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吕柏林   和中共国人民一起改变中共政权——蓬佩奥在尼克松图书馆演说全文 2020-07-24 02:03:19  [点击:1207]
和中共国人民一起改变中共政权——蓬佩奥在前总统尼克松图书馆演说全文

自由亚洲电台原题:蓬佩奥在前总统尼克松图书馆演说全文



2020年7月2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加州的理查德·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发表对华演讲。(美联社)

I 引言

各位午安。

谢谢纽森州长如此客气的引言。

谢谢空军下士 Kayla Highsmith 將我们的国歌詮釋得這麼美,请大家给她掌声。

谢谢 尼克松基金会及基金会执行长休˙修伊邀请我来这个重要的美国机构演讲。

今天能到 Yorba Linda ,来到尼克松总统之父所造,尼克松总统出生和成长的故居,实为荣幸。

谢谢尼克松中心董事会及所有员工致力保存这个深具历史意义的地标,也感谢你们在非比寻常的疫情期间还能让我们在此集会。我们很高兴现场还有几位非常特别的来宾,包括刚才致词的尼克松总统孙儿,Christopher Nixon Cox。我也要谢谢 Tricia Nixon Cox 和 Julie Nixon Eisenhower 支持此次的拜访。我也要向几位远道前来、勇敢的中国异议人士致意。

欢迎各位贵宾。

也谢谢各位在在线收看直播的朋友。

最后,我在 Santa Ana 长大,今天也有几位亲人在现场。我从没想过有朝一日我会以国务卿的身分回到加州。我相信他们也和我一样意外。

***

今天的演讲是国家安全顾问伯特·奥布莱恩、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和司法部长威廉·巴尔与我同席发表的关于中国问题系列演讲的第四部份。我们的使命是解释美中关系的不同面向、数十年来美中关系累积的重大不平衡,以及中国共产党对于霸权的设计。我们的目的是厘清特朗普总统对中政策所要解决的中國对美威胁和美國捍卫自由的策略。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讲述意识形态。调查局长雷谈到间谍问题。司法部长巴尔谈经济问题。今天,轮到我把这一切整理给美国人民知道,让美国人民了解中国的威胁对我们的经济、我们的自由和自由世界的未来的意义。

***

明年是亨利·基辛格秘密出访中国的50周年,再不久,2022年将是尼克松总统访问中国50周年。尼克松时代的世界与今日大不相同。

当年我们以为与中国的接触能创造光明的未来,能有友谊与合作的的承诺。但今日,我们坐在此,人人戴着口罩,看着因为中共未能信守对世界的承诺,全球疫情死亡人数节节升高……看到新闻头条报导中共对香港和对新疆的压迫……看到惊人统计数据显示,中国贸易不当手段导致美国工作机会流失与对我们的企业造成损失……看中国不断强化其军备,升高其威胁性。

我要重复不论是在加州、在我的故乡肯萨斯州,在各地美国人民心中盘旋的疑问:美国人民和中国来往50年有什么成果?我们的领导人所提倡的,中国将朝着自由与民主迈进演化的理论是否为真?这是中国定义里的 “双赢”局面吗?美国是否变得更安全?

各位朋友,如果我们想要有自由的廿一世纪,而不是中国的习近平所梦想的中国世纪,那么我们今天必须承认应在未来数年、数十年引导我们走向的一个事实:

与中国盲目挂钩的旧典范已经失败了。我们不能再继续下去。我们不能再重回这条路。特朗普总统说得很清楚,我们需要能保护美国经济与美国生活方式的策略。自由世界必须战胜新的暴政。

II 尼克松当年有与中国挂钩有其理由……

在我看似要拆解尼克松总统所留下的成就之前,我要先说明,尼克松总统做的是他当时认为对美国人民最有利的事情。尼克松总统是中国问题的聪明学生、是个勇猛的冷战时期战士,也是中国人民的仰慕者。他与北京打交道时眼睛睁得雪亮。我们要认可他很明白中国非常重要,不容忽视,哪怕当时中国因一己的共产暴政导致国力衰弱。

尼克松总统在1967年发表于《外交事务》的知名投书解释他未来的策略:“长远来看,我们就是不能把中国永远排除于世界各国之外……直到中国有所改变,全球才能安全。因此,就影响事件而言,我们的目标应该是‘诱发(中国产生)变化’”。

关键字就在:“诱发变化”。

因此,尼克松总统的历史性访华之旅展开了我们与中国的交往策略。尼克松总统立意高尚,期望寻求更安全、更自由的世界。随着时间过去,美国的决策者益发相信,随着中国日益繁荣,美国也将更加自由,国际间更友善。一切看来都是在所难免的走势。

III 然而,与中国往来,北京受惠远比美国来得多

但各位朋友,时至今日,这个在所难免的走势已到了尽头。多年来我们与中国打交道的作法并没有给中国带来尼克松总统希望能引发的改变。

事实是,我们的政策 – 和其他自由国家的政策 – 振兴了中国摇摇欲坠的经济,却只看到北京政权反咬了协助它重振的国际社会一口。我们张开双臂欢迎中国公民来美,却看到中共利用我们自由和开放的社会。中国把统战份子送到我们的记者会、我们的研究中心、我们的高中和大学校园,甚至把他们送进我们的学校PTA会议里。

我们把在台湾的盟友边缘化,而台湾在后来成为充满活力的民主国家。我们给中国共产政权特别经济待遇…结果中共依然坚持,西方企业要进入中国就必须对中国侵犯人权的作为默不做声。

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前几天提过几个例子:万豪酒店集团、美国航空、达美航空和联合航空都在其公司网站删除了提及台湾的文字,以免触怒北京。作为美国自由创作中心与自封为社会正义仲裁者的好莱坞,却在面对关于中国的任何轻微批评时,进行自我审查。

这种企业默许中共行为的做法举世四处可见。而大企业向中共输诚…讨好…换回什么好处?如同司法部长巴尔在他上周演讲所说, ”中国统治者的终极野心并不是要与美国做贸易,而是要打劫美国”。

中国窃取了我们宝贵的知识产权与贸易机密。中国把供应链从美国吸走,还奴役劳工。中国导致全球主要水道对国际贸易的安全性降低。

尼克松总统曾说过,他深怕让世界接触中国共产党的举动创造出个 “科学怪人"。这真是一语成谶。立意良善的人或许要问,为什么自由国家会允许这些坏事和林林总总的更多坏事发生。或许我们对中国共产主义之毒素、或冷战后的胜利主义、或贪婪的资本家,或被北京 “和平兴起”的话语太过天真。

不论原因为何,今日的中国对内益发专制,对国外自由的敌意益发浓厚。特朗普总统已经说:够了。

IV 中共不会自发改革。 我们不信任,还要验证

我相信民主党、共和党两党都不会有太多人驳斥这些事实。但即使到今日,还有些人坚持我们要为了能持续与中国对话而保持交流互动的方式。

各位别误会,我们还会持续与中国对话。但是这些日子的美中对话不一样了。我最近飞到夏威夷与中国的 (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 杨洁篪会面。老样子 – 他说了很多,却完全不提中国要改变作为。杨的承诺,就像他之前的许多中共官员的承诺,都是空口说白话。他希望我能屈服于他的要求,因为那是我们前任政府的作法。我没有。特朗普总统也不会屈服。

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解释得很清楚,中共政权是马克思-列宁思想政权。

中国共产党总书记习近平深信破产的极权主义意识形态。他的意识形态支持他数十年来对建立于中国共产主义之上的世界霸权的渴望。我们无法再漠视美国与中国之间政治与意识型态的基本差异,正如同中共从未忽略过此差异。我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经验,我担任中情局局长的经验,和我担任国务卿二年多的经验让我形成这个中心理解:

唯一能够真正的改变共产中国的方式是看中国领导人的行为去采取行动,而不是光听他们说的话。里根总统当年与苏联打交道的策略是根据 “信任但要验证”的基础。当我们与中共打交道时,我认为,要采取“不信任,还要验证”的作法。

我们,世界上的自由国家,必须采取更有创造性、更果敢的方式去促成中共改变行为,因为北京的行动威胁到我们的人民与我们的繁荣。

V 我们必须改变世界各国对中国的看法与对待中国及其代理人的方式,并采取相应的行动

我们必须要先改变我们的人民与我们的伙伴对中国共产党的看法。我们不能把中国的政权看作是像他国一样的正常国家。

◆我们现在知道与中国做生意和与其他正常的、守法的国家做生意不一样。北京把国际协议当建议,当作是获得全球主导地位的渠道。美国贸易代表署通过坚持公平的贸易条件,达成了美中贸易协议,迫使中国承认重创美国劳工的盗窃知识产权行为与政策。

◆我们现在知道,与有中国撑腰的企业做生意和比方说一家加拿大公司做生意是完全不同的。中国企业不归独立董事会管理,也不追求利润。华为就是个绝佳的例子。我们不再假装以为华为是个无辜的电子通讯公司。我们现在就直截了当的说 ——华为是国家安全威胁,而且我们也采取了因应措施。

◆我们现在知道,如果我们的企业在中国投资,他们可能在知情或不知情的情况下支持中共迫害人权的行径。美国财务部和商务部都已因此将伤害美国与迫害人权的中国领导人及其产业加以惩处和列入黑名单。多个联邦机构合力准备一份企业咨商建议,确保能给各位美国企业的执行长提供预警。

◆我们现在知道,并非所有的中国留学生和员工都是单纯的留学生或员工,为了自己来美充实知识 – 他们当中有些人是为了中共或其代理人的利益,通过研究或窃盗获得这些知识。美国司法部和其他机构已经积极地对这些犯罪寻求惩罚措施。

◆我们现在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不是一般的军队。人民解放军的目的是要维护中国共产党高层菁英的绝对统治,并扩张中国帝国,而不是要保护中国的人民。因此,美国国防部已经强化在南海与台湾海峡的自由巡航行动。我们成立了美国太空军,以助抵挡中国对最后一道边境的侵略。

***

坦白说,现在与中国打交道的是新的国务院 – 推动特朗普总统公平和互惠目标的国务院:就在本周,我们关闭了休斯敦的中国领事馆,因为那是包容间谍工作与盗窃知识产权的中心。

◆对于中国在南海不遵守国际法的行为,我们扭转了先前八年处处挨打的局面。

◆我们呼吁中国遵照本世纪的战略现实调整其核武能力。国务院各层级官员都与其对等中方官员对话,要求公平和互惠的措施。

VI 我们必须采取正面措施与行为良好的成员交流,赋予他们能力;这些成员就是中国人民

但我们的措施不能光只着重于硬碰硬。我们也要和中国人民交流,赋予它们能力… 生气勃勃、爱好自由,与中国共产党绝然不同的中国人民。

这,就从面对面的外交开始。不论我到何处,都遇到许多才华洋溢又努力的中国男女。我也见过逃离新疆集中营的维吾尔族人和哈萨克斯坦人。我也和许多香港的民主领袖谈话,从陈日君主教到媒体人黎智英都有。两天前,我在伦敦和为香港民主奋斗的青年罗冠聪会面。

上个月,我听了天安门事件幸存者分享的故事。他们其中有一人今天也在现场。王丹,当时的学生领袖之一,多年来从未放弃过为中国人民争取自由。王先生,请站起来让我们向你致意。今天和我们一同在此的还有中国民运之父魏京生先生。魏先生为了倡议民主,被囚禁在中国的劳改营数十年。魏先生请起立让我们致意。

共产党不老实,但最大的谎言就是中国共产党声称为中国的14亿人民发声。中国的人民受到监控、迫害,不敢挺身而出。这与中共的宣称完全相反。中共对中国人民诚实意见的恐惧远超过中共对外国批评的害怕。其原因不外乎是深怕自己丧失对权力的控制。各位试想,如果当初武汉的医生能获准发出对于新冠病毒的疫情警讯,今日世界的状况会好上多少?

数十年来,我们的领袖或无视、或轻描淡写的处理勇敢中国异议份子揭发我们来往的中国政权真面目的举动。如今我们不能再忽略中国人民了。他们和其他人一样清楚,我们不能再重回过去,用维持现状的方式按照中共的条件去打交道。

VII 自由世界过去打倒过暴政,今日我们也可以

但改变中共的行为不能光靠中国人民。自由国家也有捍卫民主的任务。这做起来大不容易。

但我有信心我们办得到。我有信心,因为我们曾经成功过。我有信心,因为中共重复了些苏联曾犯的错误 -- 疏远潜在盟友,破坏国内外信任,拒绝赋予人民财产权和可预测的法治社会。 我有信心,因为我看到其他国家的觉醒,知道我们不能走回头路。从布鲁塞尔、悉尼,到河内,我都听过。最重要的是,我有捍卫自由的信心,因为自由本身的甜美滋味如此美好。

看看昔日光辉的香港,香港民众因着中共紧缩控制而争相出走移民。中国和过去的苏联不同,中国已经深深地与全球经济整合。但北京对我们的依赖远超过我们对中国的依赖。

***

我不接受我们身处于在所难免的时代的说法… 那种说法以为某些陷阱是预定的…中共称霸是未来必然的局面。我们的作法并不会注定失败,因为美国并没有在走下坡。就像我今年稍早在慕尼黑所说,自由世界依然占上风。世界各地的人还是想到开放的社会来读书、来工作,和为家人打造生活。可没有人急着到重庆去安家落户。

***

现在是自由国家采取行动的时候。并非所有国家都将对这个中国挑战采取一样的处理方式,各国的措施也不应相同。每个国家必须要理解,在面对中共的触角时如何保护其国家安全、经济繁荣,和其追求的理想。但我呼吁所有国家从效法美国的作法开始 – 坚持要中共及其并非同质的统治者能遵守互惠、保持透明和负责。

这些是很简单却很有力的标准。长久以来,我们都让中共去定调双方往来的条件。再也没有这种事。自由国家必须设定一致基调,并且遵守相同的操作策略。我们必须画下共同一致的界线,不因中国讨价还价和花言巧语而退让。没错,这就是美国最近的作法,我们干脆的拒绝中国在南中国海的非法宣称… 就像我们敦促各国在5G上成为 “干净国度”。现在由我们来制定标准。

确实,有些国家没勇气站在我们的行列,至少目前如此。我们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盟国之一就不愿为香港的自由挺身而出,因为他们怕北京政府会限制他们进入中国市场。古有名证,这种怯懦终将伤害其人民。让我们不要重复过去的错误。中国所带来的威胁需要民主政体一致的努力…不论是在欧洲、在非洲、在南美洲和特别是在印太区域的各国。

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行动,那么有朝一日,中共将侵蚀我们的自由,颠覆自由社会建立的法治秩序。如果我们就此屈膝退让,我们的后代子孙可能要看中共的脸色过日,而中共的行动正是自由世界的最大挑战。习近平并不是注定要永远统治中国海内外,除非我们把这权力拱手让给他。

这不是围堵策略。这是前所未有的、复杂的新挑战:苏联当时自绝于自由世界以外。共产中国已经在我们的世界里,已经在我们的国境里面。

所以面对这挑战我们不能单打独斗。联合国、北大西洋公约组织、G7、G20,我们总结的经济、外交,和军事力量,如果支配妥当,绝对足以抵挡这挑战。也许我们该成立新的志同道合的结盟…新的民主联盟。我们有工具。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意愿。让我引圣经经文,难道 “我们的精神愿意,但我们的肉体虚弱” 吗?

如果自由世界不改变共产中国,那么共产中国将改变我们。我们不能光因为老方法舒适或方便就重新走上回头路。

VIII 结论:美国处于帮助自由世界维护自由的有利地位 —— 这也是我们的时代使命

捍卫我们的民主不受中共侵略是我们的时代使命,而美国因着我们的立国原则,处于绝佳的领导地位。上星期在费城,面对独立纪念馆,我解释过,我们的国家的立国原则是所有人都具有一些不可剥夺的权利。

保护这些权利是政府的工作。如此简单而有力的事实也是美国之所以能成为举世人民心目中的自由灯塔,包括中国的人民。理查德˙尼克松在他1967年的投书里说得没错,"直到中国有所改变,全球才能安全”。现在,就要由我们来完成他的论点。

今天,危险很清楚。

今天,觉醒已经发生。

今天,自由世界必须有所反应。

我们不能再走回头路。

愿上帝保佑各位。
愿上帝保佑中国人民。
愿上帝保佑美国。

谢谢各位。

原文在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junshiwaijiao/hm-07232020203238.html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