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归去来兮   ZT 欧阳非:美国种族冲突背后的共产主义因素 2020-07-13 05:05:48  [点击:2172]
美国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死在美国各地引发抗议活动。图为6月6日在加州的抗议。(Photo by Kyle Grillot / AFP)
更新 2020-07-13 4:02 PM 标签: 美国种族冲突, “黑人命贵”, 共产主义因素, 黑人的命也是命

【大纪元2020年07月13日讯】美国“警察跪压黑人致死”一案引发了“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抗议示威,甚至出现了打砸抢烧、捣毁塑像、解散警察、围地自治等等一连串的事件。中国大陆媒体连篇累牍的跟踪报导,让中国百姓也为美国人民操尽了心。与国内亲戚朋友聊天,大家关心的也是“美国怎么办”。中共的各类专家纷纷出来狠批美国的种族歧视、虚伪的民主自由,落脚点就是所谓的“道路自信”,要人民更加珍惜中共统治下的“稳定”局面。

表面上人们看到的是中国的“稳”与美国的“乱”,其实这是一个硬币的两个面,都是由于共产主义因素捣乱,不但证明不了“道路自信”,反而证明共产主义在祸乱全世界。

这次美国抗议活动背后的组织者“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本身就是一个共产主义外围组织。该组织的发起人卡洛斯(Patrisse Cullors)在2015年的一个专访中说她和她的几个组织者都是受过训练的马克思主义者(“trained Marxists”)。该组织的另一名领导人还公开说:“如果这个国家不给我们我们想要的东西,那么我们将烧毁这个系统并更换它。”这与《共产党宣言》的结束语“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何其相似。

共产党最热衷的就是搞阶级斗争。中共是煽动农民与地主斗,美国的马克思主义者们是挑起种族矛盾煽动黑人与白人斗,好像种族歧视和警察执法过当是造成黑人社区不幸的罪魁祸首。事实不是这样的。FBI公布的2018年遭谋杀死亡的总人数是14,123人,黑人占到7407人。而90%的黑人被杀案发生在黑人社区内部,是黑人对黑人的杀害。黑人占美国人口的13%(黑人只是美国第二大少数族裔,第一大少数族裔是占美国人口18%的拉美裔),而凶杀致死案却占到50%,这本身就是一个严重的黑人社区问题。每年警察执行公务中枪杀的嫌犯有近1000人,死亡的黑人嫌犯只有200人左右,而且这1000名嫌犯中96%的人都是携带有枪支或者其它凶器。

奴隶制度废除一百多年了,黑人平权运动的胜利也超过半个世纪了,美国已经没有了制度性的种族问题,美国黑人在政治上可以说早就崛起了。黑人担任过的职务包括总统、国务卿、最高军职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最高法官以及议员、州长、市长等等。可是,放眼看去,贫穷、失业、犯罪、吸毒、辍学、离婚、暴力、单亲妈妈等等社会经济问题,与黑人社区形影不离。当然,美国人指的贫困并不是中国人常常理解的那种吃不饱的贫困,美国的贫困线是以收入低于基本食品消费的3倍为标准。黑人社区从绝对意义上来说状况比60年代好得多,但是,在许多方面,包括房屋拥有、失业、监禁等几乎没有改善,甚至出现恶化。在1968年至2016年期间,黑人在监狱或监狱中所占的比例几乎翻了三倍。每年数以千计黑人与黑人自相残杀而死的冤魂,就是黑人社区问题的一个写照。

为什么很多人对于社区困境无动于衷,对于种族问题却要大做文章呢?我们要指出的是这后面的共产主义幽灵。有人在利用黑人来炒作种族问题,大搞阶级斗争,转移视线,不让人们关注黑人社区面临的真正困境。

而黑人社区的真正困境恰恰是亲马克思主义的左派运动和政策造成的,也是他们用来在美国推进共产主义运动的本钱。

马克思主义在苏俄和中国生根之后,在西方并没有消失。以法兰克福学派(Frankfurt School)为代表,认为西方民主社会由于工业和科技的发展,出现了中产阶级,社会富足稳定,没有暴力夺权的革命基础,于是决定从文化上来和平演变资本主义,这就是所谓的西方马克思主义,或者文化马克思主义。

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发生在上个世纪60年代中到70年代中,在几乎同一时期,西方也发生着一场“反文化运动”,同文革一样都是要摧毁传统文化价值,摧毁对神的信仰,大肆宣扬性解放、同性恋、吸毒、嬉皮士、无政府主义等。这种时间上的巧合,并非巧合,就是共产主义思潮在全世界作祟的表现。西方“反文化运动”影响了一代人,随着这些人进入大学,当了教授,培养出一代又一代的同路人,就是所谓的左派,这些人又进入到了媒体、大学和好莱坞娱乐圈(三大舆论阵地),于是,马克思主义(左派)在西方拥有了庞大的话语权,连美国总统候选人都出现了自称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人。

共产主义要搞的就是政府控制百姓,在西方国家如何做呢?就是高税收、高福利,大政府,把财富集中到政府手里,用福利来控制人民,人民就只能依赖政府,也就受制于政府了。中共用枪,西方用钱,殊途同归。

很不幸,美国的黑人成为了马克思主义的最大牺牲品。性解放和福利社会的结合,摧毁了黑人的传统家庭结构,后果是灾难性的。“反文化运动”宣传性解放,于是很多学生就同居乱来,未婚生子的现象开始蔓延,出现了单亲妈妈;而政府呢,大搞“福利社会”,好吃好喝大撒币救济单亲妈妈,结果就是推波助澜,出现了更多的单亲妈妈。1965年单身母亲出生的黑人婴儿占25%,2015年上升到77%,触目惊心(相比之下白人只有20%出头)。一个黑人女子有多个孩子,孩子各有其父的现象,并不少见。本身为黑人的斯坦福大学的著名经济学家托马斯·索威尔(Thomas Sowell)痛心疾首:“经历了数百年的奴隶制和种族歧视,黑人的传统家庭结构都能够幸存下来。而这种传统家庭在黑人们自由之后,被国家的福利制度迅速瓦解。这种福利制度保护未婚怀孕,并将福利从紧急救援变为一种生活方式。”十几岁就怀孕,不得不辍学,要去打工,孩子也受不到好的照顾和教育,这种环境长大了的孩子又容易卷入犯罪,一入监狱,人也就破罐子破摔,不负责任的心态很可能又造成更多婚外子女和单亲妈妈,如同一个魔咒罩在黑人社区,周而复始。造成黑人社区问题的原因众多,学者们的研究著作汗牛充栋,但是传统家庭的破坏,单亲妈妈的飙升,是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亲马克思主义的左派们难辞其咎。

认识到了西方马克思主义的作乱,也就理解了美国怎么“这么乱”,这个“乱”与中共说的中国的所谓“稳”,是同出一辙,都是共产主义在捣鬼。中共的所谓“稳”,是利用强权压制人民的声音,制造出的一个高压锅式、火山口式的假“稳”;美国的所谓“乱”,是亲马克思主义的左派们不顾黑人社区的真正问题,而利用种族对立在搞事。不过美国再“怎么乱”,也没有出现颠覆国家政权的局面。作为民选的政府,自然也会回应民众呼声,闹哄哄一阵子也就过去了。令人欣慰的是,美国人回归传统的潮流正在兴起,特别是黑人里面也出来了很多年轻学者,呼吁黑人要摆脱左派的控制,从“思想上的奴隶”中解放出来,不要福利要工作。

当年出版《九评共产党》的编辑部推出了一本新书,叫《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这里的魔鬼就是指共产幽灵、邪灵,说的就是共产邪灵不光是在中国,也在西方社会蔓延,制造各种矛盾,败坏人的道德。要想世界重回清明,除掉共产毒瘤才是正道。

责任编辑:高义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