社会的必须,有左有右,才能做事,才能走路,才是正常人,正常社会。他们一定要砍掉半边手脚。他们与马列极左派一样(之八)

都是坚持一定要砍掉一边手脚的绝对可笑、精神异常的专制主义者。只不过马列要砍掉右手右脚,他们要砍掉左手左脚而已。他们更不知道,中国民主运动在反对马列毛极左派的时候,才自称右派。实际上,中国民主运动继承的不是法国大革命和欧美民主革命右派保王派的精神,而是继承左派革命民主派的革命精神。(之九)

所以,凡是坚持左派或右派中的一派绝对坏,一派绝对好,坚持要砍掉左派或右派的那些人,绝对反对左派或右派的人,都必然是极端专制的极左或极右派专制主义者,不可能是民主主义者。中国自由主义者和黄川粉,由于不懂历史,实际上是毫不羞耻地继承了欧美民主革命的对象并反动派别的右派保皇派精神。(之十)

所以,我们不仅应该,而且绝对必须坚决批判和消灭这些永远攻击社会的正常左派或正常右派、企图消灭正常左派或正常右派的、极左或极右的专制主义者、极权主义者;但却绝对不应该,也不可能消灭任何正常社会的正常的左派或正常右派。因为那就是建立极权制度。黄川粉永远分裂和撕裂美国,永远恶毒攻击正常左派、企图消灭左派,企图搞残美国,就是企图在美国实行与土共一样的极权专制,帮土共颠覆美国宪政民主制度。他们是以美国极右专制势力面目出现的、极左土共在美国的第五纵队。(之十附1、附2)

这些人当然更加不知道,左右只是对社会的一维线性划分,但社会是极端复杂的立体或多维结构,不可能用左右线性划分来解释一切社会现象,不可能把复杂的多维社会塞进左右一维线性结构中去。相反,他们努力把无限复杂的多维社会,其无比复杂的内容,都塞进左右关系中去,而且他们信奉洋迷信(十一)

把洋教授洋学者洋书刊不懂左右只是一维线性划分,而是为了把无限复杂的多维社会,塞进左右一维线性关系,就用平面图,立体图来解释左右关系,不懂最基本的数学知识、即最基本的数学维度知识的极端可笑的做法,当做权威,搬出来反驳我们的常识。所以这些人,包括黄川粉,与洋学者一样都是不懂数学常识的笑料人物。(十二)

自由主义黄川粉,不仅国内那些无知的黄川粉,而且包括到海外几十年仍然无知的黄川粉,如曹长青之类,天天宣杨各种各样自以为是的自由主义理论,却天天咒骂白左黄左,不知道自由主义就是白左黄左,不知道他们天天骂白左黄左,就是天天骂他们自己,真是可笑之极!(十三)

简单化教条化死板化的所谓反“白左”的理论教条,是黄川粉在世界上的荒谬独创,可笑透顶。按他们的教条,白左绝对坏,右派绝对好,按左右派的本来含义说来,那就等于说,反对君主专制推动历史前进的左派革命民主派绝对坏,相反,拥护君主专制的保守派保皇派绝对好。(十四)

“白左亲共,右翼反共”是黄川粉典型撒谎造谣。事实恰恰相反,川普赞扬64屠杀,赞习大傻香港屠杀是对香港“做得很好很负责任”,污蔑89民运香港抗争是暴乱,崇拜土共专制。而被川粉仇恨污蔑成白左的佩洛西等,谴责64屠杀,一辈子为中国人权和自由民主奋斗,所以土共第五纵队黄川粉拼命咒骂佩洛西、力挺川普。(十五)

脑残黄川粉更加不知道,实际上,极左,只是用另一种形式伪装起来的极右。马列教就是用无神论和马列主义伪装起来的、继承极右一神教极权专制的极权派别。用表面上极左掩盖他们继承极右原教旨一神教极权专制本质。而且,因为左右是借用人身方位词的定义一维线性政治关系,转个身,左右就完全相反了。所以,左右绝不是固定不变的。(十六)

他们以为,左右就是绝对对立的原则问题,不能改变。他们不知道,左右只是根据客观实际需要而不断变化的策略。不知道左派右派,是由不断变化的策略所决定的、可变的政治派别。所以,马列极左派极权专制与一神教并保皇派政教合一专制,本质上一致,而自称右派的中国民主运动革命民主派,继承欧洲民主革命左派精神,与欧洲革命民主派左派本质上一致。(十七)

黄川粉除了造谣撒谎,重复无限简单化的极端可笑的“白左“教条以外,什么知识也没有,什么都不懂。因此,给他们一些链接,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左右问题:

1、关于左右概念和自由主义概念
https://twishort.com/iuNnc
2、抛弃左右直线线性思维,改采立体运动思维
https://twishort.com/kuNnc
(十八)

3、从国际习惯看左右派别分界
https://twishort.com/luNnc
4、在左右划分辩论中的意见
https://twishort.com/muNnc
5、革命,左右派和枪杆子杂谈
https://twishort.com/ouNnc
6、今日评论:混乱颠倒的左右概念
https://twishort.com/quNnc
7、关于自由主义和左右问题的讨论
https://twishort.com/ruNnc
(十九)

8、中国的自由主义怪胎
https://twishort.com/vuNnc
http://hx.cnd.org/2016/04/24/%E5%BE%90%E6%B0%B4%E8%89%AF%EF%BC%9A%E4%B8%AD%E5%9B%BD%E7%9A%84%E8%87%AA%E7%94%B1%E4%B8%BB%E4%B9%89%E6%80
9、徐水良等关于左右一系列理论问题讨论(由别的网友编辑张贴)
http://bbs.creaders.net/politics/bbsviewer.php?trd_id=1425737
10、再谈左右线性关系和派别问题
https://twishort.com/uZEnc
11、谈红纳粹黑纳粹左右派市场经济等问题
https://twishort.com/iR9nc
(二十)

脑残黄川粉不知道,左派本意,就是进步革命派,右派本意,就是守旧保皇派。不知道美国先贤就是坚持独立战争暴力革命的激进左派,林肯领导的年轻共和党,同样也是搞暴力改良的典型的激进左派,不知道没有左派,就没有社会进步。右派的作用,主要是平常时期,维护社会的稳定,而不是推动社会进步(二十一)

附1:不久前小部分推特评论(已删去与上面评论基本相同的评论):

过去,美国最新亲共的政治人物是基辛格,他不是左派,而是老资格共和党人士,著名的右派,也是美国最著名的亲共媚共人士。即使现在,重要政治人物尤其曾经担任领导人物的人中,亲共媚共程度,也只有赞扬64屠杀、崇拜土共专制、污蔑89民运香港抗争是暴乱、不断坚持并且赞扬习大傻是他好朋友的西方头号亲共媚共政治领导人、伪右派川普,才远远超过基辛格。其他西方左派右派政治人物,与他们两人相比,在亲共这一点上排不上号。

川粉不仅极端无知,不知道民主社会左右派是正常社会需要派别,有左有右才能做事才能走路,他们脑袋里只有土共阶级斗争派别斗争你死我活教条。土共坚持右绝对坏左绝对好,他们就反一反,右绝对好左绝对坏,坚持贯彻土共第五纵队分裂美国方针,坚持把美国一半以上国民往死里打,坚持要砍掉左手左腿,搞残美国。

以南方为根据地的右派民主党和以北方为根据地的左派共和党,是罗斯福新政前后,逐步开始转换左右地位,到六十年代民权运动以后,彻底倒了个个。变成以北方为基地的民主党左派和以南方为基地的共和党右派。

脑残黄川粉无知,不知道中国民主运动,为了反对马列共产党极左派,中国民运人士才自称右派,最后把右派变成了正面名称。脑残黄川粉很迟才参与中国民运,根本不知道这个历史。

脑残无国界,西方大批所谓的学者,甚至连左右只是一维线性政治关系,不能把左右上下运动着的多维关系统统塞进左右这条直线中这种最简单的数学道理也不懂,把无数无限复杂的多维关系、多维内容都塞进左右这条直线中,甚至用二维平面图或者三维立体图来表达左右直线关系,把直线解释成多维复杂的大杂烩。

于是,满脑袋洋迷信土共和土共熏陶出来黄川粉,更加被这些洋学者搞得昏头昏脑,于是他们也努力把这种大杂烩式多维内容,塞进左右一维线性关系中,又像洋学者一样,反过来用这种大杂烩式的内容,来解释和定义左右关系。脑残黄川粉更脑残更昏头昏脑。于是一部分最脑残的,索性搞出一个独特的。特别简化固定化的白左教条,来解释一切。

这就是黄川粉极端可笑简单化白左教条谬论由来。由于无知,更由于黄川粉双重继承土共和川普撒谎癖,不管对方是不是左派,包括本人这样几十年被公认甚至被攻击为极右派的人,西方国家知名右派如默克尔,马凯,小布什,老布什,基辛格等等,统统被他们攻击成左派。黄川粉是中国和世界历史上少有的脑残小丑

正像马列教是以极左和无神论等伪装、继承的倒过来的一神教极右极权,极右的黄川粉和川粉,同样是以极右和有神论等等伪装起来的,倒过来的极左。两者的共同特点就是极权专制,容不得不同派别和政党,非要把不同派别和政党往死里打,而且他们都几乎一样脑残一样教条一样残暴。曹长青等等,是这类人典型。

申公豹@zhouhaoyun2

資產階級革命大多是右派主導的,無產階級革命大多是左派主導的,革命成功以後,大多時候右派變左派,左派變右派,左右都只是一層皮,會隨著利益需求相互轉換,就像現在我們都把自己偽裝成右派,就是要打CCP這個披著極左派外衣做極右派事的東西,現在還和白左搞到一起的就太不聰明了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你网评员不懂历史,什么都不懂,就别胡说胡扯!英国流血的清教革命和不流血的暴力革命光荣革命,还没有左右派,但如果按照后来产生的左右派原意,旧王室和保王派,毫无疑问属于右,革命派属于左。美国革命法国革命欧洲革命都同样,革命派属于左,保王派属于右。欧美民主革命都是左派主导,右派是守旧保王反革命派。

马列教产生,马列教伪装极左伪装革命伪装进步继承复辟从一神教极右传统留下来的极权专制。才以伪装的极左来搞复辟倒退复辟极权。我们反马列极左极权,才自称右派。但实际上,中国民主运动继承的是欧美革命民主派的革命左派传统,争民主自由,反对马列教一神教守旧反革命,反保守极左极右派极权“保皇派”。

当中国民主运动批判马列教和马列极左极权,把它们批臭以后,马列土共熏陶出来的黄川粉,就学马列教在右派被欧美民主革命批臭以后、马列教装极左窃成果的故伎重演,不过这一次,是装极右。企图用极右面目杜撰白左教条,窃取中国民主运动批马列教批共产主义成果,企图推翻美国宪政民主复辟极右一神教专制。

申公豹@zhouhaoyun2

你才是胡說胡扯,牽強把這些革命勢力革命力量都拉入左派的陣營中,你說的比如青椒革命,法國大革命,美國獨立戰爭之類的最多算左右聯合的革命,這個世界不僅僅分成左派和右派,還有中間道路和反動派,我把極左和極右都歸入反動派,例如法國大革命,右派資本家搞議會都能,出錢,輿論煽動民眾,而街頭的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我无数次说左右是一维线性政治关系,由革命派和保皇派政治立场决定,不能把其他维度的关系,例如经济关系,穷富关系,文化关系,年龄关系,性别关系等等等都放到里面,你网评员脑残,不懂历史不懂常识,头脑里只有主张经济决定论西方学者把左右变成多维大杂烩的垃圾,你怎么也理解不了,又一次把这些垃圾搬到这里来胡扯。

申公豹@zhouhaoyun2

市民,工人,農民都有左傾傾向,就比如像今天的香港,大佬們在幕後,在議會,市民在街頭,各有各的戰場,你真是啥也不懂,越活越混漩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已经说了无数遍,再重复一遍,左右只根据一维线性政治立场判断,根据主张革命民主还是主张保守守旧反对革命民主来判断,不根据职业、民族、贫富和其他各种维度判断。你脑残网评员还是不懂吗?

申公豹@zhouhaoyun2

你又在胡說八道了,革命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改變這些關係嗎?你又在建造空中樓閣了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革命是为了推翻拒绝或长期推迟改良进步的统治者,就是解决政权问题。左右是表示是否支持革命和进步的立场问题。至于改变整个社会各种关系那多维度无限复杂问题,那是整个社会所有人问题,不是对革命和进步政治立场的左右问题的本身。这些任务事先当然会研究讨论,但人人理解都不同,不是左右问题的本身。

Forrest Peng Face with medical mask@pengna76

左右是个习惯性归纳,代表过去和未来。资本主义里面有左和右,社会主义里面同样也有左右。你和很多脑残是扯不清楚的。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左右只是一维线性关系,前后、上下、事物随时间发展等等,都是另外的维度。资本主义社会主义都是无限复杂多维关系,不是左右一维线性教条,每个维度都有过去和未来,西方学者和马列,把无限复杂多维关系都纳入左右线性关系,中国的毛邓习毛左邓左习左更加无知混乱,把你网评员的脑袋彻底变成一锅浆糊。

申公豹@zhouhaoyun2

這只是你個人對左右下的定義,既沒有實事支撐,也沒有廣泛認同,但是可以作為一家之言進一步討論,你再說一萬遍也沒用,我還是保留我的觀點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那是数学常识,左右就是一条直线,把它说成多维大杂烩,是西方和东方学者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等等的胡话。他们和你网评员脑残,竟然连最简单数学常识都不懂,非要说只是我个人定义,一家之言。难道这种初中就开始学习的最简单的一维多维数学常识,只是我个人定义,一家之言?你网评员脑残到什么程度了?

赫尔墨斯@daryl_yangax

说左右是一线型的就是扯蛋。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又来一个脑残,左右不是一条直线,不是线性关系,倒是一个立体?一个宇宙?

申公豹@zhouhaoyun2

老支書,你厲害了,都說中國人比較二元思維,非黑即白,到你這裡徹底搞成一元思維了,你這是要定於一尊了呀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恰恰相反,我从来反对用左右一维线性关系来解释复杂的多维的世界。左右关系是非常简单的一维线性关系。你们用左右来解释一切的东、西方脑残,才是非黑即白,非左即右的马列教一神教自由主义川粉等等等等的彻头彻尾一元化脑残思维。

赫尔墨斯@daryl_yangax

就跟昨天有个傻X非要把GATT与WTO混为一谈一样。同一东东,就不需要改来改去。改来改去必定加入与原有不一样的含义。比如:GATT与WTO差别就是很大。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脑残特点:自己脑残一定要说别人脑残。自己连初中数学常识法国大革命历史常识也不懂,就非要说别人不懂,自己用极端简单化教条化左右一维线性关系来解释无限复杂多维世界,非左即右,非黑即白,用一维左右直线关系就能解释整个世界,就非要污蔑反对用简单的左右教条解释世界的别人,是非黑即白非左即右。

赫尔墨斯@daryl_yangax

你说到现在,只是给我带了许多帽子。即然还说我在一维思维。哈哈哈。。。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脑残无药救,讲讲初中数学和历史常识,賞个脑残帽子,已经完全足够了。

申公豹@zhouhaoyun2

不是,那老支書你說說左右如何區分,如何使用?難道已經是一個過時該淘汰的政治術語了?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左右这个概念、这个问题,是表明全世界现行理论界,庞大的国际社会科学文科学者,无论是马列主义还是自由主义,东方还是西方,在理论上是多么荒唐的例子,竟然连数学上最简单的一维和多维都分不清楚,纷纷把各种多维大杂烩塞进最简单的一维线性左右关系,然后又反过来用这种多维大杂烩定义和解释一维关系。

左右这概念,本来是借用人体方位词来表达政治概念,本来不是政治概念。因为是借用,它的含义是外在赋予的,不是自身具有的。所以搞得马列主义自由主义东方西方庞大学者们混头昏脑,于是把无数不属于左右的问题,例如属于前后上下的问题,塞进左右之中,变成谁也说不清楚的多维大杂烩。实际上,左右一维概念,简单一维,只能解释简单的政治立场问题,不能解释多维复杂问题。

所以,左右这个概念,虽然可以继续使用,可是却必须清除这这二百年来无数荒唐的东西方学者强塞给它无数荒唐的多维大杂烩内容,恢复其纯粹标示政治立场的本来意义。否则,这个概念,如果继续使用被搞得混乱不堪的大杂烩含义,那就还不如废除。

再说一遍:人类社会各维度,左和右,革命和改良,激进和缓进,进步和保守、集体和个体,公有和私有、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都是互相依存的,双手双脚并用,才能做事、才能走路。马列要砍掉右手右脚,或砍掉个人主义,市场经济,黄川粉和自由主义要砍掉左手左脚,或砍掉集体主义,经济计划,都非常荒谬。

主张经济决定论,把左右,革命改良,激进缓进,进步保守,公有私有,集体个体,集体主义个人主义,市场和计划,公共领域私人领域,等等等等,人类自身组成或者人类使用的方法手段,本来是相互依赖共存的东西,说成绝对对立的东西,坚持要砍掉一边的手脚,这就是现存国际社会科学的荒唐之处。

申公豹@zhouhaoyun2

這玩意是誰大規模開始使用的?不會是馬恩列等共產主義理論家大規模開始使用的吧?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法国大革命首先使用。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则大规模使用这个左右概念。东西方庞大的学者群,纷纷鹦鹉学舌,把左右问题当作严肃的学术概念学术课题,大规模研究。越搞越混乱。

我再三谈论这些问题,就是要大家抛掉对马列主义自由主义和整个颠倒的国际社会科学的迷信,认真研究,建立真正的社会科学。

中国应该进行革命,推翻土共统治,在全新的社会科学基础上,以美国西方为样板,适当修正,创立全世界最先进的宪法,建立最先进的宪政民主制度。

再说一遍:左右只是一维线性关系,前后、上下、事物随时间发展等等,都是另外的维度。资本主义社会主义都是无限复杂的多维关系,不是左右一维线性教条,每个维度都有过去和未来,西方学者和马列,把无限复杂多维关系都纳入左右线性关系,中国的毛邓习毛左邓左习左更加无知混乱,把你网评员的脑袋彻底变成一锅浆糊。

东西方庞大学者群非常荒唐,把无数非左右政治维度而属其他维度大量问题,例如公有私有,市场和计划,集体和个人,大政府小政府,文化,文明和传统,同性恋、反犹、爱国主义、种族主义、优生学等等等等,统统塞进左右一维线性关系,有的学者和书籍,还把左右画成平面图,立体图,还被奉为圭臬,荒唐透顶。

被奉行经济决定论、理论颠倒的国际学术界和东西方庞大学者群纳入左右一维关系的还有财产,贫富,贵贱,血统,家庭出身,社会地位高低等等许多非左右维度问题,被普遍当作常识。反过来,又不断有人用这类大杂烩给人解释左右概念。不断有人把一切归入左右,一定要砍掉左边或右边。所有这一切,都表现了国际理论界,无论是马列主义还是自由主义,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理论界,都无比荒唐。其中最荒唐的事情,就是马列和左派一定要砍掉被他们归入右的右边半个人类社会,一定要砍掉右手右腿,黄川粉和自由主义则相反,一定要砍掉左边,砍掉左手左腿。他们全部是只要半个身子,半边脑袋的脑残精神病患者。

中国民主运动是反土共极左派的右派,这是中国民主运动产生后,中国人公认的定位。本人作为民主运动最早第一个发起人、命名者、几十年坚持献身奋斗者,几十年被公认右派。见到你们脑残川普黄川粉假右派,忽然被你们攻击成左派。左和右,本来就是人身方位词,转个身就相反了。这是你们脑残黄川粉独特可笑定位。

申公豹@fengqingyang198

中國民主運動幾十年來為什麼一直“雪擁藍關”?我算是找到根兒了,因為“根兒不正,苗不紅”,一開始就是由左派發起的目的是打擊毛左修正主義的一場運動,所以每當CCP要往社會主義道路上靠一靠,民運們都開始自嗨了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都给你上了多少堂课,你还不懂极左就是伪装起来的极右。民运反极左,不是真的继承极右原教旨一神教及政教合一保皇派精神,相反是继承启蒙运动和欧洲民主革命的革命民主派的左派精神,也就是继承反一神教马列教的造反精神反保守保王派精神。你黄川粉脑残不知道,以为我们把右派从贬义变褒义是搞极右,不知道我们只是反马列毛极左这个意义上的右派。你们黄川粉脑残,竟然以为你们跟随我们褒扬右派,就是要当保守保王派。可笑透顶吧?民主运动反共反马列教一神教极左极右一起反、一反到底。反极左马列教就是右,但反极右原教旨一神教和你们脑残黄川粉极右,就不能比你们更右,而是坚持欧洲民主革命左派反一神教反保王派精神。

左右只是策略,而不是原则。策略必须根据实际情况变化而不断变化,采取左派立场还是采取右派立场,必须随客观情况变化而变化。继承欧美民主革命左派革命派精神,反对右派保守保王派精神,马列教一神教一起反,极左极右一起反,就是中国民主运动真右派与你们脑残反动第五纵队黄川粉假右派完全不同的地方。

申公豹@fengqingyang198(攻击仲维光)

呦呦呦,真正的老左棍都炸出來了,不知道這位在紅衛兵裡面身居何職?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他是中国最高水准的反共民主派学者之一,岂是你这样继承毛派保皇派红卫兵精神的土共垃圾网评员能能污蔑的!

申公豹@fengqingyang198

中國民主革命屬於先天不足,後天畸形,面具戴的時間長了就摘不下來了,你們就是左派的面具戴的時間長了,長臉上了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没有人像你们脑残黄川粉那样。把必须随时变化的左右策略问题,搞成不能改变的原则问题,左永远绝对坏,右永远绝对好,因此永远戴着假右派面具摘不下来,假右派面具长在脸上了。中国民主运动的真民运革命民主派,从来都清楚认识左右是必须随时变化的策略问题。因此既没有面具更不会长在脸上。

其他几个推特:

徐水良:

海外最近发疯挺川的最疯狂的几个黄川粉,都是挺川任务在身的土共第五纵队地下势力。

高度怀疑川普是故意配合帮助俄罗斯及中共,在黄俄白俄第五纵队配合下,撕裂美国,搞残美国大内奸。否则,无法解释他疫情政策上一意孤行草芥人民扩大染疫和死亡人数行为,谁能创造出美国这样疫情曲线?搞成特有川普曲线?以及他长年累月攻击一半美国人,在国内大力煽动和散播仇恨。哪个国家总统会这样做?

除非川普是完完全全的白痴,是完全把无数美国人的生命和健康视作草芥,置于他自己面子和连任之下,草芥人命,用美国人生命和健康换取个人连任和个人面子、没有人性的畜生,否则,恐怕只能用帮助俄罗斯和中共搞残美国来解释。

雪枭OS@owlsnow1213

川普即使想配合俄罗斯和中共也没那个智商和能力,他只是凭本能在胡搞的痴汉而已。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大家可以小看川普智力和能力,他不过是一个道德败坏的弱智,但别小看俄罗斯以及与俄罗斯合伙的黄俄土共情报机构的智力和能力。川普不过是白俄黄俄的棋子。他的能力不是他自己的智力和能力,而是支持他的背后势力的智力和能力。

精神牛仔/Cowboy Spirit@cowboyspirit_01

川普最新推文:太多大学和学校系统的所作所为是激进的左翼思想的灌输,而不是教育。因此,我指示财政部重新检查他们的免税资格和资金情况,若他们一意孤行进行这样有违公共政策的宣传和灌输,这一切将不复存在。我们的孩子必须接受的是教育,而非灌输。”——凭这一点,注重子女教育的华裔就应该支持川普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国家只能执法取缔违法犯罪行为,对没有违法犯罪的行为,政府无权用左右之类理由搞专制,干预教育和其他所有领域思想自由。黄川粉彻底暴露自己是土共熏陶和培养出来的,坚持要在思想领域、教育领域搞思想信仰专制的专制主义者,本能上立刻支持川普在思想教育领域搞专制的意见。企图误导土共熏陶出来同样主张思想专制的家长。

附2:几个跟帖:

一、

印度和孟加拉是白人非黑人。何清涟竟然把他们说成黑人,当作反对BLM运动的例子,被大家嘲笑。印度独立后国家制度否定种姓实际却普遍系统性种姓歧视的一个典型。

种姓制度是大约3500前雅利安人入侵后,在印度和南亚东南亚国家建立的制度,是迄今为止造成印度独特的历史发展,以及造成迄今为止印度社会种种问题的根源。从佛陀倡众生平等,反对种姓制度到后来,到印度独立,国家在法律和制度名义上废除种姓制度,实际上迄今却依然是普遍的系统的种姓歧视。

尤其是四大种姓之外的贱民,处境悲惨。

这是驳斥胡平他们国家法律及其制度没有歧视了,就不存在系统姓歧视谬论的最典型例子之一。

二、

印度国大党是典型泛社会主义政党。人民党是国大党右翼分裂出来的政党。

国大党是国际泛社会主义运动中产生的很老的政党,后来圣雄甘地曾经担任党主席,尼赫鲁家族曾经长期控制国大党。

按照黄川粉反白左的无知逻辑,甘地、尼赫鲁和国大党,显然应该是他们恨之入骨的典型白左。

曹长青这类黄川粉,不断骂白左黄左,却只骂三民主义国际泛社会主义的国民党,只骂国际左倾,但国内右倾,比民进党右得多的中国大陆和台湾右派国民党,却不仅不骂、而且大力支持原属于共产主义极左派原共产党员的绿营原教旨台独基本教义派,以及台湾和国际的正宗左派(比美国民主党左得多的)民进党,非常可笑。

(大概与司马南类似,支持台湾左派保饭碗是生活,骂美国左派是工作。)

三、

原教旨印度教和种姓制度一直影响强大。莫迪上台更加沉渣泛起而已。印度厨师婆罗门居多,因为婆罗门是最高种姓,只有婆罗门做的饭菜,其他各种姓各等级都可以吃。所以,佛陀提倡众生平等,并且规定,佛教徒接受施舍和供奉,不管什么种姓等级做的饭菜,都必须吃。一下子在信徒中把种姓制度打破了。

可惜,后来反对种姓制度的佛教,被主张种姓制度的印度教反扑打败了,佛教几乎从印度消失。
最后编辑时间: 2020-07-12 17:45:4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