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草庵居士   魏京生、王丹及海外民运 2020-07-25 02:08:25  [点击:2979]
美国国务卿庞培在洛杉矶尼克松图书馆演讲无疑是一个历史性的宣言。庞培邀请魏京生和王丹参与其中这是其中最亮一点,而且其在人员中的选择也表明了美国政府对中国反对派领袖的认同和认识。

很多人对魏京生是中国民运之父的称号质疑并不满。但这次庞培在官方场合公开高喊魏京生是中国民运之父也无疑是美国官方的首次。这基本上也代表了美国政府的对中国民主领袖的认知。

首先说一下魏京生。老魏遭到攻击是无法计算的,到了海外遭到各种攻击数十年之久。这不仅是中共的污蔑和攻击,而且还包括海外民运内部的攻击。魏京生不是完人,不是上帝。至少以我个人的认识上,他得到民运之父的称号是当之无愧的。就凭他当年提出第五个现代化--民主现代化这一点,他就可以被称之为中国的民运之父。

很多人说魏京生之所以得到美国政府的认同是得力于徐茂春的推荐。没有错,从以往的历史上看,徐茂春可以归类于海外民运成员,他也参加过海外民运组织,甚至可以说是活跃分子,至少过去是。在“独立评论”这个论坛里,老网友都知道他。民运中很多人士也认识他。但徐茂春之所以推荐魏京生,这是因为魏京生得到了大家的认同。很多老民运组织成员,无论是当年的学生还是其他成员,对魏京生的认可还是高于其他人。从公平角度上讲,魏京生确实是中国民主运动的领袖。

早年,我曾经对王丹抱有很大期望,但后来又感到失望。有期望,是因为一件小事,我因为其打抱不平,王丹很快打电话感谢。感谢不是什么大事,但这个行为可以看出是否可以成为一个领袖,是否具有魅力的具体表现。后来失望,是因为感觉其太爱惜羽毛,不具备老魏的豪爽,又没能显示出王炳章的组织能力。89一代领袖中的唯一期望和代表不能挺身而出。

2018年,我曾对洛杉矶的几位民运人士说:王丹到美国东部去了,期望他能改变以往的思维,能以一个学生领袖的代表做点事情。真正做六四一代的典范。但无论如何,王丹从美国西部迁往东部至少表示他并没有改变自己的思想,没有为了金钱放弃自己的理想和目标。依然坚守这自己的信念。

我在多种公开场合都说过:中国民主运动的低落,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太看重理论。我们看看中国民运组织的发展,都是走在一个错误的道路上。胡平是我极为尊重的理论家,是公认的无可取代的民运理论家。但我一直并不认为他是民运领袖。当年王炳章推举胡平担任民联主席,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错误。一个政党组织的主席和领袖不应该是一位理论家,而应当是一位组织者和决策者。后来民联选举徐水良当选民联主席更是一错再错。理论家,笔杆子是为了组织发展提供建议和方向,不是应该成为组织者和决策者。从历史上看,无论各国的政党组织还是中国的政党组织,凡是理论家成为政党领袖的,都是其组织和政党衰败的开始。

很多人攻击魏京生没有写过多少漂亮的理论文章,以此贬低魏京生不是领袖。但老魏所具有的政治判断还是超过了众多的理论家和所谓的大佬。对于王丹,我最担心的就是成为了一个学者。王丹可以成为学者,但如果是学者,就失去了政治家的前途。六四一代的最后期望也就会在我心中破灭。

政治家一定不应该是学者,政治家应该是决策者和组织者。特别是在目前的中国政治状态下,领袖必须是政治家,必须要成为组织者。中国的民运政党和组织就必须要是完成一个合格的反对派,我们可以和平抗争,但我们必须要成为执政党的反对派,一个政治捣乱者。这个政治捣乱者不仅仅是理论家,而且要成为行动家。

十多年前,我写了一些政治与经济的文章,其中我讲过,2008年奥运会是中共的政治与经济的高峰。之后中共就会逐渐走向崩溃。我的理论很简单,在一个世界里,两个不同理念和信仰的国家,一旦经济实力接近的时候,必然会发生争斗。中国GDP接近美国时,中美必然会发生严重的对抗,甚至战争。美国联合西方国家一起抑制中国,甚至消灭中国,这是必然的结局。中美大战只是时间的问题。而中共溃败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民运领袖们如何面对和选择就是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

很高兴的是,魏京生和王丹都在这一关键时刻选择了正确的道路。王丹从台湾走到华盛顿,这是一个关键时刻走的最正确的道路。

很多人都认识新疆和西藏的异议人士,大家都知道其内部的分歧。但他们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尽管内部争议和分歧很大,但它们都可以推举出共同的领袖。在对外和对中共上尊重自己的领袖,维护自己的领袖。

在目前,国际形势大变的情况下,海外民运遇到了新的时机。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学习新疆和西藏?领袖们做了正确的选择,为什么不可以再走上正确的道路,宽容,容忍,把海外反对派组织起来?领袖是出于民众的认同,不是自封的。在未来的时间里,谁能把大多数的反对派民众组织起来,谁才能成为真正的领袖。

海外民运不缺乏资金,至少在今天,拥有百万美元资产的倾向民运的各类人士已经是以千甚至以万计算的了。这已经与而是年前的情况大不相同了。谁能提出更好的主张,谁能抓住这些人心?谁能组织旗这些人,这才是真正的领袖。

海外民运组织派别林立,但其中能人辈出,理论家多,但实际行动者更多。李一平、吴建民都是佼佼者。领袖的最近本条件就是如何能平衡各派势力,调节各派主张,寻求共识,让各派势力发挥最大的作用。民联前主席薛伟曾对民联成员说过:重大事件提前告诉我,其他事情你们自己决定,自己去干,但要让我知道。我非常赞同薛伟的这一主张。中共在当年就是把自己的干部以武工队的形式分散到中国各地,凭自己的本事去发展,自己拉队伍,自己决策干事情,但前提只有一个,遵从共产主义信仰,尊重中央的总体战略。

我从不对中国海外民运各派能联合组成一个组织抱有期望,但松散的联合是可能的。海外民运先从松散的联合开始,各位领袖先放弃成见,相互尊重,一致对外开始。逐渐凭实力和能力成为最终的领袖。

放弃争论,从兄弟登山,各自努力,逐步走到相互协助,相互支援。这是未来数年中国海外民运的唯一发展之路。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